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秦淮八艳陈圆圆: 他冲冠一怒为红颜,我一夕倾城为君尽


点击题目下方:读史知今 免费关注顶尖历史文化平台  


文:李梦霁  节选自摘自《一生欠安》记忆坊


入宫那天是初一,无月。

宫墙里的争斗,千百年来无止无休。

周皇后和田贵妃争宠不睦,使其父游历天下,掳掠美女入宫,培植己用,两相抗衡。

自此,周、田两位国丈煞费苦心网罗美女。

田国丈的榜单上,赫然印着我的名字:陈圆圆。


1

幼时家贫,被卖入苏州梨园。豆蔻年纪初登台,唱《西厢记》,以吴音唱南曲,名动江淮。

时人赞我丽质天成,通琴棋书画曲,才艺擅绝一时。“每一登场,花明雪艳,独出冠时,观者魂断。”

可我心里明白,终究是风尘名妓,以色侍人罢了。盛名之下,只想逃离。

逃离满目纸醉金迷,去过寻常人家的小日子,一朝一夕柴米油盐,养儿育女。

可这足够简单的心愿,对风尘女子而言,已是太大的奢望。

青楼挂明镜,临照不胜悲。


我十六岁时,曾遇一翩翩少年,许下娶我之诺。

见过太多虚伪的情意绵绵,只有他是认真,完成誓言。

他赎了我,迎回家,不惜与正妻反目。

参拜他的父亲时,老人家望着我,竟为之一颤。

翌日,我被送回青楼。

“家父说,小姐艳若天人,不是凡俗之身。在下不敢娶天人做妾,逆天者亡。”

艳若天人,所以过不起寻常生活。

美貌已是罪过。

我到底还是感念这个文弱少年,曾让我那么靠近人间烟火。


十八岁,已惯看迎来送往,秋月春风。

江南雅妓陈圆圆,声甲天下之声,色甲天下之色,文人墨客争相拜会。

那日,我凭栏远眺,思索何日离开烟月所。

遇人,执手,白首。

身后有笔墨簌簌声。我转身,见一书生,伏在书案上,持笔写字:

“圆圆淡而韵,盈盈冉冉,时背顾,湘裙,如孤莺在烟雾。”

如孤莺在烟雾。

人人赞我容颜才情,唯有他,知我孤独。

“在下冒襄,字辟疆,如皋人氏。”

约有半年时光,冒辟疆隔三岔五前来,与我相会,佳期如梦。

我在他身上,看到逃离风月的希望。


“幸有意中人,堪寻访。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冒公子,如此良辰美景,你可愿共我一生一世同度?”剪水双眸,深情脉脉。我多想他点头,然后牵我到万家灯火深处,隐姓埋名,做世间最普通的夫妻,举案齐眉,相濡以沫。

家,我从来不知为何物。

“圆圆,你我高山流水,惺惺相惜,知己一生,已是最好。”他眼眸里有闪躲的优柔。

风尘中浮沉太久,明知是稻草,也会竭力抓取。一松手,就是万劫深渊。

凭一点余勇,我追问:“艳惊江南、天下无双的陈圆圆,嫁与你,可好?”

“烟花柳巷,无聊消遣,不可当真。”

无语凝噎。

世上所有流连纸醉金迷的男子别无二致。满口情深意切,皆是逢场作戏。

留得青楼薄幸名。


举头望月,不让泪水滑落。

今日初四,一弯娥眉月,冷冷的,瘦瘦的,寒气逼人。

许是我眉间悲凉让他心生恻隐。冒辟疆低声说,“我明日回乡接家母,下月中旬方回,月满为期。待我归来,从长计议。”

月若无恨月长圆。

未及月满,我便被田国丈掳进宫去了。

若干年后,我在空门忆半生。倘若等到月满之时,嫁了冒辟疆,我的命运将与如今云泥殊路,不必背负“红颜祸国”的千古罪名,大明王朝的历史,恐怕亦要改写。

万事万物,最难揣测者有三,人心,爱情,宿命。

冒辟疆与我缘断,又结董小宛。秦淮河畔两位绝色女子,于他而言,不过东隅桑榆之谓。

水天双对镜,身世一浮沤。


2

初一,寒夜,无月。

我在宫闱。

自小长在梨园,江湖浪打,历尽炎凉。却对君王之侧,六宫粉黛,一无所知。

只闻唐人写,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民女陈圆圆参见皇上。”

一袭龙袍绣团龙纹样,色彩斑斓,裁制精巧。冕冠玉珠轻摇,脚踩皂色毡靴。天子气度,不怒自威。

今朝若选在君王侧,总好过百花深处强颜欢笑。

皇帝草草瞥我一眼,“今乃多事之秋,刁民贼子谋反,向我京城步步进逼。满人在北,虎视眈眈,相机而动。宫廷内,后妃争宠,不得安生。”轻声叹息,庄严正色道,“天下大乱,内忧外患,朕无意选秀封妃。”

不须看尽鱼龙戏,终谴君王怒偃师。

未几,我被遣出宫,成了田国丈府上的歌舞伎。


犹记隋末红拂女,服侍风烛残年的老臣杨素,常自嗟自伤。偶遇布衣李靖,私奔。后李靖成大唐开国元勋,红拂亦为一品诰命夫人。

我十九岁,花容月貌,终日侍奉苍发白髯的田国丈,一如红拂。

然李靖何处?


彼时流寇猖獗,田国丈宴请辽东总兵吴三桂,托其庇佑。

我为歌伎,席间,唱《西厢记》。

兰闺深寂寞,无计度芳春,料得行吟者,应怜长叹人!

吴三桂目光如炬,望向我,穿过觥筹交错琉璃杯盏,穿过满厅满室婀娜舞伎,穿过我单薄如也的戚戚浮生。

千帆过尽,世间从无一人,这样看着我,杂着倾慕、蜜意与心疼。

感君一回顾,思君朝与暮。

我一怔,竟忘了唱辞,掩面而去。


吴三桂纳我为妾。

成婚那天是十五,满月当空,蓦地生出“但愿人长久”的渴念。怜取眼前人,生生世世,并肩观望花好月圆。

吴府的时光,是此生最安宁的日子。

平淡的小生活,素心向往之,终得偿所愿。在粗粝与温柔间辗转,情意化作朝朝暮暮的现世安稳,和光同尘。

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


3

一纸诏书,命吴三桂出关抗敌。

狼烟蔓草的年代,容不得柔情菀菀的暮色四合。

他想带我同去,做随军家属,公公极力反对,名曰“妇人在军中,兵气恐不扬。”

父命难违。

其实,公公担心吴三桂兵败投敌,不顾全家安危。有我在吴府,他总会回来。

我当人质,老人家安心。

不久,吴三桂领兵出关。

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


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未及吴三桂抵达关外,京师已沦陷,皇帝自缢。

李自成建大顺王朝,劝降吴三桂。

听人说,劝降使臣到达军营,吴三桂正在吃饭,得知我被李自成部下刘宗敏霸占,掀了案几,怒发冲冠,仰天长啸:“大丈夫不能保全一女子,何面目见天下人!”

于是,吴三桂做出惊天动地的决定,山河为之一颤,历史自此改写。

他向满人多尔衮借兵,决战李自成,不负红颜负汗青。

李自成败,怒杀吴家上下三十八口。清兵入关,如狼入室,大顺王朝寿终。兵荒马乱中,我借机逃跑,流落民间。

不闻夏殷衰,中自诛褒妲。

人人尽称,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陈圆圆是红颜祸水,祸国殃民。

无人知晓我的苦难。

李自成军队入京,起初劫富济贫,军法严明。后来却财迷心窍,趁火打劫,烧杀抢掠。我一介民女,无端端被强占,谁人看到我的疼痛?

亡了大顺的,不是我,是他们自己。

我只是在历史断壑里,侥幸得到过一个男人的宠爱。

如此而已。


4

吴三桂四下打探我的下落,终得团聚。

他阴差阳错地成了清朝开国功臣,受封平西王,独占云南。

“圆圆,我欲立你为平西王妃。”晚饭时,吴三桂目光灼灼,一如多年前田府初见,满是思慕、浓情与怜惜。

“张氏正妻,理应她做王妃。废正立偏,不妥。”

我不在意名分地位。你在,就是全部的天下。

吴三桂不再言语,低头的一刹,眼中隐有异样之态。

许是劳累。


明朝破碎,各地政权并立。皇室朱由榔在西南称帝,年号永历。

某日路过书房,无意间听到吴三桂与部下商议,如何处置新近擒获的永历皇帝。

夜晚,我与吴三桂深谈。

“你曾为救我,引清兵入关,落得投敌变节之名。如今,你控制了永历帝,不如反戈一击,光复大明,彰显汉人气节。”我看他无动于衷,复劝道:“你牢牢占据西南边陲,手握重兵,如若起义,各地反清复明的仁人志士必将呼应,如此可成不世之功!”我慷慨陈词,神情激昂。

吴三桂面露不屑,讥笑我,女子之见误国。


我曾以为他是英雄。

他曾有机会成为英雄。

可他到底舍不得放弃平西王的权势,秘密杀害永历帝。吴三桂依然是不忠不孝的叛国贼,陈圆圆依然是亡国祸水。

历史车辙冷冷前行,王朝碎瓦坍塌一地。碾碎的希望,不堪一击。


年复一年,人老珠黄。

吴三桂纵情声色,新欢“四面观音”、“八面观音”并擅其宠,我已是个旧人。

纵然曾有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深情,也敌不过斗转星移的时光。

色衰,而爱弛。


某个深夜,吴三桂破门而入,闯进我房间,酩酊大醉。

他已太久不曾来过。

断断续续呓语:“圆圆,你早年是江南妓女,后入宫,又进田府,与我无关……可想当年,大明被灭,我在关外,你被李自成的人抢了去……你是我的女人,怎能委身贼人?……”

像醉话,又像专门讲给我听。

猜忌,像一根刺,横亘在我们中间,隔成天涯。

“你想让我去死吗?”我问他。

他昏昏睡去,没了声音。

我想起他异样的眼光,凛然如刀。

我以为,受多少凌辱,咽多少骂名,只要活着,总还有与他相见的一天。见到他,就是希望。

我爱他如生命。

他却想让我去死。

南辕北辙。


5

百般蹂躏的人生,了无指望。

唯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

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我遁入空门,虔心皈依。

国色天香,给予我的,只有无尽挣扎。少时为妓,以色侍人,嫁入吴府,背负“祸国”辱名,老来被弃。红颜若非薄命,便惹了数不尽的是非。

红尘浪打,我心力交瘁。只想青灯佛影,安度余生。


树欲静,风不止。

康熙帝颁了撤藩令,吴三桂举兵反清,自立为帝。

我曾劝他反,推翻满人政权,光复汉人明朝,他置若罔闻。现今清廷削藩,他为保一己私利,竟起兵造反。可见他心里,本就没有民族社稷的大义,有的只是一点私心。

康熙十七年,吴三桂病逝。

康熙二十年,昆明城破,吴氏灭门。


我沉湖自尽。庵内修行,原可躲过此劫,却也生无可恋。

辞世那日是廿八,残月当空,惨惨戚戚。

一夕倾城为君尽。我一生的阴晴圆缺,尽了。

仿若一场轮回。

明夜,无月。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历史真相:吴三桂引清兵入关是因为陈圆圆吗
明朝那抹嫣红
冲冠一怒为红颜:陈圆圆(二)
陈圆圆与刘宗敏有何故事 边关丽人陈圆圆相关简介
一代红妆照汗青——陈圆圆
大话明清:“冲冠一怒”为红颜?我们被误读了376年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搜索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