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6)公子纳兰(二):纳兰家族

 (二)纳兰家族

 

作者:王江雨

 

今古河山无定拒。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从前幽怨应无数。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说到这里就要提一提纳兰容若的著名的爹了。这位父亲的引人注意之处首先在于他有一个超浪漫的名字:明珠(注意,他不叫纳兰明珠)!这个名字比今天明星们的艺名还响亮(虽然浪漫得有点过于直白)。在两部当代极流行的通俗文学作品中,姓名清雅的明珠有着极为萎缩的艺术形象。金庸《鹿鼎记》中的兵部尚书明珠就知道拍马溜须,被韦小宝玩弄于鼓掌之中。二月河《康熙大帝》中的明珠则阴险狡诈,品德低下,除了贪污之外也没有别的能力。《康熙大帝》第一章明珠就出场了,其角色是一个穷困潦倒的旗人,冰天雪地之中饿倒一家旅店门口,被形象“高大全”的知识分子伍次友所救,但明珠以后则恩将仇报,处处给恩人捣乱,为清代的地球人所不齿。

 

   但真实历史上的明珠出身很贵重,来自大名鼎鼎的叶赫部族,终其一生在被打倒之前不曾穷过。这叶赫部是满族中地位很奇特的一部分,乃明朝时女真族“海西四部”(叶赫、扈伦、哈达、辉发)之一,一度比后来成为清皇室的建州女真爱新觉罗族远为风光。从元末明初以后的几百年中叶赫族与爱新觉罗族的关系在“敌”与“亲”之间频频转换,彼此不是打仗就是做爱:有大的矛盾冲突的时候,杀得你死我活;冲突小的时候就联姻,办办喜事搞搞床上运动。

 

   叶赫与爱新觉罗之间最惨烈的一场冲突发生于明亡清兴之际,其既和利益有关系,也和荷尔蒙有关系,涉及到当时的满蒙第一美女。当时爱新觉罗族刚出了那位军事和政治天才努尔哈赤。青年努尔哈赤本来跟着爷爷觉昌安和父亲塔克世努力效忠明朝,只想混个封妻荫子的出身,但明大帅李成梁的关宁铁骑一次攻打反叛的满洲人,却不小心将并未反叛而且是为明军担任向导的努尔哈赤的爷爷和父亲“误杀”,连努尔哈赤本人也不得不仗着长得帅而走裙带路线,从李成梁的妻子手里逃生(“成梁妻奇其貌,阴纵之归”)。后来的事实证明李夫人爱惜小白脸的个人癖好为明朝埋下了灭亡的种子。大难不死的努尔哈赤以十三副盔甲起兵,痛下决心向明朝报仇雪恨,时为公元1583年。看来perceptionis reality,仪表不凡者必有行事奇特之处。对这种人,要不就别得罪,得罪了就得罪到底。

 

   起兵后的愤青努尔哈赤一时成为满族人茶余饭后的热点话题,为很多大佬所看好,叶赫部的首领扬及努就预料努尔哈赤将来必成大事,虽然对这大事的具体内容还不清楚,还是上着杆子把自己的小女儿孟古嫁给了努尔哈赤。不要着急,这孟古并不是我们要说的满蒙第一美女,但估计也美的不得了,并且出手不凡,后来生下了大名鼎鼎的清太宗皇太极,本人以后则被儿子追封为“孝慈高皇后”。可以说,历代的清朝皇帝,都是爱新觉罗与叶赫的混血,是一种“金子”和“太阳”发生关系后整出的特殊材料(爱新觉罗是金子的意思,而叶赫则原意为太阳)。

 

   孟古是被他的哥哥叶赫首领纳林布禄亲自送到努尔哈赤家里完婚的。天天抱着孟古睡觉的努尔哈赤是个恶女婿,并没向老丈人叶赫部表示顺从。建州女真在努尔哈赤的领导下成长太快,严重地威胁到了满族第一大部叶赫氏的地位。纳林布禄先来个豪强手段,向妹夫努尔哈赤索要领土,未达目的后即联合满蒙九大部(扈伦三部、蒙古三部和长白二部)三万兵攻打建州女真。能够动员这么大的攻击力量,足以说明叶赫部在满蒙的尊崇地位。处于弱势的努尔哈赤展示了天才般的军事才能。他对众将说:“乌合之众,其志不一,败其前军,军必反走,我师乘之,靡弗胜矣。”努尔哈赤令额亦都率百名勇士正面挑战敌军,纳林布禄的倒霉哥哥布寨(努尔哈赤的大舅子)出马迎战,马被木头绊倒,人被建州女真士兵吴谈一刀砍死。九部联兵大溃,被努尔哈赤穷追猛打,俘获无数。纳林布禄来势汹汹,最后却被吓得何止屁滚尿流。纳林布禄派人向努尔哈赤讨要兄长的尸体,虎狼之性的努尔哈赤对使者说,wanna see something interesting?亲自下场将尸体用刀一劈为二,将布禄的一半哥哥(主要是上半身)还了回去。布禄又气又怕,在日夜啼哭中完结了自己懦弱的一生。从此,叶赫与建州女真结下血海深仇。

 

   这布寨不是别人,正是前面谈到的满洲第一美女叶赫那拉.布喜亚玛拉(俗名东哥)的父亲。叶赫公主东哥美艳之名,整个满洲无人不知,在当时的满人和蒙古人眼里估计是西施貂蝉杨贵妃王昭君的总和,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完全是不够形容的。东哥公主是当时满蒙王公人人追求的对象,9岁时就有变态来求婚(喜好萝莉?),但她的一生并不幸福,被许配给人家八次,完全是父兄的政治工具,人生特点大体可以总结为美女烈女老处女加剩女。

 

   布寨和布禄死后,布寨的儿子布扬古和布禄的弟弟金台在仍被努尔哈赤追打的境况下继首领位。这金石乃是纳兰容若的亲太爷爷,他的事迹我们后边还会谈到。话说为了摆脱建州女真的追击,布扬古向努尔哈赤求和,以将妹妹许配给后者为条件。在梦中偷偷和自己这位外侄女欢会过无数次的努尔哈赤大叫一声“额滴神啊”,登时忘记了自己所有的祖宗,忙不迭地答应下来,并且立即下了聘礼,还拿出小刀照着自己胳膊割了一下,“滴血盟誓”,就此退兵。历史看到这里,我基本原谅了自己爱偷看美女这个不良嗜好。大英雄努尔哈赤都是这样,俺们那点毛病算啥子捏? 

 

   但布扬古犯了一个根本性的毛病:他没有事先征求他妹妹这一关键当事人的意见。布扬古欢天喜地地拿着努尔哈赤的聘礼去通知东哥,立即讨了个没趣。只见到父亲上半身的东哥露出了烈女的一面,绝不肯嫁杀父仇人,并发誓说谁杀了努尔哈赤就marry谁。哥哥布扬古也羞愧交加,当众代妹悔婚,并向海西各部发出招亲贴,以杀死努尔哈赤为条件。

 

   以上这些事情给人的印象是叶赫部的男人们基本缺乏男人的基本品格,做事进退失据,无勇无谋。布扬古本不该在不了解妹妹心意的情况下主动提出与杀父仇人联姻,在婚约成立之后更不该随意悔婚,失信于人。把报杀父之仇的希望寄托在一个女人的誓言上,叶赫男人们的这份阴柔与天真让人叹为观止。看来无论是勇气、手段和节操,叶赫男人照他们的女人都差得很远。此外还可以看出,叶赫部的男人虽然不太会做事,但感情丰富,颇有多愁善感的一面。说白了,他们举止与气度都大有女人气。当然,根据某种说法,男人女相与女人男相,那可都是富贵之相啊。

 

   这幕戏中最受到侮辱的明显是努尔哈赤。明明有了婚约,却不给人也不退聘礼,还搞出比武招亲江湖追杀令这种幺蛾子,按说努尔哈赤完全有理由再起刀兵杀到叶赫驻地去抢亲(当时满族也流行这个风俗),但大英雄毕竟是大英雄,努尔哈赤为了一个女人退兵可以,“冲冠一怒为红颜”劳师远袭这种事他是不会做的。努尔哈赤没有立即进攻叶赫,而是有条不紊地打击其仆从各部,在几个月的时间内连连收拾朱舍里、纳殷、辉发各部,斩将夺城,声威大震于满洲,其他各部族,包括叶赫四部,纷纷遣使请修好。努尔哈赤一想,江湖义气要紧啊,美女神马的都是浮云而已,就没有进一步追究叶赫悔婚这事,满族各部也就进入了战略相持阶段。

 

   在这个阶段叶赫两首领,尤其是纳兰容若的亲祖爷爷金台石,行事可谓龌龊,表现在不断地用东哥为诱饵挑拨各部落争斗,混战之中导致了哈达、辉发与乌拉三部的灭亡。这三部最后都是被努尔哈赤灭掉的,但没有一次出兵是为了努尔哈赤本人争夺东哥。此时的努尔哈赤是胸怀大志的成熟男人,心中已经有了“恩威并行,顺者以德服,逆者以兵临”的逐鹿天下方略,断然不肯再做这种授人以柄的事情。

 

   在此期间建州和叶赫还因为另外一件家事仇上加仇。1603年“孝慈高皇后”孟古病危,临死前无数恩恩怨怨浮上心头,想见自己的亲妈,即叶赫首领布扬古的奶奶,也是金台石的妈。金台石这时又耍起了女人般小心眼,或者恐怕是仇恨的心结难解,竟不许来。孟古带着无尽的遗憾去世,重视人情世故的努尔哈赤因之非常愤怒,也更加厌憎叶赫。此事被正正经经写进《清史稿.太祖本纪》,曰“始妃有病,求见其母,其兄叶赫贝勒不许来,遂卒”,足见在清朝历史上是一件非同寻常之事,至少努尔哈赤在世的时候可能经常念叨抱怨,后世子孙必须书以记之表示郑重。

 

   大美女东哥被许配来许配去,从未成就一件婚事,终于熬成了年过三十的剩女兼老处女,当时人称“叶赫老女”或“关西老女”,跟今天人说林志玲似的。当时的满洲人还真富有娱乐精神!哥哥布扬古虽然看着妹妹奇货可居老想发挥她的最大政治效用,现在也很不好意思咧。满人盛行早婚,别的女人在这个年纪当奶奶的都有,再等就卖不出高价了。于是布扬古作主将东哥许配给蒙古暖兔(这名字起的够另类)首领的儿子吉赛。哪知东哥明确表示看不上吉赛,布扬古只好又把东哥许配给蒙古喀尔喀(念“卡”)部王子莽古尔岱。东哥推辞得也腻味了,竟然就同意了。这已经是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了。

 

   三十三岁老处女要出嫁的消息让整个叶赫部为之欢欣鼓舞,那壁厢也撩动了一个老男人努尔哈赤的春心。努尔哈赤说你不出嫁我就不惹你,你要嫁就只能嫁我,于是升帐点兵,打算玩个王老虎抢亲。这时候一直扶植建州女真的明王朝终于有所清醒,认识到努尔哈赤势利太大,必须对其有所抑制,就横插一杠子来打抱不平,与叶赫结盟派兵保护东哥。努尔哈赤大事在即,犯不上因为女色之事与大明马上翻脸,就咽了口唾沫回去了。临走之前努尔哈赤的阿Q精神发作,诅咒东哥说“无论此女聘与何人,寿命不会长久,毁国已尽,构衅已尽,死期将至矣。”这老男人真够不地道的。

 

   要说努尔哈赤的嘴真够毒的。远嫁蒙古的东哥一直郁郁寡欢,一年之后即病死。绝世红颜,就此在大漠极北香消玉殉。边风嘶嘶,边草萋萋,漫天的黄沙裹挟着碎石从喀尔喀牛皮王帐顶呼啸而过,帐中,临死前的绝代美人望着正在打盹的猪头猪脑的丈夫,怎么也遮藏不住满眼的忧伤和迷茫。东望家乡,东哥也许不由自主地寻思,如果当初嫁给努尔哈赤,今天会怎么样?如果父亲当初是把自己而不是姑姑许配给努尔哈赤,是不是过去发生的一切灾难都可以避免,而偕同夫婿开疆立国的未来也可以无比辉煌?

 

   千里之外,努尔哈赤也遥对满天的星斗暗问,东哥,你在他乡还好吗?(这时候,费玉清的歌声及时响起):

 

屋檐如悬崖

风铃如沧海

我等燕归来

时间被安排

演一场意外

你悄然走开

故事在城外

浓雾散不开

看不清对白

你听不出来

风声不存在

是我在感慨

梦醒来 是谁在窗台

把结局打开

那薄如蝉翼的未来

经不起谁来拆

我送你离开

千里之外

你无声黑白

沉默年代 或许不该

太遥远的相爱

我送你离开

天涯之外

你是否还在

琴声何来 生死难猜

用一生 去等待

......  

 

   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努尔哈赤建国称汗,国号金,史称后金。1618年,60岁的愤老努尔哈赤率八旗劲驴公开反明,欲报父祖杀身之仇。为鼓舞士气,努尔哈赤搞出了莫须有的幺蛾子“七大恨”,其三条竟和叶赫有关(其中一条直接提到和东哥的婚约):

 

   “明越境以兵助叶赫,俾我已聘之女,改适蒙古,恨四也;

   边外叶赫,获罪于天,明乃偏信其言,特遣使臣,遗书诟詈,肆行凌侮,恨六也;

   昔哈达助叶赫,二次来侵,我自报之,天既授我哈达之人矣,明又党之,挟我以还其国。已而哈达之人,数被叶赫侵掠。夫列国这相征伐也,顺天心者胜而存,逆天意者败而亡。何能使死于兵者更生,得其人者更还乎?天建大国之君即为天下共主,何独构怨于我国也。初扈伦诸国,合兵侵我,故天厌扈伦启衅,惟我是眷。今明助天谴之叶赫,抗天意,倒置是非,妄为剖断,恨七也。”

 

    第二年三月,明朝派辽东经略杨镐率四路人马十四万大军讨伐后金(《清史稿》云“杨镐督师二十万来伐”),参战者也有叶赫和朝鲜部队。努尔哈赤学习毛主席的战法(说反了吧?),“恁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集中优势兵力对敌人各个击破,“凡四日而破三路明兵”,歼灭明军六万,明师败绩,其状惨不可闻,史称“萨尔浒之战”。

 

    萨尔浒大战后,乘明朝惊吓未定无力出兵援助之际,努尔哈赤挥军直攻叶赫,决心灭此一族。金台石和布扬古在最后关头倒是表现出了相当的英雄气概,宁死不屈。叶赫城破之后,金台石举火自焚,没想到后金兵不仅攻城厉害,消防能力也很强,扑灭了火将他俘获。不过这也仅仅是为了给努尔哈赤一点快感而已。在将金台石臭骂一顿之后,努尔哈赤将他绞死。布扬古呆在屋子里不出来,努尔哈赤的儿子代善赌咒发誓说不加害,布扬古遂降。但努尔哈赤露出奸雄本色,也将布扬古绞死,代善百般求情也无用。对这两个叶赫首领的死亡,《清史稿》称,“金台石终不从,乃执而缢之”;“布扬古不逊,杀之”。布扬古临死前对天发誓,大意是说,“我叶赫那拉氏就算只剩下一个女人,也要灭建州女真”。此事蔡东藩的《清史演义》写的最为传神,也不知是真是假。

 

   公元1619年,“叶赫亡”。

 

   努尔哈赤将叶赫民众编入旗籍,成为自己直接治下的旗民奴才。对叶赫贵族,包括叶赫两首领的家人,也不搞株连和斩草除根。金台石的儿子尼雅哈在叶赫城之战中背着父亲投降后金,努尔哈赤还封了他一个佐领之职。要是努尔哈赤杀了尼雅哈,后世可就没有了大词人纳兰容若了。

 

   清史上最吊诡的一部分是,尽管叶赫部与爱新觉罗的建州部确实有着如此多的不共戴天的杀父夺亲的仇怨,叶赫后人,包括男男女女,却持续不断地受到爱新觉罗皇室的重用和偏爱,著名的例子有康熙朝的纳兰明珠和纳兰容若父子,乾隆朝的权相和绅,以及清王朝最后的当家人、被毛主席御口亲封的“坏女人”慈禧太后。明珠和和绅拼命地贪污,莫非是搞潜伏,想以另一种方式破坏爱新觉罗家族的统治?

 

   据说和绅在死前口述一首五律:五十年来梦幻真,今朝撒手谢红尘;他日水泛含龙日,认取香烟是后身。还据说这是和绅惦记着为叶赫族报仇,说是自己将来的转世化身要回来将爱新觉罗家的皇帝当作掌上玩物。这不说的就是后来的慈禧太后吗?慈禧当政四十年,正是清朝从衰败到灭亡的四十年。在某种意义上说,正是慈禧太后扼杀了以爱新觉罗为首的满清王朝。

 

   实际上辛亥革命后在《清帝退位诏书》签章的隆裕太后,也是叶赫那拉一族。不折不扣地,叶赫族女人为爱新觉罗皇室断命送终,也顺带结束了中国两千年的帝制社会(我不愿说“封建帝制”是因为我觉得秦统一后的中华帝国根本不是封建社会)。

 

   这就是大词人纳兰容若出现时的历史和家族大背景。叶赫与爱新觉罗几百年的恩怨情仇,时而让人睚眦欲裂,时而让人扼腕长叹。纳兰容若精通经史而又忧郁敏感,本家族悲伤而失败的历史不可能不在他的诗文中有所投射,这是我们后边要谈到的。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叶赫城之战
叶赫那拉与爱新觉罗世仇与姻亲(2)
她9岁被嫁人,一生嫁7次,巫师:此女可兴天下,可亡天下
清代疑案之:《两个家族的恩怨》
满清名门望族——叶赫那(nā)拉氏
满清亡于慈禧,是否与400年前努尔哈赤,灭亡叶赫族的诅咒有关?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