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打开APP
网络楹联考第五弹:苏东坡又写了一副『假对联』(林杉)

每逢虚谬倍生嗔

林杉

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

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

今天又是聊苏轼。(苏轼:Why always me?)

这副联很感人,传为苏轼亲题挽朝云联:

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

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

据说此联曾镌于惠州六如亭,但已经损毁在漫长的岁月里。现在的六如亭是清人伊秉绶任惠州知府时重修,亭柱上对联也换成了陈维所书:

从南海来时,经卷药炉,百尺江楼飞柳絮;

自东坡去后,夜灯仙塔,一亭湖月冷梅花。

本来以为这副联不是苏轼所撰已是常识,不过现实不容乐观。且不论网络,仅超星电子书中所录书籍载此联者即达五十余本,绝大部分标注作者为苏轼(包括某鲲鹏所著《郦波评说千古爱情——宋元明清那些爱》第10页),仅数本指出真正作者。网间文章则更是不计其数,连央视官方高分纪录片《苏东坡》都说此联为苏轼所亲题。

现在很多人文类纪录片,已经成了传播伪知识的重灾区。以这部《苏东坡》为例,非要请一些所谓名人大咖来不咸不淡说两句水一下时长,显得有多权威。结果这些货要么是胡说八道,读错句子或字音(比如把上声的悄读成平声),要么是传播些野史稗说(比如关于朝云的故事),殊为可笑。

此说法从何时开始泛滥不得而知,超星电子书中所能查到最早秉持此说的书籍是1983年3月出版的两本书。分别是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梅嘉陵、李渔村等编著的《古今名人对联故事》和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李杏林编著的《妙联趣谈》。后者甚至提到苏轼有两个侍女,一曰朝云,一曰暮雨。所以这联等于是上下联各嵌一名侍女,实属无稽之谈。

当然,编出“暮雨”来也不是这书首创,我们之前《网络伪诗考第一弹》提到的明代蒋一葵所著《尧山堂外纪》卷七十记载的赵孟頫欲置妾故事里,就已经给苏轼多安排了个“暮云”了:

赵松雪(孟頫)欲置妾,以小词调管夫人云:“我为学士,你做夫人。岂不闻,陶学士有桃叶桃根,苏学士有朝云暮云。我便多娶几个吴姬越女何过分? 你年纪已过四旬,只管占住玉堂春。”管夫人(道升)答云:“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似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松雪得词,大笑而止。

又是“暮云”,又是“暮雨”,你们能不能消停点?

那么为什么说,此联非东坡所撰呢?首先,宋代几乎没有成熟的两分句对联,后世所传亦多无所本。而且挽联中一般也不出现逝者名讳。其次,考诸宋人笔记、诗词话,甚至元明人的笔记中皆无记载此联。后世各刻本的《施注苏诗》《东坡诗集注》《增刊校正王状元集注分类东坡先生诗》《苏诗补注》《苏东坡集》《东坡全集》等皆无此联。目前各大古籍库查不到苏轼作此挽联的任何证据。

最后,据记载,朝云殁后,苏轼并非没有表示,而是亲撰墓志铭并写挽诗《悼朝云》。见于《冷斋夜话》卷一、《诗话总龟》卷二十七、《增刊校正王状元集注分类东坡先生诗》卷四、《瓮牖闲评》卷三、《施注苏诗》卷三十七、《东坡诗集注》卷二十、《苏诗补注》卷四十、《东坡全集》卷二十三等典籍。写挽诗记载如此之详细,写挽联却只字不提,可能否?

其挽诗并引如下:

悼朝云,并引

绍圣元年十一月,戏作《朝云》诗。三年七月五日,朝云病亡于惠州,葬之栖禅寺松林中东南,直大圣塔。予既铭其墓,且和前诗以自解。朝云始不识字,晚忽学书,粗有楷法。盖尝从泗上比丘尼义冲学佛,亦略闻大义,且死,诵《金刚经》四句偈而绝。

苗而不秀岂其天,不使童乌与我玄。

驻景恨无千岁药,赠行惟有小乘禅。

伤心一念偿前债,弹指三生断后缘。

归卧竹根无远近,夜灯勤礼塔中仙。

参看《施注苏诗》卷三十七旁披:先生于朝云墓前作六如亭,盖取经中“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之语。《金刚经》四句偈为“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如梦、如幻、如泡、如影、如露、如电,故有六如亭。但是对于所谓苏轼亲撰挽联镌于六如亭亭柱之事则亦只字未提。

所以,是后人模拟苏轼口吻挽朝云并假借苏轼之名传播么?并不是。此联自有作者,所挽之人亦非朝云。

查询古籍库,据清代梁章钜《楹联续话》记载:

严问樵有姬人没于清江,问樵哭以联云:“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

严问樵即严保庸,清江苏丹徒人,字伯常,号问樵。道光九年进士。入翰林,改官山东栖霞知县。善兰竹及写意花卉。尝举吴伟业“似能不能得花意”七字为写生法。搜韵网收录对联25副。

那么这故事会不是编的呢?然而,再是编的也是古籍记载的,远早于苏轼撰联说。何况,严保庸还真有一个特别宠幸的姬人。在姬人生前,他还死乞白赖地求女词人关锳为题姬人背髻小影。有词为证:

菩萨蛮·严问樵(保庸)索题姬人背髻小影

玉钗交影银屏叠。夕阳移上鬘云湿。

斜立小阑干。粉花红半圈。

青螺三角小。点点春幡袅。

行近问鹦哥。前头曾见么。

至于联中出现的“朝云”,是代指姬人。自苏轼之后,“朝云”代指侍女、侍妾、美女等就像桃叶、桃根一样普遍,所以才有尧山堂外纪那样的并列举出。何况“朝云”为婢名亦非自苏轼昉也。北魏河间王元琛之婢即名“朝云”。

诗词中代指的例子比如施闰章《戏示徐姬》其一有句曰:“倘似朝云随玉局,频年活计药炉多。也是写给姬的。”李良年《虞美人·调谡园纳姬,和竹垞》有句曰:“且停歌管隔纱闻。唤取瓯香小凤与朝云。”还是写给姬的。吴雯《题莫亚夫先生小像三首》有句曰:“比似当年苏玉局,相随剩有两朝云。”结尾的“朝云”也是代指姬,还是两个。许传霈《包子庄示其陈姬人花鸟画册索题》其四有句曰:“朝云终古芳名在,遥指城南学士山。”同样以“朝云”喻姬人。

挽联中以“朝云”代指姬妾的例子亦甚多,比如挽吴恭亨妾李氏联:

胡秋气之悲,六如诵罢朝云死;

已邻舂不相,百事吟成元稹哀。

——朱文燊

使清娱不侍司马游,即于世无闻,为可想见;

设坡老竟先朝云死,其以财自卫,又当何如。

——朱纶焕

证果朝云,偈诵真如,漆叶无灵,昙花易幻;

望门张俭,冤罹党锢,慧心佐胆,急智捍灾。

——金跃冶

珠陨旁枝,昔闻厉妫伤孝伯之蚤死;

尘生侧室,今见坡老哭朝云于暮年。

——黄叙泰

宁为诗人妾,不作流俗妻,陪席助清吟,与桃叶朝云擅美千古;

既陨委裘男,又伤慰情女,高天毒薄命,宜香山骑省悼亡百哀。

——黎民藩

当然,“朝云”代指美男亦未尝不可(陈其年点赞),比如龚鼎孳《云郎口号四绝句其年索赋》其四有句曰:“云郎态似如云女,缥缈朝云与暮云。”今人不懂古人文法句法,以为严问樵上联出现“朝云”很奇怪,殊不知斯为诗人自况耳,以姬人比朝云,以自己比东坡,脉络甚是清晰。今人更有好事者编出侍女“暮雨”出来,则真真贻笑大方矣。

阁主曰

一个

认真文艺的

公众号

公众号ID:baicangger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浅评苏东坡的诗酒豪情(下)
《清联三百副》241---260
楹联大家苏轼
【趣说姓名】苏氏宗祠楹联,苏家人看看吧!
【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
有一个姑娘叫朝云,有一种渣男叫东坡?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搜索
热点新闻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