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莫奈:他的花园比画更动人……

每次去橘园美术馆,

都会在巨幅睡莲面前矗立一会儿,

静静的感受那种被无边无际迷蒙的睡莲

和水雾包围的感觉,

仿佛进入一种奇幻却安静的异度空间,

任凭思绪随着朦胧的水面漂浮。。。

睡莲组画”是莫奈晚年的鸿篇巨作,这个完全在自己花园完成的作品,将莫奈毕生热爱的园艺和艺术合而为一。至此,莫奈脑海中宏大的梦幻花园终于尽现于眼前。

莫奈1840年生于巴黎,11岁上艺术学校时已经善于观察描绘,算是当地小有名气的画家。

1857年,17岁的莫奈结识了在诺曼底画海景和天空的欧仁-布丹。布丹是个不循规蹈矩的画家:善于用粗疏的笔触,抓住眼前瞬息万变的景象。

年轻的莫奈深受其影响,直言:

“我会变成一个画家,是因为欧仁-布丹让我这么做。”

因为布丹,莫奈学会了许多野外写生、观察光线、描绘动态事物的技法,还养成了“在现场根据所见完成画作”的习惯,对此后印象派的手法影响深远。

莫奈不满足于19世纪60年代学院派的线条至上原则,不满足于在画室按既定格式完成作品。他伙同着同学雷诺阿、西斯莱和巴齐耶自立野外写生小组,“当场描绘眼前所见”。

1865年莫奈以海景画成名

26岁那年他描绘妻子卡米耶的肖像,光影把握到位,笔触粗放急促,但瞬间的印象呼之欲出,获得作家左拉赞誉,同时被评论家卡斯塔亚里认定是“自然主义画家”

但1870年之前,莫奈依然穷困,他在巴黎画海景,画河流,画浴场,着力描绘强光下的事物,不惜牺牲画面的细腻度,也要抓住那瞬间真实的场景和感受。

19世纪70年代后,步入婚姻的莫奈愈加成熟,1872年所做的故乡勒阿弗尔海岸《印象-日出》,终于成为印象派最具意义的代表之作。

莫奈不喜欢学院派新古典主义的线条至上

他喜欢色彩不喜欢既定的“理想美”

喜欢“忠于自己眼睛的风景画

他喜欢柯罗那样捕捉风的能力,

抓住瞬间的细节

也喜欢透纳的光影

喜欢用画笔快速捕捉眼睛看到的一切

1874年他与好友的印象派第一次联展,莫奈被作为靶子中心,被嘲讽为“印象派”

尽管如此,莫奈仍欢欣于自己的新发明,坐在船尾顺河漂流作画,画风涛、水光,画摇动着的一切,这就是他的旅行。。。

看莫奈的画要用眼睛看整体

而非局部

每种色彩都是许多不同颜色的杂合

这就是印象派的色彩理论

之后的五年,莫奈和朋友们继续竭力对抗舆论,但并不成功,大众要花很长时间,才能从“盯着画不放”的老习惯,进化到“退后几步,看画的色彩和整体气氛”。

如果莫奈在1879年死去,那他就是个商业上不太成功的,善于勾勒动态,对色彩极其敏感的印象派画家。

但这,还不是全部。。。

那段时间,莫奈曾在靠近巴黎的地方租过几套房子,并在院中种植鲜花。

“这样雨天的时候我也有画画的题材了”

1883年4月底,莫奈乘火车经过小镇的时候,被那里宁静的氛围深深吸引。农舍四周的花园面积巨大,放眼望去,塞纳河河谷的宏伟景象尽收眼底,令人无法抗拒。

之后,莫奈也曾考虑过租赁其它更加“体面”的房子,但这栋拥有鲜绿色百叶窗的粉红农舍,最终俘获了他的心。

租赁期开始的那年春夏,因为经济拮据,莫奈开始在花园里种植蔬菜供家人食用。在未来妻子爱丽丝和孩子们的帮助下,莫奈还种植鲜花。

此时莫奈的作画也是时断时续。农舍位于塞纳河支流艾普特河边上,夏日悠闲的时光里,莫奈喜欢到农舍周边走走,熟悉四周的风景。在河边的田地和水浸草地里,莫奈认识了多种多样的植物:大片鸢尾花和罂粟花交织似天然花毯,小巧雪白的睡莲让人过目难忘。这些植物后来都出现在莫奈的花园里,成为他画笔下的常客。

19世纪80年代末,得益于在美国画展的成功,莫奈的经济状况大为好转,这个注重美感的幻想家,终于迫不及待开始了改造花园的漫长征程。

Monet Painting in His Garden at Argenteuil

园丁人数从最初的一人,逐渐增加至七八人,莫奈以管弦乐队指挥官般的技艺指导着雇员的工作。花园的中央大道两旁遮挡住阳光的柏树被迅速移除,而云杉则在爱丽丝的强烈要求下得以幸免。但是莫奈并不喜欢这些云杉,于是在接下来几年里,他“勤快地”修剪枝丫,云杉最终被剥夺得仅剩光秃秃的树干,边上栽种的时兴藤本月季迅速覆满枝干。

农舍面前的果园、厨房庭院和以低矮篱笆围着的园地,都改换成一系列精心设计的苗床种植单一颜色的鲜花。这些苗床被称为莫奈的“颜料盒苗床”,他利用鲜花观察大片饱和色彩在不同光线条件下产生的效果,紧密的花床也便于观察在色系对比强烈的情况下,多样的鲜明色彩能产生的变幻效果。

这个实验技术在园艺领域属首创,美学实用性也很强,得到印象派画家的拥护。

莫奈选择鲜花品种时,会把季节性视觉效果考虑在内,这份心思在中央大道上表现得尤为明显,大道两旁栽种了郁金香、鸢尾花、大丽花和翠菊,前两种在春天盛开,后两种则在夏日的尾声艳丽绽放。

四块苗床周围爬满了藤本月季,后来更攀在绿色的金属拱门上。夏季过后,拱门下的鲜黄和鲜橙色旱金莲便会蔓延开来,铺满整条大道。

此时莫奈对园艺的精通程度已经丝毫不逊色于他对艺术的了解。他读遍当时出版的所有园艺刊物,购买的植物和种植工艺书籍足以打造一个初具规模的图书馆。

1893年,花园工程如火如荼的开展,莫奈再次买下一块包含池塘的土地,尽头是名为Ru的小溪,莫奈向当地长官申请将溪水引流至池塘让池水保鲜。但是由于当地农民担心睡莲会毒害饮用溪水的牲畜,申请遭到拒绝。莫奈按捺住心中的怒火再三给农民保证,再次申请获批后才得以实施计划。

小溪两旁栽种了鸢尾花、百子莲以及垂柳。成片的垂柳为小溪投去富有神韵的树荫,也成为莫奈晚期作品中常出现的物像。

1889年,莫奈在巴黎世博会上,初次见到一种兼具粉红和大红色的杂交睡莲。被这种新奇的色彩深深吸引,随后便从拉图尔-马尔利阿克(Latour-Marliac)的一处苗圃购入了一批这样的睡莲,和池塘里的当地白色睡莲种植在一起。

莫奈坚持园林设计是来自视觉的需求,池边的花草严格按照四季时令和植株高低来种植;而睡莲池畔的植物,则可以透过水面的反射,产生倒影,营造梦幻的气氛。

如果说之前十年,莫奈的绘画热情主要围绕农舍周围的景物,包括麦穗堆、屹立的白杨树和清晨雾气弥漫的河流景象等。

那么从1900年开始,莫奈的注意力转向鲜花满庭的花园,拱桥、和池塘上漂浮的睡莲;紫色的鸢尾花、中央大道两旁洋溢着热带风情的鲜花也接连出现。花园给予莫奈无尽灵感,也成为他创作生涯最后三十年的核心题材,光影下的绚丽色彩,有助于莫奈运用印象派上色手法探索光线和氛围的细微变化。

收入可观的莫奈买下了池塘四周更多的土地。深受日本园艺的影响,莫奈在新地上设计了形状不规则、颜色柔和的水景花园,与原先的西式花园形成强烈对比。

从19世纪中叶,莫奈便痴迷于日本画家葛饰北斋和安藤广重的作品,两位画家笔下的拱桥更让他难以忘怀。于是,莫奈命人在溪上也建了一座相似的日式拱桥。

莫奈后期画作或多或少都出现睡莲的影子,1903年,他以新拓宽的池塘为题材创造了多幅画作,在此之后,睡莲便更加“肆无忌惮”出现在他的作品中。

莫奈曾解释道:“我花了不少时间了解我的睡莲,当初栽种的时候只是纯粹为了乐趣,并没有打算以它们入画。风景映像往往需用上多于一天的时间才能过目不忘、铭刻于心。我在顷刻间发现到意想不到的惊喜——原来我的池塘是多么的美妙——随后我便开展绘画的历程。自那一刻,我几乎再没有其他绘画的题材了。”

1914年,莫奈在庭院中建成了长23米、宽20米、高5米的大画室,并在那里完成了大型装饰画《睡莲》系列的创作。

此前,莫奈把他的作品描述为“水和倒影的景象”,但是在随后五年里,他作品中的物像从和自然分隔深化,直至营造出景物和自然合而为一的视觉感。

到了1906年,莫奈画作中再也找不到河堤和周边植物的身影,睡莲成为唯一的有形物像。

这些突破性画作于1909年展出,这次莫奈职业生涯至关重要的一次胜利,也为他带来商业上的巨大成功。在隐居于此的过程中,他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不仅成为印象派之父,更成为现代绘画的先驱。

1911年,爱丽丝去世。悲痛不已的莫奈唯有在他的种植和绘画实验室——自家花园里寻找心灵的慰藉。1912年,莫奈重拾画笔,但是不久后他发现视线里出现乳白色的阴影,随后莫奈被确诊患有白内障。

祸不单行,在莫奈视力逐渐变弱的时候,1914年长子又突然逝世。几个月后法国卷入一战。眼看着同胞受尽磨难,莫奈创作的睡莲也充斥着黑暗和不确定,手法难掩狂乱,如同无数碎片缝补后的产物。

如果说对美丽事物的匆匆一瞥已是战争年代的最大奢侈,那么我们绝对可以在莫奈的作品中找到一丝慰藉。即便隔着漫长的时光,莫奈所倾注的情感依旧让人动容。

从1915年秋直至1922年4月,莫奈完成了最后的传奇巨作,“大睡莲壁画”,计划将它们连接着张贴在圆形室内,打造“无尽整体的错觉”。

直至莫奈过世,他完成了40多幅睡莲主题画作,其中最精美的要数《百子莲三联画》(Agapanthus triptych),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展览会上首次合体展出。

剩余画作中的22幅后来则归纳成为宏大装饰物(Grandes Décora-tions)的项目,在巴黎橘园美术馆展出。

莫奈希望“让人们产生无边无际的幻觉,如同开满鲜花的水族宫”,他做到了。

至此,莫奈的两大热情所在——园艺和艺术终于合而为一,脑海中宏大的梦幻花园终于尽现于眼前。然而此时的他,几乎已分不清色彩,只能靠颜料管上标的字母来依稀辨色。

对多数艺术家而言,绘画上的成就或许是一生努力的最佳馈赠。但莫奈却始终坚称:花园才是他最真实的艺术杰作

在花园中获得的不断深入的认知,改变了莫奈对艺术的看法,也促使他创作出史上最富魅力的自然杰作,捕捉到在这个人世浮沉的世界里,难得的梦幻景象。

莫奈用印象主义的嗜好

回应了事物的短暂和时光的变化

他不喜欢新古典派即定的构图

和捏造的美丽

也不喜欢学院派貌似高雅的主题

莫奈欣赏柯罗,康斯特布尔,欣赏特纳

欣赏那些非主流但真实的画家

想描绘“眼睛看到的东西”

想描绘最平凡的主题

莫奈作画很快,笔触很粗

用色彩的间杂、快而密的笔触

描绘光线、水流、雾气这些流动的东西

截取那一瞬间的真实

莫奈晚年越来越倾向于描绘他的感受

用色彩表达出所看到的东西赋予他的印象

所以看莫奈的画,退后一点

感受他试图给你的那种整体感

那种质感和印象

他试图让草地、山峦、水池、阳光、空气

都成为一个整体

他试图用色彩、光线和质感

给予你一个完整的、呼之欲出的浓烈体验

所以1895年批评家布劳内尔写到:

“莫奈的艺术,已经成为了自然本身”

后记:

继莫奈之后,自1887年至20世纪初,前后约有一百多位搬至此地,使吉维尼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画家村。1992年,美国企业家和收藏家丹尼尔J·泰拉在该村建造了美国艺术博物馆,陈列着上个世纪之交生活于该村的美国印象派画家的作品。

二战期间,莫奈故居严重荒废,继承家产的莫奈的儿子米歇尔无力修复,遂于1966年将其捐赠给国家美术学院。

关注前线

耀匀带你逛遍欧洲美术馆

耀匀前线专栏

建筑设计硕士,

美国斯坦福艺术史专业,

回国后清华规划院做地产策划,

热爱艺术

前线现已开通留言功能

快点右下方跟我聊聊

喜欢就转发分享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有一种爱情叫莫奈:一生只爱一个人,一生只画一个人
人到暮年,身患眼疾,那一池莫奈的睡莲,是一颗坚执而浪漫的心
莫奈,不仅是一位《印象派》画家,还是一位园艺家
史上最全莫奈油画作品300张,珍藏!
捕捉光影中的音乐
这个春天,跟随莫奈与马蒂斯寻访现代主义的花园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