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模式 白天模式 夜间模式
字号
背景
afaf1234    |    退出
王林死了,但他不是最后一个方士 | 冰川人物
2017-02-12  朵云斋  + 关注献花(0)
他如果不被放在现代传媒的聚光灯下,他就是安全的。可惜,他已经没有他的那些古代方士先辈的福分了。
相书上说,男人女相,为富贵之相。气功大师王林就是男人女相。
如果不是起于2013年的那波媒体揭露,从此厄运连连,王林会不会安享富贵,尚未得知。
王林作为一名现代方士,他的起落,既可以看到传统社会的踪迹,又可以窥见现代文明这面照妖镜的无形威力。
王林因何而起?
王林的崛起,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人体科学热”“特异功能热”和“气功热”。
为什么会兴起这股热潮?
客观而言,特异功能和气功,自古以来,就是中国民间的亚文化。文化与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它的影响范围会逐渐缩小。
但上世纪80年代初国门打开,人们方知中国贫弱到何种地步。以钱学森为首的一批科学家和政府主管危机感是很强的。
▲钱学森曾称“特异功能”确实存在
不幸的是,他们病急乱投医,听信人世间有所谓“特异功能”,于是独辟蹊径,建立了一门叫住“人体科学”的学问,打算引领21世纪的全球科学研究方向,以此与西方相抗衡。
质疑之声不是没有。但质疑者本身也不熟悉源自上世纪40年代的科学哲学所提供的方法论。回击无力。
而五四以来,“科学”成了政治正确、意识形态。一样事物,一经权威宣布为“科学”,即合法存在,不容置疑。
此外,上世纪80年代的一些高干,善于带兵打仗,科学素养不高却毋庸置疑,他们通过相信钱学森相信科学。而恰恰在此时,他们很多进入垂暮之年,养生,渴望长寿也是人之常情。“人体科学”“特异功能”和“气功”很好地满足了这种需求。
▲上世纪80年代,气功曾红极一时
上之所好,下必甚焉。科学界和政界高层的公开支持和示范,对民间产生很大影响,各地“大师”辈出,王林就是其中一位算不上有名的“大师”。
由于有科学界和政界高层的公开支持,这些“大师”有了结交各种权贵的机会。这种现象,与历史上出现的方士泛滥,并无多大区别,只不过今天的方士,时不时用现代科学术语包装了他们陈旧的把戏而已。
王林因何而盛
上世纪90年代以后,社会对“人体科学”“特异功能”和“气功”的热情仍不时高涨。但有的“大师”生出政治野心,因而危机不断;有的“大师”相机行事,不辞而别,他们的那些功法也随之烟消云散。
王林比这些“大师”聪明的地方是,他通过功法和戏法,把他自己塑造成一个高端的“社交平台”。
王林不同于街头上算命打卦卖狗皮膏药的江湖术士,他不仅混迹于政、商、娱乐三界,而且“打通”三界,以师父自居,授人以“三观”。说他有一些“教主”气质,并不为过。
▲王林的人脉资源极其广阔
这种“打通”三界的人物,还掌握着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
一位萍乡官员回忆,2006年,萍乡市委市政府宴请“大师”。王林坐上席,一边是时任市委书记陈安众,一边是市长,市里相关官员作陪。一位在场的官员回忆,王林在席间居然公开说“在座的都是贪官,是腐败分子”。王林在这种场合的“指陈”,难道完全是“酒话”?
在王林府上走动的那些类似于门人、徒弟和朋友的人物,有的可能是随大流,抱着结识一下“大师”的态度与王林来往。但更多恐怕是想通过王林,结交权贵。
而王林也乐于结交权势,甚至以知道谁是“腐败分子”的方式,修炼出退可以自保,进则涉嫌违法犯罪的“金钟罩”。在这个隐秘的圈子里,呼风唤雨,逍遥自在。
王林因何而衰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王林因媒体和互联网而倒。
2013年7月,王林的好日子到头了,起因是《新京报》一篇叫做“隐秘‘大师’王林的金钱王国”的报道。
▲王林在家中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的照片
报道刊登后,王林致电新京报记者张寒,斥责其“收钱报道”。记者解释是客观报道,未收钱,也未受任何人委托,为报社所派。他截住话头说“我告诉你,你不得好死,你们全家都不得好死”。
此后,新闻报道蜂拥跟进。当地有关部门随即召开工作协调会,拟成立专案组或调查组,深入调查王林涉嫌的非法行医、重婚、诈骗、偷税、行贿、赌博、非法持有枪支等七宗罪行。
但奇怪的是,到2013年底,新华网盘点的六大悬案中,王林的案子因没什么进展位列其中。2014年7月,也就是王林的事情被报道一年以后,媒体再次掀起报道热潮,称他竟然大摇大摆从香港回来了,而且2014年已回来过几次,甚至在家大摆筵席。
但这波报道热潮之后,王林的事情再次没有下文。
又过了一年,2015年7月,王林因涉及其曾经的徒弟、后来产生经济纠纷的邹勇被绑架碎尸,终被逮捕。
▲王林被捕
就邹勇被绑架碎尸一案,《中国经济周刊》曾列出三点疑问:疑点一,邹勇究竟有没有死亡?疑点二,王林究竟有没有买凶?疑点三,疑犯或已被策反,邹勇自导自演全案?
这些疑问,在随后的报道中,没有见到解疑释惑。直至2017年1月10日,江西南昌中寰医院开出王林的“病重/病危通知单”。12日,法院裁定对王林中止审理。一个月后的2月10日,王林死亡,法院随即宣布,将对王林及其违法所得和涉案财产等相关事项依法作出裁决。王林最终还是把很多秘密带进了棺材。
王林的衰败,起因是媒体报道,互联网助攻。但是最终要他老命的,是至今仍然扑朔迷离的邹勇被绑架碎尸案。他如果不被放在现代传媒的聚光灯下,他就是安全的。可惜,他已经没有他的那些古代方士先辈的福分了。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话用在王林身上,丝丝入扣。
世事本不该如此变幻不定。但如果些小偶然能够左右未来,不确定的事情太多,那么方士的生存空间仍然摆在那里。未来的新派方士兴许会从王林身上吸取教训,让人更加难以分辨。
这篇现代方士列传只是开了一个头,因为王林不会是中国最后一个方士。
任大刚
冰川思想库研究员
来自:朵云斋  > 待分类
举报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大师们的大保健
“气功大师”的黄金时代
“大师”王林最终没迈过人生的坎儿
揭露“气功大师”王林
“大师”何以横行:中华文化本姓“巫”
史林拍案:省级贪官丛福奎与“大师”情人双修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