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打得过刘备,拼得过孔明,比得过司马懿,最后却被自己人暗算

2016-04-09

本文由本头条号作者陈瓷提供原创。

《三国演义》出场人物上千,写得有血有肉活灵活现性格鲜明的足有好几十人,称勇者必推吕关张赵马黄典许,而曹营五子良将之一的张郃却不在其列。

《三国演义》里,张郃郃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草包将军”,即使在被罗贯中集体贬低的曹将中间,张郃也算不上出彩。罗贯中让他先后败于赵云、马超、张飞、黄忠之手,每战必败。潼关之战,张郃二十合完败于马超,甚至比不上平淡无奇的曹洪。

第一百零一回“奔剑阁张郃中计”,张郃急躁冒进,中了孔明伏兵之计,丢了性命,终止了“草包作战史”

木门道伏击战,被人称为《三国演义》中的“三绝”:罾口川中捕一活鱼,鱼腹浦边放一生鹿,木门道上获一死獐。“罾口川中捕一活鱼”,是指关羽在罾口川水淹曹魏七军,逼降于(鱼)禁;“鱼腹浦边放一生鹿”,是指诸葛亮在鱼腹浦布下八阵图困住陆(鹿)逊,但是为了制衡曹魏,又故意放走了陆逊;“木门道上获一死獐”,是指木门道之战张郃中诸葛亮埋伏,被弓弩射杀。这三“绝”其实是文学塑造的“绝”。“罾口川中捕一活鱼”是天灾而非人为,关羽仅仅是巧借大雨致汉水暴溢的天时;“鱼腹浦边放一生鹿”,诸葛亮的“八阵图”则已有神话色彩,事实上当时诸葛亮在成都,根本没有到夷陵。

现在,陈瓷说说历史上的“木门道上获一死獐”是怎么一回事。

陈瓷先提醒诸位一点:《三国演义》里的“草包将军”张郃,历史上不但不是“草包”,而且是一位智勇双全的大将。

蜀汉的五虎将:关张郃马黄赵,很有知名度,但是正史上并没有“五虎将”的称谓,倒是曹魏一方有“五子良将”。陈寿在《三国志》里说:“太祖建兹武功,而时之良将,五子为先。于禁最号毅重,然弗克其终。张郃以巧变为称,乐进以骁果显名,而鉴其行事,未副所闻。或注记有遗漏,未如张郃辽、徐晃之备详也。”“时之良将,五子为先”,简短八个字,概括了“曹营五子”在三国的重要地位。“曹营五子”之中,张郃为先。南朝时有个叫王弘的人说过:“昔魏朝酷重张郃,谓不可一日无之。”(《南史·卷十九》)张郃对曹魏的重要性已经到了“不可一日无之”的程度。

一. 官渡之战

张郃(?—231)字,河间(今河北任丘北)人。东汉末,张郃应募参加镇压黄巾起义,后属冀州牧韩馥为军司马。初平二年(191年),袁绍取冀州,张郃率兵投归,任校尉,后在攻打公孙瓒的战争中有功,升宁国中郎将。

接下来的官渡之战中,张郃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200年10月,官渡,袁、曹处于对峙时期,当时的态势就像拔河相持阶段,谁一松懈就会败下阵来。这时,张郃为袁绍献了两条可能改变战争走向的计策。

1.1 绝路计

张郃对袁绍说:“我们虽然接连取胜,但是不要与曹公在官渡纠缠不休,应该速战速决。我们应该派一支轻骑部队,断绝曹军南撤之路,曹军也就不战自溃。”

当时双方相持,谁一放松就要落败。如果袁绍真的如张郃所言,派兵断绝曹军归路,曹军必然惊慌,军心不稳,那时,胜利的天平就向袁绍倾斜了,官渡之战就是另外一个结局。可惜,袁绍对这条建议毫不理睬。

1.2 救火计

袁绍不采取张郃的“绝路计”,调来大批粮草,屯放于乌巢,准备与曹操耗下去,派淳于琼屯守。深知兵机的张郃找到袁绍说:“曹公兵精,必定袭击淳于琼,如果淳于琼战败,那将军大势去矣,应该抓紧派兵去救乌巢。”当时乌巢之急已是火烧眉毛,张郃献的是“救火计”。袁绍帐下谋士郭图则建议攻打曹操的大本营。张郃说:“曹操的营墙坚固,肯定打不下来;如果淳于琼被擒,我们就都成为俘虏了。”

最后,袁绍听了郭图的而没有听张郃的,只派去了一小股轻骑部队救援乌巢,同时派重兵攻打曹操大本营。结果大家都知道,这里就不再多说。

袁绍军队在乌巢大败,郭图又羞又惭,就在袁绍面前诬陷张郃说:“我们失败了,张郃拍手称快,出言不逊。”张郃听说后很害怕,就率领大军投降了曹操。张郃的投降,使袁绍雪上加霜。

张郃的投降到底起了什么作用呢?乌巢被烧,袁绍失去的仅仅是粮草,众所周知,乌巢只是被瞬间烧毁,袁军主力还在,元气未伤,军中余粮支持数日应该不成问题,袁绍完全可以利用这几日退回冀州,进行休整,卷土重来也是有可能的。可是袁军却顿时土崩瓦解,确实让人觉得有点儿奇怪。应该说,是张郃影响了战争的结局。袁绍派去援救乌巢的骑兵,仅是一小支部队,袁绍一方的主力部队,由张郃和高览率领,攻打曹军大本营。张郃和高览的投降,直接使得袁绍一方崩溃。

官渡之战,如果袁绍能够采纳张郃的计策,也许中国历史就会改写。

二. 汉中之战

官渡之战后,张郃率部投降曹操。曹操对张郃很是器重,拜张郃为偏将军,封都亭侯,授予他部队,随军作战。

204年,张郃随曹操攻克邺城,大败袁尚。次年,又随曹操在南皮消灭袁谭势力。

207年,曹操远征乌桓,张郃与张辽共为先锋。战后,张郃因功升为平狄将军。后来,张郃又参加了征讨管承,征讨陈兰、梅成等人的作战。

211年,马超、韩遂叛乱,张郃随曹操出征,在渭南大破关中军。继而,张郃率军围攻安定,击降杨秋。

214年,马超在张鲁支持下,卷土重来。张郃跟随夏侯渊击败马超,并平定了宋建的叛乱。

我们可以看到,张郃投奔曹操后,战功赫赫,但是他大展风采的时候还远远未到。215年,曹操亲率大军进攻汉中,从散关入,派张郃率5000步兵在前开道,一直到阳平。张郃鲁投降,曹操回军,留张郃与夏侯渊、徐晃等守汉中,以拒刘备。这时,张郃不但没有大放异彩,反而遭遇了一场惨败——瓦口隘战役。

镇守汉中时期,张郃率兵南下进攻巴西郡,欲迁徙当地百姓到汉中。刘备派征虏将军张飞为巴西郡太守,抗击张郃。张郃军进至岩渠,和张飞相持50余日。后来张飞利用有利地形,切断张郃的前后联系,使他孤立无援,终于将其打败。张郃损失较大,仅带几十人逃亡,被张飞击败。

这次战败的板子不该打在张郃身上,应该打在当时的汉中军事统帅征西将军夏侯渊身上。只有夏侯渊才有权力决定攻打巴西郡,具体的军事行动也是夏侯渊决定的,张郃只是奉命行事而已。所以,瓦口隘战败之后,向来赏罚分明的曹操,不但没有惩罚张郃,反而把他提拔为荡寇将军。

曹操识人水平,可谓是五百年难遇。张郃果然没有辜负曹操的厚爱。

218年四月,刘备屯兵阳平关(今陕西勉县西),剑指汉中。刘备率领1万精兵,分为十部,趁夜向张郃镇守的广石发起进攻。刘备有备而来,精兵万余,分成十路,总有一路能攻进去吧。可是,刘备的十路精兵,全都无所作为。最后,竟然都一一被张郃击退。张郃是如何击退十路来犯之敌的,史书并无记载,《三国志》上也只有一句“率亲兵搏战”。但是,很显然,张郃不会分身术,十路来敌一一败退,肯定是全军将士精诚团结的结果,我们可以看出张郃:第一有帅才,能治军,深夜遭袭兵不乱;第二有谋略,懂战备,十路来敌无机可乘;第三有威望,得人心,人人为之死战。

广石之役,只是张郃“赐”给蜀汉的第一个噩梦。

第二年,定军山之战,黄忠斩掉夏侯渊,一战成名。夏侯渊当时是曹魏一方的军事统帅,黄忠应该是立了第一功,可是,刘备却说:“当得其魁,用此何为耶!”(要杀就杀最厉害的,杀这个夏侯渊干什么!)(《三国志》裴注引《魏略》)夏侯渊也非等闲之辈,他是曹操的亲信大将,曾被曹操誉为“虎步关右,所向无前”,《三国志》里评价说:“渊以亲旧肺腑,贵重于时,左右勋业,咸有效劳。”可是,在刘备眼里,夏侯渊是远远不如张郃的。刘备三顾孔明于茅庐、识马谡于临崩,如此知人,也可见张郃才略无匹。

曹魏一方,对张郃更是无比拥戴。定军山之战,军丧元帅,将士失色,军心扰扰,逃卒甚多。司马郭淮和督军杜袭收敛散卒,严整军纪,共同推举张郃为主帅。郭淮对众人说:“张郃将军,国家名将,刘备所惮;今日事急,非张郃将军不能安也。”从这里我们得到一个信息:刘备忌惮张郃,已是天下皆知的事情。张郃不负重望,安定军心,指挥军队退守在阳平关东,布置营寨,陈列阵式,扼住刘备北渡汉水的道路。两个月后,曹操率援军赶到,刘备占据高山不敢战。

不久,东吴大军围攻樊城,曹操决定从汉中退出,以救樊城之围。大部队走了,张郃仍然屯兵于陈仓。

张郃在此,刘备在汉中难有作为。223年,刘备死在白帝城,他再也没有机会在张郃面前证明自己了。

可是,诸葛亮是要证明自己的。228年春,诸葛亮首出祁山,街亭之战的大戏开始上演了!

三. 街亭之战

诸葛亮首出祁山,“戎阵整齐,赏罚肃而号令明”(《三国志》),南安、天水、安定三郡投降,27岁的天水郡中郎将姜维便是这时投降蜀汉的。

大敌当前,魏明帝到了长安,亲自镇守。这时,魏明帝宣布了一项决定:“加(张郃)位特进。”《宋书·百官志》:“特进,前汉世所置,前后二汉及魏、晋以为加官,从本官车服,无吏卒。晋惠帝元康中定位令在诸公下,骠骑将军上。”按照东晋的官制:“特进,骠骑,车骑,卫将军,诸大将军,诸持节都督。右第二品。”综上来看,“特进”在曹魏也应是与“骠车卫”近级的高位。自汉以来,骠车卫只由宗室、外戚来做,外姓将领能做到四征、四方将军就已经很难了。此前,张郃是左将军、侯,这在曹魏政权下已是外姓将领的顶点了。加位特进之后,张郃就成了顶点之上的极点了。

曹魏对张郃的倚重,可见一斑。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特进的恩宠承担特重的责任。魏明帝破格提拔张郃,就是要他完成一个特别的任务:驰援陇西各郡。

这样,张郃与马谡遭遇于街亭。

马谡依阻南山,居高守险。马谡这一做法本来高枕无忧,可惜他遇上了“识变数,善处营陈(阵)”(《三国志》)的张郃。张郃断绝了马谡军队汲水的通道,这一招抓住了敌人要害。高手出招,举重若轻,轻轻一点,便中对方命门。在马谡军队恐慌之际,张郃发起进攻,大破蜀汉军队。张郃乘胜进军,平定了南安、天水、安定三郡。

街亭之战,张郃力挽狂澜,为曹魏立下了大功。魏明帝下诏书说:“贼亮以巴蜀之众,当虎之师。将军被坚执锐,所向克定,朕甚嘉之。益邑千户,并前四千三百户。”

自刘备之后,诸葛亮也领教了张郃的厉害。《三国志·张郃传》写道“识变数,善处营陈,料战势地形,无不如计,自诸葛亮皆惮之”,刘备和诸葛亮害怕张郃,那就可以说整个蜀中都害怕张郃了。

后来,张郃还上演了极其精彩的“说退诸葛亮”一幕。228年冬,诸葛亮卷土重来,急攻陈仓。当时张郃在荆州受司马懿节度,屯兵方城。魏明帝驿马急召张郃到京都,要他迎击诸葛亮。魏明帝亲自到河南城,置酒为张郃送行,派遣军士3万及武卫、虎贲归张郃指挥,魏明帝对张郃说:“将军要是来迟,恐怕诸葛亮已经攻下陈仓了!”张郃知道诸葛亮带的军粮不足,不能久攻,就回答说:“等不到我赶到,诸葛亮就早已经退兵了;屈指算来,诸葛亮的军粮支撑不到十日。”张郃晨夜兼道,进至南郑,诸葛亮就退兵了。

之后,魏明帝拜张郃为征西车骑将军。征西车骑将军是曹魏政权为张郃一人专设的。由汉至三国,军号泛滥,然则始终以大骠车卫、四征为最高。单处车骑、征西二者之一,已足见其重,在三国曹魏乃至后世,却有一个“征西车骑将军”鹤立鸡群,担任此位的,只有一人——张郃。

魏明帝很“明”,他决定要用以张郃为首的元老派来削弱权力日盛的司马懿。

张郃能胜得了司马懿吗?

四. 木门道之战

关于张郃与司马懿的军事才能比较,拙作《三国那些人那些事》(魏卷)(2010年3月,江西人民出版社),有详细阐述。大致说来,双方有三次PK:

第一次PK——

230年,诸葛亮第四次出兵北伐。司马懿接替了曹真的职位,负责西线防务。此时张郃受司马懿节制。一开始部署兵力时,两人就有了分歧。

司马懿:只留费曜、戴陵留精兵4000做前军守上(今甘肃天水市),其余全部主力增援祁山前线。

张郃:分出一部分军队前往(今陕西省眉县东北)为后镇,与前军呼应,以防诸葛亮来袭。

司马懿最后不听张郃意见,执意率主力进攻麋(今陕西千阳)。结果,诸葛亮大破上守军,司马懿率军回援,诸葛亮把当地的麦子割光后扬长而去。主力部队来回奔波,瞎忙一场,丢人又失麦。

司马懿率全部主力增援祁山前线,但是实际上没有抓住蜀军的主力,反而要匆匆忙忙跑回来增援上。如果按照张郃的建议,分为前后军,后军迅速增援上守军,那么费曜的4000人也就不会被诸葛亮击败。可见,张郃对诸葛亮的行动,预测得更准确。

第二次PK——

诸葛亮割麦后全身而退,自上退走,屯兵卤城,司马懿又尾随追击。此时张郃与他发生第二次分岐。

司马懿:兵分两路,一路由他率领进攻卤城诸葛亮主力,另一路由张郃率领进攻在南围策应诸葛亮的王平。

张郃:停止进攻,就地安营,与敌相持,寻找机会分出奇兵袭击敌后,以收奇效。

司马懿执意派张郃进攻南围,自己进攻卤城。结果——卤城战线,诸葛亮派魏延、高翔、吴班迎击司马懿,大破之,获甲首三千级,玄铠五千领,角驽三千一百张,司马懿惨败退兵;南围战线,张郃军队遭到强力阻击,无功而返。

张郃建议采取保守策略,寻找恰当战机出奇制胜,若无机会则耗死国力微弱的蜀方,这是一个有正有奇的上策。

第三次PK(终极PK)——

虽然蜀军获得了战术上的胜利,但是,最终诸葛亮还是因为粮尽,无法继续作战,被迫撤退。这时,张郃与司马懿产生了最后一次分歧。

司马懿:派张郃追击诸葛亮。

张郃:按照军法,围城必开出路,归军勿追。

司马懿最终强令张郃带兵到木门道(今甘肃礼县罗家堡附近)追击诸葛亮。张郃迫不得已出战,追至木门道,早就埋伏在高处的蜀军,千弩俱发,射死了张郃。

当时蜀方已退,魏国胜局已定,没必要再犯险追击。张郃主张郃不追击,是完全合理的。诸葛亮退走之后,司马懿的对手变成了张郃,除掉张郃已是他的首要目标。所以,在军事上胜局已定的情况下,木门道追击战很有可能成了司马懿借刀杀人之法。

《三国演义》对木门道之战亦有叙述,但是颠倒史实,说张郃不顾司马懿反对执意追击,最后自取灭亡,并且把张郃死的地点改在了四川剑阁。看来,罗贯中不是一般地仇视张郃。尊刘反曹的罗贯中,恨死张郃这个让刘备和诸葛亮都忌惮的克蜀专家了——小样儿,在战场上打不过你,就在小说里把你写成“草包将军”!

耐人寻味的是,在张郃战死之后,司马懿神奇地一改对蜀的冒进政策,奉行“敛军依险,只守不攻”方针,即使受辱巾帼,诸将愤懑,司马懿也从不出战。此后四年,司马懿一直未与诸葛亮直接交战,直到把他耗死在五丈原。

也许,如果木门道之战张郃侥幸逃生,这时司马懿仍会把张郃派出去送死吧。

司马懿为什么要处心积虑地除掉张郃?这是因为有才能、有谋略、有威望的张郃已经成了司马懿权力扩张道路上的拦路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伟天英  > 我的图书馆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中华智谋大全:三国篇
三国演义的题目
《三国演义》中的主要角色
数风流人物当看三国那些谋略家
《三国》主要人物简介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