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中国名著《水浒传》里的十大悬案解析

中国名著《水浒传》,可谓家喻户晓,故事情节大家也都非常熟悉。水浒故事从各位好汉被逼上梁山开始,至后来一百零八将扩大梁山基业,到最后受招安南征北战。上应天星的一百零八位好汉在历经诸多波劫之后也最终曲终人散,各奔归途。回味快意恩仇的江湖世界,纵横捭阖的沙场风云,激情四射的床第之欢,不离不弃的手足情深之余,猛然发现水浒的世界里还有许多未解之谜亟待你我去解读。


《水浒传》里杨志卖刀


悬案一:晁盖之死

如果孤立地看待晁天王一案,虽然存在许多疑团,但尚不至于成为引发千年争论的敏感话题,可是如果加入了晁天王的特殊身份以及晁宋争权的大背景,此案立刻变得山重水复、扑朔迷离,原本那些并不引人注目的细节也随之发酵、放大,变得疑点丛生,耐人寻味。

首先,来看被宋江铁板钉钉的最大嫌疑人史文恭是否具备最大嫌疑。以史文恭比肩卢俊义的超然江湖地位,断不屑于使用毒箭这种自降身份的下流手段。翻阅整部《水浒传》,一流、二流甚至三流四流大将都没有几个使用毒箭的,为何已是天下翘楚的史文恭却如此下流?况且这也不符合曾头市“剿除晁盖上东京。生擒及时雨,活捉智多星”的战略初衷,并且如果晁天王果然是曾头市所杀,曾头市必将大吹大擂,并将宣传口号改为“首战诛晁盖,再战擒宋江”。曾头市的沉寂也委婉地说明了一个问题:曾头市根本就没有把射杀晁盖视为自己的功劳。

其二,再说晁盖的反应,并没有按照以往惯例,把寨主之位传于二把手兼最亲密的战友宋江,而是设立了“若那个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的遗嘱,分明便是为了将手无缚鸡之力的宋江彻底否定,而将希望留给了自己的心腹爱将林冲。这份遗嘱与其说是针对史文恭,倒不如说是针对宋江。或许在这耐人寻味的遗言中,也表达了晁天王对凶手的一种认定。

第三是宋江的应对。晁天王伤重垂危,刻不容缓,宋江每日在床前啼哭,虽“亲手敷贴药饵,灌下汤散”,但不过用寻常汤药惑人耳目也,根本没有宋江背疮发作时动员全山“使人寻药医治”的举措。再联想之前晁盖身负重伤,急需撤军,呼延灼却执意不撤,不顾及大哥的病情却要坚等身在梁山的老二宋江发号指令。如此反常举动联系在一起,显然有人想要拖延晁天王的救治,虽不能铁板钉钉说其中有宋江的暗中授意,但宋江一系的将领的确有人想借此东风完成晁位宋继的愿望。晁天王一案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一个替罪羊让它永远尘封。所以,最大嫌疑人史文恭自始至终一言不发即被处决,永远堵住了这一阴谋的唯一活口。

悬案二:宋江巨额财产来源之谜

文不能提笔安天下,武不能上马定乾坤,连上床播洒雨露都呼呼带喘的宋江却能够誉满天下,扬名四海,成为天下英雄的偶像,这本身就是一件匪夷所思之事。在那个随便去个什么地方都需要十天半个月的时代,宋江想要声名鹊起,并长年占据江湖人物排行榜的显要位置,无论如何都要花费大笔的金钱。还有人认为宋江资金虽少但都花在刀刃上,比如对武松和李逵,因此取得了比柴进更高的江湖地位。可是即使是刀刃也是需要大笔金钱的。不要以为个个都会像武松、李逵那样知恩图报,天下的白眼狼多了去了!武松、李逵只不过是海量基础上的个例而已。要想在大宋范围内支撑起宋江巨大的金字招牌,至少需要成千上万个武松和李逵。所以,任何认为只要花得巧,花得妙便能实现的人,完全就是脱离实际的痴人说梦。

这笔巨款对于位卑职低、家境一般的宋江而言,无疑是笔天文数字。即使宋江在押司之位上大贪特贪,也很难“量一县之力,而取天下英雄之欢”。倘若宋江果真有如此巨款,早用来去打通皇亲国戚了,何必年届三十,在古代都快要抱孙子的“高龄”,还在一个小县城的刀笔小吏位子上苦苦挣扎?宋江能够誉满天下,却又甘居押司卑位,只能说明宋江确有大笔巨款,但却是一笔不能拿出来大手笔示人的见不得光的钱。所以,宋江不敢大胆拿出巨款行贿,只能分散于天下积累人脉,亦算是变相的洗钱。宋江快速拥有富敌柴进的家财,只有一条捷径可以走,那就是抢劫。比如前一年生辰纲的丢失,很有可能就是宋江领着朱仝(雷横好赌,不可靠)、花荣,以及跟班孔明孔亮一起做的。宋江智谋的谋划、朱仝武力的保驾、花荣神箭的狙击,任谁押送也是有去无回。第二年,因晁盖一伙的染指,宋江为求稳妥把机会留给了晁盖,没想到最终还是将自己拉下了水。

悬案三:第一次智取生辰纲究竟是何人所为

智取生辰纲被视为奠定吴用江湖第一谋士地位的里程碑之作,意义堪比于当年武侯诸葛亮初出茅庐的三分天下神论。然而,细研吴用的智取之策其实是漏洞百出,完全没有起到丝毫保护七星的作用,反而加速了吴用等人逼上梁山的步伐,名为智取,实为陋夺。真正堪称完美劫取生辰纲的案件发生在政和四年,即晁盖等劫取生辰纲的前一年,这起案件被定性为北宋十大悬案之一,历经千年数十代人呕心沥血的推理侦破,至今仍旧毫无头绪。当吴用等人急急如丧家之犬,忙忙如漏网之鱼般仓皇逃窜之际,当年劫取生辰纲的好汉们,正抽着雪茄,喝着咖啡,搂着美女,在暗处嘲讽吴用等人自诩智取的滑稽和可笑。

悬案四:石碣排名究竟出自天意还是人为

石碣排名无疑是《水浒传》中最具分水岭意义的一个至关重要情节,直接决定了梁山最终的人事格局和好汉们迥然不同的政治待遇。石碣排名是出自天意,还是缘于人为,其中的争论由来已久,至今仍旧莫衷一是。天意说:书中明白直言,且深扣“上应天星”的主旨,也与洪太尉误走妖魔前后呼应,情节连贯,结构对称,将一百零八位好汉的正义形象和梁山“替天行道”的侠义作为衬托得更加高大完美;人为说:晁天王的剔除,何道士的可疑,宋系的强势,异宋的打压,都突显了人工雕琢的痕迹,很有可能是有人巧借上天意旨的华美外衣来实现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此事既为悬案,自然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虽永远无法定论,但却会永葆水浒魅力,是一个让水浒常辩常新的有益话题。

悬案五: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的去向

相信每一位初读水浒的人,都会深信不疑地认为王进会像《大话西游》里的至尊宝一样,在十万火急之时,骑着宝马,挺着长枪,踏着漫天尘土,在李逵“好大的棉花糖啊”的惊呼和宋江“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的喋喋不休中从天而降,救梁山于危难,扶大宋于险途,甚至会最终成为梁山一员在石碣榜上赫然有名。因为王进这一人物从形象、气质、遭遇以及出场定位都像极了故事的主人公,比绝大多数梁山好汉更具有“逼上梁山,替天行道”的气质,任谁也不会相信他会一回而终,永决水浒。千百年来,人们对于王进的去向有过很多的猜想,由此也演绎出许多精彩绝伦的传奇故事。然而,猜测终归是猜测,王进究竟身在何处,是生是死,始终是一个悬而未解的谜团,深深困扰着一代又一代的水浒读者,是水浒迷心中一道永远无法释然的伤痛。

悬案六:宋江究竟喜欢女人多一点,还是喜欢男人多一点

宋江的性取向和他的忠义观一样饱受争议,充满疑点。宋江可以不顾名誉,趴在阎婆惜身上不辞劳苦耕作,亦可以不避旁人,挽着李逵胳膊通宵达旦作乐;可以难掩兴奋,缠着李师师在快乐中得意忘形,也可以道貌岸然,用甜言蜜语和花荣在若即若离中大玩暧昧。在公明哥哥心中,究竟是喜欢菊花会上的型男李逵,还是风月丛中的娇花师师;是“齿白唇红双眼俊”的美男花荣,还是“一般行货两家茶”的浪女婆惜?答案恐怕只有公明哥哥自己知晓。但从宋江起初使尽全力也“不中那婆娘意”,到最后坐拥花荣、李逵、吕方、郭盛等一大片型男靓仔的轻松自如,至少说明了一点:公明哥哥已悄然间完成了从“粗放型”向“技术型”的革命性转变。

悬案七:孙立被贬地煞之谜

孙立以尉迟为名,武艺精熟,技艺超群,一杆长枪打遍天下,一条神鞭横扫八方,曾在《水浒传》中上演过许多精彩绝伦的对战,是一位比许多天罡正将都要威风许多的英雄豪杰。艺压群雄的高超武功,军队提辖的正统身份,登州派系的领袖地位,屡建奇功的功勋卓著,都使孙立拥有了进入天罡的足够资本。

然而,孙立却出人意料地被打压在了地煞,并且尚在朱武、黄信之后,不但未能进入天罡,甚至连天罡的尾气都闻不着。更为离奇的是在《水浒传》的蓝本《宣和遗事》中,孙立是名正言顺的天罡正将,而且排位不低,身兼押送花石纲的要职,最终与杨志一道落草太行山,在言简意赅的《宣和遗事》中算得上是一位有情节有对白的重要人物。因此,无论从人物的形象定位来看,还是从成书的历史沿革考虑,孙立最终成为地煞都是一件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施公如此大刀阔斧的修改,将一位天罡级的重要人物彻底地打到了地煞之中,不知是出于何种考量。莫非施公私下与一名叫孙立者有仇,而在书中有意贬低倾轧吗?究竟事实真相如何,现在已经很难考证,但孙立被贬将会永远成为一个谜团,让世代水浒读者不停地思考和解读。


《水浒传》石秀智杀裴如海

悬案八:祝家庄教头栾廷玉的下落

铁棒栾廷玉是实力位于八骠上游的天罡级大将,具有优秀的军事指挥才干和接近于五虎的高强武力,因此也成为急欲扩张羽翼的宋江志在必得的大将。然而,不知道是孙立策反能力不足,还是出于私心嫉妒,栾廷玉不但不能为宋江所用,反而成为宋江的死敌,最后不知所踪。宋江对栾廷玉盖棺定论之语:“只可惜杀了栾廷玉那个好汉”,可理解为栾廷玉确已阵亡,确凿无误;亦可理解为在栾廷玉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情况下,宋江的主观推断,或者根本就是“只可惜杀了,栾廷玉那个好汉”的遗憾表述。

祝家诸将,包括老翁祝朝奉在内,书中都明确交待了死于何人之手,功劳归于何将之身,作为祝家头等大将的栾廷玉却闪烁其辞,避而不谈,岂不蹊跷?并且,依常理即使宋江不从“惜英雄,爱英雄”的角度出发予以厚葬,作为师弟并满心愧疚的孙立断不会没有半点表示,文中却对此未有丝毫交待。祝家庄之战规模有限,尚不至于尸首无存或难以辩识,对于祝家庄一篇中的核心人物,如此草率处理岂不有违常理?以上种种疑点,只能说明栾廷玉之死尚有可商榷的余地,施公很有可能在此故意留有玄机,以待日后适时再将栾廷玉引入,只是创作过程超出预想,最终栾廷玉竟就此绝迹水浒,本是精妙无双的伏笔也非常可惜地付诸东流,实为《水浒传》中的一大憾事。栾廷玉很有可能是在乱战中眼见祝家庄不保,被迫突围而走,另投他处。但天地辽阔,人海茫茫,栾廷玉究竟奔向何方,投往何处,无疑又是一个深困水浒读者,永远难以释然的悬案。

悬案九:许贯忠是否就是罗贯中在书中的化身

在《水浒传》第九十回“五台山宋江参禅 双林镇燕青遇故”中出现了一位耐人寻味的奇特人物——许贯忠。“贯忠”之名,同音近形于罗贯中之名,而许贯忠的丰神爽雅的形象、超凡脱俗的气质,世外桃源的意境,高屋建瓴的言语,处处都与《水浒传》中其他人物迥然不同,而他对燕青一番鞭辟入里,极具前瞻性的劝戒,明白无误地暗示了其后情节的发展方向,颇有《红楼梦》开篇判词的意味。

双林镇遇故的情节其实可有可无,除了许贯忠所赠的地图之外,对后续情节完全没有任何影响,更像是书外旁白,作者心声,植入的痕迹非常明显(地图完全可以借罗真人或智真长老之手献出)。因此,有理由相信许贯忠很有可能是作者罗贯中本人形象在书中的体现,是罗大才子心血来潮过了的一把龙套瘾。倘若果真如此,无疑是罗贯中参与水浒创作的一大铁证。

悬案十:武松可曾对潘金莲动过真情

俗话说:“好吃不过饺子,最亲不过嫂子”。从武松环抱腿夹孙二娘的娴熟动作来看,虽不说是久经欢场,却也是识得欢娱之人。面对娇姿欲滴的嫂子直勾勾、火辣辣、麻酥酥的诱惑,是男人都会血脉贲张,热血沸腾,更何况是以血性著称且正值血气方刚之年的武松。所以,当时武松的暴怒是有原因的,绝非仅是单纯的道德泄愤,更多的是想通过盛怒来掩饰浑身充血后兴奋异常的尴尬。武松对潘金莲毫无疑问会有生理的冲动,但也绝不仅仅停留在欲望的层面。从武松踏入家门的那一刻起,嫂子潘金莲就给予了武松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体贴入微的照顾,看着年纪相仿的嫂子,如同翩翩飞舞的彩蝶在眼前飞来舞去,淡淡的体香穿过武大郎腋臭的封锁缓缓泌入鼻孔,轻舞飞扬的裙角有意无意地拂过武松面颊时,正值求偶期的武松怎能没有心跳加速、小鹿撞怀的恋爱感觉?

潘金莲是无辜的,她的婚姻本身就是一个恶毒的阴谋,而武大郎在享尽艳福之后,却仍不肯给身下的玩偶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依旧用道义和所谓的爱情霸占着潘金莲这块良田,任其荒芜却不容其他雨露的滋润;潘金莲是美丽的,在清河、阳谷两县都堪称县花,连品味一向甚高的西门大官人都为之仰慕,甚至不惜铤而走险,陪上身家性命;潘金莲是火辣的,在武大郎遥遥无期的精神摧残和浅尝辄止的挑逗拨撩下,无所顾忌且极其亢奋的潘金莲面对充满阳刚的武松,没有丝毫少女的娇羞和掩饰,用成熟女人极具视觉冲击力和感官刺激性的直率、奔放,牢牢抓住了隐藏在男人心底的欲望之弦。

潘金莲的委屈,武松都明白;潘金莲的美丽,武松也知道;潘金莲的火辣,武松更是早就心动。但兄弟之情,手足之爱却如同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堑生生地阻断了武松对潘金莲的爱慕之心。倘若换一个场景,谁又能否认武松与潘金莲不是琴瑟和弦的登对佳偶?只是如此浅显之事,许多卫道士们却熟视无睹,一厢情愿地认为武松是一个不识人间烟火的天外来客,对于潘金莲的体贴、美貌和极具杀伤力的勾引会心如止水,无动于衷,把一个本不是悬案的事情人为地变成了悬案。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TOP10水浒十大悬案
《水浒传》中有哪些强盗联盟?
梁山枭雄为何没有怜香惜玉之心?
话说水浒
TOP10新版《水浒传》对原著的十大喷血改编
《水浒传》正宗三版电视剧谈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