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不能正确认识花袭人就不能正确认识林黛玉

时髦的傻子

可能有人看到此题目就会开骂,说你个傻子咋能把这两个不相干的人物拉扯到一起?比如@松弦馆 先生就曾说:【林黛玉和花袭人也不存在逻辑上的必然不可分豁性。她们是红楼梦作者塑造的不同女孩的典型。我现在就可以明确回答我不会认同什么不理解花袭人就不能理解林黛玉之类的断言。】松先生此言一出,我还真有点发憷。但既然已经放出口风要写此文那也不能食言人云【君子一言,白布染蓝】,傻子推崇君子,也就很信奉君子之道。下面就勉为其难分析一番吧。篇幅几经压缩还是约有8000字,观者诸君若能耐着性子看完,傻子将会不胜感激。

 一、袭人和黛玉初次见面就投缘,从此二人相互关心相互支持。

3回宝玉黛玉初次见面,宝玉就因为黛玉身上没有带玉犯了痴病,把自己那块命根子宝玉狠命摔到地上,更是泪流满面,吓坏了一干众人尤其是贾母,闹得黛玉当场就很尴尬。偏黛玉天生情感细腻,觉得是自己的到来才惹得宝玉摔玉,因此【淌眼抹泪】夜不成寐。

袭人心思缜密,知道黛玉平白无故得了没趣,必会多心拾意。所以服侍宝玉安睡之后,悄悄来到黛玉房中安慰黛玉,果然看到黛玉正为此事伤感流泪。【袭人道:“姑娘快休如此,将来只怕比这个更奇怪的笑话儿还有呢!若为他这种行止,你多心伤感,只怕你伤感不了呢。快别多心!”

黛玉初到贾府,除了自己的丫鬟紫鹃(当时还叫鹦哥)之外,袭人可能是第一个没有亲缘关系的贴心人。因此,袭人的【心地纯良】善解人意就给黛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二人从此声气相通,相互关心,相互支持。

20回,【……忽听他房中嚷起来,大家侧耳听了一听,林黛玉先笑道:“这是你妈妈和袭人叫嚷呢。那袭人也罢了,你妈妈再要认真排场他,可见老背晦了。——黛玉【孤高自许】的个性贾府尽人皆知,她轻易不会背后议论别人。但这里黛玉却公开评价了两个人,对宝玉奶妈李嬷嬷毫不客气地贬称【老背晦】,而对袭人则明显表达出肯定之意。连脂砚斋都说:【袭卿能使颦卿一赞,愈见彼之为人矣,观者诸公以为如何?】

29回,张道士给宝玉提亲,宝玉黛玉二人为此怄气,竟发展到宝玉砸玉,宝玉黛玉袭人紫鹃四个人无言对泣,甚至惊动老太太。回到怡红院,袭人因劝宝玉道:“千万不是,都是你的不是。往日家里小厮们和他们的姊妹拌嘴,或是两口子分争,你听见了,你还骂小厮们蠢,不能体贴女孩儿们的心。今儿你也这么着了。明儿初五,大节下,你们两个再这们仇人似的,老太太越发要生气,一定弄的大家不安生。依我劝,你正经下个气,陪个不是,大家还是照常一样,这么也好,那么也好。”——袭人极力维护宝黛关系。

31回,晴雯和宝玉吵架,袭人出来劝架结果也被裹了进去,遭到晴雯强烈的冷嘲热讽。宝玉气极要撵晴雯,袭人苦劝不住只得跪地求情。此时黛玉来了问是咋回事,宝玉袭人都笑而不答。【黛玉道:“二哥哥不告诉我,我问你就知道了。”一面说,一面拍着袭人的肩,笑道:“好嫂子,你告诉我。必定是你两个拌了嘴了。告诉妹妹,替你们和劝和劝。”袭人推他道:“林姑娘你闹什么?我们一个丫头,姑娘只是混说。”黛玉笑道:“你说你是丫头,我只拿你当嫂子待。”宝玉道:“你何苦来替他招骂名儿。饶这么着,还有人说闲话,还搁的住你来说他。”袭人笑道:“林姑娘,你不知道我的心事,除非一口气不来死了倒也罢了。”林黛玉笑道:“你死了,别人不知怎么样,我先就哭死了。”宝玉笑道:“你死了,我作和尚去。”黛玉不仅明确而坚定地称袭人为【嫂子】,公开表示对袭人的支持,而且当袭人说自己【死了】时,黛玉还明确表示了自己和袭人之间的深厚情谊。

32回,黛玉无意间铰了湘云做的扇套,引起湘云误会。【史湘云对袭人冷笑道:“前儿我听见把我做的扇套子拿着和人家比,赌气又铰了。我早就听见了,你还瞒我。这会子又叫我做,我成了你们的奴才了。”宝玉忙笑道:“前儿的那事,本不知是你做的。”袭人也笑道:“他本不知是你做的。是我哄他的话,说是新近外头有个会做活的女孩子,说扎的出奇的花,我叫他拿了一个扇套子试试看好不好。他就信了,拿出去给这个瞧给那个看的。不知怎么又惹恼了林姑娘,铰了两段。回来他还叫赶着做去,我才说了是你作的,他后悔的什么似的。”

袭人不仅对湘云隐瞒了黛玉剪扇套的事,还和宝玉演双簧合伙说谎。因为袭人早就说过,宝玉的针线【是不要那些针线上的人做的】。连专业的【针线上的人做的】都不用,更不会用【外头】做的了。为何说谎?明眼人一看便知,就是为了洗清宝玉和黛玉的责任。首先谎说宝玉不知道是湘云做的,宝玉都不知道那黛玉也就更不知道了。【不知者不为过】很显然其目的就是为了给湘云消气,避免湘云对黛玉的误会加深影响到姊妹的和睦。

因为袭人后面说到黛玉因身体原因半年没做针线活,有人据此骂袭人背后说黛玉坏话。这其实是没有细究文本的浅薄之见。试问,袭人怎么会愚蠢到守着黛玉的铁杆粉丝说黛玉坏话呢?宝玉听了岂能装聋作哑?而且没想到黛玉就在窗外,听到了袭人说的【那林姑娘见你赌气不理他,你得赔多少不是呢】等语,竟然对袭人没有任何怨怼,难道宝玉黛玉都糊涂?其实,袭人这番言辞完全是为了维护黛玉和湘云的和睦,是她【心地纯良】息事宁人的表现,宝玉并不傻,自然心领神会配合默契。黛玉虽没有听见全程对话,但她知道袭人背后无论说什么都不会对她有恶意。并非黛玉大度不计小嫌,而是黛玉和袭人早就心有灵犀。

二、黛玉和袭人结盟,有着必然的因果关系。

   长期以来,多数读者依据脂砚斋批语【晴有黛影,袭为钗副】,说黛玉和晴雯、宝钗和袭人分属两个小团体,其实是对这句脂批的误解。这句脂批主要是从她们在性格上有某种相似之处而言的,其实黛玉是和宝玉紫鹃袭人结成了统一战线。可能有人对此说法难以接受,但我说他们之所以结盟,有着必然的因果关系。

任何一个姑娘,随着年龄的增长必然会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这是亘古不变的规律,林黛玉自然也不例外。黛玉出身豪门贵族书香门第,深厚的家庭儒教决定了她绝不会走歪门邪道。但是即使有宝玉的情深意笃又能怎样?最终仍然难以摆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法定程序,这是封建礼教的不二法则。然而这又谈何容易?【父母早逝,虽有铭心刻骨之言,无人为我主张。】(32回)就是黛玉的现实问题。你说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能有何良策决定自己终身?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尽量在舆论上占据主动,用统一战线不断地造势去影响决策者的意志,或许还有一线希望。这个战线都应该有谁呢?宝玉自不待言,紫鹃对自己的忠心也是有目共睹,再一个最佳人选就是袭人。

宝玉身边美婢如云,出类拔萃者如晴雯麝月就有几个,黛玉为什么偏要选中袭人?窃以为原因如下:其一袭人是宝玉首席大丫鬟,上可直通贾母,中可接触王夫人,下可直接影响宝玉。其二袭人性格稳重,做事低调而不事张扬;其三袭人外柔内刚很有主见,是非曲直从不含糊;其四也是最关键的一点,袭人【心地纯良】【温柔和顺】忍辱负重,将来关系好处。虽然说【贤妻美妾】,妾一般重相貌而轻品性,而且妻本就压妾一头,但历来妻妾之争数见不鲜,况且【妻不如妾,妾不如偷】更是多数男人的信条,眼皮底下就有王夫人和赵姨娘的现实例子。所以,黛玉选中袭人是她聪明灵透颇有见地的明智之举。同时也说明她在自己终身大事上并非任其自生自灭,而是有所作为过,努力争取过。

31回黛玉公开称呼袭人【好嫂子】,说明黛玉慧眼如炬善于识人,更是把袭人纳入统一战线抛出的橄榄枝。网上有文章说这是黛玉对袭人想当姨娘的莫大的讽刺,但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说这种话者就没看到作者后面安排的情节才是对他莫大的讽刺!第36回袭人被提为姨娘在大观园半公开,【不想林黛玉因遇见史湘云约他来与袭人道喜,二人来至院中,见静悄悄的,湘云便转身先到厢房里去找袭人。——孤高自许的林黛玉是品格清高的谦谦君子而不是人品拙劣的势利小人,怎么会前面刚刚讽刺了袭人想当姨娘,后面又去给袭人提为姨娘恭贺道喜?这不是作者自打嘴,是某些人自打嘴!

黛玉抛出了橄榄枝,袭人是接受还是推拒呢?有人说袭人支持【金玉良姻】反对【木石前盟】。八七版红楼梦电视剧甚至在第33集中加进去一个情节:描写袭人如何撺掇王夫人进宫求告元妃出面支持【金玉良姻】。这种篡改原著无中生有凭空捏造极不负责的做法,在社会上造成恶劣而深远的影响,时至今日都余毒难消。其实这都是被表象所迷惑的浅薄认识,并没有从实质上去理解红楼梦文本。

作者早有伏笔:【这袭人亦有些痴处:伏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如今服侍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这袭人之【痴】就表现在唯宝玉马首是瞻,【宝玉好我才好】是她指导一切言行的最高原则。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她一贯规谏宝玉留意四书五经仕途经济,宝玉不听她还【心中着实忧郁】(3回)。但当她发现难以改变宝玉秉性时,为了不使宝玉过分为难她也会灵活地改变策略:【袭人道:“第二件,你真喜读书也罢,假喜也罢,只是在老爷跟前或在别人跟前,你别只管批驳诮谤,只作出个喜读书的样子来,也教老爷少生些气,在人前也好说嘴。】(19回)

宝玉心中究竟喜欢谁,袭人自然很清楚。尤其是宝玉迷了本性,错把袭人当黛玉【诉肺腑】之后,袭人更是认准了黛玉才是宝玉真爱。而且以宝玉的痴性拗性呆性,只能顺其心不能逆其意才是唯一选择。于是,袭人审时度势,本着【宝玉好我好】的则,毅然决然加入了宝玉黛玉紫鹃组成的【木石联盟】。而且,黛玉已经抛出橄榄枝,袭人按照【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之儒教理念为黛玉做了两件事——

一件事是第34回,袭人向王夫人建言宝玉最好能搬出大观园——也就是受到诟病最多的所谓【袭人告密】(为缩减篇幅未引原文)。这是宝玉【诉肺腑】引起袭人警觉,如果任其发展,一旦有小人造谣诽谤,不但宝黛难以如愿,宝玉连带着黛玉【一生的声名品行岂不完了】?这并非危言耸听,而是极有可能的。第9回有言:【宁府人多口杂,那些不得志的奴仆们,专能造言诽谤主人,因此不知又有了什么小人诟谇谣诼之辞。宁府如此,荣府岂能独善其身?贾母的【掰谎记】更是一针见血:【这小姐必是通文知礼,无所不晓,竟是个绝代佳人。只一见了一个清俊的男人,不管是亲是友,便想起终身大事来,父母也忘了,书礼也忘了,鬼不成鬼,贼不成贼,那一点儿是佳人?】(54回)很明显,贾母说的不是私奔也不是野合,只要你【想起终身大事——也就是说你只要有私定终身的苗头,那可就是【鬼不成鬼,贼不成贼】!

正因为袭人建言正当、理性、大有裨益,脂砚斋才会在这里分别批道:【远忧近虑,言言字字真是可人。】【袭卿爱人以德,竟至如此。字字逼来,不觉令人静听。看官自省,且可阔略戒之。】——对袭人建言给予了极高评价。所以,只要是理性分析就不难看出,袭人建言确实是对宝黛爱情的保护。

然而,袭人建言却遭到红楼梦论坛激烈而持久的抨击和讨伐,说这是袭人【破坏宝黛爱情】的铁证,说紫鹃才是对黛玉真好。殊不知紫鹃撺掇黛玉趁老太太健在早拿主意,撺掇薛姨妈为宝黛牵线搭桥,仍然遵循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并不是支持他们暗箱操作。【紫鹃笑道:“我说的是好话,不过叫你心里留神,并没叫你去为非作歹……】(57回)已经说得很清楚。一些愤青更是义愤填膺,说袭人自己已经和宝玉滚了床单,反而提醒王夫人防止宝玉接近其他女性。大骂袭人【贼喊做贼】、【做了神马还想立贞洁牌坊】云云。这些攻击性评论很是义正辞严,其实是对封建社会的【良贱不可同语】一窍不通,把奴婢袭人和小姐黛玉视为身份地位同等的花季少女,甚至说袭人是嫉妒黛玉。这种认识不分尊卑良贱,抹杀了封建等级,理解上完全错误。

另一件事就是第62回宝玉过生日,探春没记住黛玉生日,说二月没人过生日。【袭人道:“二月十二是林姑娘,怎么没人?就只不是咱家的人。”】又遭到多人攻击,说你一个丫鬟也太把自己当根葱了,竟然管起黛玉是不是贾家人来!

18回元妃省亲,【贾妃因问:“薛姨妈、宝钗、黛玉因何不见?”王夫人启曰:外眷无职,未敢擅入。贾妃听了,忙命快请。25回【凤姐笑道:“……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引得黛玉娇羞无限娇嗔不已。

这两处都说黛玉不是贾家人,可见袭人并没说错,本就不应受到攻击。那为什么袭人多说一句【只不是咱们家的】呢?其实是在为宝黛结合理论上造势,因为上述凤姐的玩笑话可做类比。贾府所有主人里,只有凤姐支持宝黛最坚定。凤姐人品不好,但她的精明连作者都为赞赏。她知道黛玉不谙务,如果黛玉成了宝二奶奶,每日只知道风花雪月诗词歌赋,绝对威胁不到她贾府大总管的地位。但如果宝钗成了宝二奶奶,的地位只怕就会岌岌可危。对于为了利益不惜玩命的凤姐来说,一定会用尽手段支持宝黛。所以看似在说笑话,其实是在为宝黛结合造势。

袭人说的【只不是咱们家的和凤姐的玩笑话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黛玉【不是咱们家的】宝黛才能结合。若就是咱们家的,即使是舅父养女和宝玉也是兄妹关系,一句【兄妹不婚】就能叫你前功尽弃封建礼教就是这么虚伪,但人们又不得不遵守!所以当时在场的宝玉不怒反笑【指袭人道:“她和林妹妹是一日,她所以记得。”】宝玉的【笑】和黛玉在凤姐开玩笑时的【娇嗔】同样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对这种造势的窃喜和默认。不同之处在于,凤姐是主子可以公开造势,袭人是奴婢,只敢隐晦地暗示而已。

以上分析说明袭人其实是黛玉阵营的人,支持的是宝黛爱情。至于有人误解那是人家的权利。但需要说明的是,恩格斯对现实主义文学有一段很经典的表述:【现实主义的意思是,除细节的真实外,还要真实地再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可见,游离于作品设定的典型环境之外,用现代社会道德价值观去理解、评价红楼梦中的典型人物,其结果只能是荒谬可笑的。

有人以宝玉背着袭人打发晴雯给黛玉送帕子为依据,说晴雯和黛玉才是一条战线。其实晴雯也就是个跑腿的,对宝黛之情并不理解。【林黛玉听见,越发闷住,着实细心搜求,思忖一时,方大悟过来,连忙说:“放下,去罢。”晴雯听了,只得放下,抽身回去,一路盘算,不解何意。34回)

由于身份地位上的差异,黛玉和晴雯的交集远没有和袭人交集多,有些反而是负面的。比如第26回晴雯本来是对宝钗有气,但因脾气暴躁误把黛玉拒之门外。使得黛玉【越想越伤感,也不顾苍苔露冷,花径风寒,独立墙角边花阴之下,悲悲戚戚呜咽起来。】连脂砚斋都心疼地说:【可怜杀!可疼杀!余亦泪下。】再比如第79回黛玉听完晴雯祭文后的【满面含笑】等处。

以黛玉的聪明灵透,同盟军只会选袭人不会选晴雯。这里不是要贬低晴雯,黛钗晴袭都是曹公挚爱,都是善良女孩而不是坏人,贬低哪个都不可取。至于她们死伤离散最后都难如愿,正是作品要表现的悲剧美。对她们的不幸遭遇应该同情而不是揶揄,这也是红楼梦劝人向善的艺术诉求。

还有个例子可以反证袭人和宝钗并不是一伙的。第34回【只听宝钗问袭人道:“怎么好好的动了气,就打起来了?”袭人便把焙茗的话说了出来。宝玉原来还不知道贾环的话,见袭人说出方才知道。因又拉上薛蟠,惟恐宝钗沉心,忙又止住袭人道:“薛大哥哥从来不这样的,你们不可混猜度。”宝钗听说,便知道是怕他多心,用话相拦袭人……袭人因说出薛蟠来,见宝玉拦他的话,早已明白自己说造次了,恐宝钗没意思,听宝钗如此说,更觉羞愧无言。

——如果袭人和宝钗是一伙,宁肯欺骗宝玉也不会如此口无遮拦扯上薛蟠。【守着秃子别提和尚】我想袭人不会不懂。可能有人会说,你咋不说说袭人把宝钗单独留在绛芸轩宝玉身边,给他们创造机会,为撮合【金玉良姻】效力呢?我说,凡是认为宝钗绛芸轩绣鸳鸯是袭人和宝钗同伙证据者,都是小儿之见。有不服气者或是对此感兴趣者不妨静待时日以观鄙人专文,这里不做赘述。

三、袭人和黛玉结盟,是因为她们有着共同的感情纽带和利益纽带。

袭人和黛玉结盟,不信者多矣!其实世界上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有其理论依据。就连叫花子都有诸如【光膀子不如穿衣,吃饱了肚子不饥】之类的理论在指导实践。袭人和黛玉结盟,说白了是因为她们有一个共同的男人,【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不惟适用于袭人同样适用于黛玉。关爱也好情爱也罢,尽管不在一个档次上,但她们都深深的眷恋着宝玉是不争的事实。共同的感情纽带和利益纽带使她们必然要结成巩固的联盟。

62回宝玉【指袭人道:“她和林妹妹是一日,她所以记得。”63回作者说袭人【黛玉与他同辰】。这两处都指出黛玉和袭人是同月同日生日,即俗称的【同生人】,好多人对作者如此安排难以理解。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红楼梦本身就是一部奇书,预言谶语无处不在。一些预示大事件的预言谶语就不说了,即使一些细微之处也往往设有伏笔,用脂砚斋的话来说就是【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像贾雨村、甄士隐隐含的【假语村言】,像贾府四春的丫鬟隐含的【琴棋书画】,像卜士仁、吴新登、单聘人、娇杏等人名的谐音意义,真是多不胜举,其中无不渗透着作者的独具匠心。所以作者安排黛玉和袭人为【同生人】当然也不是偶然的。第36回【那宝玉一心裁夺盘算,痴痴的回至怡红院中,正值林黛玉和袭人坐着说话儿呢。78回,大观园即使已经趋于冷清,女孩子还是不少的,但宝玉想的却是【不如还是找黛玉去相伴一日,回来还是和袭人厮混,只这两三个人,只怕还是同死同归的。作者往往看似不经意间把黛玉和袭人写到一起,其实是大有深意。哲学常识告诉我们,偶然之中隐伏着必然。作者这些看似偶然的情节安排,其中必然隐含着重要信息,这一信息就是黛玉和袭人实际上是同一联盟。

22回湘云把黛玉比戏子,宝玉好意使了个眼色,没想到同时得罪了湘云和黛玉,两边不落好心灰意冷,竟然动了禅心。回去后大放悲声,随手题写一一词便倒头睡去。袭人忧虑宝玉的神态反常却不懂所写何语,恰好黛玉前去探望,袭人忙把一一词悄悄交给黛玉。次日,黛玉协同湘云宝钗两个,一番机锋毕露的言辞问得宝玉无言答对,及时打消了宝玉刚刚萌发参禅动机。

此事说明一个贾宝玉,同时牵扯着黛玉袭人两颗芳心,也就是说她们两个有着共同的感情和利益纽带。如果红楼梦不是悲剧,如果黛玉袭人她们都能如愿,一定是【贤妻良妾】的绝配。

57慧紫鹃情辞试忙玉】,紫鹃为了试探宝玉对黛玉究竟是真情还是假意,谎说黛玉要回苏州,引得宝玉犯了呆病————【晴雯便告诉袭人,方才如此这般。袭人听了,便忙到潇湘馆来,见紫鹃正伏侍黛玉吃药,也顾不得什么,便走上来问紫鹃道:“你才和我们宝玉说了些什么?你瞧他去,你回老太太去,我也不管了!”说着,便坐在椅上。黛玉忽见袭人满面急怒,又有泪痕,举止大变,便不免也慌了,忙问怎么了。袭人定了一回,哭道:“不知紫鹃姑奶奶说了些什么话,那个呆子眼也直了,手脚也冷了,话也不说了,李妈妈掐着也不疼了,已死了大半个了!连李妈妈都说不中用了,那里放声大哭。只怕这会子都死了!”黛玉一听此言,李妈妈乃是经过的老妪,说不中用了,可知必不中用。哇的一声,将腹中之药一概呛出,抖肠搜肺,炽胃扇肝的痛声大嗽了几阵,一时面红发乱,目肿筋浮,喘的抬不起头来。紫鹃忙上来捶背,黛玉伏枕喘息半晌,推紫鹃道:“你不用捶,你竟拿绳子来勒死我是正经!”紫鹃哭道:“我并没说什么,不过是说了几句顽话,他就认真了。”袭人道:“你还不知道他,那傻子每每顽话认了真。”黛玉道:“你说了什么话,趁早儿去解说,他只怕就醒过来了。”紫鹃听说,忙下了床,同袭人到了怡红院。

网上有文章说,袭人一个丫鬟胆敢到黛玉房中寻衅闹事,谁给她的胆量?而且黛玉竟然忍了,不骂袭人无理反说紫鹃不是。有人就解释说因为袭人是宝玉的丫鬟,黛玉是看宝玉面子才纵容了袭人。这种解释难以叫人信服。因为黛玉初到贾府时,周瑞家的因送宫花怠慢了黛玉,被黛玉言三语四奚落一番。想那周瑞家的可是王夫人的陪房,在荣国府那也是有头脸的角色,黛玉尚敢出言相讥,都不给王夫人留点面子,难道非得给宝玉留面子?其实是因为黛玉和袭人有着共同的利益。在共同利益面前,那些所谓的繁缛礼节自然也就不在话下。

综上所述,宝玉黛玉袭人紫鹃四个人才是一个利益共同体,相互间是【一损损,一荣荣】的关系。因此,不能正确认识花袭人就不能正确认识林黛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时髦的傻子  > 原创作品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端阳节,贾宝玉那充满斗争的一周,只是金钏儿为何两天后才跳井?
从史湘云与贾宝玉吵架时说的一句话看出黛玉在贾府常常被取笑
薛宝钗坐在宝玉的床前刺绣,林黛玉见了为什么没有生气,反而冷笑了两声
台大欧丽娟《红楼梦》公开课全部笔记
风之子:红楼随笔续(10)
《红楼梦》非典型性解读(三十一)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