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孔门十哲

2011-08-28

德行科的四大弟子
“德行”是个人修养,孔子最重这一科。它的主要标志是安贫乐道。人,看上去,呆头呆脑,笨嘴拙舌,但埋头苦干,勤学好问,而且多半是大孝子。

颜渊(颜回)、闵子骞(闵损)、冉伯牛(冉耕)、仲弓(冉雍),都是苦出身,为这一科的代表人物。他们四个,冉伯牛最大(比孔子小7岁),闵子骞次之(比孔子小15岁),仲弓又次之(比孔子小29岁),颜渊最小(比孔子小30岁)。但颜渊反而排第一。颜渊是孔子姥姥家的人,孔子最心疼。他的特点是,从不多说,从不顶嘴,从不怠惰,特能琢磨老师的想法,老师最喜欢。闵子骞,也不爱说话,但“夫人不言,言必有中”(《先进》11.14),孔子也很欣赏。他是有名的大孝子,闵家的人,谁都夸他,没一个不说好(《先进》11.5)。这里排第二。冉伯牛有什么美德,不知道。《论语》提到他,就一件事,只说他有恶疾(麻风病),临死,怪可怜的,孔子去看他,拉着他的手,惋惜得不得了(《雍也》6.10)。这里排第三。仲弓最后。孔子夸他,“雍也可使南面”(《雍也》6.1),有人君之相。他的特长,本来在政事,似乎应入政事科,但他有一大美德,曰“不佞”(《公冶长》5.5),很合格。他也是一不爱说话的主儿。

孔子认为道德好,学问好,应该做官,但这几位,只有仲弓,接替子路,做过季氏宰(《子路》13.2)。闵子骞,太清高,季氏派他当费邑宰,他撒腿就跑,一口气跑到汶水的北边(《雍也》6.9)。颜渊、冉伯牛,也没当官的记录。孔子说,“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泰伯》8.13)。他生活的时代,分明无道,当学生的该怎么办?是躲家里,枕着胳膊喝凉水,还是死乞白赖找官做,管他干净不干净,先参与一把?孔子很矛盾。安贫乐道躲家里,道德肯定最高,但高尚的结果,是无所作为,和隐者没什么两样,孔子又不乐意。

孔子喜欢老实巴交,“讷于言而敏于行”(《里仁》4.24),“刚、毅、木、讷,近仁”(《子路》13.27)。人,一定要“木讷”,面无表情,不善言辞。但春秋晚期,人处乱世,老实是无用之别名。战国更是。他把老实巴交的学生搁家里,感动身边的人;有本事的学生撒外边儿,说服外边的人,各有各的用。但在他的心目中,后三科比不了第一科。

他明白,要想冰清玉洁,就得待家里,隐士的道德才最高尚。


言语科的两大弟子
“言语”,是口才好,善于主持仪式,处理场面上的事,属于政治才能或外交才能。孔子讨厌“佞”,不喜欢能说会道的人,但“言语”是说话的本领。战国时期,诸子游说,全凭一张嘴,笨嘴拙舌怎么行?孔子周游列国,到处劝说统治者,游说的风气,恰好是孔子提倡起来的。微生亩对孔子说,你干吗非这样忙忙碌碌到处跑,这不是卖弄口舌吗?孔子赶紧解释说,不是我爱卖弄口舌,而是他们太顽固(《宪问》14.32)。

 

宰我(宰予)、子贡(端沐赐)是言语科的代表,他们都能说会道。这两位,和颜渊是一辈,宰我比颜渊大两岁,子贡(端沐赐)比颜渊小一岁。孔子离不开能说会道的人,但能说会道,他又讨厌。能说会道,有两大坏处:一是食言自肥,说了做不到,丢人;二是说话不得体,把事办砸,得罪人。如宰予昼寝,孔子破口大骂,“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俗话说,狗屎上不了墙,话非常难听。他挨骂,不是因为白天睡大觉,而是说话不算话。他肯定发过誓,决不在白天睡大觉(《公冶长》5.10)。光看这条,不看其他,你根本想不到,他居然也是孔子的得意门生。宰我性格倔,老师讲三年之丧,他抬杠,说时间这么长,礼必坏,乐必崩,没必要。老师说,服丧期间,吃好的,穿好的,你心里踏实吗?他说踏实,偏不顺着老师的心意。孔子说,宰予不仁,真是没良心的东西,谁不是爹娘养,爹娘养你三年,才能脱离怀抱,难道不要回报,他怎么能说这话(《阳货》17.21)。子贡也是言语科,不但会做买卖,有政治、外交方面的才能,本事相当大,对孔子,也是忠心耿耿,一点不比子路差。孔子回到鲁国后,他在鲁国的政界,影响特别大,三桓中的叔孙武叔说,子贡比他的老师还高明(《子张》19.23)。特别是颜渊、子路死后,在孔门弟子中,他地位最高。但孔子对他,评价并不高,说跟颜渊比,他差远了(《公冶长》5.9)。子贡有本事,顶多是个器。什么器,曰瑚琏之器(《公冶长》5.4)。瑚琏是什么器?古代盛饭的家伙。孔子说,他修养不够,还做不到恕(《公冶长》5.12);与人攀比,也是坏毛病(《宪问》14.29)。

总之,能说会道的学生,孔子不喜欢。


政事科的两大弟子
“政事”,是管理才能。冉有(冉求)、季路(仲由,即子路),两人都当过季氏宰。宰是什么?是贵族雇佣的大管家,他们是大臣的臣,古人叫“陪臣”。孔门弟子找工作,主要就是找这种差事。他们当中,有三人当过季氏宰。子路最早最短(前498年),仲弓其次早其次短(前497—前493年),冉有最晚也最长(前492—前?年)。《论语》中,孔门弟子称子,只有三人:冉子、有子和曾子。冉有是其中之一。

冉有长于理财。怎么理?主要是劫贫济富,“损不足而奉有余”(《老子》第79章)。他帮孔子管家,这么管;帮季氏管家,也这么管。人才是人才,太势利眼。公西赤出差,“乘肥马,衣轻裘”,他使劲儿给他妈送米,孔子不乐意(《雍也》6.4)。季氏比周公阔,他还帮他搜刮,孔子叫学生“鸣鼓而攻之”(《先进》11.17)。

季路和他不一样。冉有能治一城,他能治一国,志气大,本事也大(《公冶长》5.8、《先进》11.26),但他对老师特忠诚,门里的事高于门外的事,总是鞍前马后,替老师张罗。

季路比孔子小9岁,是孔门的大师兄,冉有和宰我同岁,是晚辈。但这里把冉有摆在季路前。冉有,当季氏宰时间最长,孔子死后继续当,在官场陷得最深。孔子死后,似与师门无来往,谁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文学科的两大弟子
“文学”,不是今天说的文学,作诗、写小说。文学是对方术而言。方术是古代的自然科学(外加各种占卜和迷信),文学是古代的人文学术(六艺、诸子、诗赋)。孔子说,“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学而》1.6)。所谓“学文”,就是学这种东西。文学,不是口头传授的东西,而是写在简帛上的东西。

文学科的学生,特点是好读书,长于经艺。经是经书,艺是礼乐,要说这方面,本事最大,是两个年龄最小的学生。子夏比孔子小44岁,子游比孔子小45岁,在孔门十哲中,是最小的一辈儿。他俩,岁数差不多,兴趣差不多,但处理问题,两种风格。

子夏的特点,是热衷小道,追求细节(《子张》19.4),●1

●1

子夏说,“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不为也”(《子张》19.4),当是孔子针对他的弱点而讲。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子游对他颇有微词,说他光注意“洒扫、应对、进退”,舍本逐末,不识大体,他反唇相讥,认为没有小,哪有大(《子张》19.12)。一个重小,一个重大。子夏泥于小,导致行动迟缓,作风与子张也不一样。孔子说,子张的毛病是 “过”,大刀阔斧,干什么都容易过梭;子夏的毛病是“不及”,干什么老赶不上趟(《先进》11.16)。

孔门四科,哪种对后世影响最大?不是德行,不是言语,不是政事,主要是文学。儒学靠书本传世,他俩对儒家经典的传授贡献最大,尤其是子夏(当然,他也搞政治,很多学生都是政治家)。战国和汉代,子夏很有名。

古代取仕,选举方法不断变,但大体不出这四科。学生,能说会道是言语科,理财管人是政事科,知书达理是文学科,都比德行科低一截儿。孔子认为,不爱说话,不能干,像颜渊那样,很好;能干,不爱说话,像仲弓那样,也行;最最不能容忍,是像子路那样,多嘴多舌,抬杠,抢风头。能说会道,肯定入不了德行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jililucky  > 书橱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孔子门下十位最优秀的弟子,你知道几个?
孔子得意门生“孔门十哲”是指哪十人?分别因何留名于青史?
《论语》导读
善读「论语」11.3:因材施教别四科,各擅其长有十哲
孔子的教育思想
孔门十哲——师圣继绝学,辅世开太平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