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userphoto
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她18岁为爱私奔,同甘共苦28年,却惨遭丈夫两次登报离婚,她回以最绝情的报复
userphoto

2023.07.06 辽宁

关注

在民国时期,有一个女子,一生敢爱敢恨,她18岁时,不顾家人反对,与心上人私奔到了国外。陪对方从默默无闻到功成名就,最后却惨遭背叛,她没有像旧时女子那样,委曲求全,而是选择了报复。

这个女子就是徐悲鸿的前妻蒋碧薇,尽管她在晚年的回忆录中,称呼前夫为“徐先生”,极力地撇清两人的关系,但后世提起她时,都会不约而同地为她打上“徐悲鸿前妻”的标签。

-1-

蒋碧薇原名蒋棠珍,出生于书香门第,是父母的掌上明珠,13岁时父亲就为她定下了一门婚事,未婚夫是苏州望族的查家公子。

她本该嫁入名门,做个衣食无忧的少奶奶,安稳地度过此生,却没想到在18岁时,她偏偏遇见了改变她一生的徐悲鸿。这一遇,到底是劫是缘?

1917年的一个午后,当时还只是个穷学生的徐悲鸿,受邀到蒋家做客。当眼波流转、举止典雅的蒋棠珍出现在徐悲鸿眼前时,他的内心升起了一种莫名的情愫。

从此,徐悲鸿三天两头就往蒋家跑,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18岁的蒋棠珍为徐悲鸿的才华所倾倒,徐悲鸿也彻底爱上了这个眼神纯净的女孩。可惜那时的蒋棠珍已有婚约在身,也只能感叹有缘无分了。

偏偏在婚期临近时,蒋棠珍听说了未婚夫考试作弊的消息,她本就觉得未婚夫没什么文化内涵,如今还做出这种行为,让她内心充满了鄙夷。她想着跟父母商量退掉这门婚事,结果父亲却以婚姻大事,岂能儿戏,拒绝了她的想法。

这时,徐悲鸿又给她传来口讯,他要去日本了,不知她是否愿意一同前往? 蒋棠珍满心欢喜地答应了。

一天晚上,蒋棠珍趁着父母不在,便留了一封书信,和徐悲鸿私奔了。

一见到蒋棠珍,徐悲鸿就迫不及待地拿出刻着“悲鸿“的水晶戒指,戴在了她的手上。而徐悲鸿早已把“碧薇”戴在自己指尖,有人问他是什么意思,他总是一脸幸福地回答:“这是我未来太太的名字。”,原来“碧薇”正是徐悲鸿为蒋棠珍取的新名字!

从此世上再没有乖乖女“蒋棠珍”,却多了一个的敢爱敢恨的“蒋碧薇”。

-2-

两个人就这样去了日本,由于身上的钱本就不多,在异国他乡又语言不通,他们在日本待了不到半年,就返回了上海。

后来,徐悲鸿拿到了去法国留学的名额,两人又一起去了法国。在法国的那段日子,两人过得十分清贫。

徐悲鸿画画的耗材费用很高,为了节省开销,两个人只能从肚皮上省,有时候连着一两个月,都只能以面包和冷水充饥。徐悲鸿请不起模特,蒋碧薇就做他的模特。只要徐悲鸿需要的,蒋碧都会毫无条件地支持他。

尽管此时两人穷得叮当响,却是有情饮水饱,蒋碧薇说:“东京只有家徒四壁,巴黎只有半纸情信,其余,都是悲鸿。”

蒋碧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不但包揽了家务,还跑去做女工赚钱补贴家用,她为了给徐悲鸿一个惊喜,一个多月没吃饱饭,硬是从自己肚皮上省下钱来,买了块怀表送给徐悲鸿。

蒋碧薇偶尔路过商店,望着橱窗中漂亮的风衣,也只能过过眼瘾。徐悲鸿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拼命地画画赚钱,悄悄地为她买下了那件风衣。

尽管日子难熬,但两个人互相理解,互相扶持,他们也坚信会有苦尽甘来的那一天。

果然没几年,悲鸿就在画坛上渐渐有了名气,两个人也算苦尽甘来了。那时候家中常有客人拜访,张道藩也是其中之一,当他第一次见到蒋碧薇时,就为她典雅的气质所倾倒。后来接触多了,他按捺不住自己的情感,给蒋碧薇了一封又一封情信表白。

当时的蒋碧薇,眼里心里都只有徐悲鸿一个,哪里还看得到其他人,甚至没有给张道藩任何回复。直到蒋碧薇怀上了徐悲鸿的孩子,张道藩才彻底死心,和一位法国姑娘结了婚。

1927年,徐悲鸿和蒋碧薇回到了阔别近十年的祖国。此时的徐悲鸿事业如日中天,已经是家喻户晓的大画家了。

回国后,他购置了一座豪华洋房,还雇了佣人照顾蒋碧薇的生活起居,他觉得自己终于没有辜负碧薇,他这么多年辛苦打拼,一方面为艺术, 一方面也是为了对得起这个陪自己吃尽苦头的傻女人。

后来蒋碧薇为徐悲鸿生下了一对儿女。事业有成,儿女双全,他们当年所期盼的一切,如今都梦想成真了。如果故事可以停留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但人生总是难得完美,徐悲鸿的事业越做越好,工作也越来越忙,根本没有时间陪伴妻子。

蒋碧薇为了打发时间,经常呼朋引伴请大家吃饭,花钱也开始大手大脚起来。从小习惯了艰苦朴素的徐悲鸿,把金钱都投入在古画、金石的收藏上了。所以他完全接受不了妻子这种肆意挥霍的消费方式。两个人也因为价值观不同,逐渐有了隔阂。

-3-

1931年,蒋碧薇收到姑母离世的消息,就立刻带着孩子回乡奔丧。在她还未从丧亲之痛走出来时,又收到了丈夫寄来的信,让她遭受了更大的打击,信中写着:”你再不回来,我就要爱上别人了。“

蒋碧薇不敢相信,曾跟自己相依为命、相约白头的丈夫,竟然爱上了他自己的学生孙多慈。

徐悲鸿还为她专门定制了两枚红豆的黄金戒指,上面赫然刻着“大慈”、“大悲”。这一模一样的求爱桥段,对18岁的孙多慈来说自然是无比感动,却不知道对于蒋碧薇来说,却是最大的讽刺。

蒋碧薇没有选择沉默,而是把丈夫和孙多慈的丑事闹得全校皆知,还找到孙多慈的父母让他们管教好女儿,这才把小三赶跑了。可惜此时的徐悲鸿满心都是那个弱小可怜的孙多慈,而满心伤痕的妻子,在他眼里却是不近人情、歇斯底里的泼妇。

1932年,徐悲鸿的新居建成,孙多慈送给他100株枫树苗,徐悲鸿满心欢喜地将枫树苗种满了庭院,还告诉孙多慈:“枫苗成树之时,就是你我相合之日。”

蒋碧薇听说后,立刻叫人将树苗全部折断,她还发了疯似的将它们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这也彻底激怒了徐悲鸿,为了跟孙多慈在一起,他在报纸上公开声明与蒋碧薇脱离同居关系!蒋碧薇怎么都没想到,两人在一起十多年,自己为他生儿育女,到头来他却说和自己只是同居关系。


1934年,南京城满是炮火硝烟,蒋碧薇独自着孩子孤立无援,她怎么都没想到在这种危急关头,徐悲鸿竟然丢下妻儿毅然赶赴长沙,去找孙多慈了。

碧薇最无助的时候,那个爱慕她很多年的张道藩出现了,拯救她于危难之时。在生死关头,蒋碧微彻底看清了徐悲鸿,也决定接纳张道藩。

哪怕明知道此时的张道藩已是个有妇之夫,哪怕受人唾弃,也全然不顾了。她既是为了报复徐悲鸿一而再的背叛与伤害,也是感动张道藩对自己的一片痴心。

但蒋碧薇还是给孙多慈的父亲寄去了一封信,希望她管教好女儿,孙父接到信后,十分理解蒋碧薇的痛苦,于是他痛斥徐悲鸿和女儿:“ 徐悲鸿和蒋碧薇结婚十余年,原本妻贤子孝、家庭美满,徐悲鸿却见异思迁,人品很有问题;女儿多慈插足他人婚姻是事实,这种行为在孙家绝对不能允许!”

孙多慈最终在父亲的安排下,嫁给了别人,徐悲鸿万念俱灰,只身逃到国外,让自己沉醉在绘画之中。

徐悲鸿再次身处异国他乡,身边却没了那个陪伴他的人,他这时才想起了贫困潦倒之时,蒋碧薇对他不离不弃,为了他能功成名就,蒋碧薇陪他吃尽苦头。于是他回国了,再次来到蒋碧薇的面前,希望两人可以重归于好。

但蒋碧薇早已对他死心了,只剩下无情的嘲讽与奚落:“倘若你与她决裂,家门随时敞开。若只是因为人家结婚了抛弃了你,那我也绝不接受。” 徐悲鸿终于明自己真的把她弄丢了。

-4-

1945年,徐悲鸿为了与自己的学生廖静文结婚,再次登报声明:“悲鸿与蒋碧薇女士因意志不合,断绝同居关系已历八年。”

原本想着老死不相往来的蒋碧薇,被这次的声明彻底惹怒了。她向法院控诉徐悲鸿,侵犯她独立生存的自由和名誉,同时索赔一百幅画,四十幅古画,一百万元…

蒋碧薇本想让徐悲鸿难堪,让他来求自己。出乎意料的是,徐悲鸿对她所有无理的要求,都答应了。她以为是徐悲鸿想早点和她撇清关系,所以愈加愤恨,却不知道这些都是徐悲鸿无法说出口的愧疚和补偿。

1953年,徐悲鸿为了偿还欠蒋碧薇的情债,日夜不停地赶画,最终积劳成疾病逝了,他终于偿还完她了,让蒋碧薇可以靠着他给予的这些补偿,尽情地享受着生活。据说徐悲鸿去世的时候,身边还带着蒋碧薇送给他的怀表

-5-

后来时局动荡,张道藩把蒋碧薇带到了台湾,却将自己的妻儿送去了澳洲,蒋碧薇也因此陷入了自责:此时的自己,跟当年的孙多慈又有什么区别呢?但张道藩几次冒着生命危险拯救她于危难,她自然是不能离开他的,为了减轻内心的羞愧,她每个月以张道藩的名义给张道藩的妻子寄钱。

直到1958年,张道藩想去澳洲探望妻儿,蒋碧薇才果断提出分手,她知道自己占用他的时间已经太多了,如今他想回家了,应该放他自由,于是她勇敢地结束了这段长达20年的婚外情。

与张道藩分手后,蒋碧薇独自一人在台湾度过了20的时光,她拒绝了张道藩的资助和来往,却靠着卖前夫徐悲鸿的画过着体面的生活。

直至1978年蒋碧薇离世,她家中依然挂着情浓时徐悲鸿为她画的《琴课》。那时候他们的生活简单而幸福,“东京只有家徒四壁,巴黎只有半纸情信,其余,都是悲鸿。”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热】打开小程序,算一算2024你的财运
徐悲鸿与蒋碧微—《你来,我相信你不会走;你走,我当你没来过。》
1942年,已经做了张道藩情.妇的蒋碧薇公开表示,只要徐悲鸿愿意用100幅画,40幅古画,还有100...
蒋碧微与张道藩:不思量,自难忘
蒋碧薇一生:为爱私奔,为爱抗争,为爱奉献,为爱独立,为爱美丽
徐悲鸿58岁离世,廖静文为何咬定:“害死”他的是前妻的离婚条件
被徐悲鸿两次登报离婚羞辱,蒋碧薇决绝分手,让他身无分文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热点新闻
分享 收藏 导长图 关注 下载文章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