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贤”袭人与“俏”平儿:谁更棋高一招

作者

高洋

妾——“立”“女”也。主要指中国古代一夫一妻多妾制结构中,地位低于妻的、男子在妻以外娶的女子。虽为庶妻,实为奴婢,以侍奉夫、妻二主为主要工作。

《红楼梦》中“妾”众多。上有已故的“老太太屋里几个老姨奶奶”,中有贾政的赵姨娘、周姨娘,下有贾珍的携鸾、佩凤,贾琏的尤二姐、秋桐,更有贾赦那些数不清“放在屋里”的“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们。

在古代,即便是在宽柔待下的贾府,妾侍的生存环境也是很卑微险恶的。而“通房丫头”,则是备选的“妾”,身份特殊,待遇特殊。

《红楼梦》中,有两个才貌出众、善解人意的女孩儿便是“通房丫头”的身份,是别人口中的“准姨娘”,是未来晋升后的“妾”。她们就是“袭人”与“平儿”。

红楼女儿可入“金陵十二副册”者十余人,之所以单列出她二人,不仅因为她们相同的准姨娘身份,还有二人乍看相似,实则迥然不同的个性、态度,恰成对比——

一、工作才干

小戏骨《红楼梦》,周艺饰袭人

袭人原名珍珠,身处宝玉的怡红院,是近身伺候的四大丫鬟之首。对人温柔和气,处事谨慎稳重,工作勤恳认真,得到大观园中上下人等的一直夸赞,是出了名的贤良人。

宝玉身边有18个丫鬟、10个小厮、4个奶妈、4个书童,共计30多个有名字者,还有若干没名字的粗使丫头、跟班等。这些人既是袭人的“同事”,又是其“工作内容”。除去照料宝玉的衣食住行,大小琐事,袭人还要提醒、分派这些下人的工作。俨然就是怡红院这个独立王国里的女主人。因为服侍主子心细周到、恪尽职任,对待下人和气友善。所以,在“工作才干”方面,袭人可以说是优秀人才。

小戏骨《红楼梦》,高琳子饰平儿

平儿是王熙凤的陪嫁丫头,贾琏的通房丫头,是个“极聪明、极清俊的女孩儿”。她做事聪明机敏,待人和顺温厚,不矜才、不使气、不恃宠、不市恩、不辞劳怨,上至贾母,下到小厮婆子,没有一人提到她不点头夸赞的。

较之袭人管理怡红院,平儿的工作范围更广泛——除了侍奉琏、凤二主日常,平儿还是王熙凤管理荣国府的得力助手。如果说凤姐是“一日少说大事也有一二十件,小事还有三五十件”的荣国府总经理,那么平儿就是总经理助理。在上传下达之外,她也帮其裁夺决断,管理众管家娘子。所以说平儿是“干练人才女秘书”,不为过矣。

二、对待男主

袭人的男主宝玉,“初试云雨情”的对象就是柔媚姣俏的袭人,自此,两人自与别人不同。成为“花姨娘”的想法大约也就此而生。

第八回“比通灵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文章结尾处,吃醉了酒的宝玉因枫露茶迁怒茜雪,摔了茶碗。此时袭人原是“未睡,不过是故意儿装睡,引着宝玉来怄他玩耍”。十余字间小女儿态尽显。也足见二人亲昵关系中袭人的娇羞与引诱。

至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中,“袭人自幼儿见宝玉性格异常,其淘气憨顽出于众小儿之外,更有几件千奇百怪口不能言的毛病儿。近来仗着祖母溺爱,父母亦不能十分严紧拘管,更觉放纵弛荡,任情恣性,最不喜务正。每欲劝时,谅不能听。今日可巧有赎身之论,故先用骗词以探其情,以压其气,然后好下箴规。”“解语花”的用心可见,但宝玉一一答应时语气中逐渐加重的不耐烦也瞧得出端倪了。

仅隔一回而已,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宝玉 俏平儿软语救贾琏”袭人就因宝玉与黛玉、湘云嬉闹亲近又一次“劝诫”宝玉,“脸上气色非往日可比”,态度强硬。然这一次宝玉觉得委屈,“我又怎么了?你又劝我?你劝也罢了,刚才又没劝,我一进来,你就不理我,赌气睡了,我还摸不着是为什么。这会子你又说我恼了!我何尝听见你劝我的是什么话呢?”于是也恼了。虽然事后和解,但“箴宝玉”并未成功。

自此以后,袭人公然劝诫宝玉的内容没有再出现。许是宝玉年龄渐长,性格已成型,劝无可劝。也或者是发现“挟制”宝玉难以奏效。总之袭人改变了策略。

反观平儿与男主贾琏之间的对手戏真是少之又少。最精彩一处恰也在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宝玉 俏平儿软语救贾琏”。

“只离了凤姐,便要寻事,独寝了两夜十分难熬”的贾琏,趁着女儿大姐儿出痘斋戒,勾搭上了生性轻薄、最喜拈花惹草的多姑娘。难舍难分数日后留下头发为信物,被收拾东西的平儿发现。“平儿会意,忙藏在袖内,便走到这边房里,拿出头发来,向贾琏笑道:‘这是什么东西?’贾琏一见,连忙上来要抢。平儿就跑,被贾琏一把揪住,按在炕上,从手中来夺。平儿笑道:‘你这个没良心的,我好意瞒着他来问你,你倒赌利害!等我回来告诉了,看你怎么着?’贾琏听说,忙陪笑央求道:“好人,你赏我罢!我再不敢利害了。”二人瞒过凤姐,“平儿指着鼻子,摇着头儿,笑道:‘这件事你该怎么谢我呢?’喜的贾琏眉开眼笑,跑过来搂着,‘心肝乖乖儿肉’的便乱叫起来,平儿手里拿着头发,笑道:‘这是一辈子的把柄儿。好便罢,不好咱们就抖出来。’贾琏笑着央告道:‘你好生收着罢,千万可别叫他知道。’嘴里说着,瞅他不堤防,一把就抢过来,笑道:‘你拿着到底不好,不如我烧了就完了事了。’一面说,一面掖在靴掖子内。平儿咬牙道:‘没良心的,过了河儿就拆桥,明儿还想我替你撒谎呢!’贾琏见他娇俏动情,便搂着求欢。平儿夺手跑出来,急的贾琏弯着腰恨道:‘死促狭小娼妇儿!一定浪上人的火来,他又跑了。’平儿在窗外笑道:‘我浪我的,谁叫你动火?难道图你舒服,叫他知道了,又不待见我呀!’”

此段二人对手戏中,平儿的娇俏可爱十分动人,贾琏对平儿的动情让人忍俊不禁。然而二人间夹着一个凤姐,平儿顾及凤姐不从贾琏,但却又替贾琏隐瞒私情,所谓“平”,可见一斑。

三、对待女主

小戏骨《红楼梦》:袭人与黛玉

从表面来看,因为宝玉尚未成亲,所以袭人是没有女主人的。但“宝二奶奶”之座,宝钗黛玉非此即彼,在贾府人人心知肚明。事关宝玉,且更牵连着自己的未来,袭人的态度是怎样的呢?

第三十二回“诉肺腑心迷活宝玉 含耻辱情烈死金钏”中,因与湘云聊起黛玉铰了扇子套儿,袭人道:“他可不做呢。饶这么着老太太还怕他劳碌着了,大夫又说好生静养才好,谁还肯烦他做呢?旧年好一年的工夫做了个香袋儿,今年半年还没见拿针线呢。”如果这样的褒贬是随口,那么下面的就明确其态度了——“宝玉听了,大觉逆耳,便道:‘姑娘请别的屋里坐坐罢,我这里仔细腌臜了你这样知经济的人!’袭人连忙解说道:‘姑娘快别说他。上回也是宝姑娘说过一回,他也不管人脸上过不去,他就咳了一声,拿起脚来就走了。宝姑娘的话也没说完,见他走了,登时羞的脸通红,说不是,不说又不是。幸而是宝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闹的怎么样、哭的怎么样呢!提起这些话来,宝姑娘叫人敬重。自己过了一会子去了,我倒过不去,只当他恼了,谁知过后还是照旧一样,真真是有涵养、心地宽大的。谁知这一位反倒和他生分了。那林姑娘见他赌气不理,他后来不知赔多少不是呢。’”在宝玉与湘云面前袭人尚如此褒钗贬玉,那在其他丫鬟婆子面前又如何呢?

小戏骨《红楼梦》:平儿与凤姐

相反,平儿的女主明确,只王熙凤一人。因为是凤姐儿从王家带来的陪嫁丫头,所以由此可推二人应是与宝钗莺儿、黛玉紫鹃相似,从小一处长大。总所周知凤姐儿待下人严苛,待情敌毒辣。那么平儿待凤姐如何呢?

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宝玉 俏平儿软语救贾琏”中“贾琏道:‘你不用怕他!等我性子上来,把这醋罐子打个稀烂,他才认的我呢!他防我像防贼的似的,只许他和男人说话,不许我和女人说话。我和女人说话,略近些,他就疑惑,他不论小叔子、侄儿、大的、小的,说说笑笑,就都使得了。以后我也不许他见人!’平儿道:‘他防你使得,你醋他使不得。他不笼络着人,怎么使唤呢?你行动就是坏心,连我也不放心,别说他呀。’”

第五十六回“敏探春兴利除宿弊 贤宝钗小惠全大体”中,“宝钗忙走过来,摸着他的脸笑道:‘你张开嘴,我瞧瞧你的牙齿舌头是什么做的?从早起来到这会子,你说了这些话,一套一个样子:也不奉承三姑娘,也不说你们奶奶才短想不到;三姑娘说一套话出来,你就有一套话回奉,总是三姑娘想得到的,你们奶奶也想到了,只是必有个不可办的原故。这会子又是因姑娘们住的园子,不好因省钱令人去监管。你们想想这话,要果真交给人弄钱去的,那人自然是一枝花也不许掐,一个果子也不许动了,姑娘们分中自然是不敢讲究,天天和小姑娘们就吵不清。他这远愁近虑,不亢不卑,他们奶奶就不是和咱们好,听他这一番话,也必要自愧的变好了。’”

瞧,无论是对贾琏,还是在外人面前,平儿处处体贴维护凤姐,帮凤姐周全短处。与凤姐单独相处时,平儿不卑不亢,似主仆又似闺蜜。正因为这份劳苦忠心,连以精明苛刻著名的凤姐也对其无可挑剔,给予了难得的信任和关心。

四、对待情敌

袭人的情敌是谁呢?除去尚未定论的“宝二奶奶”,怡红院一众莺莺燕燕都有潜在的可能。其中,以晴雯为首。

同为贾母赐予宝玉的侍女,袭人晴雯出身一致。论长相,似乎风流袅娜的晴雯更胜一筹。论口齿,袭人是“锯了嘴儿的葫芦”,晴雯伶牙俐齿巧言善辩。最重要的一点,晴雯长得像黛玉,不仅王夫人看的出,所有人都看得到,这对宝玉来说是一种诱惑,至少袭人会因此担忧。

二人间的矛盾隐隐约约,待到晴雯被撵,怡红院略有差池的丫头都被王夫人荼毒,连宝玉都起了疑心。告密真凶是谁?曹雪芹没有明写,但所有箭头都指向了袭人。

再看平儿,除了凤姐,她最大的情敌当属尤二姐。拜高踩低的贾府,人人眼睛向上看,二姐禁不住上下欺压,却唯有平儿“看不过,自己拿钱出来弄菜给他吃,或是有时只说和他园中逛逛,在园中厨内另做了汤水给他吃。”乃至二姐吞金自尽,贾琏没钱下葬,仍是平儿偷偷给了二百两碎银子帮衬。这样的善心,怎叫人不叹服?

袭人与平儿看似一样的外柔内刚聪明能干,实则并不相同。除了待人接物性格心思各有不同外,其实曹雪芹给她们的名字早已点明一切——袭人,“袭”与“人”是动宾关系,连其判词“枉自温柔和顺”,柔是假象,袭击他人才是根本。平儿,“平”是平衡,她一己之力,平衡琏凤之间的关系,平衡凤姐和下人之间关系,也作为“屏”替凤姐遮挡了多少不能示众的金钱、人事恶行。

曹雪芹的红楼结局如今无人可知。但依判词看来,“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的袭人应是嫁给了蒋玉菡,脂砚斋的“花袭人有始有终”又透露贾家败落后,蒋玉菡花袭人曾奉养过宝玉夫妇。看似有所归宿,但与自幼爱慕的宝玉并未能结合,袭人心中的苦,不足为人道矣。而平儿因并未出现于太虚幻境中宝玉所看之册页中,所以结局如何不得而知。但通过种种细节线索,多推测她与凤姐儿“换一个过儿才是”,且极有可能帮助刘姥姥解救巧姐。但覆巢之下无完卵,大厦已倾的贾府众人哪有善终?

红楼悲歌,千姿百态的女儿们终是千红一哭、万艳同悲。何止袭平耳。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红楼梦》贾琏:王熙凤背后的男人,其实也很可怜
林黛玉典型性格的成因及表现
王熙凤为何独爱林黛玉
尘锁红楼:王熙凤的柔情都给了这三个人
假如黛玉嫁给了他
紫鹃这么抢眼,雪雁却没有存在感......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