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红楼梦里最美的初见,有恰似故人,有相见恨晚

人生若只如初见。《红楼梦》里有许多初见,在岁月的河流里熠熠生辉。今天盘点一下宝玉生命里的几场初见。

一、宝黛初见:犹如故人归

这是《红楼梦》里最美的初遇。

她与他的初遇,是轮回,三世,是曾经的一别千年。

初遇,她打江南走来,从濛濛烟雨中,从迢迢山水里,弃舟登岸,一步步向他走来。直到听到那丫鬟那一句“宝玉来了”,她心中却是不屑,以为他“惫懒”,“懵懂”,竟然不欲见那“蠢物”。及至那初初的第一眼,不觉大惊:倒像在哪里见过一般!

初遇,他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富贵公子。踏遍人世繁华,笑看繁华人间。愚顽?乖张?他哪管世人诽谤!见了她,他只是笑言,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虽未曾见过,只做远别重逢。

不知道她听了这话,内心该是怎样的低回婉转:未言便大惊,何等眼熟至此!宝玉此言一出,黛玉当是知己难得的感动吧?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默契。

初遇的第一眼,她惊,他笑,满心欢喜,把初遇当了重逢。每每读到这里,我都如沐春风,“忽如一夜春风来”,百花盛开,蝴蝶翻飞,那是红楼梦里最美的相遇。世间最美的相遇,莫不若此。

接着,宝玉问学送字。“颦颦”非宝玉编造的“典故”莫属,可是这两个字也只能送给这个似曾相识的妹妹。一见钟情,情之所钟者,唯黛玉尔。世间知己难求,走过千山万水,路过沿途风景,看过风花雪月,寻遍碧落黄泉,那一眼,那一面,永远是他最初的信仰,是她一世的执念,是整部红楼的春天。

他问玉,他痴狂摔玉。这“神仙似的妹妹”竟然没有玉,这玉“人之高低不择”,可见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于她,该是怎样的一种震动?只因为她没有,他有便也不想要。后来无数个日子里,这成了他的习惯,有多少他有的,他只想给她,不管她有没有得,想不想要。

她垂泪。初见,便害他摔玉,“绛珠之泪偏不因离恨而落,为惜其石而落”。她对他,不也是情之所至?一见便已为他惜玉,何谓知己?紫鹃说,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

顿觉前世今世寻遍,纵然一别三世千年,终抵不过的是:一念,将泪还遍。

二、宝玉与秦钟:相见恨晚

这一场初见,作者借助了大段的心理描写,来展现两个人的内心世界。

宝玉见了秦钟,一见便倾心不已:先是心中“有所失”,“痴了半日”,“自己心中又起了呆意”,乃自思道:“天下竟有这等的人物!如今看了我,竟成了泥猪癞狗了。可恨我为什么生在这侯门公府之家,若也生在寒儒薄宦之家,早得与他交结,也不枉生了一世。我虽如此比他尊贵,可知绫锦纱罗,也不过裹了我这根死木头;美酒羊羔,只不过填了我这粪窟泥沟。'富贵’二字,不料遭我荼毒了。”

这正是宝玉的“痴”处。在女儿面前,他以须眉浊物而自惭,在一个同性面前,他同样会因为对方的面目清秀,形容俊俏而自卑。尊贵的怡红公子竟恨起自己侯门公府的出身,幻想自己不如生在寒素人家,只为了早得与秦钟相交!“富贵”竟成了阻碍,宝玉因此若有所失。

秦钟的内心也不平静,见了宝玉“形容出众,举止不凡”,“更兼金冠绣服,骄婢侈童”,秦钟的心理活动是这样的:“果然这宝玉怨不得人溺爱他,可恨我偏生于清寒之家,不能与他耳鬓交接,可知`贫窭'二字限人,亦世间之大不快事。”

果然是注定了要成为知己的,这秦钟也恨起自己的出身,恨起“贫窭”之限人,贫寒令秦钟“大不快”。

相见恨晚,他们不过说了十来句话就亲密无间起来,去里间喝茶的时候更是定下了相伴读书的事宜。为了与秦钟相伴,宝玉这个“愚顽最怕读书”的少年竟急急地定下去自家书塾读书之约,真真出人意料。

只不过他们的读书并不是真的为了长进,以至于到了书房不久就与金荣起了龃龉,宝玉对秦钟是一片真心回护,非逼得金荣磕头谢罪才罢,也算是极少数的动用了自己“特权”。后来秦钟早逝,宝玉痛哭不已,凄恻哀痛,“日日思慕感悼”,只是无可奈何。

三、宝玉与北静王:相看两不厌

他们的初遇是在给秦可卿送殡的路祭上。

北静王名水溶,未满二十。其祖上与贾府是世交,故“未以异姓相见,更不以王位自居”。一出场,北静王便是一个形容秀美,性情谦和的青年王爷。对于北静王,宝玉早有耳闻:父兄、亲友素日都称赞过北静王之“贤”,他不但才貌双全,风流潇洒,“每不以官俗国体所缚”的洒脱更是珍贵。

初遇,他 “头上戴着洁白簪缨银翅王帽,穿着江牙海水五爪坐龙白蟒袍,面如美玉,目似明星,真好秀丽人物。”北静王出众的“貌”,天潢贵胄的气质,谦和有礼的举止,怎能不吸引本就“每思相会”的宝玉呢?

再看北静王对宝玉:对于这个衔玉而生的公子,水溶也是遥思遐想的,“几次要见一见”。这次终于如愿,且看他眼中的宝玉,“戴着束发银冠,勒着双龙出海抹额,穿着白蟒箭袖,围着攒珠银带,面若春花,目如点漆。”忍不住赞的那一句“名不虚传,如宝似玉”也算公允——这是宝玉的“貌”。

又通过看玉、问玉,见得宝玉“言语清楚,谈吐有致”,水溶更加欢喜,不但对贾政夸赞了宝玉“龙驹凤雏”,更是发出邀约,希望宝玉经常到他家里去“谈会谈会”。这无异于是对宝玉的一种欣赏和喜爱。临别更是将贴身戴的鹡鸰珠念珠赠与宝玉,可见水溶待宝玉的深情。

这一次的初见是一段友情的开始。从此以后,宝玉出门经常是去北静王那里,这是“过了明路”的,以至于后来宝玉在凤姐生日那天私自出城祭金钏,敢拿“北静王一个爱妾死了,我给他道恼去”对贾母说谎。还有雪天穿的蓑衣,戴的斗笠,也是北静王所赠。

宝玉与北静王,是相看两不厌。

四、宝玉与蒋玉菡:惺惺相惜

宝玉与蒋玉菡相识于冯紫英的宴席上。蒋玉菡,小名琪官,是“名驰天下”的优伶,擅长唱小旦。他不但妩媚温柔,也随机应答,谨慎老成,是忠顺王爷“断断少不了的人”,也是宝玉遥思遐想,一直无缘相见的人。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那一次冯紫英的家宴上,宝玉终于见到了蒋玉菡。两个人一见如故,宝玉见了他“心中十分留恋,便紧紧的搭着他的手”,还将扇坠解下作为见面礼。蒋玉菡对宝玉也十分倾心,当即将系小衣儿一条大红汗巾子解了下来, 递与宝玉,聊表亲热。这簇新的汗巾子原来是北静王所赠,“茜香国女国王所贡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如此私密的个人用品,“若是别人,我断不肯相赠”,可见蒋玉函菡对宝玉的看重。

虽然琪官是名伶,为权贵争先追捧,可是他毕竟是戏子,在那个时代是下九流的贱民。琪官被骄纵的忠顺王所占有,个中的痛苦可以想象,所以才有了后来的企图摆脱忠顺王府,到紫檀堡买房置地之事。

此事不是正面描写,而是在忠顺王府的长史官来贾府兴师问罪时,宝玉不得已说出琪官下落时交代的。由此也不难理解为何宝玉乐于结交此人了,琪官对自由的追求与向往,恰恰说明他有作为一个生命个体的意识,有挣脱束缚的勇气,这一点与宝玉何其相似!

两个人是惺惺相惜,心意相通的。

有个有意思的现象是,除了黛玉之外,宝玉这几个好友之间还有一定程度的交叉,评书人所谓“方以类聚,物以群分”:蒋玉菡的大红汗巾子是北静王所赐,可见蒋玉菡与北静王也颇有交情;秦钟的坟曾得柳湘莲的修补,可见秦钟生前与柳湘莲也不会是泛泛之交。只是柳湘莲第一次出场就是第四十七回,秦钟已死,我们竟没有看到宝玉与柳湘莲的初见情景。

作者:杜若,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贾宝玉为啥如此不堪?连男人也不放过?
从花朵一般贾宝玉,到未出场甄宝玉,看《红楼梦》那些相似美少年
红楼梦语(6)|宝玉:在生命这条道路上,总会有人相伴你完成
宝玉的好朋友 有王爷 有戏子 有侠客 还有秦钟
《红楼梦》里,到底有多少男人在搞男人?
贾宝玉的朋友圈:各美其美,情怀不同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