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张艺谋与那一代导演的宿命

2015-02-15


【编者按】张艺谋信奉现实主义为唯一的创作方法且把现实主义与写实主义等同,而很少把镜头对准人性的幽微之境,拒绝了太多高妙的存在。也许,这是因为我们将中国电影的梦想太多地寄托在张艺谋一个人身上了,是时候该放下他了,应当把希望寄托在新一代人身上。张艺谋肖像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徐兆寿

  一

  许多天之后,已经四十六岁并已成为学者的徐兆寿再一次想起那个暖风微醺的下午和一群人看《归来》的情景时,他有些茫然了。那时,剧场里有很多他的学生。当他不停地擦着脸上的泪水时,他并没有想到旁边有人盯着他看。即使那样,他也无法抑制自己。当电影结束,当他最后一次擦了嘴角的泪水站起身来,他装作满不在乎,与学生们一一挥手致意时,他是微笑的。可是,当他告别众人,在电影院的卫生间时,他竟然不知所措地大哭起来。他一边解着裤带,一边泪水滂沱。幸好那时整个卫生间只有他一个人,上帝没有让任何人进来。他不停地哭,仿佛好久以来准备好了的一场滂沱泪雨。

  当时在泪水中他就想,为什么会那样大哭不止?

  许多天以后,我仍然问那时的徐兆寿,你为什么在那个下午离开众人又一次泪落如雨?是什么击中了你?泪水于你到底代表了什么?

  之所以如此来复述那段真实的感受,是因为我在当时和后来身兼两重身份:作为观众的我和作为评论者的我。观众的我完成了流泪,评论者的我却要进入思索。

  二

  对于张艺谋,我向来认为他是中国最好的导演之一,但竟没有一部电影是我所喜欢的。这是真的,也是矛盾的。认识他始于《黄土地》,那苍凉的北方在他的镜头中显出多种色彩:古老、苍茫、辽阔、常新、往复,希望与绝望并存,瞬间与永恒同在。时间在他那儿绵延不绝。那是上大学时看的,觉得那是一部不错的电影,但并非我所喜欢的。后来追着看《秋菊打官司》《老井》《红高粱》,觉得这也是电影,但仍然不喜欢。到了《大红灯笼高高挂》时,虽多了些旧气,但仍然喜欢不起来。如果电影都那样土得掉渣,浅得像牛蹄窝里的雨水,那么,那样的电影只能给农民看。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bbbo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张艺谋新片《归来》
张艺谋:从放羊娃到大导演 人人网李丰华的日志
张艺谋28岁还在厂里弹棉花 如今变成大导演
《十三钗》剧本细磨五年 编剧刘恒:泪水成了试金石
经典|电影中的色彩语言
一辈子的等候 一种担当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