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大文豪苏东坡到底有多风流?

 

苏东坡堪称一代大家,对妻子王弗也是一往情深,一曲《江城子》至今读来令人潸然泪下,但这并不刻意羁束他风流才子的本性。有关他的风流韵事,一直众说纷纭。有人说他风流成性,也有人说他爱情专一,并不风流。那么苏东坡到底风不风流,又有多风流呢?

      千古风流苏东坡(资料图)

宋熙宁八年(一○七五)任密州知州的苏轼,因思念元配妻子王弗,写下了一首脍炙人口的悼念亡妻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冷。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千百年来不知感动了多少憨男痴女。然而,苏东坡事实上却是个多情风流才子,有名份的伴侣便有三位。这三位妻妾皆姓王。元配王弗死后不久,续娶了前妻的二堂妹王闰,一位庄重能干的大家闺秀,第三位是舞妓歌女出身的王朝云

中国古代的读书人都有风流好色的倾向,似乎脱离了女人,他们便失去创作的灵感,才华得不到施展。说到唐代的大诗人,人们会很自然的想到嗜酒如命而又才华横溢的李白,殊不知好色也是李白的一大招牌。据史书记载,李白一生正式娶妻四次,纳妾更是不计其数。他一生游历无数地方,每到一处都会酒色不离,尽情享受。有人认为李白做诗的灵感全来自酒色,失去酒色他什么也不会。同样才华出众的杜牧也是性情风流,离不开女人甚至妓女的一个诗人。经常出入青楼的他曾自己作诗“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评价自己。相传他的朋友都不敢邀请风流的杜牧到家中做客,只因担心家中妻妾会爱慕上这位风流才子。唐代诗人元慎不仅有家眷老婆,更有无数妓女在他身边,史书记载的就有成都艺妓薛涛和浙江才女刘采春白居易一生更是与妓女相依为伴,他结识的青楼女子数不胜数。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青楼女子是他生命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他自己也曾在很多诗歌中写到男欢女快乐,承认自己的风流。

到了宋代,文人好色之风更甚。周邦彦与宋代名妓李师师相交甚欢。相传有一次周与李正在快乐之际,当时的皇帝宋徽宗要临幸李师师,周只好躲在床下,不敢动弹。专挑男女情愁写词的婉约派代表人物柳永终生好色,整日沉溺于声色妓女。他一生不得志,浪迹天涯,混于妓院,酒色不离。死后凄凉无比,竟无人埋葬,最后还是一些妓女凑钱把这位风流才子安葬的。

有人说,大才子苏东坡也是一生风流,自始至终都离不开女人与歌妓。这一点,他比起他的老师——同样离不开女人的欧阳修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据说苏东坡在杭州做官时竟大胆地将妓女带到佛门圣地去与和尚调侃,成为当时一大笑话。即使是在贬职期间,他身边的妓女也是成群结队,甚至还有用艺妓换白马的惊人举动。对苏东坡这样的评判,笔者并不完全赞同。其实,对苏东坡与名妓交往之事,历史上不少文献也均有记载。明代著名学者陶宗仪的《名姬传》记载较为详尽,与苏东坡有过交往的有名字记载的名妓有王朝云秀兰周韶琼芳琴操马娉娉等。然而,由此就断定苏东坡风流好色,似乎不太公正。

关于苏东坡“与妓游”的传说,多发生在多姿多彩、美丽浪漫的杭州。苏东坡参与的西湖游乐分为两种,一种是家庭同乐,一种是挟妓游湖。他的挟妓游湖,都是同官衙僚属同游的。林语堂曾说:“在苏东坡时代的生活里,酒筵公务之间与歌妓相往还,是官场生活的一部分。”“歌妓在酒席间招待,为客人斟酒,为大家唱歌。她们之中有不少颇有天赋,那些会读书写作擅长歌舞的,多为文人学者所罗致。”

宋朝的妓女业十分发达与活跃。按市场需求,有“官妓”、“市妓”、“私妓”之分,其中“官妓”最为人们所仰慕,他们不只相貌出众,而且才华出众。包括苏东坡在内的一些文人雅士具有较高的精神生活需要,他们虽拥有妻妾,满足性欲、生儿育女都没有问题,但由于是包办婚姻或政治婚姻,双方缺乏共同兴趣和共同语言(像宋代的李清照赵明诚那样的夫妻真是少有),于是他们就渴望和某些异性建立一种平等的、思想感情交流的关系,而这只有去妓院才能做到。因为在封建社会中,男子除妓院外,没有和除自己妻妾之外的女子自由交往的机会,正是因为这个缘故,这些文人雅士狎妓的主要目的就不是“上床”。 而像苏东坡之类比较开明的文人雅士眼中,她们却是“红粉知己”,志同道合,诗歌唱和,乐而忘返。

关于苏东坡竟答应用婢女春娘去换朋友的一匹马,以致春娘以头撞树而死的传说可信度也不高。诚然,宋代不乏把女子作为自己遣兴、抒怀、发泄、娱乐工具之文人,但苏东坡是否是这类文人,是值得商榷的。有学者研究指出,“春娘换马”典故出自明末冯梦龙编的《情史类略》,冯梦龙又从明朝人钟惺编的《名媛诗归》抄来的。学者查阅宋元明清有关苏轼的笔记、传记及关于苏轼的论文,尤其是写他家庭姬妾、歌姬诗词的文章,没有这条记载,说明此事没有可信度。相反,根据史料记载证明,在同时代的文人中,苏轼是最尊重女性的,包括歌妓。

王朝云或许是苏东坡最喜爱的女人,也是陪伴他时间最长的,长达20年。苏东坡在惠州的生活非常清苦,王朝云的存在,给了他极大生活乐趣,她不但与丈夫共担福祸,还能与东坡诗词唱和,是苏东坡难得的生活密友和红颜知己。王朝云在惠州又为苏东坡生下一子,取名干儿,因产后失调,身体十分虚弱,虽多方医治,终药石无效,不久便溘然长逝,年仅三十四岁。朝云死后,苏东坡伤感不已,将她葬在惠州西湖孤山南麓栖禅寺大圣塔下的松林之中,并在墓上筑六如亭以纪念她,亭柱上镌有一副楹联:“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至今游人至此莫不为他俩的故事而深深感怀慨叹。

总之,说苏东坡一点都不好色恐怕没有人相信,由于时代的局限性,他和中国古代大多数文人一样豪放风流,但他的风流是有底线的,他对三位妻妾的感情也是真诚的。他所写有关女人(包括妓女)的诗词,都是赞美她们的美丽、聪慧,舞姿的轻盈,歌喉的清越,绝无“浮艳”成分,相反地,常有一种关怀爱护之情。同时,苏东坡还在文人中享有“重友轻色”美誉。如果遇到喜欢的朋友,苏轼就会摒去声乐侍女,杯酒之间,终日谈笑。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看苏轼与名妓做广告代言人
苏轼的《菩萨蛮》、韦庄的《菩萨蛮》、温庭筠的《菩萨蛮》
夜读诗话:当风流已成为往事19
第一讲:东坡聊发少年狂(2)
人生何处似樽前
历史上的“好色”文人之苏轼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