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芳龄永续薛宝钗 梦中说梦黛玉 职场看红楼
 

 

    她是一个美丽的少女,身上戴着一个和尚给的金锁,上面刻着八个字:不离不弃,芳龄永续。然后,有一天,她遇到她英俊潇洒温柔体贴的表弟,表弟生下来口中就衔着一块玉,上面也刻着八个字: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她口中反复念着这几个字,反复念着---初看红楼,我还小,不过是初二。可是,却也禁不住觉得悲哀。成年后再看,更是觉得凄凉。莫失莫忘,不离不弃,多象是爱情的誓言啊。可是,他们不过是被命运捉弄的人罢了。天定的姻缘,一样敌不过人间的爱情。
  
  她不过是一个俗世的少女,温柔的,端庄的,学问渊博,举止娴雅的少女。她的人品得到了所有人的称赞,除了那两块玉---贾宝玉和林黛玉。宝玉心心念念只有一个林妹妹。她去看宝玉,宝玉总是将她支开,说:“老太太正缺人打牌呢,你快去吧。”她只好笑笑走开,说:“原来我是为了抹骨牌来的?”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她无比明白,在那两人的世界里,她只是个局外人。纵使她只能在宝玉睡着的时候,象一个贤惠的妻子一样,坐在他床头,为她绣鸳鸯肚兜,宝玉都还要说梦话,在梦中叫嚷:“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金玉良缘?我偏说木石姻缘!”她不觉怔了。
  
  在后来的交往中,她有了很好的心态,时时打趣一下他们二人。她下意识的照顾着黛玉。其实她是个很自信的女子。连那样美丽绝伦胜过画上女子的宝琴,她都能笑道:“我就不信我哪儿不如你。”更别提娇怯怯的林妹妹了。她认为自己比黛玉强---其实不是强一些,为人处世,算计聪明,她简直要强上一千倍。可是,在宝玉心中,“所见过的琼闺秀阁,总未有稍及黛玉者。”连一点点都比不上。
  
  她只不过是高兴的时候扑扑蝴蝶。黛玉却会葬花。会吟:“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会幻想“ 愿奴肋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会叹息:“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她的悲吟,令宝玉恸倒在山坡上。宝玉推想:“林黛玉的花容月貌,将来亦到无可寻觅之时,宁不心碎断肠!”到黛玉终归无可寻觅之时,推之于宝钗,香菱,以及自己,反复推求去,真不知此时此际欲为何等蠢物,杳无所知,逃大造,出尘网,使可解释这段悲伤!
  
  二玉之情,情比金坚。只因为他们是共有一个世界的,那个花落花开,超然物外的世界。宝钗想嫁的是一个贵族公子,一个能光耀名楣,封妻荫子的大丈夫。而宝玉的理想,不过是过一天算一天,终于到了不能过日子时,和心爱的人一起化为飞灰---他理解宝钗,从来不认为她能是那个愿意陪他化为飞灰的人。
  
  黛玉死去,宝玉也就死了。心死了。他敬重宝姐姐。甚至,无论宝姐姐在林妹妹之死时扮演了什么角色,他连恨意都不会产生。就象晴雯死了,他不会恨袭人,只会担心也失去袭人一样。因为在他心中,女儿是值得敬重的。他是那样温和的男人,以至于连仇恨也无法滋生。他只会让自己的心死去。“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空对着,是有名无份。连夫妻之实都没有。高颚的续集里宝钗给宝玉生了个孩子,是不尊重曹雪芹的原意。“琴边衾里总无缘,”宝钗以处女终老。这个不爱奢华的女子,这个让自己的闺房象雪洞一样的女子,雪来香异,姿容绝世,冰雪的容颜下是“焦首朝朝共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貌似冰雪,忧虑年年,孤独一生。谁说她不是痛苦的?
  
  那个年少的早春,那个偎着火炉反复念“莫失莫忘,不离不弃”的早晨,面前的男子容颜如月光一样皎洁。可是,林妹妹摇摇的走进来,走进她一生的悲剧……

梦中说梦:黛玉是宝玉的影子

     

     如果有梦,那梦一定是芙蓉城。
  
  许多时候,我都不得不沉浸在一种对自然对人生无穷尽的呆想中去了,面对着人生无休止的轮回,我常常更加恐惧于那来自现实的残酷乃至于深深的绝望。这使我非常忧郁,一种被凝滞了的深沉和实在。
  
   其实这种忧郁往往使很多人同出一辙。林黛玉的忧郁是因为她善感的灵魂窒息于现实的抑郁中苦于无从解脱无处宣泄,很自然的看到落花纷纷飘过她迷离着的泪眼,她从落花中觅到了她纸一样单薄的影子。这往往使我一个人在夕阳西沉之际迷失在野外荒芜的小径上,看见一座座荒冢从杂乱的蔓草丛中隆起。我蓦然才明白黛玉葬的不仅仅是花,而是我们人类所特有的一种生存实在。
  
  黛玉相比之下更适合作一个知己,知己并不等于至爱。知己是在旷野上太阳留在自己身后的影子,所有的浮华和浅陋都将在那里原形毕露。而黛玉就是宝玉的影子,一个很好的倾听或者注视他的人。
  
   林黛玉就是这样一步步铺展她那浓郁的悲凉人生,同时她更生动的走向她自己。踏着潇湘馆班驳的竹影,在高学士同样高妙的笔墨中我们看见黛玉辗转病榻红颜渐凋的样子,但那样未免堕入才子佳人含酸隐恨的窠臼。一生的眼泪果真能够还的尽吗?泪尽处则无泪,无泪的林黛玉则更能向封建王朝展现她那及具个性的画卷,那是一种冒险或者挑战,到了最后,我们也自然看见在浓浓的悲剧气氛烘托下黛玉洁来洁去葬渠沟的结局,漫天飘零的雪花则蕴涵着一种理想。
  
  到了这里我不有更加迷信前生后世之说,但更多的时候我却听见一声闪亮的折断丛远方清晰的传来,那时我得心里不由久久荡起一声沉郁的回想,那时但愿真正有梦。

职场看红楼——圆滑世故“贤”袭人

    

 

    如同提起黛玉来定要与宝钗作比,提起晴雯来就不能不提起袭人。同晴雯相比,作为奴才袭人无疑是成功的,但作为一个人,袭人活得远元宵同有晴雯真实高贵。

 

    客观地说,袭人的圆滑世故自有她的道理。在人才济济的大观园,在强敌环伺的怡红院,她的“跟前人”的地位并不是牢不可破的,因此她的危机意识无可厚非。但竞争是残酷的,而争荣夸耀之心颇强的她又不容许自己失败,于是便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来保全自己。实话说,正是这一系列的暗箱操作使她成了整部书中我最鄙视的人。

 

    对于核心人物宝玉的争夺,袭人很善于抓住机会。她先在无意之中知晓了宝玉的生理秘密,成了宝玉的知心大姐。后又很合时宜的满足了宝玉的生理需要,与宝玉初试了云雨情,也就是在这次“亲密接触”之后,她在众丫环中脱颖而出,奠定了自己在宝玉心中不可替代的地位。她自谓自己是贾母与了宝玉的,这样做并不逾礼,但贾府势败这后呢?她很快“跳槽”与琪官喜结良缘去了,众人也只得无奈地“堪叹优伶有福”。

 

    同是爱宝玉,她的爱更在意姨娘的身份,带有很强的功利性。而晴雯更在意的是宝玉这个人,在意这个人的喜怒哀乐。因而她的爱远远没有晴雯的爱纯粹、透明。因此即使她明明知道宝玉爱的是黛玉,当她发现做了黛玉的下级难免受气时,仍会费尽心机破坏。晴雯则不,她对二玉的恋情采取的是支持态度,因而宝玉要晴雯探黛玉时,需把袭人支开。

 

    精明的她也很明白,光是博得宝玉的欢心是不够的,才貌皆胜于她的晴雯使她如坐针毡。要最后胜出她需要走上层路线。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她自知在贾母面前与晴雯没得比,所以她把宝压在了王夫人身上。

 

    她首先很在意自己平日的形象。她知道王夫人喜欢的是端庄稳重的女子,以免带坏了宝玉。于是自从与宝玉“亲密接触”之后,她平日里反倒远着宝玉,人前从不与宝玉嬉戏。只在“良宵”里背着人表现出对宝玉的私“情切切”,对宝玉欲擒故纵的同时也在努力塑造着她心目中理想的宝二爷。宝玉的乳母骂她“装狐媚子”迷惑宝玉时她躺在床上痛哭,一副受了委屈说不出来的可怜相。哄得聪明的林妹妹都站在同情她的一边。但那个“狐媚子”到底装没装呢?她自己明白吧。很快,她的贤良得到了上下一致的认可。

 

    树立自己贤良形象的同时,她也在时刻寻找着表现的机会。又是在无意之中,宝玉情迷之中误将她当作黛玉,一番肺腑不但没感动反倒使她感到强大的压力。紧接着贾政又因为琪官和金钏的事暴打宝玉,袭人抓住王夫人爱子心切的心理,不提“献身”,只将自己的敬业作了详细描述后,装作不知道金钏事情的样子,建议王夫人把宝玉从园子里挪出来,这话正中王夫人心坎。被她感动得边呼“我的儿”,就这样她又成了王夫人的知心人。

 

    如果袭人的心机只限于此,倒是可以理解和原谅的。但她排除异己所用的手段确实够阴够狠。其实黛玉并不算她的竞争对手,但爱吃醋耍小性且嘴不饶人的黛玉让她深感惶恐,在她心里她的直接上级即宝二奶奶的最佳人选是宝钗,于是她的行动开始了。
  在湘云面前先是将话题引到铰扇套上,将黛玉说得无能之致:“他可不作呢,饶这么着,老太太还怕他劳碌了,大夫又说好生静养才好,谁还烦他做?旧年好的一年的工夫,做工个香袋;今年半年,还没见拿针线呢。”而后称赞宝钗:“幸百是宝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闹到怎么样,哭的怎么样呢。”

 

    可毕竟湘云只是闺阁弱女,除了感叹自己没有一个宝钗样的亲姐姐外左右不了什么。于是她趁着觐见王夫人的机会说了一大套道理:“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的姑娘们也大了,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虽说是姊妹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宝钗是王夫人的外甥女,且一向以端庄温厚的形象出现。黛玉是贾政的外甥女,跟王夫人的关系远了一层,而且与宝玉从小亲厚,不避嫌疑,连凤姐都拿他俩开过玩笑。可见她的矛头直指黛玉。

 

    她排除竞争对手的手段更加毒辣。关于王夫人大闹怡红院一事,书中虽说是王善保家的北地下了话,但我一直怀疑此事与袭人有关。不然,四儿的“同日生日便是夫妻”的私话,芳官要把五儿弄进怡红院细节,王善保家的何以知道?而怡红院的甩有丫头里,最有机会同王夫人说话的非她莫属,就连宝玉也在话里话外对她有所怀疑。

 

    现代职场里若是遇到了“袭人”同事,大家可要加十二分小心,不然可能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过也奉劝“袭人”同志们,争荣夸耀的同时可不可以留些人格息自尊给自己?
  

职场看红楼——八面玲珑王熙凤

   

   

    王熙凤在荣府的地位相当于总经理,她以缜密的心机、圆滑的处世技巧获得了包括贾母、贾政、王夫人的认可和好评,甚至还在秦可卿病逝时被贾珍聘请,做了几天兼职。她的成功经验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

   

    一是善于处理与上级的关系。这是她保住总经理位置的至关重要的一点。她是董事长贾母面前必不可少的开心果,不管是平日里承欢膝下的玩笑,还是元宵宴上的效戏彩斑衣,她都是善长以插科打诨的形式称赞取悦于贾母。这种取悦是最高形式的“拍马屁”,不但不露痕迹,使被拍者感到自然受用,就连一旁的观众也在笑声中忽略了她在溜须。所以无论是书中人还是千万读者,批评她贪婪者有之,批评她狡猾者有之,批评她歹毒者有之,却很少有人批评她拍马。

   

    二是善于笼络心腹。总经理助理平儿与她的关系颇为微妙,半奴半友又共侍一夫,且又是她必不可少的臂膀。既要保持主子的威严,又不能少了朋友的情意,既要提防她抢走丈夫,又要压抑醋意不寒心腹的心,这对一般人来说的确是个难题,阿凤却处理得颇为得心应手。听到鲍二媳妇与贾琏商议将平儿扶正的话后,熙凤恼羞成怒打了平儿。平儿恨的却是鲍二媳妇,气的却是她那“糊涂的爷”。而阿凤也能放下主子的架子体恤平儿:“我昨儿灌丧了酒了,你别愤怨,让我瞧瞧。”她的精明之处在于,一个好汉三个帮的道理,偌大的一个荣府,几百号员工各怀鬼胎,光有董事长的支持是不够的,她得有心腹为她广开言路,事实证明平儿也做到了。

   

    三是善于发现人才。小红在怡红院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色,论貌比不上晴雯,论贤比不上袭人。只因很偶然一次的使唤,熙凤先是看她外貌干净俏丽,再取她说话利索简断,将“爷爷奶奶”一大段话描述得务理清楚,无意中通过了一次颇为严格的考核。阿凤便生爱才之意,竟要认作“干女儿”以收到旗下,爱才之心可见一斑。而受她之遇之恩的小红同志会以何心待她,可想而知。

   

    四是能屈能伸。作为总经理,看似一人之下万人之下,其实也有很多的无奈。在当时的夫权社会里,作为女人的王熙凤管理这样一个大家庭其实是很不容易的。政策怀柔就无以服众,无法管理那些鱼龙混杂欺软怕硬的员工们,那些员工的贼滑从探春暂理荣府时婆子们的态度就可见一斑。而过于强权,不但职员们抱怨,就连董事会也会对身为女人的她颇有微词。平时下属们见了她如同避猫鼠,而当贾琏奸情暴露持剑逞强时,阿凤很合时宜地示了弱。她披头散发地跪到贾母面前寻求保护:“琏二爷要杀我!”哄得贾母呵斥贾琏:“凤丫头成日家说嘴,霸王似的一个人,昨儿唬得可怜。”而探春作为代总经理走马上任欲寻几件事做笺子时,她叮嘱平儿万不可违逆探春,要给足代总经理面子。

 

    当然这不是她管理策略的全部,但做到了以上几点,纵然阿凤铁槛寺里弄弄权,利用身份便利放放印子也无大碍了。就连她的丈夫伙同董事长贴身秘书鸳鸯偷当了贾母的东西,老祖宗也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未曾认真。现代职场的高级管理人员若要成功,阿凤的经验绝对值得借鉴。

职场看红楼——有勇无谋叹晴雯

   

 

    晴雯是整部书中我比较喜欢的一个人物。按身份她是荣府的丫环,属群众范围。但因其是贾母挑出来给宝玉的,所以地位要比其他丫环高些,可以算作与袭人平起平坐的中层干部。也就是婆子们眼中的“副主子”。

 

    按理说,她与袭人同是贾母挑出来给宝玉预备做“跟前人”的,长得比袭人俏丽,针线活也比袭人强,不该被袭人比下去。可是最后被驱出大观园的却是她,落得个“抱夭屈风流”的下场。而早就与宝玉初试了云雨情的袭人却以“贤”的声名博得王夫人的信任,拿到了象征“准跟前人”地位的二两银子一吊钱。为何?

   

    如同脂砚斋所评的“晴有林风”,晴雯同林妹妹一样是水晶心肝的人,但她毕竟没有林妹妹的地位做保护伞,也比林妹妹的反抗更直接醒目,因而她的悲剧命运就不可避免的了。究其根源,还是“心比天高身为下贱”,身为奴才却全无奴性。在王夫人发起“查抄大观园”运动之先,晴雯已经因王善保家的谗言无缘无故地挨了王夫人的一顿训斥,羞恼痛哭的晴雯却不知猛醒,查抄时偏偏不肯如其他丫头般顺从,从表情到动作都狠狠否定了这一小规模文革运动。自谓“清者自清”的晴雯哪里晓得,藏污纳垢的荣府怎能容得她独自清高?

 

    小丫头坠儿偷虾须镯案发后,按照平儿与麝月商议的计策,晴雯是可以置身事外的。但眼里不容沙子的她即将这桩得罪人的差事揽了过来,急急地寻了个借口将坠儿撵了出去。王夫人与贾母游园等同于现代的领导视察,晴雯却在履行权力时不顾上层领导在场,大张旗鼓地训斥着小丫头。殊不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如此目无领导,难怪王夫人对她印象深刻,经王善保家的一提醒便欲除之而后快了。

 

    对于宝玉,她是有情的。为宝玉夜补的雀金裘足可以与黛玉因宝玉而伤春所做的《葬花辞》媲美,同是深情款款,同是呕心沥血。但她自认为总归是在一处的,所以从未想过私情蜜意勾引宝玉,也没想过同袭人竞争上岗。不管是绛芸轩里宝宝替她渥手,还是怡红院内钻进宝玉被窝取暖,无不是活泼泼一烂漫女子,全无一丝杂念,因而不知背人。撕扇一回尤其可爱,曹公将一吃醋、撒赖的娇憨少女刻画得入木三分,晴雯胸无城府的性格也跃然纸上。而颇有心计的袭人看到她的醋意与宝玉对她的娇纵与宠爱,未必无动于衷吧?

 

    如此的豪无心机,如此地恃才放旷,如此地清高孤傲,如此地晶莹透明,纵然有勇补雀金裘的灵巧与深情,纵然有芙蓉花般冰清玉洁的心志,也难免“白白地担了虚名儿”。

 

    职场如战场,现代职场如荣国府,是较不得真的。若以为有几分才便率性而为就大错特错了,“莫须有”的罪名在现代职场上可以信手拈来,所以“下岗多因毁谤生”就是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尽管如此,依然赞赏晴雯的真,依然愿意歌颂她高贵的人格。

职场看红楼——善良乖巧怜平儿

   

    同是在荣国府,同是在夹缝中求生存,平儿就象一棵小小的苦菜花,满心的苦楚无处可诉,只静静地散发着芬芳。身为总经理助理,她表面上比别的丫环有权有势,但事实上她的生活比袭人等人艰难得多。就象宝玉为她的薄命感叹落泪时所分析的,她无父无母,独自侍奉贾琏夫妇,要忍耐贾琏之俗又要周全凤姐之威,即便如此还难免荼毒,宝玉私下里认为平儿薄命比黛玉更甚。

 

    难能可贵的是,泥淖中的平儿从未因此失去善良的天性,而是时时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帮助比她处境更艰难的人。尤二姐进荣府后如同羊羔掉进虎口,不但凤姐算计秋桐作践,就连贾母也听信了谗言不喜欢起来,所谓墙倒众人推。这时亏了平儿时常替她排解不算,还冒了挨凤姐骂的险自拿了钱做饭菜与她吃。尤二姐死后,贾琏拿不出钱来办个像样的丧事,还是平儿拿出自己的体己。虾须镯一案案发之后,她瞒着凤姐与宝玉找到处事稳重的麝月,商议着等袭人回来找个借口把坠儿撵出去也就是了。这样做既顾全了宝玉和袭人等人的脸面,其实何尝不是给坠儿一次改过的机会?所以凤姐的小厮们大多在凤姐不在时找她告假,纵然她也为难,小厮们只要肯求几句也就答允了,就连贾琏的心腹兴儿也对她赞不绝口。

 

    若单单是总经理助理倒还罢了,偏偏又与领导共侍一夫,这就增加了她处理上级关系的难度。按说她是贾琏名正言顺的姨娘,不是偷情的鲍二家的,大可不必小心翼翼。但正如兴儿所说,凤姐之所以让她做了姨娘,一是因为她是凤姐陪嫁过来的,凤姐需要她做心腹,一是凤姐把她当作一个幌子以显贤良。这一点聪明的平儿怎么会不明白,况且凤姐的醋劲全府尽知,她不得不多加提防,以免撞翻凤姐的醋缸。

 

    大姐出痘时贾琏在外边住了十几夜,回来收拾东西时平儿捡到了多姑娘的头发。平儿是要回护贾琏的,故作糊涂地哄过称她为“傻丫头”的凤姐。玉石不分的贾琏不但不能体味平儿的一片回护之心,反倒趁其不备将头发抢了回去。平儿发怒时的娇俏令贾琏心动,搂着求欢时平儿却跑到窗外,只敢隔着窗子跟他说:“让她看见又不待见我。”即便如此凤姐的醋意还是冒了出来:“正是没人才好呢。”试想若不是平儿如此乖巧,结果该当如何?

 

    但这并不妨碍平儿对凤姐的忠心,凤姐因鲍二媳妇一事错打了她后,贾母命贾琏夫妇跟她道歉。她那“糊涂的爷”的道歉她不客气地全盘收下,轮到凤姐时,凤姐还未说话,她赶上前去给凤姐磕头:“奶奶的千秋,我惹了奶奶生气,是我该死。”又说:“我伏侍了奶奶这么几年,也没弹我一指甲。就是昨儿打我,我也不怨奶奶,都是那淫妇治的,怨不得奶奶生气。”每每看到这一段,不知怎么都会眼眶发红。

 

    万幸万幸,现在的职场有很多选择的机会,你若有平姐的乖巧与才干,离开了荣府的大漩窝也不愁找不到工作。所以走出荣国府的现代平儿们,定会在职场中大显身手,将总经理助理做得有声有色。

职场看红楼——善抓机遇数小红

   

    虽然整部书里小红的笔墨不多,但我私下里认为曹公对小红的喜欢和赞赏并不少于袭晴一辈。他赋予了小红干净俏丽的外表、简断机智的谈吐和一份健康明媚的爱情。

 

    同是要强好胜争荣夸耀,小红的人格要比袭人健全的多。她在怡红院里是一个怀才不遇的角色,虽然容貌口角不输于袭人晴雯等大丫头,却一直在这群人的虎视眈眈之下没有让宝玉发现的机会。好不容易趁房里没人的时候找到一个倒茶的机会,倒让秋纹碧痕找上门去谩骂讥讽了一番,不免将心灰了一半。

 

    难得的是,这并没有打倒她的自信。很偶然的一次,凤姐吩咐她一个差事,她胸有成竹地对凤姐说:“奶奶有什么话,只管吩咐我说去。若说不齐全,误了奶奶的事,凭奶奶责罚罢了。”果不其然,她紧紧抓住机会为总经理办了一个漂亮差后终于得遇伯乐,以爽利的口角得到了凤姐的认可。最妙的是当凤姐问她愿不愿意离开怡红院时,她的回答真是滴水不漏:“愿意不愿意,我们也不敢说。只是跟着奶奶,我们也学些眉眼高低,出入上下,大小的事也得见识见识。”既没薄了宝玉,又将自己的心思委婉得表达了出来。

 

    对于她与贾芸的一见钟情,我认为是整部书里最幸福的一段爱情,没有二玉那般苦,不似“划蔷”那般痴。一个是生计所迫不得不委曲求全的男子,一个是怀才不遇的佳人。两个同命相怜的人从极其偶然的相遇到相互试探的相知,走过了一段道路曲折前途光明的路。

 

    他们互赠信物也相当的隐人耳目,除了坠儿知情、宝钗偷听外,很幸运地躲过了周围的眼睛。而当王夫人兴起大观园的运动时,小红同志已经轻松转移至总经理麾下了。

 

    更为难得的是,他二人不忘报贾府之恩,尽管这恩是用才干挣来的,是用香料换来的。据脂砚斋透露,贾府势败后他们夫妻二人很有一番作为,为贾府出了不少的力。

 

    提起小红我总能想起许多“现代话”:“是金子总要发光的”、“机遇只留给有准备的人”。现代职场中有小红才干的人很多,但象小红这样经得起打击的人却很少;怀才不遇的人很多,但象小红这样不言放弃的人很少。职场中的人要么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终于沦落成袭人,要么率性而为、逞口舌之快清高成晴雯,再要么被挫折气馁打击成李纨。若是提倡职场中的正当、健康竞争的话,小红无疑是表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月是故乡明548  > 名人名著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草根《石头记》研究】之霍国玲谈红学(第60期)解“龄官划蔷”(一)
珍爱红楼――钗黛合一
3 红楼金陵十二钗性格命运
品读【红楼梦】随笔之红楼 ——《红楼梦》读后感
宝玉出家是高鹗给红楼最好的交代
耿宁:红楼绣影 | 最亲近的时分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