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明亡清兴六十年4成梁守辽

 演讲人:阎崇年

讲师简介:北京社会科学院满学研究所研究员、北京满学会会长、中国紫禁城学会副会长。创建第一个专业满学研究机构:北京社会科学院满学研究所、 北京满学会,并主持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第四届国际满学研讨会。北京市政府授予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

  论文集有《满学论集》、《燕史集》、《袁崇焕研究论集》、《燕步集》共四部;专著有《努尔哈赤传》、《古都北京》、《天命汗》等十六部。主编学术丛刊《满学研究》第一至六辑和《袁崇焕学术论文集》等十一部。先后发表满学、清史论文二百五十余篇。

内容简介:关于李成梁守辽,下面分四个小题目分别介绍,就是北边防务、遏制蒙古、打击海西和局中之局,以利于大家了解和认识李成梁守辽的功绩和不足。

全文:

关于李成梁守辽,下面分四个小题目分别介绍,就是北边防务、遏制蒙古、打击海西和局中之局,以利于大家了解和认识李成梁守辽的功绩和不足。 

一、北边防务

明太祖朱元璋于洪武元年(1368年)在金陵(今南京)建立明朝。当时,朱元璋派大将徐达沿运河北上,攻打元朝的都城大都(今北京)。徐达临行之前,请示朱元璋说,元主如果北逃,是不是要穷追不舍,除恶务尽?对于这个重大的问题,朱元璋做了明确回答。《明太祖实录》记载说:“彼气运既去,理固当衰,其成其败,俱系于天。若纵其北归,天命厌绝,彼自澌尽,不必穷兵追之。”就是说,元主北逃,你不要追他,听其自然。所以徐达夺取大都后,对蒙古军队没有穷追务歼,这就使故元蒙古主要的军事力量没有被完全摧毁,“引弓之士,不下百万”。元主退回漠北地区,自称“大元”,史称北元。北元蒙古不甘心于失败,不时犯扰内陆,企望再次入主中原,恢复元朝,从而给后来明朝北部边务带来长期困扰。终明一代,蒙古骚扰问题,始终没有解决。

明朝建立之后,为加强北部防务,采取了许多重大措施:(1)迁都北京,天子守边;就是都城由原来的金陵(今南京),迁到北平(今北京),由天子亲自守国门。(2)大修长城,构筑防线。(3)设立“九边”,驻军防守,等等。“九边”的这个“边”,不是国界,而是中原农耕文化和塞外草原文化中间的一条大概的界限,九边的防御和战守,完全是中央政府和地方势力之间的争战。“九边”就是沿着长城,由东往西,分别设立的九个军事镇守防区——辽东镇、蓟州镇、宣府镇、大同镇、太原镇、榆林镇、固原镇、宁夏镇、甘肃镇。辽东镇的设立是在洪武初年,其辖地,主要是今辽宁地区,不是辽河以东的狭义概念。在辽东,洪武初年设辽东都指挥使司,简称“辽东都司”,进行军事防御和军事屯田,建立起军事组织系统。辽东都司设都指挥三员:一是都指挥使,管全镇的军务;二是都指挥同知,管军事;三是都指挥佥事,管军屯,都司下设卫:有卫指挥使、卫同知、卫佥事;卫下设所(千户):正千户,管全所军务。一名副千户,专管军事。另一名副千户,专管屯田;千户所下设有堡(百户)、台(总旗)等。辽东镇是由朝廷派总兵官镇守,派巡抚、太监等在辽东监镇。辽东镇有严密的防御体系,这个防御体系从鸭绿江开始,往西大约有1000公里。

辽东镇的防御体系,以城堡为依托,以军队为防守。

辽东防御城堡分为镇城、路城、卫城、所城和堡城五级,组成防御体系。

  镇城:有两座,一座是辽阳城,为辽东都司城,是副总兵和巡按等的驻地;另一座是广宁城(今辽宁北宁市),为都指挥使分司城,是巡抚及总兵驻地。初期都指挥使司在辽阳,都指挥使司分司在广宁。巡抚和总兵驻广宁,因其更靠近蒙古,军事地位格外重要。后来满洲兴起,隆庆元年(1567年)辽东军政重心移到辽阳。

路城:辽东镇下设东、南、西、北、中五路屯兵城,就是路城。东路辽阳城(兼),南路前屯卫城,西路义州卫城,北路开原卫城,中路广宁城(和镇城合一)。

卫城:各路下分管二十五卫,有些卫单独建立了防御性的卫城,如宁远卫城、铁岭卫城、沈阳中卫城、金州卫城、复州卫城、海州卫城、盖州卫城等9座,后来袁崇焕镇守宁远卫城,这里发生过许多历史故事以后将要专门讲到。

所城:卫下计有127所,所依托的城为所城,其规模较小。以下要讲到的抚顺,就是个所城。

堡城:也称台堡,有107座。

镇、路、卫、所、堡,众多城池,依托长城,构成一个强固的防御体系。辽东的军队,实行卫所制。设总兵官一员,协守或分守副总兵一员,其下有参将、游击、守备、备御等。卫所的建制,据《明史·兵志》记载,一个卫的驻军大体上5000人上下,一个所的驻军大体上1000人上下,下面还有百户(100人上下),再下面是总旗(50人左右),再下面是小旗(10人)左右。约相当于现在的军、师、团、营、连这么一个体系。后来实际兵员数有变化。这样,辽东镇组成了一道井然有序、层次分明、互相联系、依托长城的强固防线。辽东镇的总兵一任一任很多,跟本书关系密切的一个总兵就是李成梁。在明朝隆庆万历年间,李成梁守辽前后30年,他经营的辽东战守格局,一直影响到明末。

李成梁,生于1526年,死于1618年,享年93岁。他的先祖在朝鲜,明初内附,就到了辽东,后来落籍到铁岭,因军功授世袭铁岭卫指挥佥事。李成梁出身将门,史载他“英毅骁健,有大将才”。但李成梁小时候因为家境不富裕,不能袭职,直到40岁还是诸生。后来得到一位巡按御史器重,资助他到北京,才得以袭职。后因军功,升为参将,又升为副将,直至升为总兵官。李成梁升任总兵官之时,恰恰是在张居正当国的时候,大体就是万历元年(1573年)到万历十年(1582年)这段时间。张居正对内整顿朝政,对外支持戚继光和李成梁。

所以李成梁和戚继光都有所作为。直到现在,当年万历皇帝为李成梁敕建的牌坊,还矗立在今辽宁省北宁市。李成梁两任辽东总兵,第一次守辽22年,第二次守辽8年,前后30年。他主要做了两件事情:第一,遏制蒙古;第二,打击海西。

二、遏制蒙古

在明朝,蒙古主要分为三大部:一,厄鲁特蒙古,在西部,通常称为西蒙;二,喀尔喀蒙古,主要在北部,通常称外蒙;三,漠南蒙古,就是在大漠以南,通常称内蒙。其中重要的部族有鞑靼部、瓦剌部、兀良哈部、科尔沁部、察哈尔部等。各部分合,相互交错,彼消此长,极为复杂。

正如上文说的那样此时蒙古的军队还有百万之众。这样一股强大的势力直接威胁着明朝首都北京:明英宗正统十四年(1449年)的己巳之变,史称“土木之变”,蒙古瓦剌军队打到今河北怀来,俘虏明英宗,然后攻打北京;明世宗二十九年(1550年)的庚戌之变,蒙古俺答汗的军队又打到北京城下。为此,北京修了外城。2004年重建的永定门城楼,是北京外城南大门的门楼。后面我们要讲到的广渠门、左安门,都是北京外城的城门,是嘉靖年间修的。到万历的父亲隆庆时,俺答汗纳娶他的外孙女即三娘子,他们愿意同明朝和好,互通贸易,所以定了“隆庆和议”。俺答汗死后,三娘子又嫁给他的儿子,他的儿子死后,再嫁给他的孙子。史书记载,三娘子“历配三王”。明朝封俺答汗为顺义王,封三娘子为忠顺夫人。这样,明朝和蒙古俺答部20多年没有战争,相对来说,西北部比较安宁。但是,这时候蒙古的另外一部,土蛮部的势力东移,主要移到辽东地区,这部分蒙古的势力很强大,他们的骑兵数以万计,集合起来以十万计,经常骚扰辽东地区。纷扰情况,非常严重。

蒙古土蛮汗等犯扰辽东:少者一两万骑,多者一二十万众,饮马辽河,屡犯锦州,旁及金州、复州、海州、盖州,震惊开原、铁岭、义州、广宁,声势浩大,烟尘蔽天,“杀掠数万,村堡荡然”。所过之处,焚掠几尽。到万历年间,张居正任用李成梁守辽,抵御蒙古犯扰,取得重大成绩。

从万历元年(1573年)到万历十二年(1584年),就是到张居正死后、袁崇焕出生的那年,李成梁一直在辽东抗击蒙古犯扰势力。此前十余年间,辽东三员大将战死,李成梁镇辽后,重要的战役,可列出五次:

第一次,万历三年(1575年),土蛮汗率领10万骑,号称20万骑,抢掠锦州、义州一带,李成梁率兵进行抵御,大败蒙古骑兵。朝廷加授成梁太子太保。

第二次,万历六年(1578年),土蛮等几个部大举犯辽阳、锦州等地。辽阳是明朝辽东的首府。李成梁率军迎击,斩获1745级,取得大捷。成梁因功受封宁远伯,赐大红蟒袍。

第三次,万历七年(1579年),土蛮等大举攻锦州、广宁。总兵李成梁先后斩1287级,夺马牛羊驼4261头匹。明廷以辽东大捷,告祭郊庙。

第四次,万历八年(1580年)八月,土蛮等聚4万余骑,“人牵牛二角、羊三头”,攻略辽东。也就是说,每一个骑兵牵牛一头,羊三只,这些牛羊就作行军的食粮,没有吃的就杀羊,再没吃的就杀牛。李成梁提兵出塞,杀到其大营,斩750级。因获大捷,明廷告祭郊庙,敕建“宁远伯李成梁石坊”。

第五次,万历九年(1581年),土蛮纠合九部,一共有10万联军,大掠辽东,还扬言要攻打北京。消息传到北京,朝野一片惊恐,人们争着从安定门出去逃难,因为拥挤,每天都有被踩死者。通州百姓想夺船从水上逃走的,不少人落水溺死。可见当时京师惊慌到何种地步。

以上史实说明,辽东地区蒙古势力连年攻掠,形势严重。但是,万历初年,张居正为相,“用李成梁镇辽,戚继光镇蓟门”,明军辽东军事防御比较严密,有力地阻击了蒙古贵族势力骚扰;再加上后来土蛮汗去世,另外一个重要的蒙古族首领也死了,蒙古各部矛盾纷争,互相倾轧,逐渐走向衰落。相对来说,这个地区比过去安宁了一些。但是,按下葫芦瓢又起。原来蒙古势力到鸭绿江,控制着女真的势力,蒙古势力衰弱之后,女真的势力又抬头了。李成梁没有料到,他打击蒙古势力的同时,也为女真发展扫清了障碍;而女真势力,将是更强悍的对手。

三、打击海西

明代女真分为建州女真、海西女真、东海女真和黑龙江女真四大部分。其中黑龙江女真和东海女真离明朝辽东腹地较远,又居住分散,对辽东构不成威胁。对辽东影响较大的是海西女真。海西女真主要分为四部——叶赫部、哈达部、乌拉部、辉发部。其中实力最强的是叶赫部和哈达部。所以李成梁用兵的重点就指向了叶赫和哈达。为此,李成梁对叶赫和哈达进行了三次重大的军事打击。 

第一次,设“市圈计”。万历十一年(1583年)十二月,明辽东巡抚李松、总兵李成梁,利用叶赫贝勒清佳努和杨佳努到开原进行马市贸易的机会,在开原中固城设“市圈计”,诱其入伏,而袭杀之。事情是这样的:叶赫贝勒要带着他的部众同明朝进行马市贸易,地点在开原。明朝事先在贸易地点埋下了伏兵,叶赫贝勒清佳努和杨佳努率领两千骑到了开原,要入市。明朝这边说,不能两千人都入市。清佳努和杨佳努请以300余人随从,获允。清佳努和杨佳努等进入中固城市圈(四周用围墙围着)后,信炮一响,伏兵四起,二贝勒及其300余随从,全被斩杀。李成梁听到信炮声,拥精兵突然进攻女真在“市圈外”的骑兵,共斩首1252级,夺马1073匹。叶赫部族蒙受空前灾难。这是李成梁对海西女真的第一次重大打击。

第二次,削弱哈达。哈达部是一个很强的部。哈达的万汗死后,他的几个儿子不和,其中一个叫孟格布禄,他姥姥家在叶赫,就和叶赫联合起来,要统治哈达部。李成梁看到叶赫要和哈达联合起来,那样势力就强大了,于是出重拳打击哈达势力。

万历十五年(1587年),辽东巡抚顾养谦以降丁为向导,引兵出塞,进攻哈达部孟格布禄。此役,共斩杀554级。这在当时是个很大的数字,因为哈达部的人口很少,这554级主要是成年男子。哈达部主要的军事力量被砍掉了,受到重创。

第三次,打击叶赫。叶赫贝勒清佳努和杨佳努被明军计杀后,清佳努子布寨、杨佳努子纳林布禄,分别袭为叶赫贝勒,元气日渐恢复,军力日益强盛。万历十六年(1588年)三月,李成梁率兵攻打叶赫布寨和纳林布禄,遭到叶赫东城与西城的贝勒和部民坚决抵抗。李成梁下令发炮摧毁他们外城的城墙,放火烧了他们的粮窖。经过这次打击,共“斩首五百五十四颗,得获马、器以七八百计”。叶赫罹受重难,死伤惨重,城中老少,昼夜号泣。

由上可以看出,李成梁守辽期间,一个拳头遏制蒙古,另一个拳头打击海西,都取得了重大胜利。经过以上三次重大军事打击,海西女真遭到重创。

李成梁第一次镇辽22年,大仗打了十次,每一次,当辽东告捷之时,朝廷内上自阁部,下到督抚,升官荫子,增俸受赏,盛宴歌舞,弹冠相庆。《明史·李成梁传》记载:“帝辄祭告郊庙,受廷臣贺,蟒衣、金缯,岁赐稠叠。边帅武功之盛,二百年来未有也。”

第二次,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年已76岁的李成梁,重任辽东总兵。他又守辽8年。李成梁以宽甸六堡孤悬难守为由,建议放弃,把居民全部迁徙到内陆。老百姓恋家不肯走,李成梁就派大军驱迫,死者狼藉;还有一部分辽民逃入建州。

李成梁93岁卒。他的弟弟李成材,做过辽东的参将。他的五个儿子如松、如柏、如桢、如樟、如梅,都是在辽东或西北战场成长为总兵官,其中李如柏李如桢后来都做过辽东总兵。另外四个儿子如梓、如梧、如桂、如楠,也都做到参将。《辽左闻见录》记载:李成梁的家院“附郭十余里,编户鳞次,树色障天,不见城郭。妓者至二千人,以香囊数十缀于系袜带,而贯以珠宝,一带之费,至三四十金,数十步外,即香气袭人,穷奢极丽”。

这里要说明的是,李成梁和努尔哈赤家族可能有某种特殊的关系。相传努尔哈赤青年时曾到李成梁麾下,后跟随李成梁到京师,因而出现“义犬救主”“乌鸦护驾”和“大青马”的故事。李成梁的儿子李如柏娶努尔哈赤之弟舒尔哈齐女为妾,还生了儿子。所以当时流传“奴酋女婿作镇守,未知辽东落谁手”的民谣。以上传说缺乏史料确证,但是可以肯定李成梁同努尔哈赤家族彼此熟悉和了解。

李成梁遏制蒙古、打击海西,并纵容建州、放弃六堡的结果,却出现了新的历史变局,就是局中之局。

四、局中之局

李成梁镇辽前后长达30年,立有大功,封伯建坊。他的战功、他的过失、他的骄纵以及他同努尔哈赤家族的关系,恰恰为建州女真发展铺平了道路,从而出现一个新的变局,就是局中之局。这既是李成梁所万万没有想到的,也是万历帝所万万没有想到的。

李成梁守辽的策略,用一只拳头打蒙古,一只拳头打海西——给满洲的兴起提供了空间。

所以,人们应该用第三只眼睛看历史,就是从对立两面的夹缝中,去观看,去分析已经隐藏并可能出现的问题。满洲努尔哈赤就是从历史的夹缝中走上政治舞台的。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大明王朝名将辈出,只有一人独领风骚二百年,官拜伯爵,无可匹敌
此人镇守辽东数十年,功勋卓著,最终却养虎遗患导致明朝覆灭
为什么李成梁一个人镇守辽东几十年都不换人,但李成梁之后,主管辽东的将领总是换来换去?
难以评说的李成梁
《清朝三百年 风起辽东》(13)
此人是明朝历史上最厉害的猛将,却豢养了大明王朝最危险的敌人!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