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转载]《红楼梦》人物分析

2018-04-30

《红楼梦》人物分析

 

   题解:原名《石头记》,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部伟大的现实主义巨著。全书共一百二十回,前八十回是曹雪芹在凄凉困苦的晚年花了十多年时间,呕心沥血所写的,是一部未完稿,原名《石头记》;后四十回据说是高鹗续写的,书名也由《石头记》改为《红楼梦》。                                       

  有人称《红楼梦》为奇书,这不算过誉。它是中国古典小说的最高峰,确有不少奇异、奇特之处,其中之一就是它不朽的艺术生命,始终千古传颂,它的故事妇孺皆知。因此,有人说:“开谈不说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

 

   故事梗概:《红楼梦》全书可分为七个部分,第一~十八回介绍荣、宁两府及大观园的环境,以及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王熙凤、秦可卿等的生活。第十九~四十一回,主要描写贾宝玉和林黛玉对爱情的探索及与封建正统观念的斗争。第四十二~七十回,主要写探春、宝琴、尤二姐等人的活动。第七十一~九十八回,主要写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婚姻发生了波折,宝玉、宝钗结为夫妻,黛玉以死殉情。第九十九~一百零六回,主要写贾府被查抄和贾母对天悔罪。第一百零七回~结尾,主要写贾府衰败和宝玉出家。

                           晴雯与袭人

                   

  《红楼梦》里构成贾宝玉爱情、婚姻故事的中心人物是林黛玉和薛宝钗这两个对立的典型。正和这两个人物的立场、性格的矛盾相类似,作者颇具匠心地就宝玉生活密切的丫鬟中创造出两个对立的人物形像:一个是纯真勇敢的晴雯,一个是心机深重的花袭人。由于这种“类似”,有人提出“晴为黛副,袭为钗影”的看法。这种看法不但不完全理解人物类型的规律,而且否定了晴雯和袭人的独立存在,当然不准确的。晴雯具有与黛玉类似的品质,她孤傲,她反抗,她终于因为不同流合污受到迫害而死;但是,她出身贫贱,没有文化教养,所以她的表现比黛玉刚强、粗率;袭人的确和宝钗一样站在封建统治阶级的立场,表现出对封建社会的顺从和温柔,但她毕竟是个丫环,不像宝钗那样高贵、含蓄,而会与宝玉发生特殊关系,并露骨地控制宝玉的行动,向主子出谋划策,成为主子特别赏识的奴才。作者刻画出晴雯和袭人迥然相反的精神面貌,写出了她们之间不能很好相处的矛盾。

 

身世:

   晴雯是一个奴仆的丫头,她无名无姓,身世凄惨有如香菱,因而诔文中有“其先之乡籍姓氏,湮沦而莫能考者久矣”之句。她是赖大家的孝敬贾母被贾母看上后留下来的,属于奴隶的奴隶,其身份地位之低下可见一斑。


   袭人是贾宝玉房里的“丫头王”,是宝玉生活的“大总管”,更是个实质的“宝玉屋里人”,出于主不主奴不奴妻不妻妾不妾的地位。作者这样介绍她:

原来这袭人是贾母之婢,本名珍珠、贾母因爱宝玉,生恐宝玉之婢不中任使,素知袭人心地纯良,遂与宝玉。宝玉因知她本姓花,又曾见、前人诗句有:“花气袭人知昼暖”之句,遂回明贾母,即更名袭人。这袭人有些痴处,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只因宝玉性格乖僻,每每规劝.宝玉不听,心中着实忧郁。…

对宝玉:

   袭人、麝月、碧痕、秋纹一流人物,是宝玉生活上的心腹,善于铺床叠被送水捧茶,她们也只在这方面细心体贴,争取妾婢的稳固地位。这些职务晴雯却不放在眼里,她要争取做宝玉精神上的朋友。宝玉相送两块旧帕给黛玉,在他俩的恋爱过程中,这是一件非常机密的任务。担负这一任务的就是晴雯。晴雯的这种精神特质,在封建家庭的叛逆者贾宝玉的心灵里,得到了高度的共感与共鸣。她是贾宝玉思想上的朋友。他们的阶级、地位、教养虽不同,但宝玉对晴雯的态度,跟对其他的丫头是有区别的。

   不小心跌了扇子骨,若是花袭人,自是以后百般小心,敢于和宝玉顶嘴的只有晴雯。不仅是顶嘴,还有暗言暗语的讽刺。撕扇子,不仅是一把,还要撕响些。百余文字,晴雯的青春活泼之态跃然纸上。晴雯撕扇把晴雯的任性活泼表现的淋漓尽致。她的热情,在“勇晴雯病补雀金裘”一节最为明显。已经已经躺在床上好几天了,听闻宝玉在为雀金裘被烧破而烦恼,就不顾自己染病数日之身,起来穿针引线。勇晴雯的勇被表现的淋漓尽致,其中还包含着士为知己者死的感激吧!是她,在宝玉支走了袭人后,为宝玉送了两块旧帕子给黛玉。是她,在宝玉被问书的前夕,为宝玉出主意装病,让宝玉逃过一劫。是她,在宝玉为烧破了雀金裘而苦恼不已的时候,挺身而出。所有的一切,无不表明,她在向世人展示出她对人格的不懈追求,虽然最终“怀屈而夭”“攘诟而终”,但是她的对人格的追求得到了宝玉的认可,成为宝玉为数不多的知己之一。袭人是宝玉的“贴身”大丫头,与宝玉朝夕相伴,形影不离,对宝玉温柔细心,殷勤服侍。宝玉的衣食住行,件件都是由她照料。宝玉出外回来稍晚一点,她不是倚门而望,就是到处寻找。宝玉的脸色神情略有变异,她就首先察觉得到。宝玉的那块“命根子”通灵宝玉以及所有之物,她都悉心保护着,经管着。她无时无处不为她的主人担着心,生怕他有任何一丝一毫的烦恼、灾难,或有什么不妥当的行为。自从她跟宝玉发生特殊关系以后,始就“待宝宝越发尽责”,使得贾母,王夫人、凤短相信她,别人都喜欢她,宝玉再也离不开她。’在贾府的复杂环境里,她想方设法保护自己,保护她与宝玉的私情,保护她应四清因私情而取得的特殊关系——宝宝的半公开的小妾地位。这似乎是袭人的“最高理想”,她的一切努力都是在为这个“最高理想”奋斗。

与众丫鬟

   晴雯性格的特质,是那种独来独往;疾恶如仇、敢爱敢恨、敢笑敢骂的青春活力和那种反抗权威轻视等级的自由平等的精神。在她的口舌间,时时吐露出刀剑般的讽刺,把她周围的黑暗丑恶和那些“鬼鬼祟祟的勾当”,毫不容情地揭露出来。在她的心里容不得一点肮腔、丑恶和冤屈。她鄙视乘机向上爬的小红,她嘲笑一天到晚梦想当小老婆的袭人,她轻视那得了小惠而向王夫人叩头谢恩的秋纹,她痛恨那狐假虎威为非作歹的王善保老婆。“难道谁又比谁高贵些?冲撞了太太,我也不受这口气”。她这种自由平等的思想和勇猛的不避危险的斗争精神,放在贾府那一群女性中,真有鹤立鸡群之感!

在丫环群中;袭人对于受人尊重、深得贾母信赖的鸳鸯,对于能影响掌握实权的凤姐的平儿,从来深相结纳。在怡红院中,除了晴雯始终和她对立外,麝月是她的可靠助手,别的丫环们自然都在“花大姐姐”指挥之下。因此,袭人在取得上层支持和处好周围关系上是胜利的。

对王夫人

   很明显,王夫人在选择宝玉妾的问题上,曾经考虑过晴雯,但是晴雯不是袭人,她的本性决定她不是王夫人的“意中人”。晴雯与王夫人的不合,还在于她对王夫人的藐视。在秋纹得了几件王夫人衣服而颇为骄傲的说给大家听时,晴雯对此不屑一顾。晴雯对秋纹的不屑就是对王夫人的不屑,就是对王夫人权力的一种挑战。在王善保家的“踌躇满志”的怀揣王夫人的“旨意”大摇大摆闯入大观园抄检时,独有晴雯不予“配合”。先是不开箱子,然后“是挽着头发闯进来,豁一声将箱子掀开,两手捉着底子,朝天往地下尽情一倒,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这对于急于以抄检来摆脱治家不严教子无方尴尬境地的王夫人来说,无疑是晴雯对她的一种挑战,一种极度的蔑视。这对于位处高地自视尊贵养尊处优的王夫人来说,无疑是一种对人格的侮辱,是来自骨子里的一股冷气。晴雯“削肩膀,水蛇腰,眉眼有点象林妹妹”,颇有林妹妹之风流袅娜之态,且晴雯敢作敢为,说话锋芒毕露,从不给人余地,更兼她的疾恶如仇,动不动就和小丫头,袭人等大丫头吵架,给王夫人一种轻狂的感觉。在王夫人心里,晴雯就是一个勾引宝玉的狐媚子,和鲍二家的,多姑娘没有什么区别。各位想想,对于这种人,王夫人怎能不“是可忍孰不可忍”?袭人知道光掌握一个宝玉还是不够的,她还须努力争取王夫人的信任。宝玉挨打之后,袭人对王夫人说起宝玉周围的情况,并进言让宝玉搬出大观园时,王夫人感动得满眼含泪,称袭人为“我的儿”,将袭人的月银破格升到同赵姨娘、周姨娘同等的水平,袭人的特殊身份已被确认了;在这里,不少人指责袭人是诬告,是卖身投靠。其实,袭人除了隐瞒了自己与宝玉的私情外,所讲的都是事实,并非无中生有地陷害别人—。花袭人这个人物之所以使人讨厌和反感,并不是由于她怎么奸险,而主要是她头脑里充满了封建思想,她自觉或不自觉地遵循着封建奴隶道德。她是那种做了奴隶而赞赏奴隶生活的奴隶。

 

对黛玉宝钗:

   袭人的一宗心事;就是钗黛之争究竟胜利属于谁。袭人完全知道宝黛性格的一致,而听到过宝玉对黛玉所诉的肺腑之言;可是她也知道黛玉在贾母、王夫人心目中并不合标准。从对自己的态度来说,黛玉曾嘲笑地叫她“好嫂子”,当着人揭发了自己的隐私;这种人自然是难以相处的。宝钗与黛玉正相反,能得到贾母、王夫人的欢心,对自己又表示亲切;这种人是容易合作的,所以她与宝钗是较亲近的。

总结:

   宝玉相送两块旧帕给黛玉,在他俩的恋爱过程中,这是一件非常机密的任务。担负这一任务的就是晴雯。后来晴雯死了;宝玉悲痛地对黛玉说:“素日你又待她最厚”,在这一句话里,透露出来黛玉和晴雯的深厚的感情,也说明在那封建堡垒里,这一对爱人和那一位朋友,在叛逆精神的契合上,是紧紧结合在—起的。

   总结:“霁月难逢,彩云易散,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诽谤生, 多情公子空牵连!”是晴雯的悲歌,也是晴雯高风亮节的赞歌。晴雯在诸芳云集的大观园中,之所以能成为一尊美丽的雕塑,是因为她对平等自由的和那近乎高贵的人格尊严的不遗余力的追求,和那不容于恶的敢做敢当的勇气。晴雯在大观园里的所作所为,虽然谈不上事事正确,但她却是一个大写的“人”!在大观园诸芳的性格当中,晴雯的直爽,敢做敢当和疾恶如仇以及青春热情的性格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正如前人所述,晴雯平行兼美,只是口角稍薄。的确,晴雯的快言冷语从不给人情面,她的思维,往往一针见血的指向丑恶的心脏。在她的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从不允许任何丑恶的存在,她的存在,就是与肮脏斗争的存在,正如正邪之不两立。对恶之忌愈甚就越发反衬出晴雯人格的高大面。她所追求的是一种平等自由的生活,尽管“身为下贱”,但是她的追求是那么的热烈与光明美好,她的行动是那么的光明有力。越是如此,就越是显示出她与现实社会的格格不入,因而从根本上预示了晴雯死亡的悲剧。

   她就象出淤泥而不染的芙蓉一样,洁身自好,敢爱敢恨,终为主仆所不容,一盆刚出箭的兰花被送到了猪圈里,饱受折磨,最后含冤而死!她性格上的一切,决定了她必是“上不容于主,下不容于奴”,最后被“诐奴”“悍妇”等诬陷含冤致死。“虽招尤则替,实攘诟而终”,“既忳幽沉于不尽,复含罔屈于无穷”。晴雯的死,是她性格上的悲剧,也是人格被泯灭的悲剧。她的一生,实际上是悲剧的一生,是封建势力对异己者的排斥与必欲灭之而后快的不遗余力的扼杀!

   悲哉,晴雯!壮哉,晴雯!

   袭人之辈的唯唯诺诺,比之于晴雯的锋芒毕露的性格,简直有天壤之别!当然,袭人的个性和晴雯的并非对立,不赞同这边就必得赞同那边。不过袭人的的为人确切来说在下人当中算是宽容亲厚的了。因为尊严,晴雯瞧不起整天为了做宝玉妾而忙碌的“温柔可亲”的袭人,晴要发脾气,撕扇子,尖刻地讽刺袭人,袭人只低头让步。她不会象晴雯那样教训坠儿,在鸳鸯抗婚的时候也全力支持鸳鸯,并且大胆地指责贾赦的贪淫好色。这说明袭人并不是一个没有是非观的人,但在很多时候环境逼得她不得不考虑道义和利益两者的取舍。违背良心,弃善作恶,不仅与情不公,也总会得罪人;而遵循死理的可怕结局,晴雯就是最好的范例。她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怎样掌握宝玉的心,她屡次企图用感情和劝说来降服宝宝。第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一节,作者叙述袭人如何借赎身之论,对宝玉“用骗词以探其情,以压其气”,然后进行规劝。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宝玉”;写袭人着见史湘云给宝玉梳辫子,不免“又动了真气”;回房以后,就对宝玉说:“你从今别进这屋子了!横竖有人服侍你,再不必支使我,我仍旧服侍老太大去。”两个人呕了一天一夜的气;第二天还是宝玉主动认错,并发誓赌咒“改正”,才算结束了这次冲突。

    然而,根本的问题还在宝玉。她与宝玉在生活上很密切,在精神上却离得很遥远,最后终于分道扬镳了。宝玉出家了,她本来也想一死,但又考虑到那样对不起贾府。回去死在家里吧,又对不起哥哥。自己是个“屋里人”的身份,也不必守节,只好嫁始蒋玉函去,及到嫁了之后,死了又怕对不起丈夫了。这就是后四十回的作者对袭人结局的描写。总之,花袭人是个十足的奴才和卫道者。

                         宝钗与袭人

    薛宝钗是《红楼梦》中的一个重要人物,其原因不仅在于她是宝、黛、钗爱情悲剧的主人公之一,而且还在于这一艺术形象所蕴含的丰富内容,及形象的创新性。

   总体来说,薛宝钗这一人物是复杂而丰富多彩的,对于她的看法历来有着不同见解。有的尊薛而抑林,有的则尊林而抑薛。有人认为宝钗端庄稳重,温柔敦厚,豁达大度,有人则认为宝钗性冷无情,虚伪奸险,是个“女曹操”,这二者的看法竟是如此截然相反,说明了形象的描写的客观性和复杂性。因此,看待这一人物,首先要摒弃个人的偏见和爱恶,而从作品的描写刻画中进行具体分析。在曹雪芹的笔下,薛宝钗是一个典型的封建淑女,她容貌美丽、品格端庄、才华出众、学识渊博,在第四回和第五回中写到:薛宝钗“生得肌骨莹润,举止娴雅”,“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多谓黛玉所不及”,“令其读书识字,较之乃兄竟高过十倍”。但她却奴隶般地信奉封建礼教,有着“随分从时”的处世哲学,以至于被封建礼教所毒害。因此,作者对于这个人物是既赞美,又同情,既痛惜,又批判,对于她的性格的发掘是用细腻的笔触,多方面地展现她性格中美好的、健康的因素与陈腐的、窒息的成分之间似乎矛盾然而又是奇妙的统一。这就是薛宝钗这一典型形象的根本特点。作者对这个根本特点表现得愈深刻,愈充分,便愈是深入地揭露了封建礼教对这个少女精神上的毒害和摧残,便愈是尖锐地批判了封建礼教“吃人”的本质。在对封建社会批判的深刻性上,这一形像并不比贾宝玉、林黛玉的形像差,只不过前者的毁灭是叛逆者的悲剧,后者的毁灭是殉道者的悲剧。薛宝钗的悲剧虽然不值得人们同情,但它所显示的批判意义却是非常深刻的。只有从这个根本特点出发,才能真正认识这二艺术形像。




   对于花袭人的这一人物,有不少评论家指出了“袭为钗影”的看法,我个人认为,这一看法是没有理解清人物类型的规律,并且将袭人的人物独立性否定了,是一种片面的看法。袭人尽管同宝钗一样地站在封建统治阶级的立场,表现了对封建社会的顺从,但她毕竟是一个丫鬟,不像宝钗那么高贵、含蓄、有才学,而是露骨地控制宝玉的行动,向主子出谋划策,成为主子特别赏识的奴才,她还是是贾宝玉房里的“丫头王”,是宝玉生活阶“大总管”,更是个实质性的“宝玉屋里人”,处于主不主、奴不奴、妻不妻、妾不妾的地位。

   对于她的出场,作者是这样描写的:

   原来这袭人是贾母之婢,本名珍珠、贾母因爱宝玉,生恐宝玉之婢不中任使,素知袭人心地纯良,遂与宝玉。宝玉因知她本姓花,又曾见、前人诗句有:“花气袭人知昼暖”之句,遂回明贾母,即更名袭人。这袭人有些痴处,服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今跟了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只因宝玉性格乖僻,每每规劝.宝玉不听,心中着实忧郁......

 

比较钗、袭二人,可以从这几个方面入手:

(一)对宝玉

   贾宝玉,这个红楼梦的中心人物,显然在观点上与钗袭二人不同。薛宝钗的仕途经济、立身扬名之道,对于他而言是极大反感的,在宝玉眼里是一个“沽名钓誉,入了国贼禄鬼之流”之人,可她却始终毫无怨言地劝说,由此可见宝钗是一个受封建正统思想、封建道德观念毒害比较深的贵族少女。在爱情上,不能说她对宝玉是毫无感情的,相反的她对宝玉是有爱憎之意的,且有时流露。但由于封建道德观念的严重束缚,使她连黛玉那样痛苦曲折地表达自己伤感情的勇气也没有,在她看来,婚姻大事完全决定于父母之命,媒婆之言,如果表现出任何一点主动的意图和行动,都是伤风败俗的可耻勾当。

   因此,她时常表现了一种局外人的超然态度,如第二十五回,众人正因凤姐的一句“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开怀大笑时,宝钗也跟着开玩笑,还说:“颦儿急了,还不回来坐着。走了倒没意思。”并没有表现出拈酸吃醋的形景。还有,薛蟠说她爱上宝玉的话,因太伤了她的廉耻;气得她“整哭了一夜”。种种表现,都符合了一个封建礼教的忠实信仰者的所作所为。

   再来看看袭人,正如上文所说到的“今跟了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只因宝玉性格乖僻,每每规劝.宝玉不听,心中着实忧郁......”袭人是宝玉的“贴身”大丫头,与宝玉朝夕相伴,形影不离,对宝玉温柔细心,殷勤服侍。宝玉的衣食住行,件件都是由她照料。宝玉出外回来稍晚一点,她不是倚门而望,就是到处寻找。宝玉的脸色神情略有变异,她就首先察觉得到。宝玉的那块“命根子”通灵宝玉以及所有之物,她都悉心保护着,经管着。她无时无处不为她的主人担着心,生怕他有任何一丝一毫的烦恼、灾难,或有什么不妥当的行为。其实,袭人早就是宝玉的半公开的小妾,这个特殊关系是她一直以来的最高理想,她所做的都是为了某一天能够真真正正地公开这个关系。与宝钗相似的就是,袭人也常用一些仕途经济的大道理来劝说(实质上是压制)宝玉,因为她深知宝玉是不容易管制得了的,可同样的激起了他的反感;所以袭人遇到许多特殊场合,仍然只能忍耐。好在她有涵养和耐性。李嬷嬷公然骂她“狐媚”,她只有哭而不对抗;晴要发脾气,撕扇子,尖刻地讽刺她,她只低头让步。有一次宝玉误把她踢得吐血,使她平日“争荣夸耀之心尽皆灰了,眼中不觉流下泪来”,可是她不但不埋怨宝玉;反而劝他不可声张,以免惊动别人。像这样委曲求全,显然是只有为了深谋远虑而低首下心的人才做得到。

(二)对贾母、王夫人、凤姐等人

   这几个都是贾府中的“大主子”,是封建统治者的代表,薛宝钗很世故,即很会做人和处世。在贾府这个派系复杂、矛盾重重的大家族中,她一方面抱取“事不关己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的明哲保身的处世哲学;另一方面,她又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和各方面的人保持着一种亲切自然、合宜得体的关系;正如脂评所说:“待人接物不亲不疏,不远不近,可厌之人末见冷淡之态,形诸声色;可喜之人亦未见醴密之情,形诸声色。”而在这种貌似不偏不倚的处世态度中,她特别注意揣摩和迎合贾府统治者的心意,以博取他们的好感,以至于贾母夸她“稳重和平”,这一点是林黛玉所不及的。当然,薛宝钗的性格当中有虚伪、矫情的一面她喜欢讨好人和奉承人。贾母要给她做生日,问她爱听什么戏,爱吃什么东西。她深知老年人喜欢热闹戏文,爱吃甜烂食物,就按贾母平时的爱好回答。她还当着面奉承过贾母。她说:“我来了这么几年,留神看起来,风丫头凭她怎么巧,也巧不过老太大去。”结果是贾母大夸奖她:“提起姊妹”,“从我们家四个女孩儿算起,全不如宝丫头。”金钏儿投井自杀后,王夫人心里不安。她安慰王夫人说:金钏不会自杀;如果真是自杀,也不过是个糊涂人,死了也不为可惜,多赏几两银子就是了。王夫人说,不好把准备给林黛玉做生日的衣服拿来给死者妆裹,怕她忌讳,薛宝钗就自动地把自己新做的衣服拿出来交给王夫人。这—段文字不但是写她讨好王夫人,而且还显示出这个封建主义的信奉者是怎样的冷酷无情。她这样做,完全是遵循封建主义的明哲保身的哲学,

自然也就表现了她的虚伪和自私。她的思想言行所表现出来的虚伪,主要是由于封建道德本身的虚伪。她的头脑里浸透了封建主义思想,她是一个忠实地信奉封建道德和封建礼教的淑女。她认为按封建道德规范去做是天经地义的事,是最道德的;所以她很自然地做到了“四德”俱备。人有说薛宝钗是“大奸不奸,大盗不盗”,恐伯就是指的她对封建道德的忠实情奉和执行;因为这种道德本身就是虚伪的。她得到了贾府上下的放心,并最后被选择为宝玉的妻子,也主要是她这种性格和环境相适应的自然的结果,而不应当简单地看作是由于她或者薛姨妈的阴谋诡计的胜利。那种认为薛宝钗的一切活动都是有意识地有计划地争夺宝玉的看法,既不得合书中的描写,又缩小了这一人物的思想意义。事实上,她的性格特点并非奸险,并非事事时时处处都有心机,而是她按照封建正统思想去做,而且做得又是那样浑然不觉。那样如鱼得水。人们从她身上看到的虚伪正是封建道德虚伪的体现。薛宝钗的有心机与凤姐的两面三刀是截然不同的。

   同样,袭人在这方面有着相似的表现,因为她知道光掌握一个宝玉还是不够的,她还须努力争取王夫人等统治者;在宝玉挨打之后,袭人对王夫人说起宝玉周围的情况,并进言让宝玉搬出大观园时,王夫人感动得满眼含泪,称袭人为“我的儿”,将袭人的月银破格升到同赵姨娘、周姨娘同等的水平,袭人的特殊身份已被确认了;在这里,不少人指责袭人是诬告,是卖身投靠。其实,袭人除了隐瞒了自己与宝玉的私情外,所讲的都是事实,并非无中生有地陷害别人—。花袭人这个人物之所以使人讨厌和反感,并不是由于她怎么奸险,而主要是她头脑里充满了封建思想,她自觉或不自觉地遵循着封建奴隶道德。她是那种做了奴隶而赞赏奴隶生活的奴隶。钗、袭二人最相近的就是这一点,她们的悲剧都是因为这种封建思想无时不刻地影响着她们的行为,他们都是封建殉道者的代表。可相比之下,薛宝钗的悲剧性大于袭人,因为她虽然属于“主子”的阵营,但是,她不但谈不上什么统治权力,而且,作为封建社会的一位少女,连自己的命运也掌握不了;一切都得听从封建家长的摆布。一方面是“主子”,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另一方面,又处在封建礼教的压迫之下,这就是薛宝钗社会关系的特殊性,就决定了她最后独守空闺的悲惨结局。而袭人相比之下就幸运多了,宝玉出家了,她本来也想一死,但又考虑到那样对不起贾府。回去死在家里吧,又对不起哥哥。自己是个“屋里人”的身份,也不必守节,只好嫁给蒋玉函去,等到嫁了之后,死了又怕对不起丈夫了。这就是后四十回的作者对袭人的结局描写。

(三)对身边的熟人(小姐、丫鬟等)

   薛宝钗在这方面做得最好,就如上文所说的——“很世故”,她善于处理人际关系,和各方面的人保持着一种亲切自然、合宜得体的关系;而在这种貌似不偏不倚的处世态度中,对于被人瞧不起的赵姨娘等人,也未尝表现出冷淡和鄙视的神色,因而得到了贾府上上下下各种人等的称赞。从不称赞别人的赵姨娘也说她“展洋大方”。就连小丫头们,也多和她亲近。这当中还表现在她所具有的一些美好的品格。比如,她处事周到,办事公平,关心人,体贴人,帮助人。一次,袭人想央求湘云替她做点针线活,宝钗知道后,马上对她讲明史湘云“在家里一点做不得主”,“做活做到三更天”,“一来了就说累得慌”的苦衷,责怪她“怎么一时半刻不会体贴人”,并主动接去了要湘云做的活计。还有一次,湘云要开社作东,宝钗因伯她花费引起她婶娘报怨,便资助她办了螃蟹宴。因此,这位心直口快、性情豪爽的小姐,曾经真心地这样称赞宝钗:“这些姐妹们,再没有一个比宝姐姐好的,

可惜我们不是一个娘养的——我但凡有这样一个亲姐姐,就是没了父母,也是没妨碍的。”对于寄人篱下的林黛玉,家境贫寒的邢岫烟,也都给过种种帮助。就连黛玉也主动认错,承认“往日竟是我错了”而导致二人和解。

即使对大观园的下人,她也能体贴他们的起早睡晚,终年辛苦的处境,为他们筹划一点额外的进益。袭人在丫环群中,对于受人尊重、深得贾母信赖的鸳鸯,对于能影响掌握实权的凤姐的平儿,从来深相结纳。在怡红院中,除了晴雯始终和她对立外,麝月是她的可靠助手,别的丫环们自然都在“花大姐姐”指挥之下。因此,袭人在取得上层支持和处好周围关系上是胜利的。另外,袭人还有一宗心事;就是钗黛之争究竟胜利属于谁。袭人完全知道宝黛性格的一致,而听到过宝玉对黛玉所诉的肺腑之言;可是她也知道黛玉在贾母、王夫人心目中并不合标准。从对自己的态度来说,黛玉曾嘲笑地叫她“好嫂子”,当着人揭发了自己的隐私;这种人自然是难以相处的。宝钗与黛玉正相反,能得到贾母、王夫人的欢心,对自己又表示亲切;这种人是容易合作的,所以她决定“拥薛反林”。

总结:总之,从她们身上都能看出封建社会对人的剥削,对钗、袭二人的生动刻画是对封建礼教的“吃人”本质的尖锐批判,是对封建礼教对少女精神上的毒害、摧残的深入揭露,他们也都是封建殉道者的毁灭悲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论晴雯之死
《红楼梦》重要情节简述(24)
端阳节,贾宝玉那充满斗争的一周,只是金钏儿为何两天后才跳井?
薛宝钗对林黛玉的情谊
王夫人一连害死两条人命,我们低估了一个母亲对儿子的占有欲
【今日话题】贾宝玉为何让晴雯撕扇博千金笑?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