快乐生活是儿童最重要的课程
杭州市红缨幼儿园位于拱墅区,是一所已经有着50多年办园历史、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公办幼儿园。2000年被审定为杭州市甲级幼儿园,2004年被评为浙江省示范性幼儿园。2005年组建红缨教育集团,目前已拥有4个园区。2009年被评为杭州市特级幼儿园。从2002年开始,红缨幼儿园走上了追寻“快乐”之路,13年间相继开始了《让幼儿在快乐的生活环境中学习与发展》《快乐生活园本课程的构建与实践》等5个相关课题研究,以科研引领幼儿园的整体发展。2015年,该园“快乐生活”品牌系列课题成果获杭州市首届重大教育科研成果奖。
2012年,本报曾以《好玩,玩好》为题,报道杭州市红缨幼儿园对于快乐生活教育理念的思考与实践。时隔3年,记者再次来到红缨幼儿园,园长黄静开心地告诉记者,“我们的快乐追寻已经有了新的发展,现在我们提倡的是——好玩,玩好,真好玩。”
一个多出来的“真好玩”,透露出的是这3年多来红缨人对一份“真教育”的理解和追求。
孩子真的快乐吗
在幼儿园的教育活动中,经常可以看到下面这样的场景:
在“马路上的车”主题活动中,孩子们兴奋地摆弄着老师分给他们的玩具车,此时发出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老师,我不想要这辆,我想要霆霆手上的那辆!”其他幼儿开始学样:“我也要换!”老师连忙调解:“别争别争,下课后你们换着玩!”风波就这样“简单”地被平息了。老师继续组织孩子们观察玩具车的特征,此时又出现了意外状况,翔翔趴到地上“开”起了小汽车,嘴里还学着汽车叫,教室里一下子沸腾了……老师对“混乱”场面感到极大的愤怒,一下子揪出了“肇事者”,事件立刻被“镇压”,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这样的事实不得不让人深思:幼儿园的孩子真的快乐吗?
又譬如,我们时常会听到幼儿与家长之间类似这样的对话。“我想再玩一会儿。”“你不是玩一天了吗?”“今天我还没有玩过呢!”很显然,在幼儿眼中,老师带领着一起做的,并不是他们心目中真正的游戏,幼儿心中的玩与成人安排的玩有着很大的差异。
对于这些在幼儿园里司空见惯的现象,黄静却“不忍忽视”。早在几年前,红缨幼儿园就开始进行教育改革大讨论,全园教师开始深刻反思:孩子们真的快乐吗?教师精心设计的游戏、活动、教学环节,真的是孩子喜欢的吗?
就如上面“马路上的车”主题游戏活动中,教师时刻处于高控制状态,设定了太多的规则和条件,幼儿缺乏自主空间,更缺乏参与创造与创新的空间,这种教师完全主宰的游戏,幼儿能体会到真正的快乐吗?
还有,长期以来,教师煞费苦心地选择自认为适合幼儿的学习内容,设计幼儿的学习,附加了许多与幼儿天性不相吻合的教育性、教育功能或者教育因素,这样的学习内容,真的是幼儿需要的吗?
也有教师更深层次地思考,当前孩子们的大部分在园时间都是在教室中玩耍和学习,孩子在园三年,实际上认识、交往的人基本上局限于自己同班级的同伴和老师,每天的学习、课程、教学等环节将幼儿与生活加以隔绝,形成一种“圈养”式保教,这种传统的课程模式和保教模式,真的适合幼儿园孩子的成长需要吗……
经过这种“给自己找茬型”的追问,红缨幼儿园的教师逐渐明晰,要想孩子真正体验快乐,就必须让孩子自己真正进入到学习、游戏、生活中去。于是,红缨幼儿园正式提出“让每个孩子体验快乐”的教育理念,走上了一条“追寻快乐”的道路。
让环境好玩起来,让材料好玩起来,让活动好玩起来,让课程好玩起来……红缨人开始了多项探索和改革,力图让孩子觉得“好玩”并尽可能“玩好”。但随着实践的深入,红缨人也逐渐感觉到,在深度推进快乐生活理念的同时总觉得有所缺失,虽然有了统领的思想,但是所有的实践都相对比较零碎,各自以独立的形态存在,没有形成有机的整体,就像散落一地的珍珠。由此,红缨人再次进入了深层次思考:如何将这些探索形成体系,将快乐生活的理念变成每天都能触摸到、感受到的生活情节?如何将快乐生活的理念内化成为每一个教师、每一个幼儿、每一个家长的思维模式?
构建“真”快乐的课程
事实上,当红缨人提出问题的同时,她们已经触摸到了解决问题的按钮——必须打通教育、学习、生活、游戏等各个环节所有的“梗阻”,让幼儿的一日生活浑然天成,生活即学习,学习即课程,课程即活动,活动即游戏,游戏即快乐,快乐即生活。在整个过程中,让幼儿始终享受愉悦。因为只有真正的快乐感受才能引发幼儿不断地创造、探究和成长。
至此,红缨幼儿园走上了“快乐生活园本课程”的探索和建设之路。
生活,是幼儿教育的起点。红缨幼儿园的快乐生活课程,起点就是基于生活。当然,这并不是说让教育变成生活训练,也不是将教育等同于日常生活,而是让教育回归生活,让幼儿真正去亲近自己的生活,通过在生活中真实地与人互动、与物互动、与事互动,真实地体验各种情绪情感、真实地去接触问题、解决问题,才能真正了解世界、积累经验、形成习惯。在基于生活的课程推动下,幼儿的发展才会越来越有质量。
根据这种理念,红缨幼儿园将课程内容设定为探究发现、开心游戏、新户外活动和共同生活四大板块,贯穿于幼儿一日生活,形成课程的基本框架(见右图)。新的课程体系特别注重支持幼儿的实践体验,关注幼儿的快乐情感,强调幼儿的自主成长及对生活的热爱,培养乐学、互爱、会玩的快乐儿童。
为了让快乐生活课程能实实在在落地,幼儿园还详细制定了每个板块不同年龄段的发展目标、实施时间。事实证明,这份操作性非常强的课程体系实施不到一年,就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效果,孩子的自主意识和实践能力大大增强,家长参与幼儿园教育的程度和质量也显著提高,教师的儿童观、教育观发生了根本性转变。
快乐不期而至
方向对了,怎么走都能到达。当快乐生活的理念真正在教师心中生根时,快乐的生活就不期而至,挡都挡不住。
已经在园区工作了13年的教师冯旭梅说,以前的一日生活流程就像打仗一样赶时间,每天最怕上午10点10分的到来,因为那个时间是游戏时间,不管前面的课程有没有进行完,都必须转场。“快乐生活课程解放了孩子的活动时间和活动空间,也解放了教师,教师变得隐性、放松,主要任务是观察孩子,提供条件,调整策略。”冯旭梅笑着说。
红缨幼儿园现在提倡的是慢节奏、慢生活,倡导让一日生活“慢”下来,让每一次探究“慢”下来,让幼儿的成长“慢”下来。于是,快乐生活课程下的一日活动,开始变得闲适、舒缓、自由。
四大板块的开展没有卡分卡点的时间要求,可以根据幼儿的兴趣、需要、体能随时进行调整。幼儿耳边不再有老师“快一点”的催促声,开心游戏变得更加充裕和尽兴;共同生活时光里,幼儿聊天、吃点心、用餐、劳动,时间由他们掌握;长时间的户外学习、游戏和运动,让孩子们开始拥有健康的肤色和结实的身体。
快乐生活课程也并不追求“高效完成课堂任务”,而是通过一系列的探究活动,让幼儿更加深入、透彻地去体验和了解,最终形成相对完整的认识。教师变得“淡定”起来,不追求每个活动中幼儿“学会”了吗或者“学会”了多少,她们更关注:幼儿是怎样在学习的?在学习过程中需要得到什么支持?
节奏慢了,教育的场景也发生了改变。凡是有学习发生的地方,都是课堂。快乐生活课程体系要求课程实施必须创设真情境,时刻让幼儿保持率性的童真。儿童的学习并不仅局限于课堂内的教学,而更多的是让幼儿真实的生活、做真实的事情。
譬如“共同生活”中的劳动,孩子们在种植园里非常辛苦而又欢愉地松土、浇水,下雨之后拿着小小的拖把和扫帚用力地清扫水泥地面的积水,满头大汗但脸上全是笑意。在幼儿的眼里,劳动就如同游戏般快乐。这是那种将孩子“保护”在教室里,用玩具“模仿”劳动的教育形式远不能比的。
与此同时,教师的教育方式和教育观念发生了根本性改变:“全体验——让幼儿真正成为快乐的主体”成为全体教师的行动指南;一种发自内心的对儿童、对同伴的尊重,则使得教育生态空前和谐。
“这其中最难的,就是成人对幼儿的尊重。”教师邬海燕介绍,以前孩子一进入幼儿园,成人按照自己的想法和工作习惯把幼儿框得死死的,幼儿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尊重。而快乐生活课程,孩子有机会、有权利参与到一日活动安排中来,有权利提出“明天我们做什么”,有权利质疑“我不想停止,我还想继续”。教师在了解幼儿意愿的情况下合理安排,让一日生活更受幼儿喜爱。
而要让幼儿学会同伴间的尊重,不是组织一个活动、开展一个主题教学就能够达成的,需要幼儿长时间在真实的环境与情境中,慢慢地自己去习得、养成。幼儿园设置了每周游戏日,让幼儿走出教室、离开自己熟悉的老师,去认识全园的人,去结交朋友、开展游戏、抑或请求帮助。幼儿在真实的社会体验中,逐步知道:尊重别人的劳动或游戏成果更能得到别人的喜爱;与人友好商量更易于达成共识;有礼貌地称呼和清楚地表达,更容易让自己得到想要的帮助……
“慢节奏,真情境,全体验,互尊重”,这既是红缨幼儿园快乐生活园本课程的设计理念,也是课程实施以来实实在在体现的结果。“对儿童来说,快乐生活就是他们最大的课程。我希望红缨的孩子,快乐生活能力能伴随他们一生,成为终身素养。”在杭州市首届重大教育科研成果奖发布仪式上,黄静园长如是说。
享受阳光下的探索快乐
□ 杭州市红缨幼儿园新户外项目教研组
我园的新户外活动,不是简单地把室内教学活动搬到室外,而是基于幼儿园自身特有的环境特征,针对幼儿的经验和发展,让幼儿在与自然环境、材料的互动中,在老师的引导下建构某方面的经验,发展思维,提升学习品质。它的定位与户外游戏不同,活动会指向一些核心经验的感受与获得,对教师的引导支持力度和智慧要求更高,可以说是在教师引导下的一个不断尝试、行动、探究的学习过程。
在环境体验中自然生成的户外学习
在新户外活动中,环境已不再作为单一的教学背景而存在,而是成为教学学习的一部分。教师需要不断地留意幼儿的变化与反应,捕捉偶发的教育契机与智慧火花,并对此作出积极的回应,而不是一味地去完成事先规定的那个行动。教育的任务就是这种充分发挥偶然事件的教育价值。
例如,小石林里,托班的孩子喜欢捡石头,乐此不疲,但捡好了石头用来干什么呢?我们听到孩子们的对话:“我们盖石头房子吧。”这个经验来源于故事《三只小猪》,于是《小猪盖房子》的活动应运而生;偶然间,孩子们拿着石头放到滑梯上,看着石头从滑梯上滚落下来,兴奋不已,这一幕被老师捕捉到了,于是,我们有了《石头滚画》的活动,进一步唤起孩子的积极体验;石头脏了,给石头洗个澡吧,玩水是孩子的天性……《小石林》的系列活动就这样逐步形成。
快乐生活课程珍视幼儿的个体体验,关注环境、学会创设条件、提供资源,同时又能等待孩子,让孩子拥有属于自己的课程,户外活动就为这样的“生成性”建构了一个很好的实施平台。
与室内探索自然转换的户外学习
新户外活动也不是孤立的,是在主题下与室内学习活动自然转换、自然衔接的,我们尽量把学习的场景还原成真实的生活现场,让幼儿的学习更生活化、体验更真实。
例如,大班镜子主题进行到一定阶段,孩子对镜面的种类、反射等现象有了初步认识和了解,室内空间已无法满足幼儿对镜面成像等特性的进一步探索,于是,我们将室内探究转换到户外,就有了镜子主题下的户外学习活动《有趣的后视镜》。在大关园区的小树林,孩子们利用镜子在林间玩起倒车游戏,通过平移镜子来避开树。当活动移到西岸园区,我们则利用这里可活动的迷宫作为移动障碍物,活动更有变化与挑战,激起孩子们更多探索的兴趣。
活动组织必须基于幼儿的思维和经验
在新户外活动的实施过程中,教师必须支持幼儿的自主探索,从幼儿的思维去设计,从幼儿的需要去调整,从幼儿的兴趣去推进,给予他们适当的帮助和指导,使幼儿真正成为户外学习活动的主体。
譬如在《有趣的后视镜》活动中,我们抓住一条线索“怎样避开障碍物”——以倒车体验展开教学,通过有趣而富有挑战性的任务,激发和支持幼儿的尝试体验行为。而活动中游戏设计是否符合幼儿的经验,是否能唤醒幼儿的经验,也是需要进一步考虑的细节。孩子们在体验倒车游戏时,时有孩子回过头去张望,为了强化对镜子的使用,我们采用了两两合作的情节,一位幼儿做观察员,另一位则做倒车司机,通过相互监督、同伴的互助提醒,增加体验的真情境。
教师和孩子玩在一起,传递给幼儿的是一种情绪行为上的自由。活动中,我们也改变了常规教学中集体反复总结交流的策略,而是采用个别随机式聊天交流为主的策略,“试一试这样移动一下,你会发现什么?”“你成功了,你是怎么做到的?”教师的位置与角色的定位发生变化,既能与孩子同处一隅,玩学合一,又能出入自如,把握全局,不忘教师的引导引领。
做符合幼儿需要的事,做幼儿力所能及的事,做幼儿能感受挑战的事,是我们新户外课程板块建设的起点。我们相信,儿童的快乐源自真实的体验,快乐来自于好玩的情境、有趣的情节、丰富的材料、多样的组织方式,最为关键的是教师和孩子能够真实地“玩在一起,探索在一起”,共同享受蓝天下的快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江山携手  > 教师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中国教育报》电子版- 阅读与悦读,一字之差别有洞天
你不可不知的幼儿园专有名词
幼儿园课程怎样才能生活化
幼儿园办园理念下的快乐成长
让老师们带着快乐上班
幼儿园幼儿园教师各项管理制度(二)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