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联想投资陈浩:融钱难易不是互联网风向标
联想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投资总监陈浩
 

主持人:今天是我们请来的是联想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投资总监陈浩先生,请陈浩先生跟大家打个招呼。

陈浩:大家好!跟告诉今天能在网友跟大家见面。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我们的嘉宾主持,是清科集团副总裁董晓进先生,是我们今天的嘉宾主持。

董晓进:大好。

陈浩:我是陈浩,来自联想投资,2001年,我们开始创办联想的投资投资公司,当时取名联想投资,到今天管理了三个基金,投资了超过40个项目,现在一共有接近30名的专业投资人员,我是公司的创始人之一。也很多时候餐投资企业的管理、服务,今天有这个题目,VC如何帮助企业成长,我有很多的心得,跟大家交流。

董晓进:大家好,我是清科集团副总裁董晓进。我们去年以来,做了一些大家比较熟悉的案子,今年以来,我们已经做了15个案子,70%集中在TMT,也会继续向非TMT扩展。

主持人:今天的访谈一个小时的时间,替各位提问。有人说,围绕VC,之前有一个话题,有人说如果企业纯粹只是为了找钱,找VC,那注定是牺牲者,对企业来说,肯定先知道VC究竟能给他除了带来钱,还能得到什么样的帮助。下面两位跟就这个话题谈谈,完了之后我将主持的任务交给你。

董晓进:首先是欢迎陈总来网易作客,其实陈总作为我们的“清科—2006中国最具投资价值企业50强”的评委之一,你希望看到什么样的企业?什么样的企业比较有投资价值?

陈浩:这个问题蛮难回答。什么样的企业具有投资价值,每一个企业所从事的行业,所做的商业模式,都是很多不太一样的,这当然也是对VC的一个挑战,到底怎么样看这么多的公司,认为哪些公司最具成长性,最有价值。今天我比较原则性的说几条意见,当然也有很强的联想投资的案例。本身联想投资是投资比较长远的基金,考虑比较长远,在一个企业的待的时间也是很长的我们非常喜欢志向远大的创业者,不是机会投资者,是长期投资者。这是第一点,第二我们强调脚踏实地、执行力强模式简单,看重执行力。第三当然我们有我们的行业偏好,大家知道IT的背景是联想的主要投资背景。可能大致原则上的三个方面,就是创业团队的远大志向,还有公司的执行力,还有行业。

董晓进:我们陈总简单介绍一下从一到三支基金发展的现状?

陈浩:01年一个基金开始运作,规模并不大,只有3500万美金,我们一共投资了16个项目,在三年以后的04年开始管理第二个基金,基金的规模比第一个基金大了一倍。我们在后面的两年多,一共投资了24个项目。今年06年4月份以后,开始管理和投资第三个基金,也就是现在正处在第三个基金的投资选项的过程中。刚才披露的几个数字,我们已经投资、决策投资的项目超过40家,这40多家项目,有两个已经在香港的主板上市,有五个已经被国际的企业进入中国的时候并购。所以我们已经有一定收获了,从投资本身来讲。

在基金管理里,大家还很关心一点,就是联想的管理基金公司的背景,其实我们这个管理公司应该说是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但又是参照了海外的合伙人制,或者吸取了他们的优点创立的有独特性的架构。我们管理公司绝大部分的股份,是由我们公司的高层管理团队持有的,也有相当部分的股份是由联想投资的主要的支持股东、联想控股持有的。其实我们是一个平台性的运作的模式,不是完全基于几个合伙人、个人的模式。我想这种模式比较适合于中国这种环境下开展风险投资的业务。风险投资管理公司管了三个基金,跟基金之间有正常的基金管理协议,按管理费和收益比例,参照国外的模式做的。我想这个模式本身也是我们在中国探索风险投资怎么长期发展做出的努力。

左边的是清科集团副总裁董晓进 右边是联想投资董事总经理陈浩

董晓进:联想投资实际是把国际化的运作跟本土的经验相结合的比较好VC,在你的心目中联想投资到底是本土还是外资的VC?

陈浩:我们一贯认为我们是完全本土的。这有几个标志,第一,我们的管理基金的管理者,或者我们外面也叫一般合伙人,他们的背景更多是偏重在中国本土运作型的企业以及本土的经验,我指更多,也不是完全的,也有可能在海外工作的,更多的合伙人是本土的背景。第二个标志,我们的基金本身的来源,有超过一半的基金来源于中国的基金,比如联想控股的资本,这个资本本身就是本土的资本。第三个,就是我们的投资战略,目前我们的投资战略,是完全投在中国本土创业的企业,稍微扩展一点就是跟中国的市场研发有关联的创业型企业。这是我们的战略,也决定我们是本土的企业,不会拿着钱到国外投资,我们不会做这种事情。这三个标志我认为我们是完全的本土VC。

董晓进:联想基金的一些投资的哲学、策略,你可以先谈一下联想投资的一些行业的偏好。

陈浩:我们这个行业的偏好,如果讲一句话,我们是IT行业出身的,长出来的一个创投机构,显然IT、TMT是我们更专长、更专注、更偏好的,但对于风险投资热点的关注,我们其实阶段性的也做很多的回顾,做适当的调整,第三期基金重点有五个方向,这也是我们投资重要的策略。第一个方向,是以半导体设计、软件开发为核心,第二是互联网、电子商务的创业模式,第三是软件外包、研发外包、流程外包为主线的外包的服务,地四是数字化内容、媒体的新鲜产业,第五是新的能源环保在传统行业中的变化。传统产业里的高成长机会。我们的投资主题主要是五个主题。看上去未必是那么清晰,说一个一个行业的划分,有可能是一个概念,有可能是未来的新的模式想还是比较具体的。还有一点跟我们的投资的战略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是专注早期投资。

主持人:联想投资现在投了包括无线、软件、互联网、半导体、新媒体,这些细分里哪个投资是最成功的?或者收益比较大?

陈浩:我们在半导体和软件外包两个方向上我们最有心得,投资收益也是最好的。从这点看出联想投资的背景,IT背景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早期投资,其实是我们非常重视的一个策略,首先,我们认为从大的话题上,风险投资之所以成为风险投资,必须有投资早期项目的勇气和决心,如果说都是去投一些已经赚钱的、已经做到一定规模的企业,就会失去早期风险投资必须面对一定风险的本身的特征了。但是做早期投资并不是很容易的,特别是在中国,各方面的商业环境,并不是很完善,很健康的情况下。我相信,做这么些年,在中国做VC的同行们多少有一些辛酸苦辣。真正跟创业者建立一种伙伴关系的理念,而不是说看到任何一个项目以后,而不是以挑剔的眼光挑他们的毛病,这会让创业者感觉很不好。早期的项目,可能有很多的缺陷,如果带着挑剔的眼光,可能看到的全部是问题,看不到他的优点。如果结成伙伴关系的心态跟他交流,往往更容易看到这个价值,这是从理念上的一个关键点。这跟品牌的里面的内涵的东西也有关系,你是一个有价值、对创业者有帮助的VC,才会产生这种共鸣和效果,这是第一点。

董晓进:假如碰到一些自己不太感兴趣、联想投资部太感兴趣的项目的时候会给创业者给一些建议吗?

陈浩:我们尽可能在这个方向上做得更好,用一种坦诚的态度告诉他们,可能这个行业不适合我们投,我们会给一些建议。这是我们的风格,也是我们的方式。第二必须深入到行业里,跟他们交朋友。第三我们往往投资之前,我有兴趣,但还没有投进去,可能早期的几个月,可能在观察也可能在做一些调查,这种情况下,我们其实很多的项目已经开始了,给这些项目提供一些可能的帮助,因为他们确实很小,需要指导,或者资源的帮助,就算我们还没有投钱,我们已经开始给他一些帮助包括介绍客户,探讨一些战略,公司的发展等等,这有助于跟创业者建立起更深的信任和真正的大家觉得大家是伙伴一样的关系。

董晓进:投下去之前帮创业者做这些增值服务有没有可能这个案子被其他的VC抢走了?

陈浩:往往这个时候就很难抢走了,而且就算是更多的价,我碰到几个例子,就算有竞争者进来,出更高的价也很难。

董晓进:今天这个访谈的主题就是VC如何帮助企业成长,如何在投资之后给企业提供种种的增值服务,联想的投资策略里有很重要的一条,积极的增值服务是我们获利的重要手段,接下来有请陈总举两到三个联想投资过的案子给大家说明一下联想投资是如何帮助企业成长的。可以不说公司的名称,简单的描述一下就可以。

陈浩:好的。之所以不说公司的名称,确实这个我们之前没有沟通,可能有一些纰漏。我举三个例子,第一是一个学生创业的一个团队,我们在01年投资了这家公司,到今天已经5年的时间了,这家公司在我们投资以后的第一年、第二年甚至到第三年是非常艰难的,艰难本身并不是说它看不清它要做的事情,或者商业的模式,而是团队本身,是一个学校里博士、硕士组成的团队,没有太多的管理公司的经验是边学习、边做的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中我给他们最大的帮助,应该不是资本,更多应该是如何建立一个团队,尽力一个公司的文化,以及怎么去建立一个系统的管理。虽然总了一些弯路,或者过程中边学边干有一个学习的曲线,但值得我们欣慰的是第四年以后就真正走出了困难的局面。第五年也就是去年公司盈利已经差不多接近2000 万人民币了,我也很愿意在很多的场合跟大家交流的一个项目,我自己也很欣慰的投身在这个项目中,做了一些应该做的事情。这个项目我讲的是我们联想投资,确实在一些管理、公司的系统化建设方面,还是有一定的我们的价值和帮助的地方。

第二个团队也是现在比较常见的一个,就是海归,是一个海归创业的半导体设计公司,这个公司,是在美国的硅谷创办的,第二年以后,他们把一部分的研发,放到了中国。在我们投资以后,我们是他回到中国的这一年,做的投资,在公司的战略发展过程中,我们建议公司把市长的重心放在中国,因为中国像手机、制造业的发展,度芯片的长远的需求、芯片企业就近服务的这种要求,是越来越涌现出来。我们觉得在这种市场需求的情况下,公司的战略,特别是市场关注点更应该放在中国,所以变成了一个跨中美两地的研发机构,但市场中心在中国。这个过程中,我们帮助他们构建客户的关系,帮助公司制订恰当的市场策略,甚至引进市场方面的人才。所以这一个案例,是体现了我们在公司的战略、营销这方面提供的一些帮助。还有一个例子,也是一家大规模的软件公司,我们在连续两轮投资他们,两轮的融资都非常得成功。第一轮融资接近1千万美金,第二轮超过2000万美金,为公司的发展奠定了很好的基础。融资的过程中,联想投资不光是自己投资,我们还帮他们引荐好的投资者,基本从对公司的帮助这方面,通过这三个例子也基本上是我们的主要的三个方向,一个是管理、公司的管理系统建立、第二是公司的发展战略、业务拓展,第三是公司的融资。我们是有侧重,根据每一个项目不同的情况我们来提供我们应该做的帮助。

董晓进:说到VC,如何帮助企业成长,可能很多的VC实际中碰到的问题就是案子投下去之后创业者、VC有一些意见,包括公司的发展策略,方方面面有一些不同的意见,你肯定也遇到这种情况,一般是怎么处理的?

陈浩:这个经常碰到,更多的是碰到公司发展策略方面的,而不是战略,战略是更大了。比如一个产品的定位怎么定,第一、第二、第三步做什么,不是战略性的。还有我们应该投入多少人,来做这件事情,等等。这都是一些策略性、计划性的。这种不一样的看法,应该说,我们这么多的项目,可能每天都有,我们的做法,是提出我们的建议但尊重管理团队的意见。当然会提醒他们,尽管不同意,但我们会把我们的建议说得很清楚,提醒他们注意,但这个时候不会干预他们,一定要他们按照我们的做也会有问题的。第二类,就是稍微大一点的,公司战略的问题,这一点可能是大家比较关心的,比较大的问题,比方说我们是B2B,是不是要做B2C,类似这样的大的战略的决定的时候,我想一个好的董事会,是一个很好的决策,我之所以这么提,就是不愿意把这种矛盾简单的变成一个投资人跟创始人之间的问题,这样简单的一对一的对立,肯定有问题,我们应该用一个公司的决策机制、结构来处理这个问题,所以我提出构建一个好的董事会、好的决策机制非常重要,甚至比如说独立董事,他们的意见也应该得到一定的尊重。实在不同意,我们采取投票的方式,制订一个规则,不能说通过了不认帐,这是不对的。还有一类矛盾,是属于根本性的,比如创始人,可能几个人之间出现了问题,出现了人的问题,利益上的冲突,我们也碰到过,可能的道德、品质方面的问题。这种情况下,我们肯定对创始人、CEO也好,基本就很难用完全妥协的方式,越拖越坏。因为VC最早进来的时候我们还是有一定的权利,对CEO有发言权的,在我们投资这么多的项目里,我们也换了CEO,有些项目换了CEO。当然这个是我们一般不愿意看到的情况,这个是非常不容易、非常复杂,要换一个CEO、一个创始人,非常复杂。但逼到那个时候,也不得不做。我想分不同的情况,处理这些问题,它是有一定的度,有一定的技巧性的考虑。

董晓进:平时花百分之的时间放在投资后的案例?

陈浩:20多个专业人士,每个人的时间安排不太一样,越到合伙人这一层,越往上,他们更多的时间,包括我自己,是花在被投资的公司身上。我本人就是超过50%的时间,是到公司里做董事,帮助他们。当然下面一点的投资经理、执行董事可能会多一些时间去看新的项目。

董晓进:接下来讨论一下行业的一些问题,软件外包行业今年上半年以来非常热的一个话题,7月份到8月份可能出现了三个不管是投资、并购,在这个行业的一些案例,其实联想先后投资了中兴软件、之后还有游戏外包的公司,你对软件外包的行业应该非常有心得,联想投资也是最早投资外包行业的VC,请你谈谈对外包行业的看法?

陈浩:前面我谈行业偏好的时候已经提出来,外包是第三期基金主导的投资主题。

开始中国的软件公司其实发展并不是很好,在01的时候,一直在研究中国的软件产业的发展,到底碰到了什么问题,有什么机会。这个过程中,确确实实印度的公司,在2000年前后的发展的软件公司,给了我们很多的启发,当时还是引起大家争论的一个话题,就是说为什么印度能够做得很好,中国为什么不能做,甚至有人提出语言、文化,印度可能跟欧美的文化更近等等这些理由。其实我们经过仔细的研究,从商业的观点看,这些是理由,但不是根本性的障碍。商业的观点应该更多是看成本、人才本身的技能,还有组织和管理的能力,等等。我们可以说是一种更积极的心态来看,从01年开始。这个过程也得益于一些迄今跟我们很好的合作的美国主流的投资者,他们到中国来的时候,也在认真的研究和发现中国,有没有可能出现这种外包,做软件服务外包的机会,他们给我们很多的启发。即使中兴这个项目,我们选择做了大量的调研,做了一个有点挑战性的项目,当时投的金额并不是特别大,几百万美金。选择公司的时候,当时还是有一点相对稳妥的心态,比如跟踪了一年多,一直看到他盈利不错,将近两年时间的跟踪,每年每年的成长不错,这个时候我们把钱放下去。也确实是VC对这一块的关注少一点,到今天我们也不会看了一年多还不投,就不会有这种机会了。现在看这个结果非常不错,现在已经成长为一个市值超过3亿美元的公司了。第二个投资的是有意的选择了比中兴更早的公司,确实他们刚刚开始盈利,我们人员的规模也很小。第一轮投进去,今年又做了第二轮的融资,也是效果不错。再降到维塔斯的游戏外包,又不一样,因为有很多的创意、策划的特征在里面,不只是一个简单的规模的问题。如果讲软件外包只是一个规模,维塔斯可能是规模加能力这种外包的模式。我想,再往外延伸,还有一些研发、药的研发等等都可能是我们要关注的。总结我讲的软件外包方面,一个我们是长期看好的一个方向,会用我们的基金,持续的在这个方向上做更大的投入。第二,我们在外包这个方向上,已经从以前的软件的外包,在扩展外包本身的含义和概念,投资的目标也在放大。第三个,我们内部有一个专门的小团队,专门在外包方向上进行研究、分析,看这些项目,这也是中国不多见的。


董晓进:别的领域没有?

陈浩:还有一个半导体这两个团体非常的固定,做得非常的深入。

董晓进:上半年克罗斯(音)的估值已经达到上亿美金,联想也投资了卓越,成功的卖给了亚马逊,是不是初创有点过早?

陈浩:纯粹投资的角度,这个还是一个成功的案子,毕竟从案子中获得了超过10倍的回报。如果说一个企业的发展是不是可能做得更长久、更大规模,从我们的观点看,还是有几点非常重要的,第一个,要有一个好的团队和CEO,第二公司要能够保持团队持续创新、持续努力的公司的治理结构,包括股权结构。但还有其他的,可能发展战略、公司的管理、文化等等。可能在项目当中,如果说在这些关键的要素上,还是有一些不足和缺陷,显然会影响这个公司一定的长远的发展。我想外界对卓越的情况了解不是那么清楚。从长期投资者的概念来讲,我们希望他们走得更远,希望这个公司走得更长远,如果确实看到一些关键的要素缺失,做出及时的判断,也是作为专业投资者应尽的责任。

在互联网方向上,我们还是长期看好整个大的方向,包括在最近的WEB2.0的概念比较热的情况下,我们也看好这个比较好的模式,社区啊我们都有我们的投资。从一个专业投资者角度我们是继续投资,但每个项目是不一样的,什么时候该投资,是根据每个项目的不同情况决定的。

董晓进:从去年到今年有三个模式,我不知道陈总怎么看三个模式。如果复制到中国能否成功?或者进行一些本土化的改造变得更适合中国的本土?

陈浩:我非常同意你后面说的要做一定的改造,中国的互联网,从美国、欧美我们学到了很多的东西,真正成功的,或者做得比较大、做得比较长久的,都是结合了中国的实际情况做了很多的改造才成功的,我们很看重这一点。确确实实中国互联网发展的环境跟国外还是有差距,倒不是说技术层面,技术我们已经用了一些最先进的技术,甚至无线互联网方面比国外更进步,这个得益于技术的应用,现在的宽带网的用户数量也是非常之大,指的不是技术,更多的可能是商业环境,以及人文、体制、制度。包括在网上的人群的特征,年龄段、以及他们的兴趣爱好、习惯,这个确确实实跟美国有很大的不同。因为互联网完全是一个应用和服务的东西,虽然有技术支持的东西,但是一个应用和服务,是一个模式,必须关注这些方面。我们比较看好几个东西,一个有年性(音)的,包括社区,大家愿意在上面交流的这种模式,这是第一种。第二也看好互联网跟一些传统的产业结合的这种模式。还会产生出一些创新的东西,比方说,携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董晓进:最近联想也投资了UUA,大家最近要买车,买车之后的售后服务可能要找UUA,联想投资在这个产业上上游、下游都有富余,是不是联想投资对汽车这个领域非常的看好?

陈浩:我还是要澄清一个说法,投资的两个项目,并不是因为我们是他们的股东,他们之间要进行什么样的整合,这是猜测的。我们分别对两个项目、团队都非常的看好,觉得他们能够做得很好,做得很长。讲回到我们这个方向的选取,确确实实我们对中国的汽车市场的发展是关注多年,因为我们不是这个产业的人,我们是从一种服务性观点看待这个问题,特别是跟新的一些模式出来的这种结合,比如互联网,等等这种结合中来看到一些新的机会。这是第一个看法。

第二个,我们觉得在中国汽车服务的这个市场上,还是大有可为的。服务行业细分出来,有营销、售后服务,甚至一些围绕车主的保险这一类的东西。所以这两年大家也看到,4S店,汽车维修等等行业,还是非常蓬勃的发展。但是看到他们在这个行业发展的过程中,也是一种比较分散式的,并没有形成一定的垄断,同时,行业的规范和管理的模式也没有很成熟,这里面更有可能会有一些创新性的模式做出来,能够变成一个好的能够做大规模的商业机会。从这个方面来讲,我们也在跟创业者一起做这方面的探索。这两个案子我们投入都很早,这些公司也分别做这个方向都是一到两年,我们就投资进去,参与进去,确实跟他们是一种伙伴式的合作关系。

董晓进:我们刚才谈的行业都是集中在IT、TMT的类似的话题,大家也知道,从上半年VC投资的趋势看,越来越多的VC在关注非TMT领域,这个领域典型的领域包括健康、环保、教育产业,联想投资会不会今后也来关注这些非TMT的领域?有没有这种倾向?

陈浩:我刚才讲我们五个行业方向的时候,投资主体的最后一个,其实我们第三个基金有一个策略上的变化。我们关注消费类的产品的时候,是一个大的概念,因为消费类的面非常非常宽泛,可能健康服务也是面对消费者的一种服务。还有环保和新能源,这是我们目前正在研究、正在看的几个方向。我相信在未来的不久,就会有我们的投资案子宣布出来,当然为此我们已经准备了超过一年的时间了,所以这方面的案子宣布出来,大家也不要太奇怪。

董晓进:我问最后一个问题,现在各行各业都涌现出大量的创业者,不仅是互联网,其他的行业也很多人出来创业,陈总想给这些创业者一些什么样的建议?什么样的项目比较适合联想投资来参与、来看呢?可以给创业者一些建议和看法。

陈浩:好的。第一个看法一定是站在做VC的角度,一定是支持大家的看法,现在是中国创业的最好的时候,不管从机会,还是到资本,以及到社会各界对创业的认识和支持,都是非常好的。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每个创业者都有他自己的优势和特点,他的创业之路也是尽多的发挥自己的特长,以自己的方式思考、去做的。这个我不便提出什么样的意见,关键一点是执行力,还是要想法多,听到各种各样的想法。我们最希望看到的是一个把事情做彻底,真正做到,或者做到最好的这种执行力。所以这一点,如果我们很多时候跟创业者交流,谈一些想法、一些设想的时候,我们希望从这个字里行间、交流中更多的看到一种将来怎么样把这些好的想法变成现实的,怎么去做这些方面。

主持人:我这边还有一些网友的一些问题,网友问WEB2.0的风潮可能很快要退潮了,也有VC提出冬天快来了,你怎么看待2.0的风潮,是不是也会有冬天的感觉?

陈浩:有一些说法,是去年融钱容易,现在变难,这就是一个冬天,我不会建议网友们把能不能融不融到钱作为一个冷暖的标志。我自己觉得互联网在中国面临着一个很大的变革的机会,刚才列举的美国得成功模式到底在中国有什么样的变化,我们也是非常的关注,只是提醒大家要结合中国特定情况下的特殊形势做。

网友:你们有没有看IPTV项目?有没有参与的计划?

陈浩:我们看过很多IPTV方面的项目,从做标准的,到做芯片的。比如半导体,我们有涉及到这个领域,放很多的钱进去,可能我们自己还要再思考一下,到底用一个什么样的策略进入,我们很关注但投资案例里并不是太多。

网友:发现你们的名字里,没有用联想的名字,为什么你们没有改成LENOVO?

陈浩:我们现在是两个英文合在一起,用这个品牌。如果用联想中文的品牌和联想集团用的一样,这是历史形成的。我们跟LENOVO都是联想控股的下属的子公司。

网友:你们在选择投资的时候,把团队的比重看得多大?有很多的VC觉得投资的时候,团队非常的重要。

陈浩:我们总结是四为先,人为重,先要把行业做一个行业够大的公司把规模做得很大的公司,以及创业企业本身的商业模式,具有很好的扩张性。人为重,是事先看清楚,人是一个否决因素,我们100%看重人也是有道理的,可以这么讲,不是一个简单的比例,说60%的人,人为重,如果这个人不太好我们也就不投了,从这个意义上讲百分之百也是对的。

网友:扩展领域之外是不是很早就意识到IT会变得越来越冷?英特尔前一段时间裁员、中搜、百度、惠普都有一些调整,是不是预测到这个趋势,所以改投一些别的行业?

陈浩:我们的决策是没有逻辑关系的,做这件事情不是因为怕IT有什么变化,IT行业,我们认为它是一个大的行业,而且渗透力非常强,像互联网的渗透力一样。可能一个局部这两年出现一个问题,可能过两年又好了,整体从IT这个行业的趋势看,是没有问题的。从联想自己发展的过程中,这两年的高速成长,也并不是说好象碰到一个多大的行业上的问题。我们的考虑,做传统产业,因为我们是关注在中国,是中国本土的基金,不会再海外投资。中国的机会,除了IT的机会,还有消费类的产品、服务,也有机会,为什么我们不去关注?我们扎根在中国,对中国更了解,所以做了一个战略上的延伸。

网友:你们觉得做了这么多年的投资,觉得最成功的案例是哪一家?

陈浩:过去最成功的案例吗还是未来最成功的案例?就算过去我们投的40几家里面,有几家比我现在已经上市的公司更好的机会存在。因为我们每年都有我们的分类,比如最看好的几家,和比较好的几家等等。我认为还有两家吧,具体的名字,我就不便说了,大家可以看我们的分类的名单。不光是两家上市的,没有上市的里面还有更好的潜力。从未来讲,中国一定会出现更多的像联想、网易等等这样的企业,我相信还会有,就看我们VC有没有本事抓得住。我坚信我们投的企业或者未来投的企业,会出现超过10亿美金市值的在中国不错的公司。

网友:现在已经在一些媒体上看到VC也在更多的做一些自我宣传,比如看到南山(音)募集一笔钱开始打印广告了,可能也在寻找客户,说明这个行业竞争现在越来越激烈了,想听听你的看法。

陈浩:我觉得VC这个行业,应该是永远坐在台后的行业。我这一次走到这里来采访也是第一次,倒不是说完全不情愿,将像刚才讲的,我一直不愿意把我们这些企业是谁说出来,也是应该让这些CEO、创业者介绍他们自己和他们创造的辉煌,是更应该的。我一直认为在创业和风投的故事中,风投是起了一定的作用,但真正的主角还是创业者。我们是配角和支持者,这是第一个看法。第二个看法VC这个行业,也还是可以做得很持久的,因为是一个典型的靠人和品牌积累起来的长久的信誉和信用的一种业务,是值得我这样的从业者长期做,也值得大家长期信任的一种业务。并不必说为了赶一个什么样的潮流做一个宣传,说自己怎么怎么样,这个我倒是不一样的观点。

主持人: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访谈差不多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两位要不要总结一下今天的主要的观点?

董晓进:我们跟陈总聊了一下VC怎么帮助企业成长,陈总举了不少的案例,相信网友会获益匪浅,希望有好的投资机会,你们可以直接找联想投资。

主持人:感谢两位嘉宾,也感谢各位网友的参与!我们今天的访谈到这里就结束了,下一期我们和清科系列访谈定在周一上午,欢迎大家随时关注我们的网站和清科的网站。今天的访谈到此结束,谢谢!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君联资本总裁陈浩:VC/PE正在进入第二阶段,格局将变
VC界8位不离不弃坚如磐石的投资人
君联资本陈浩:投资机构的根本是人的培养
君联资本·陈浩:投资机构的根本是人的培养
中国投资人画像大揭秘 ‖ 全民VC的时代,创业者该如何选择投资者?
章子怡黄渤入伙黄晓明的Star VC 明星做创投真靠谱吗?|章子怡|黄渤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搜索
热点新闻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