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明亡清兴六十年38林丹大汗

 演讲人:阎崇年

讲师简介:北京社会科学院满学研究所研究员、北京满学会会长、中国紫禁城学会副会长。创建第一个专业满学研究机构:北京社会科学院满学研究所、 北京满学会,并主持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第四届国际满学研讨会。北京市政府授予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

  论文集有《满学论集》、《燕史集》、《袁崇焕研究论集》、《燕步集》共四部;专著有《努尔哈赤传》、《古都北京》、《天命汗》等十六部。主编学术丛刊《满学研究》第一至六辑和《袁崇焕学术论文集》等十一部。先后发表满学、清史论文二百五十余篇。

内容简介:讲明亡清兴,不能不讲蒙古;而讲蒙古,又不能不讲林丹汗。因为在明末政治舞台上,主要有四股政治势力:明朝、后金—清、蒙古和农民军。林丹汗在明清争战的格局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所以,这一讲来讲林丹可汗(kèhán),也就是林丹大汗。了解林丹大汗必须从他的黄金家族说起。

全文:

一、黄金家族

林丹汗(1592~1634年),名林丹,又作陵丹、灵丹,号为呼图克图汗,《明史·靼鞑传》谐音作“虎墩兔憨”,带有轻蔑的意思。《蒙古源流》(康熙内府蒙古文抄本)林丹汗是蒙古察哈尔部首领,也是蒙古最后一位大汗,出身于蒙古黄金家族,是成吉思汗的第二十二世孙。黄金家族指的是蒙古成吉思汗的后裔。说林丹汗,要从他的先祖达延汗说起。

达延汗(1464~1543年),名巴图蒙克,为成吉思汗第十五世孙。他6岁即汗位,称大元可汗,就是达延汗。一说他在位74年,享年80岁(《蒙古源流》卷六)。他的父亲巴延蒙克,和其叔满都鲁,结成联盟。本来要拥立巴延蒙克为大汗,但巴延蒙克主张拥立满都鲁为大汗。不久,满都鲁即大汗位,巴延蒙克为济农(相当于辅政、副汗)。后来,因部族之间的纷争,二人同败,相继而死。

满都鲁汗死后,他的遗孀满都海福晋,执掌汗廷大权,统辖蒙古各部。她在寡居期间,拒绝非黄金家族贵族的求婚,精心抚育巴延蒙克之子巴图蒙克(达延汗),两部联合,加强实力。巴图蒙克6岁时,满都海福晋扶立他即汗位尊称达延汗,并同他结婚。这年,一说满都海福晋33岁。她辅佐年幼的达延汗,执掌政事,发誓报仇,维护黄金家族统治。在明代蒙古史上,有两位杰出的女性:一位是满都海福晋,另一位是三娘子(忠顺夫人)。满都海福晋率军出征,驰骋大漠,打败枭雄,消灭仇敌,巩固统治。达延汗为人“贤智卓越”(《李朝成宗大王实录》卷一七五),控弦10万骑。达延汗年长后,亲自执政,厉行改革,废除太师,恢复济农,强化汗权,重分领地。

达延汗分封诸子,建左右两翼六个万户——左翼三万户为察哈尔万户、兀良哈万户和喀尔喀万户;右翼三万户为鄂尔多斯万户、土默特万户和永谢布(哈喇慎、阿苏特)万户。左翼三万户由大汗直接统辖,大汗驻帐于察哈尔万户;右翼三万户由济农代表大汗行使管辖权,济农驻帐于鄂尔多斯万户。这成为后世蒙古各部落形成的起源,重划蒙古各部政治地图,影响极为广泛而深远。

达延汗长子图鲁博罗特统领蒙古察哈尔部。图鲁博罗特死后子博迪(卜赤)嗣为汗。博迪汗死,子打来孙立,是为打来孙汗(达赉逊库登汗)。打来孙汗继位后,举部东迁,驻牧于蓟、辽地域(大体相当于现在的辽宁、内蒙古东部和河北北部地区),产生了重大历史影响:“辽左始有虏患”(冯瑗《开原图说》)。日本学者和田清认为:“率领所部十万东迁,移牧于兴安岭东南半部,不仅是历史上无与伦比的罕有事件;由于移动的结果,在蒙古内部引起了重大变化,并使明廷辽东大为疲敝,不久便形成了清朝兴起的基础。”(和田清《明代蒙古史论集》)察哈尔部东迁后,与明朝长期反复、激烈地厮杀,损失惨重,两败俱伤。前面讲到的李成梁守辽,重点就是针对着蒙古的察哈尔部。满洲努尔哈赤则隐藏于赫图阿拉地区,暗自发展,形成气候。所以,辽东地区明朝与蒙古的厮杀,为满洲崛起提供了历史机遇。

打来孙汗的四世孙就是林丹汗。林丹汗于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即大汗位,年13岁,后驻帐广宁(今辽宁北宁市)以北。12年后,比林丹汗年长33岁的努尔哈赤登上后金汗位。而后来继承汗位的天聪汗皇太极与林丹汗同岁,他成了蒙古林丹汗的克星。

时察哈尔部实力雄厚,其势力范围,东起辽东,西至洮河,拥有八大部、二十四营,号称四十万蒙古。林丹汗有“帐房千余”(《明神宗实录》卷三七三),牧地辽阔,部众繁衍,牧畜孳盛,兵强马壮,自称全蒙古大汗。林丹汗尝称:“南朝止一大明皇帝,北边止我一人。”(《崇祯长编》卷十一)因之,林丹汗冀图继承大元可汗的事业,南讨明朝抚赏,东与后金争雄,号令漠南蒙古。

林丹汗即位后,进行全面调整。他争取黄教僧侣封建主的支持,接受沙尔巴呼图克图的灌顶戒教,称“林丹呼图克图汗”。又下令将108函的《甘珠尔》经典译成蒙古文,用金字抄写在蓝纸上。编纂蒙古文《大藏经》,并兴建了著名的寺院“察干召”(白寺)。在林丹汗的倡导下,黄教在蒙古左翼诸部传播开来,寺宇林立,僧众遍地,每个家庭都派一子出家为僧。喇嘛教迅速为蒙古贵族和民众所接受。喇嘛们用千金铸造嘛哈噶喇金佛。传国玉玺、嘛哈噶喇金佛、金《甘珠尔》经被视为三大法宝。改奉红教后,信奉黄教的漠北喀尔喀和右翼三万户的各部汗、济农、诺延、台吉,与林丹汗逐渐有所疏远。

由于漠南蒙古东介于明朝与后金之间,具有重要战略地位,而成为后金与明朝的争夺对象。在明朝、后金与察哈尔部之间鼎立的矛盾中,明廷与后金的矛盾是主要的。明朝主要采取“以西虏制东夷”的策略,联合林丹汗,共同抵御后金。林丹汗向明廷提出“助明朝、邀封赏”。明廷每年给林丹汗赏银先为4000两,后增至4万两,再增至8万两,尔后增至14万两。崇祯二年即天聪三年(1629年)崇祯帝命王象乾与袁崇焕共商对策。《明史·鞑靼传》记载:“象乾至边,与崇焕议合,皆言西靖而东自宁,虎不款,而东西并急。因定岁予插(察哈尔林丹汗)金八万一千两,以示羁糜。”(《明史·鞑靼传》)就是明廷以牛羊、茶果、米谷、布匹、金银为抚金,换取察哈尔林丹汗不犯边,而求得西边安靖;明廷得以集中力量,对付后金。

林丹汗接受明朝抚赏,又妨碍后金攻明,后金为着对抗明朝,必须先征抚察哈尔林丹汗。因此,天聪汗与林丹汗之间的争战已不可避免。皇太极先后三次出兵攻打蒙古。结果,林丹汗势穷力竭,死在青海。

二、走死青海

林丹汗对明朝索要抚赏,忽即忽离。而对待后金由轻慢而转为畏惧。

万历四十七年即天命四年(1619年)十月,林丹汗遣使后金,狂称“统四十万众蒙古国主巴图鲁成吉思汗,问水滨三万人满洲国主”(《清太祖高皇帝实录》卷六)云云。诸贝勒大臣见林丹汗来书大怒,要将其来使一半斩杀、另一半劓(yì)鼻馘(ɡuó)耳放归。 努尔哈赤说使者无罪,暂加扣留,待派使臣返回后再做处理。后天命汗努尔哈赤遣使赍书报林丹汗。林丹汗把后金的使者关了起来,对努尔哈赤来书做出回答。努尔哈赤误闻使臣被林丹汗所杀,而怒斩来使,但后金使臣却买通看守者逃了回来。

在努尔哈赤攻占沈阳、辽阳后,后金同察哈尔的关系发生了新的变化。

林丹汗实行错误政策,加速了察哈尔内部的分崩离析。他掠土地,劫牛羊,穷奢极欲,暴虐无道,“炰休悖慢,耳目不忍睹闻”。他自恃士马强盛,横行漠南,破喀喇沁,灭土默特,逼喀尔喀,袭科尔沁。史载察哈尔部属五路头目的妻子,被林丹汗重臣贵英强占,受害头目含愤投巴林部首领炒花,“炒花不能养,投奴酋。奴酋用之守广宁”。察哈尔的许多部落,因对林丹汗不满,逐渐依附于后金,与后金盟誓。科尔沁等部在后金等援助下,打退了林丹汗的军事进攻。天命汗凭借有利的形势,向漠南蒙古发动军事攻势。此役,后金军扫击巴林、巴岳特、乌济业特三部牧地,俘获5.6万多人畜。这是后金军大规模进攻蒙古的开始。此后,又有许多蒙古部落依附后金。

皇太极继承汗位后,开始进攻蒙古诸部,并威逼到察哈尔部。据《崇祯实录》记载:天聪二年即崇祯元年(1628年)六月,察哈尔“拔帐而西,骚动宣、云已逾半载”(《崇祯实录》卷十)。林丹汗率察哈尔部开始西迁,到宣府、大同塞外。

林丹汗西迁之后,明朝中断抚赏,其内部困难增加,众叛亲离,四面楚歌,在这种情况下,天聪汗皇太极对察哈尔部林丹汗发动了三次军事进攻。

第一次。崇祯元年即天聪二年(1628年)九月初三日,天聪汗皇太极决定亲率大军,会同蒙古诸部,征讨察哈尔部。皇太极第一次以“盟主”的身份发号施令,统率蒙古诸部军队向察哈尔林丹汗发起进攻。初六日,皇太极率领大军离开沈阳,西征林丹汗。初八日,大军经都尔鼻(今辽宁彰武)地方,敖汉、奈曼等部兵来会。尔后,喀尔喀、科尔沁、扎鲁特部、喀喇沁各部兵来会。随后天聪汗皇太极指挥满洲、蒙古大军,乘胜前进,追捕败军,直至兴安岭。《清太宗实录》记载:“遣精骑追捕败军,至兴安岭,获人畜无算。”(《清太宗实录》卷四)皇太极亲征察哈尔大军,于十月十五日回到沈阳。是役,为后金第一次由天聪汗亲自统率,会集蒙古诸部兵马,共同进击察哈尔部林丹汗。皇太极通过对察哈尔部的第一次进兵,确立了对漠南蒙古东面诸部的盟主地位,建立了蒙古归附各部对后金的臣属关系。林丹汗受到皇太极的威逼开始西迁,于是,皇太极对察哈尔部发动了第二次征伐。

第二次。崇祯六年即天聪七年(1633年)四月初一日,皇太极发动了第二次对察哈尔部的进军。初九日,大军到西拉木伦河时,沿途蒙古各贝勒率所部兵来会,共同大举进攻察哈尔部。这次满洲、蒙古大军出征的目的:“一欲为我藩国报仇,一欲除却心腹大患。”(《天聪朝臣工奏议》)林丹汗闻警大惊,“遍谕部众,弃本土西奔,遣人赴归化城,驱富民及牲畜尽渡黄河。察哈尔国人,仓卒逃遁,一切辎重,皆委之而去”(《清太宗实录》卷十一)。林丹汗部众散处黄河河套及套西一带。皇太极鉴于形势发生变化,谕率兵诸贝勒大臣曰:“察哈尔知我整旅而来,必不敢撄我军锋,追愈急,则彼遁愈远。我马疲粮竭,不如且赴归化城暂住。”于是大军回返,趋归化城(今呼和浩特市)。后金军经宣府、张家口等地,大肆抢掠,饱欲而返。七月二十四日,皇太极率军回到沈阳。

《清太宗实录》中关于察哈尔部归降的记载皇太极第二次亲征察哈尔林丹汗之役,历时40天。据《清太宗实录》记载,仅斩一人、获六人,又获马一匹骆驼一峰。后金军始终未同察哈尔军队相遇,无果而还。皇太极在深入察哈尔境后,主要困难:一是缺水——“天气炎热,无水,人亦晕倒”(《满文老档·太宗朝》)。其时,以一只黄羊换水一碗,可以看出水之珍贵。二是缺粮——大军“分道而猎,及合围,见黄羊遍野,不可数计,遂杀死数万。时军中粮尽,因脯而食之”。

经过两次大的冲击和西迁,林丹汗人心离散,势不可为,“食尽马乏,暴骨成莽”(《明史·鞑靼传》)。为了逃窜,舍弃故业,西奔图白忒部落,牲畜死得很多。部民没有吃的,“杀人以食”(《清太宗实录》)。察哈尔许多部众,不愿再随林丹西迁土番——青藏一带地方。部落首领纷纷投归后金,就连他的一位妻子也率其八寨桑,以1200户归降后金。闰八月,皇太极连续得到来自察哈尔的奏报:察哈尔林丹汗出病痘,殂于打草滩地方阿拉他拉。又得到奏报:察哈尔寨桑噶尔马济农等送察哈尔汗窦土门福晋,带着人来归附。于是皇太极决定三征察哈尔。

第三次。崇祯八年即天聪九年(1635年)二月二十六日,皇太极命多尔衮岳讬、萨哈廉、豪格为统兵元帅,率骑兵万人,三征察哈尔,往收察哈尔林丹汗之子额尔克孔果尔额哲。三月,多尔衮等在宣府水泉口,招抚了林丹汗的遗孀囊囊福晋,从她们口中得知额哲等人的驻牧地。多尔衮等率领后金大军继续前进,前往黄河河套一带,收抚察哈尔部众,寻找苏泰太后及其子额哲等人的下落。苏泰太后是皇太极母舅叶赫贝勒金台石的孙女,台吉德尔格勒之女。

二十八日,大军进抵察哈尔林丹汗之子额哲等人所驻牧的托里图地方。其时,天雾昏黑,额哲没有防备。多尔衮等议商决定,派遣随军的叶赫金台石贝勒之孙南楮等,先见南楮之姐林丹汗遗孀苏泰太后及其子额哲。南楮等受命后,急驰至苏泰太后大营。到大营后,南楮高声喊道:“尔福晋苏泰太后之亲弟南楮至矣,可进语福晋!”苏泰太后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后,既惊又喜,但怕有诈。苏泰太后遂令她的旧叶赫随从亲自加以辨认,回来报告说“是真的!”苏泰太后恸哭迎出营帐,与久别的弟弟抱头相见。随后,苏泰太后令其子额哲,率领众寨桑,归附后金。这是多尔衮利用姻亲关系,取得政治与军事“一石二鸟”的生动史例。

第二天,苏泰太后、额哲设宴,送多尔衮等驼马、雕鞍、貂裘、琥珀、金银、苏缎等物。除了驼、马外,多尔衮等把其余礼品都收下。多尔衮等设宴款待,并赠以雕鞍、马、黑貂裘等礼物。八月初三日,和硕贝勒多尔衮,贝勒岳讬、萨哈廉、豪格等,征察哈尔部,获历代传国玉玺。玺文为“汉篆‘制诰之宝’四字,璠玙为质,交龙为纽,光气焕烂,洵至宝也”。

多尔衮等见宝玺后甚喜,曰:“皇上洪福非常,天锡至宝,此一统万年之瑞也。”(《清太宗实录》卷二四)九月,后金军旋师回到沈阳。多尔衮把林丹汗的传国玉玺献给了皇太极。

皇太极将察哈尔部安置于义州,分设左右翼察哈尔八旗,设都统和副都统管辖;封林丹汗子额哲为亲王,并将次女马喀塔格格嫁给他。

当林丹汗“八大福晋”归顺后,满洲贝勒济尔哈朗娶林丹汗大福晋苏泰太后(额哲之母)为妻,皇太极娶窦土门福晋和囊囊福晋为妃。后囊囊福晋生下了林丹汗的遗腹子阿布奈。额哲因病去世后,其弟阿布奈袭为亲王又尚公主。

林丹汗不仅是察哈尔部的大汗,而且是蒙古各部的宗主。察哈尔部的灭亡,既是漠南蒙古全部归于后金统治的标志,也是成吉思汗创立大蒙古国在其故土最终覆灭的标志。

察哈尔部被后金征服,明朝失去北面屏障,入塞通道被打开。《明史·鞑靼传》记载:“明未亡,而插(林丹汗)先毙,诸部皆折入于大清。国计愈困,边事愈棘,朝议愈纷,明亦遂不可为矣!”(《明史·鞑靼传》)林丹汗之死,他的儿子额哲降附后金—清,标志着漠南蒙古归入清朝,满蒙结成联盟,扩大兵员和实力,囊括自东海到青海的版图,以更强大的政治、经济、军事势力同明朝争夺天下。明与清的力量对比,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其中一个关键问题就是满洲和蒙古联盟,苏泰太后和额哲归附皇太极,加快了满蒙联盟。

三、满蒙联盟

首先我们要注意一个问题,明朝当时力量比较强大,实际控制长城以南大约5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清朝兴起之后,对明朝发动攻势,把明朝打得焦头烂额。蒙古从元顺帝北退之后,始称北元,不断向南骚扰,把明朝折腾得200多年不得安宁。仅仅一个瓦剌部,就在土木堡打了胜仗,俘虏明朝英宗皇帝。后来俺答汗又带军队打到通州,威逼北京。满蒙两个拳头联合起来打明朝,明朝必然处于一种劣势。努尔哈赤和皇太极的一个高明之处就是建立满蒙联盟,以语言、习俗相近来说服蒙古,宣称明朝是他们共同的敌人,应该联合起来进行报仇。不仅如此,皇太极还采取了很多措施来加强满蒙联盟。

皇太极在统一蒙古过程中,对蒙古各部,颁政策,定制度,封官爵,重管理,加强满蒙联盟,合力对付明朝。

联姻。早在天命朝,努尔哈赤不仅娶科尔沁两贝勒的女儿为妻,他的儿子也相继纳蒙古王公的女儿做妻子。仅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努尔哈赤的四个儿子,次子代善娶扎鲁特部钟嫩贝勒女为妻,第五子莽古尔泰娶扎鲁特部纳齐贝勒妹为妻,第八子皇太极娶科尔沁部莽古思贝勒女为妻,第十子德格类娶扎鲁特部额尔济格贝勒女为妻。尔后,第十二子阿济格娶科尔沁部孔果尔女为妻,第十四子多尔衮娶桑阿尔寨台吉女为妻。努尔哈赤在位时,同科尔沁联姻10次,其中娶入9次、嫁出1次。皇太极在位时,同科尔沁联姻18次,其中娶入10次、嫁出8次。皇太极的皇后是莽古思贝勒之女,两位爱妃是寨桑贝勒之女,其中庄妃辅育顺治、康熙两代皇帝,定鼎中原,功在社稷。皇太极的儿子顺治帝,两位皇后也都出自科尔沁。蒙古科尔沁部与后金政权,通过联姻,巩固同盟,以加强自己的势力,来对抗察哈尔部。总之,由于蒙古科尔沁部归附后金最早,博尔济吉特氏与爱新觉罗氏世为懿亲。清太祖努尔哈赤、太宗皇太极、世祖顺治和圣祖康熙先后有4位皇后、13位皇妃,出自蒙古科尔沁等部。蒙古科尔沁部博尔济吉特氏影响清初五朝(天命、天聪、崇德、顺治、康熙)四帝(太祖、太宗、世祖、圣祖)的政治与血缘,而以皇太极孝庄文皇后博尔济吉特氏尤为突出。

在天聪朝,满洲与察哈尔联姻也是一例。皇太极先娶察哈尔林丹汗的遗孀窦土门福晋(巴特马·璪),后封为衍庆宫淑妃。又娶其遗孀囊囊福晋(那木钟),后封为麟趾宫贵妃。囊囊福晋先生下林丹汗的遗腹子阿布奈。她为皇太极生下一子,名博穆博果尔。皇太极还将第二女马喀塔下嫁给林丹汗之子额哲为妻。额哲死后马喀塔再嫁其弟阿布奈。康熙十四年(1675年),阿布奈之子布尔尼,乘吴三桂反乱而发动叛乱,遭清军击溃,布尔尼被杀。清廷命杀阿布奈及其诸子,女子没为官奴。察哈尔汗后嗣遂绝。

和硕贝勒济尔哈朗妻子已死,继娶其妻妹、林丹汗遗孀苏泰福晋为妻。大贝勒代善娶林丹汗之女、额哲之妹泰松格格为妻。皇太极之子豪格娶察哈尔伯奇福晋,皇太极七兄阿巴泰也娶察哈尔俄尔哲图福晋。满洲与察哈尔,由昔日之仇敌,成为今日之亲家,结成政治联盟。

此外,还通过编旗(即把蒙古一部分人编入八旗)、册封、赏赐、重教(就是重喇嘛教)、会盟等措施,不仅加强与密切了后金—清朝同蒙古诸部的关系;而且为清朝入关后对蒙古的管理,提供了模式与经验。

前面讲到,皇太极征蒙古的一大收获是得到了林丹汗的传国玉玺,他非常高兴,认为这是天命所归,于是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就是要改国号,即把后金改成大清。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皇太极的一后四妃之谜,为何后宫五人全是蒙古族呢?
此女与大清有杀夫之仇,却被迫嫁给皇太极,还生下一子!
娜木钟原是蒙古林丹汗的大福晋,如何成为清太宗皇太极的妃子?
蒙古大汗直属的察哈尔部之历史源流
林丹汗
蒙古寡妇争夺战,后金贵族上至皇太极,下至多尔衮全争着要娶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