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1)向雄读《论语》之:子为父隐

2016-09-30


 《论语》中有一段公案叫做“子为父隐”,自古来众说纷纭,各执一词。

一次,叶公想给孔子出个难题,对孔子说:“我家乡有个直率的人,他父亲偷了羊,做儿子的就去举报他。”孔子说:“在我的家乡的直率的人却不同,如果有这样的事,父亲就会为儿子隐瞒,儿子也会为父亲隐瞒,直率就在这里面了。”

叶公的这个问题不好回答,若赞同叶公所说的,就把法律放在亲情之上,对于崇尚“尊亲”、“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儒家来说,是不可接受的;若不同意叶公所说的,就否定了法律的作用,不利于国家治理,同样是不对的。但孔子还是选择了前者,“子为父隐,父为子隐,这就是直率”。

这段表述,写文章可以去批评孔子“法律意识不强”,聊天可以说孔子犯了错误。现在也有举报儿子、举报兄弟的——但举报父母的似乎没有。对于举报者,旁观者可以认为是“大义灭亲”而竖起大拇指,但若设身处地地假设,如果自己处在这样的一种状况中,会怎么做?举报还是不举报?

《孟子》中也有一段类似的表述。

桃应问孟子:“(如果)舜作为天子,皋陶掌管刑罚,而舜的父亲瞽叟却杀了人,那么会怎么处理?”

孟子说:“抓起来就行了。”

桃应说:“那么舜不去禁止这事吗?”

孟子说:“舜怎么能去禁止这件事呢?皋陶抓人是有根据的。”

桃应问:“那么,舜该怎么办?”

孟子说:“舜看抛弃天下就像抛弃一只破鞋一样。他会私下背着父亲逃跑,沿着海边住下来,一生都高高兴兴的,快乐得忘掉了天下。”

虽然这是一个假设,却表明儒家对“事亲”的重视,在舜看来,拥有整个天下都不如自己孝敬父母来得重要,为了父母,天下也可以不要。回到“子为父隐”上,和舜拥有天下相比,“偷羊”这事,则不值一提了。

对父母的亲爱之情,自内心流露,是真性情,是“直”,自然而然,不加以任何的纹饰,因而孔子说:“人生下来就是直率的。”所谓“童言无忌”,也就是说话直率,有什么说什么,内心没有什么污染,纯一片赤子之心,尧舜禹三代的百姓,就如同孩童一样毫无心机,直道而行。

而我们的长大,则是“学习”在社会中生存的过程,各种警示,各种犯罪,各种丑恶的社会现象,让自己的“无忌”慢慢变成了“有忌”,把真实的自我隐藏在最深,唯恐被人看到,把自己的感情掩盖起来,唯恐被人知道。逐渐地,看什么人都“不直”,而自己也渐渐地“不直”了。于是,整个社会都是扭曲变形,失去了本来的模样。

 

(向雄读《论语》之四十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洪湖玩  > 论语国学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共读】《论语》子路篇第十八
清明节,头脑也要清明一下
《读论语.子路》子为父隐
正直的人没有偏私——《论语》学习320-321
【黄启祥】论“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 |儒家网
论语五分钟|亲亲相隐——中国古代的容隐制度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