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专家发文证实“阴滋病”?真相在此,别被讹传带错了节奏!

2017年11月28日,多家媒体转载报道了中国首例HIV抗体阴性艾滋病患者的病例。然而,消息传播的同时也逐渐走样,“阴性艾滋病”、“阴滋病”等字眼开始占据更多的标题,并成为各种谈论的主角。红枫湾助手甚至都接到了如下提问:“诶你们知道吗,北京协和医院的艾滋专家发现了中国第一例阴滋病呢!”喵喵喵?果然三人成虎,谣言可畏啊!你们这么解读专家的工作,专家知道吗?! 

新闻的背景

最新一期的临床呼吸杂志 [The Clinical Respiratory Journal, 2017, 11(6) ] 发表的协和医院的一例病例,题为“Fatal pulmonary Kaposi sarcoma in an HIV seronegative AIDS patient”(“一例罹患致死性肺卡波西肉瘤的HIV血清学阴性艾滋病人”,DOI: 10.1111/crj.12463)。患者是一名46岁的汉族男性病人,患有原发性肺部卡波西肉瘤,卡波西肉瘤是世界卫生组织艾滋病临床分期四期(WHO 临床IV期,即“艾滋病”期)疾病;然而该患者的HIV抗体检测呈阴性,其AIDS的确诊是依据HIV病毒载量检测,而不是通常被称为 “金标准”的免疫印迹分析(western blot,WB)。

该病例无疑是特殊的

首先,卡波西肉瘤(kaposi ssarcoma,KS)是世界卫生组织艾滋病临床分期四期(WHO 临床IV期,即“艾滋病”期)疾病,又称多发性出血性肉瘤,是一种罕见的由人类8型疱疹病毒(HHV-8)引起的恶性软组织多灶性血管肉瘤,临床分为经典型(也称欧洲型)、非洲型、器官移植相关型和艾滋病相关型。由于艾滋病在世界范围内的流行,艾滋病型KS明显增多,KS发病率呈明显上升趋势,进展型KS是美国及其他国家艾滋病的主要临床表现。

在艾滋病患者中,KS是最常见的恶性肿瘤,发病率可达35%。艾滋病相关型KS具有进展快、治疗困难等特点,死亡率高。但KS在我国本就较为罕见,文献报道经典型KS多见于维吾尔族,具有明显民族特性;且KS好发于皮肤,也可累及内脏。原发性肺卡波氏肉瘤且无皮肤粘膜受累的仅占所有艾滋病相关KS的 0-15%。

其次,抗体检测适用于绝大部分群体的HIV感染检测,但也有局限性。

比如18月龄以下的婴幼儿,由于体内存在来自母体的抗体,因此对于这些婴幼儿的早期HIV感染检测,抗体检测就不适用,需要进行核酸(DNA或RNA)检测。

又如,对于部分WHO高临床分期(如艾滋病期)的HIV感染者,可能已经出现明显的临床机会性感染,但由于自身免疫水平原因已无法产生抗体,此时抗体检测也可能不适用,也需要通过HIV核酸检测来佐证。然而,这种状况毕竟罕见。迄今为止,世界范围内WB阴性但HIV核酸检测阳性的情况只报道了26例。

传说中的“阴滋病”

艾滋病存在急性期。其间,因为HIV病毒在体内高水平复制,身体产生广泛的病毒性免疫应答,同时因为免疫能力的下降,可能比平时更容易感染其他疾病,比如流感等等。对应的,机体就可能表现出发热、头痛、斑丘疹、淋巴结肿大等情况,据文献统计,约40.9%的HIV急性感染者曾经出现过一种或几种上述指征。这些“急性期症状”原本是为了警醒感染者早发现早治疗,从而获得更好的治疗效果,恢复正常生活;但是不曾料到,有一个群体把这些症状强行和“艾滋病”划上等号,这就是艾滋病恐惧症(恐艾症)者。

不得不承认,现实生活中,与艾滋病相关的,除了感染者,还有大量的恐艾人员。他们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在网络收集艾滋病的相关信息,并把可能存在的症状作为艾滋病的特异性症状,与自己的感觉一一对号入座,使自己陷入深深的恐惧当中。通过正规的艾滋相关检测,有些恐艾人员成功脱恐,但还有一些则是反复检测、反复质疑,最后越陷越深,不仅自己很痛苦,医生和咨询人员也颇感无奈!

而所谓的“阴滋病”,简单来说,就是一部分恐艾人群,在HIV检测结果为阴性(即未感染HIV)、各项身体指标检查均正常的情况下,怀疑现代医学水平,对检测结果不信任,依然固执地认为自己感染了艾滋或者某种类似艾滋但科学尚未发现和定义的疾病。 

真相只有一个

细心的读者想必已经发现,新发表的文章和新闻的本意,是在讨论一个特殊的病例——卡波西肉瘤原发于肺部而不出现皮肤黏膜症状;出现艾滋病期疾病但多次HIV抗体检测结果均为阴性;中国首例、世界第26例成人艾滋病但HIV抗体阴性的病例;世界首例原发肺卡波西肉瘤且HIV抗体阴性的艾滋病人……

而后来讹传的“专家证实‘阴滋病’的存在”等言论,除去部分不严谨的媒体混淆了概念,可能也有恐艾人群的断章取义与自欺欺人。无论如何,都已严重背离、歪曲了原文的意图!

至于那些误信了传言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的“阴滋病”恐艾者们,笔者郑重滴建议你们去买彩票~毕竟,根据联合国官网,全球已死亡的艾滋病人有3500多万,截至2016年底,全球现存3670万HIV感染者/艾滋病人,(http://www.who.int/mediacentre/factsheets/fs360/zh/),但一共也只出现过26例抗体阴性,即:抗体阴性但确实感染HIV的概率约为1/2757692;根据中国疾控疫情报告,截至2017年8月31日,我国共报告现存HIV感染者/艾滋病人738081例,死亡226557例(DOI:10.13419/j.cnki.aids.2017.10.01),抗体阴性但感染HIV的概率约为1/964638。反观彩票,中个排列5头奖的概率也才1/100000,中个七星彩二等奖的概率只要1/55556~ 如果你笃信自己是那一两百万分之一中的一员,不要犹豫,去买彩票吧!真中奖的话,回来点个赞就行~ 

附:源文献摘要及试译

Fatal pulmonary Kaposi sarcoma in an HIV seronegative AIDS patient

Hong Zhang, Huan-ling Wang, Ding-rong Zhong, Yan Liu, Ning-ning Li, Wei Zhang, Yi Xiao, Tai-sheng Li

简介:

HIV抗体测试已被广泛用于HIV感染的临床诊断,但该方法可能无法确诊所有被测人员。除了已知的“急性窗口期”会出现抗体试验阴性结果,在罕见病例中,尽管有明显的感染,病人确不会产生HIV抗体。原发性肺卡波氏肉瘤(KS)无皮肤粘膜受累仅占所有艾滋病相关KS的 0-15%。KS在中国尤其是在汉族人中罕见。

方法:

一例血清HIV阴性的艾滋病伴与原发性肺卡波氏肉瘤(KS)病例报告。这是一个46岁的中国男子,喉咙痛,咯血,发烧,呼吸困难和多发肺结节。肺部病变在5个月内加重,症状恶化。尽管医生们反复通过ELISA法或免疫印迹法重复做HIV抗体试验,但其阴性结果不足以支持诊断为艾滋病;且患者的肺局部活检病理诊断未明确。入院后,通过血浆HIV RNA检测证实HIV感染;结合既往诊断并通过反复的细针穿刺活检,最终确诊为肺卡波西肉瘤。由于已是艾滋病晚期,予以多种抗生素和化疗没有临床效果,病人在诊断后不久即去世。

结果:

这是第一例血清抗体阴性的HIV感染并原发肺KS的报告。

结论:

本案例强调在HIV感染已出现严重的免疫缺陷、机会性感染或恶性肿瘤的罕见病例中,HIV抗体测试结合血浆RNA检测的重要性。

本文红枫湾原创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微博正文
中国发现世界首例HIV抗体阴性艾滋病合并KS病例|艾滋病|感染|HIV
国内首例!北京协和医院发现了一例「抗体阴性」艾滋病
艾滋病日:感染了HIV病毒还能活多久?蚊子叮咬不会传播艾滋病!
体检“不痛不痒”发现感染艾滋!晨起“睡觉”这1预兆,尽早自测
艾滋病的临床检查有哪些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