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userphoto
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那些宜兴名人和他们的爱情故事

 三世魂牵,唯君是念。若可,我愿退去尘世的锦衣,在烟水之湄化身为莲,飘渺出尘,临水照影。我会盈一份云水禅心,优雅娉开,任时光荏苒,风云来去,不悲不喜,只等君来。

那些宜兴才子佳人的爱情故事惊艳了岁月,感动了你我~~


恨君不是西楼月”

徐悲鸿——蒋碧微

徐悲鸿在上海认识了一位年长的宜兴同乡蒋梅笙,蒋家次女蒋碧微,被悲鸿吸引,偷偷地爱上了他。当时悲鸿正处于父逝妻亡的悲痛心情中,而且他又专心致志于绘画,无暇顾及其她。但蒋碧微那多情的顾盼,有时也牵引他的心。 在朱子洲穿针引线的工作下,两人私奔到日本,蒋意识到徐悲鸿并不爱她,后两人到巴黎留学。有了共同的兴趣爱好,两人也着实尝过一段甜蜜的生活。但最后妻子在他的疏忽中沉醉于张道藩。 徐蒋当初的恋爱,原是一见钟情的。在法国相处一段时间后,即发现彼此性格间的差距。加上张道藩的从中作梗;以及后来徐悲鸿与学生孙多慈发生所谓热恋,他们夫妻感情渐渐恶化了。




“剥莲认识中心苦,独自沉沉味苦心。”

徐悲鸿——孙多慈

那年徐悲鸿35岁,平日除了绘画,就是忙于南京中央大学美术教授的工作。 遇见孙多慈仿佛命中注定。18岁的孙多慈考取中央大学的文学院未果,于是作为旁听生来到艺术系,她成了徐悲鸿的学生。 孙多慈初遇徐悲鸿,心底对他无限崇拜。而她年轻的脸庞,明亮的眼睛,略带伤感的目光,总是让徐悲鸿心生怜悯。 看过孙多慈的画,徐悲鸿对她更加心疼。非常想把自己绘画上的才华传授给孙多慈。就这样一个结婚多年,正处在情感疲倦期,有许多话需要妻子之外的人来聆听。另一个独自在学校,远离家人,朋友也很少,除了学画,不知还能做什么。于是彼此开始倾诉与聆听。如果说徐悲鸿与孙多慈起初在一起,只是师生或者朋友的感情,那么在1933年1月徐悲鸿离开学校远赴欧洲举办巡回展后,他们之间似乎有些不同了。长达一年半的分别,让两个人在书信中顷尽相思。但是最终这段师生恋受到蒋碧微的阻挠,加上孙父的阻挠,孙多慈最终嫁给了许绍棣。



“嘉陵江水碧于茶,松竹青青胜似花。”

徐悲鸿——廖静文

廖静文是1942年在重庆报名应考中国美术学院图书管理员时认识徐悲鸿的,帮助徐悲鸿整理藏书和藏画。当时徐悲鸿已和蒋碧微分居,一个人独居生活。由于工作在徐悲鸿身旁,加深了对徐悲鸿的同情、怜悯和尊敬,徐悲鸿也爱上了她。当时徐悲鸿四十八岁,廖静文二十八岁,但是感情这东西却往往出人意料,廖静文出现,重新燃起徐悲鸿渴求爱情和家庭的欲望,终干向廖静文表白自己的爱恋。他们跨越年龄的障碍,走到了一起,在贵阳正式举行了订婚礼。不久,悲鸿和廖静文在重庆中苏文化协会举行了婚礼,由郭沫若先生和沈钧儒先生证婚。悲鸿的许多朋友和学生都来参加了婚礼。悲鸿新家异常简陋的,但他们却感到无限愉快和幸福。悲鸿不止一次地对廖静文说:“我真正找到了我所爱的人!除了你,没有人能对我有这样真诚、坚定、纯洁、无私的爱情,我用什么来报答你呢?”“我欠着你的情分,我要把我最珍爱的东西都送给你。”



朝思暮念夜成梦,月暗花愁空断魂”

潘汉年——董慧

在延安的讲坛上,潘汉年丰富的实践经验、敏捷流利的演讲口才,给广大学员留下了深刻印象。坐在台下听课的董慧,对潘汉年产生了敬慕之心、爱慕之情。不久,两人相爱,并结为夫妻。此后,她不仅是潘汉年的好妻子,也是他开展情报工作最贴身、最可靠的助手。作为战斗在敌伪心脏的中共头号特工潘汉年,与董慧四海为家,难以顾及家庭生活,夫妇俩终生没有生育子女。遗憾的是幸福不会顾及到每一个人,潘汉年被中共误当成汉奸着落起来。之后整整18年,两人饱受相思之苦。直到去世,潘汉年的罪名才洗清,名誉才恢复。



莫言自小青衣贱,也是江淹传里人

陈维崧——紫云

一次陈维崧作为冒辟疆故人之子,曾被冒辟疆请到自己水绘园读书。席间,宾朋满座,有美少年紫云、杨枝、秦箫等随侍左右,而那个叫紫云的少年尤其清雅如玉。犹如前世冤孽,陈维崧见了紫云后,怅然若失,竟是一种熟悉而陌生的亲切感。 席散之后,陈维崧如梦初醒,赶紧向别人打听紫云,得知紫云者,姓徐,字九青,号曼殊,人称云郎,是水绘园专门养的梨园明僮。那天,陈维崧果然厚着脸皮找到云郎,而云郎本来对他也有意。后来的六年,是陈维崧在感情上快活如神仙的六年。他读书作文时,云郎陪伴在侧,磨墨捧砚,铺纸添灯。然而云郎年纪渐长,终于也要走到结婚生子的那一步了。古时同性恋的观念和今天大不一样,古人伦理意识很强烈,即使不喜欢女人,也会娶妻生子,不废人伦大事。这大概是古代中国人对同性恋的态度相对今天来说很宽容的一个原因。



“她成了婴儿”

吴冠中——朱碧琴

 朱碧琴一辈子守着工作和家庭,照顾吴冠中几十年,除了下放农村的年月,几十年她没有离开北京去外地旅游过。当孩子们各自成家,子孙绕膝,她终于可以陪着吴冠中一起四处写生,走遍祖国的大好河山。这时候的吴冠中已经是个名家了,他们举案齐眉、相濡以沫的镜头让周围多少人羡慕。

1991年的早春,朱碧琴突然病倒了,病情很严重,是脑血栓。后来发展到了老年痴呆症,她时而清醒,时而糊涂,过去的记忆几乎全没了,她唯一记得的就是丈夫画画的事情。吃饭的时候,吴冠中一定要朱碧琴和他坐在同一张小桌上,有她在身边,这房子才像一个完整的家。吴冠中将他与妻子朱碧琴的故事,写成了一部作品《他和她》,一开始便写道:“她成了婴儿。”他希望她永远是自己怀中的婴儿,那么安静地在他身边待着,让他照顾她。但是,最先离开的那个人是他。2010年6月,吴冠中在北京走完了他91岁的人生。妻子朱碧琴当时不知道他的离世,他曾说过:“你走在我的前面,是你的福气。”但是他还是先走了一步……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周培源——王蒂澂

 1930年的一个周末,周培源到同学家中做客,无意中发现一张少女的照片,周培源心头立刻涌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他原以为是同学的妻子刘孝锦,当得知不是时,不由得心中暗喜。照片的主人叫王蒂澂,是刘孝锦的同学,北平女子师范大学的学生。在同学的撮合下,王蒂澂和周培源很快便陷入了爱河。1932年6月18日,这对有情人在北平欧美同学会举行了结婚仪式,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先生亲自主持了婚礼。多年以后,曾在清华就读的曹禺对周培源的女儿说:“当年,你妈妈真是个美人,你爸爸真够潇洒。那时他们一出门,我们这些青年学生就追着看。”



编辑:Daisy Tina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热】打开小程序,算一算2024你的财运
徐悲鸿背上沉重画债,她说:倘若人家抛弃你,对不起,我绝不接收
蒋碧微骂了徐悲鸿一辈子?
特别关注之徐悲鸿13(完):画家与四个女人
徐悲鸿前妻蒋碧薇:当了20年政客情人,孤独终老不被子女原谅
徐悲鸿大师壶 徐悲鸿大师紫砂壶
悲鸿三恋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热点新闻
分享 收藏 导长图 关注 下载文章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