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红楼谈梦:林黛玉的几重身份

第一重身份:阆苑仙葩——绛珠草

书中开篇写“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便得久延岁月。后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滋养,遂得脱却草胎木质,得换人形,仅修成个女体,终日游于离恨天外,饥则食蜜青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

赤瑕宫神瑛侍者要下凡造历幻缘,那绛珠仙子道:“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去下世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于是,有了后来人间的贾宝玉、林黛玉。

林黛玉的前身是三生石畔的一颗绛珠草,绛点明“红”字(脂批语),珠,即珠胎,她生来自带红色属性,这也是和“赤瑕宫神瑛侍者”、“绛洞花王”、“怡红公子”前世的缘分,都属“红”,这也是缘何他们会互为知音,用脂批话说,这两人都是“三生石上旧精魂”。

然而,她虽贵为瑶宫仙子,终只是颗“草”,这个“草”读来令人格外心酸,忍不住会联想到柔弱的身子在风中摇摆无定的样子。

第二重身份:人间的林黛玉

绛珠草投胎到人间,成为扬州林家的掌上明珠。

书中第二回写“如海年已四十,只有一个三岁之子,偏又于去岁死了。虽有几房姬妾,奈他命中无子,亦无可如何之事。今只有嫡妻贾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岁。夫妻无子,故爱如珍宝,且又见他聪明清秀便也欲使他读书识得几个字,不过假充养子之意,聊解膝下荒凉之叹”。

然而“堪堪又是一载的光阴,谁知女学生之母贾氏夫人一疾而终。”五岁的林黛玉跟着贾雨村读了一年书,因为母亲的“仙逝”,而被父亲送到了外祖母身边。

进荣国府的林黛玉时年六岁,很快父亲也亡故,无兄弟姐妹可依托的林黛玉,真的就成了一颗“草”。 和宝玉以及姊妹们一起在园中生活、成长,小儿女们所经历的一切,都在黛玉的生活中看似按部就班有序地进行。

她看上去并不缺衣食,也有外祖母的疼惜,贾宝玉的呵护,但这怎能和父母亲情相比。比如身体不好,她会敏感别人会不会因为她的麻烦而嫌恶她,在父母跟前,如何能有这样的顾虑?更何况,外祖母年迈,一旦撒手而去,表兄宝玉也终是要有自己的妻儿的,那这个诺大的府中,谁能给她依靠?

“苦绛珠”啊,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春流到冬尽,秋流到夏?

借脂批,我们知道林黛玉是为正十二钗之冠。曹公也毫不吝惜笔墨,给了她最美好的咏絮之才,最美好的行为——葬花,却同时也残忍地给了她一个弱柳扶风的美,这正是呼应了她前世注定的命——草。

她的美丽与哀愁,早已被作者设定好了轨迹,一株草如何能敌“风刀霜剑严相逼”?为还泪而来的她,泪尽,一切美好都会香消玉殒。

第二十三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 牡丹亭艳曲警芳心》,宝玉与黛玉两人同看《会真记》,一不小心惹恼了黛玉,宝玉连忙急着表白道:“好妹妹,千万饶我这一遭,原是我说错了。若有心欺负你,明儿我掉在池子里,教个癞头鼋吞了去,变个大忘八,等你明儿做了‘一品夫人’病老归西的时候,我往你坟上替你驮一辈子的碑去。

看,作者分明已经借着宝玉的话,表明了黛玉是做了“一品夫人”后“病老归西”的。

花原自怯,岂奈狂飙;柳本多愁,何禁骤雨!林黛玉,是绛珠仙子在人间的女儿模样。

第三重身份:潇湘妃子

第三十七回,秋爽斋偶结海棠诗社,大家都为自己起了别号,探春对黛玉说:“当日娥皇女英洒泪在竹上成斑,故今斑竹又名湘妃竹。如今他住的是潇湘馆,他又爱哭,将来他想林姐夫,那些竹子也是要变成斑竹的。以后都叫他作‘潇湘妃子’就完了”。

林黛玉听了,低头无语。一向真实表达自我的她,这次却没有反驳。

此时的黛玉,在书中还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小女生,往常听到这样的玩笑都会脸红,不依不饶的。比如史湘云打趣她“我只保佑着明儿得一个咬舌的林姐夫”,林黛玉便要追着去打她,还说“我若饶过云儿,再不活着!”;王熙凤打趣她“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儿?”林黛玉不但红了脸,还啐了一口回道:“什么诙谐,不过是贫嘴贱舌讨人厌恶罢了。

即便是宽厚如薛宝钗,宝玉拿她比杨妃时,书中写:“宝钗听说,不由的大怒,待要怎样,又不好怎样。回思了一回,脸红起来,便冷笑了两声,说道:‘我倒象杨妃,只是没一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 !

而这次黛玉的低头无语,即表示了默认。

《尚书·尧典》记载:“厘降二女于妫汭,嫔于虞。”娥皇、女英为尧帝的女儿,尧帝把她俩都嫁给了舜为妻。刘向的《列女传·母仪传·有虞二妃》更是明确记录:“有虞二妃者,帝尧之二女也。长娥皇,次女英,尧以妻舜于妫汭。舜既为天子,娥皇为后,女英为妃”,并称其为“元始二妃”。南朝任昉《述异记》载:“舜南巡不返,葬于苍梧之野。尧之二女娥皇、女英追之不及,相与痛哭,泪下沾竹,竹上文为之斑斑然。

探春的话不仅解释了黛玉潇湘妃子这个雅号的来历,更在话中透露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黛玉究竟是谁的妃子。

黛玉是谁的妃子?当然是贾宝玉!

你看探春怎么说的:如今他住的是潇湘馆,他又爱哭,将来他想林姐夫,那些竹子也是要变成斑竹的。

林黛玉住在潇湘馆,潇湘馆就在大观园里,大观园在荣国府里,荣国府的主人姓贾,林姐夫必须也只能是贾府中人,否则,外嫁的林黛玉如何还能继续住贾府的潇湘馆?

探春是宝玉同父异母的胞妹,是林黛玉的小姑,这个话由她口里说出来再合适不过。那些猜测远嫁的,猜测嫁给北静王的,可休矣。

如果觉得这还不足以为证林黛玉嫁给了贾宝玉,我们继续找证据。

第七十八回,贾宝玉那篇著名的“芙蓉女儿诔”,脂批云:当知虽晴雯而又实诔黛玉也。诔文中“芳名未泯,檐前鹦鹉犹呼”,可知“诔黛玉”诚不谬,鹦鹉乃是黛玉独有的心爱之物,非晴雯之有。

既知是诔黛玉,我们再来细品一下:“眉黛烟青,昨犹我画”,“画眉”典出《汉书.张敞传》,张敞为京兆尹,常于家中为妻子画眉。比喻夫妻感情非常好,

“鼎炉之剩药犹存,襟泪之余痕尚渍”,这句也可再次说明黛玉因病而亡。

“镜分鸾别,愁开麝月之奁;梳化龙飞,哀折檀云之齿”。比喻的是夫妻分别,如果结发妻早亡,葬仪上还会有一个习俗,丈夫会把他们结婚时用的梳子掰开分为两半,一半随葬入棺,以表示不忘与结发之妻的恩爱情深。

“带断鸳鸯,谁续五丝之缕”,鸳鸯即是夫妻或相爱之人的代名词。

“自为红绡帐里,公子情深;始信黄土陇中,女儿命薄!汝南泪血,斑斑洒向西风;梓泽馀衷,默默诉凭冷月”。如果不是夫妻,自然不能同卧红绡帐中。“汝南泪血”,典出晋汝南王与妻刘碧玉的故事,“梓泽”典出石崇与爱妾绿珠的故事。

这么多的用典,只为了表明一件事:林黛玉即为贾宝玉的“潇湘妃子”。

第四重身份:葬花人与芙蓉花神

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但闻一缕幽香,竟不知其所焚何物。警幻冷笑告知:“此香尘世中既无,尔何能知!此香乃系诸名山胜境内初生异卉之精,合各种宝林珠树之油所制,名‘群芳髓’。”小丫鬟捧上茶来,宝玉自觉清香异味,纯美非常,因又问何名。警幻道:“此茶出在放春山遣香洞,又以仙花灵叶上所带之宿露而烹。此茶名曰‘千红一窟’。”脂批:隐“哭”字。

警幻道:“此酒乃以百花之蕊,万木之汁,加以麟髓之醅,凤乳之麯酿成,因名为‘万艳同杯’。”脂批:与“千红一窟”一对,隐“悲”字。

大观园再好,如花般的女儿们最后结局却是“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细思更恐,林黛玉的病体本就如游丝,“窃思女儿自临浊世,迄今凡十有六载”,十六岁便离开了人世,但是最后“锦囊收艳骨的”却是她。

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黛玉掣了一只“芙蓉花”签,众人笑说:“这个好极。除了他,别人不配作芙蓉。”喻黛玉为芙蓉花。

晴雯死时,一个伶俐却又无名的小丫头编了一通话给宝玉,她说晴雯说的,“如今天上少了一位花神,玉皇敕命我去司主”。宝玉问,“是作总花神去了,还是单管一样花的神?”小丫头说,她专管这芙蓉花。

晴雯为黛影,林黛玉在人间是葬花人,在上界是统管芙蓉花的花神。

关于芙蓉花神的典故:五代后蜀皇帝孟昶的妃子花蕊夫人,酷爱芙蓉花,孟昶便在成都“城头尽种芙蓉,秋间盛开,蔚若锦绣。帝语‘群臣曰自古以蜀为锦城,今日观之,真锦城也’”。成都被誉为“芙蓉城”也即来自于此。

后来,后蜀灭亡,花蕊夫人被宋朝皇帝赵匡胤掠入后宫。花蕊夫人珍藏着孟昶的画像,她常常偷偷对着画像倾诉思念之情。赵匡胤知道后,逼迫她交出画像。但花蕊夫人坚决不从,赵匡胤一怒之下将她杀死。后人敬仰花蕊夫人对爱情的忠贞不渝,便尊她为“芙蓉花神”,所以芙蓉花又被喻为“爱情花”。

注:解读仅以八十回脂评为样本,不包括后四十回程高续本。

作者:轻飏,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从APP上打开文章,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来自:少读红楼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三生石畔,绛珠仙草黛玉邂逅了神瑛侍者宝玉,潇湘妃子终泪尽而亡
《红楼梦》之林黛玉篇
红楼语言艺术之“红宝绿黛
林黛玉最后成了北静王的妃子?
北静王的名字水溶,藏五行密码,如黛玉嫁他作潇湘妃子,琴瑟和鸣
红楼梦潇湘妃子其实有两个,黛玉是娥皇,谁是舜妃女英?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