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二代秦二世

 

秦始皇扫平六国后,天下归于一统,在确定自己称谓的时候,他把三皇五帝的尊称结合在一起,称皇帝,自称朕。为了不让后世人议论他的功过得失,又取消了谥号,自己是始皇帝,以后是二世、三世。他的想法很好,二世三世以至万世,但人算不如天算,秦朝天下到了二世手上仅仅三年,就被推翻了。杜牧的《阿房宫赋》有个著名的论断,消灭六国的不是秦国,是六国自己,打败秦国的也不是天下之人,而恰恰是秦国自己。秦二世就是这个打败秦国的人。但古往今来,凡是“坑爹”的主儿都与他那个爹有着脱不了的关系,至少在教育和影响方面有责任,更何况作为皇帝,还有个既定国策和遗训之类的东西。

秦始皇统一了中国,建立了第一个中央集权的封建国家,并统一了文字和度量衡,其伟大的功绩前无古人。然而,秦律的严峻、秦政的苛酷以及秦皇本人的骄奢暴虐同样也是无人能比。还是在统一中国前,秦国每灭掉一个诸侯国,就要在咸阳北边的山上,依照原来的样子建造宫室,并把从那里掳掠来的美人和钟鼓乐器放置在里边。为了宣扬功德,看一看他统治的地盘究竟有多大,秦皇经常出巡,每次都是兴师动众。除了刻石歌功颂德还不够,还动辄迁徙人口。如始皇二十六年(前221),也就是嬴政刚当皇帝的第一年,迁徙天下富豪十二万户到咸阳居住;二十八年,因为登上了琅琊山高兴,迁来三万户百姓到琅琊山居下住;三十五年,迁徙三万户到骊邑,五万户到云阳;三十六年(前211),迁徙三万户到北河、榆中地区。这种人为的人口迁徙,不过是为了皇帝个人的一时心理快感,并不是为了经济的发展而有计划的移民。

假如说这种快感还能够让部分人得益的话,如迁到琅琊台下的百姓免除了十二年的徭役,也算是对于迁徙的一种补偿吧,那么换成是恶感就会令天下遭殃了。秦始皇南巡来到湘山祠,因为遇上了大风,就怪罪于湘君,于是发来三千刑徒,把湘山上的树木全部砍光,以至于山上地表的红土全部裸露。

如果说这些还都是一些偶发事件所引起的话,那么到了朝廷上的杀伐无度则是一种政治观念使然,著名的就是那个“焚书坑儒”。发生在三十四年(前213)的焚书事件,不过是由于确立国体的意见分歧,博士们的意见不符合秦始皇的心意,天下的书籍因此被付之一炬。三十五年(前212)的坑儒事件则更是残忍,有几个博士因为找不到他想要的长生不老药想要溜走,被抓起来审查,这些人辗转告发,由此牵扯到四百六十人全部被活埋。

秦朝是一个严刑峻法的朝代,我们现在已经很难知道秦法的条文在实践中是如何实施的了,但我们从一些具体事例中还是可以看到它的残酷的,如陈胜起义,起因就是误期。前去戍边服役,不管是什么原因,误期就要被杀。刘邦押解服徭役的人中途跑了几个,干脆自己也跑到芒砀山中去了,因为数量不够,即便是到了目的地也要全部被处死。到秦始皇最后几年,光是修建骊山墓地和阿房宫的刑徒罪犯就有七十万之多,全国到底有多少罪犯?可见刑法有多么的严苛!

秦政的苛酷还表现在人民负担方面,就和平年代来说,大概秦朝是人民负担最重的年代,这就是为什么秦末的起义者都拿这个来说事。陈胜振臂一呼,天下响应,半年时间起义军就发展到二十多万人,为什么?就因为天下“苦秦久矣!”人们不反秦也难以活下去,反秦可能还有一丝活路,为什么不反?秦始皇死后,二世皇帝胡亥继位,这种状况没有丝毫的改变,不但加紧修建骊山陵墓,继续修建阿房宫,还增加了守卫咸阳的兵丁,在宫中大量饲养狗马禽兽,以至于咸阳周边地区供给的粮食都不够吃。这让天下的人民还怎么活?为了防止人民的不满,法律的实行也更加严苛。

胡亥是个二代皇帝,当皇帝期间没有丝毫政绩,其骄奢残暴却很像他的父亲。因为这个皇位来的太容易,不像他父亲还有过那么一段颠沛流离的经历,所以他做起事来也就更加随心所欲,残暴无忌。一般情况下,先帝王的嫔妃没有生育的,要么让她们出宫回家,要么就终老宫中,可是这个胡亥在始皇帝死后,竟然下令把这些人全部殉葬。始皇帝的葬礼结束后,他把修筑陵墓的工匠全部封杀在墓道当中,真是惨绝人寰。

正式即位后,为了防止皇子们觊觎皇位,二世竟然下令把皇子们全部杀掉,望门贵族和近侍小臣几乎诛杀殆尽,就连李斯这样的先朝重臣也难以幸免。掌管通报情况的官吏出使回来,通报了函谷关以东各地起义的情况,二世竟然下令把他抓起来问罪。当起义队伍越来越多,右丞相冯去疾、左丞相李斯、将军冯劫等人说天下反叛的原因是赋役太重,建议停建阿房宫,胡亥立刻将他们下狱。跟随陈胜起义有个叫宋留的人,已经投降秦军,二世将他押解到咸阳,车裂示众。要不是胡亥命短,还真不知道他还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或许有人说,这些事情都是赵高的主意,二世皇帝只不过是个傀儡。实际上,在胡亥和赵高之间,处在主导地位的仍然是胡亥。比如说那个子婴,赵高能立他为王,他和两个儿子凭借一己之力就杀死了赵高,整个秦王朝宫廷以及咸阳城没有出现一点动乱,要是胡亥早一点摈弃赵高不用甚至杀掉,同样不会有什么波动。就是赵高杀胡亥,也是怕胡亥追究他的责任才采取的先发制人行动。退一步说,赵高的确很坏,但赵高之坏不能掩盖胡亥的罪恶,好比那个“指鹿为马”的故事,胡亥明明知道那就是马,却仍然容许他在哪儿胡说八道。这就像那个“焚书”事件一样,主意是李斯出的,人们仍然要把账记在他父亲始皇帝身上。

胡亥的这些所作所为,如其在赵高身上找原因,倒不如在秦始皇身上找原因。

我们今天所能看到的史料都是说赵高和李斯私改皇帝遗诏,并矫命杀死了公子扶苏,但是这件事有很多疑点。始皇帝二十九年(前218),张良在博浪沙行刺,秦始皇虽然没有被杀死,却受到了惊吓,他应该感觉到危险时刻存在。到七年后死去,期间这多年多次出游,他既没有立太子,也没有召回扶苏监国,这正常吗?那边没有人留守京城监国,这边出巡又要让胡亥跟随伴驾,难道不是很令人寻味吗?再联想到嬴政十三岁登基为王,虽然用武力统一了六国,却从来没有带兵打过仗,派公子扶苏去蒙恬军中是培养他的军事才能吗?把胡亥留在自己身边,又让赵高教他狱律法令,这难道不是战争结束后一个皇帝治理国家最该懂得的吗?

猜想不是史实,即便本来情况就是要招回公子扶苏继位,那么这个矫诏的机会也是嬴政给提供的。嬴政的父亲子楚在赵国做人质时,通过吕不韦的运作当上了太子的继承人,为了保住这个位子,子楚不惜冒着被杀的危险逃离赵国,就是因为只有在王的身边,才有可能继位为王。或者说,如果能够预见这种局面出现,也很难说秦始皇就不能够接受。秦始皇有很多个儿子,为什么只把胡亥留在身边?很可能胡亥是他最喜欢的儿子,也可能是最像他的儿子。只不过这个儿子却是个“坑爹”的主儿,设想的万代江山,三年就让这个儿子葬送了。

“×二代”是个贬义词,褒义的有“老子英雄儿好汉”、“将门虎子”、“××世家”等说法,用不上这个“二代”。发生在这些个“二代”身上的事,都是与上一代的溺爱、教育引导和影响密切相关,也就是说,问题发生在二代身上,根源却在一代那里。胡亥也不例外,不同之处在于他是“皇二代”,其毁灭性和危害程度也更大,他坑的不仅仅是爹,还有江山社稷。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江山携手  > 趣闻轶事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千秋万代成一梦,秦二世胡亥如何作死终结大秦帝国
始皇帝之死与三头政治——《新战国时代的英雄豪杰》之三
秦朝皇帝列表及大事记
轰然倒塌:秦朝覆亡真相
七十列传之李斯列传第二十七
李斯6李斯之死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