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知是“花魂”与“诗魂”?

公众号ID:hlmyj001

编辑微信:dongzhu1968

投稿:hlmyj001@163.com

本文原题《知是“花魂”与“诗魂”?——再论<红楼梦>中秋联句》。

作者

云象一裳

关于中秋联句中的“诗魂”、“花魂”之争,主要集中在钗、黛二人谁是“花魂”和两词的语源“出处”方面,笔者在此试结合文本对这两方面做出阐述。

01

谁是“花魂”

“花”字的意义,在字典中的解释是:1、种子植物的繁殖器官。2、可供观赏的草木。3、形状象花朵的东西。甲骨文、金文、小篆的“花”字,都是象形字,下面是树根,树干上有树枝,枝头上开着花。“花”字后来演变成简体,上面是草字头,下面是变化的“化”字,表示草开的花,是个会意字。德国诗人、剧作家、博物学家歌德(1749-1832)最早提出“花是适合于繁殖作用的变态短枝”。百科知识上介绍花可视为节间缩短并具繁殖能力的茎的变态,其节结构也可看作是叶的高度变态(资料来源:360百科)。

也就是说,花,是植物植株的一部分。

第五十回“暖香坞雅制春灯谜”中,李绮的谜语谜面是“萤”字,打一字。文中写道:

众人猜了半日,都说:“这个意思却深”。宝琴(周汝昌校订版此处为黛玉)道:“不知可是花草的“花”字?”李绮笑道:“恰是了。”众人道:“萤与花何干?”黛玉笑道“这妙的狠,萤可不是草化的?”(萤在夏季多就水草产卵,化蛹成长。古人误以为它是草腐烂而变成的。——本注引用中国画报出版社,2009年3月第1版《红楼梦》,第390页,注释)。

萤是草化,艹、化组合,谜底是“花”字——这是一个二进宫格的谜语,这个谜底即是取“花”字的会意字形,也暗合了花是草木所“化”的意思。

林黛玉的前世三生,曾是一株“绛珠草”。

据说有人曾撰文“考证”过“绛珠草”是什么植物,也有读者坚持“绛珠草”是“草”,不是“花”。

笔者认为实无必要。——无论它是狗尾巴草,还是薰衣草、含羞草......,我们只需知道多数草本植物都是有花植物就行了。

有一首国人耳熟能详的民歌,歌词是:“我从山中来,带来兰花草......”。“兰花草”就是兰花,又名兰草、兰草花。

举这个例子是为了说明很多草本植物的名字就是“草”,——“花”本来就只是植物的“变态枝”——我们不能因为它名字是“草”,就说它不是“花”。

花草、花木,本来就是花类。

作者给林黛玉的前世起了个“绛珠草”的名字,并不带出“花”字来,这是他一贯文笔含蓄、藏而不露的特点。

我们不必搬出植物学来考证“绛珠草”是不是有花植物——若作者把林黛玉的前世写作“兰草”、“薰衣草”等,我们也要说她是“草”不是“花”吗?

因此,这个谜语的谜底由林黛玉来解释,作者的这个安排也是“意思却深”,——因为林黛玉也是“草化”的,——那株“绛珠草”后来“得化人形”,“竟修成个女体”(第一回)。

《聊斋志异》中讲了很多动植物成精的故事。从某个角度看,《红楼梦》也可以理解为讲了一个与植物成精有关的故事——花仙子林黛玉的人间还泪之旅。

只不过因为小说的整体内容过于写实,以至于被人怀疑为是作者自传,小说开头的这段“缘起”的神话往往被忽略。

不过林黛玉的“出身”比《聊斋志异》中的花精“出身”好,——她是天上的”仙草”变的,是“阆苑仙葩”。《聊斋志异》中的花精狐仙都是人间的动植物变的,还经常现回原形。

《红楼梦》对林黛玉的形象性格塑造,不着痕迹地围绕着其“花仙”的身份设计:

她的生日是在花朝节(百花生日);

她自称“草木之人”;

她的气质“闲静时如名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

她的身上散发一种不知来历的“奇香”(《聊斋志异》中《葛巾》里的牡丹花精也是“异香竟体”。这更暗示是来自花的本香);

她哭花、葬花,物伤其类。

她以花为题的诗最多,《葬花吟》、《桃花行》以人喻花、以花喻人,人、花不分......。

她的丫头紫鹃,名字含义花、鸟双关——传说中杜鹃花的颜色是由杜宇化鸟泣血染成。

薛宝钗与花之间的联系,最浓墨重彩的描写要数她服用的“冷香丸”——用四季最纯洁的白花和着四节气最难得的雨露,来治她那发了时“只不过咳嗽些”的“热毒症”。

她的“冷香”,文中很清楚的写明是来自被她吃掉的花还散发着的香气。

她在第三十八回“林潇湘魁夺菊花诗”中,“手里拿着一枝桂花”,“扒了桂花蕊掷向水面”。

她的丫头莺儿,也是个催花手,五十九回“柳叶渚边嗔莺咤燕”中描写她编花篮:“挽翠披金,采了许多的嫩条”,“随路见花便采一二枝”,“将花柳皆掷于河中”。——她们更不会考虑外面的水会不会脏了花了。

根据《红楼梦》无一字为闲笔的特点,这些描写笔者认为都非无心之笔。

由上述可见,作者在对人与花的精神联系塑造中,林黛玉本身是“花仙”,惜花,爱花,薛宝钗有“热毒”,食花,催花。

这种对比就象“金玉姻缘”相对“木石前盟”一样,是暗含了一些“相生相克”的意思的。

二者比较,谁才是作者要塑造的“花魂”形象,是不消多辩的。

02

“诗魂”、“花魂”的语源出处

关于“花魂”、“葬花魂”两词的语源出处问题,王人恩先生在《“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考论》一文中做了比较详尽的介绍,指出虽然前人已有驱“花魂”、“葬花魂”二词入诗之先例,但考论的结论是:

“认为曹雪芹在创造这一名联时不是一对一地借鉴某一家的诗名或故事,而是博采多家诗文的意境和情节而写成的”(《红楼梦学刊》2006年第二辑,283页,内容摘要)。

笔者认为这一结论不失客观与谨慎。

其实“花魂”一词在联句之前已在文中多次出现,且文中亦有“梅魂”等相近词使用(“梅魂竹梦已三更”,第二十三回)。

而“葬花”一词在《红楼梦》中既是行为描写,又在前文中已被做为一个词驱遣入诗(“侬今葬花人笑痴”,二十七回)。在《醒世恒言·灌园叟晚逢仙女》中也有秋公“医花”之说。

即使不搬出明叶小鸾的故事及“勉弃珠环收汉玉,戏捐粉盒葬花魂”的诗句来,《红楼梦》中作者通过对“花魂”及“葬花”二词的数次铺垫,“意境”和“情节”已有了,联句中“葬花魂”一词的“语源出处”可以说已在本书中就有。

从作者(曹雪芹)首先祭出“花魂”(“花魂默默无情绪”,第二十六回),到林黛玉的“花魂”(“知是花魂与鸟魂”,第二十七回)、“葬花”,再到中秋联句中的“葬花魂”(“冷月葬花魂”),我们可以很清析地看出作者的写作思路和意图,——他不大可能是读了叶绍袁的诗(“戏捐粉盒葬花魂”)后再编出整部小说情节。

王人恩先生《“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考论》中也兼介绍了持“诗魂”观点者所给出的“诗魂”一词的“语源”和“出处”。

因《红楼梦》中中秋联句是对偶句 ,在此引用也仅限偶句:

“凉风醒醉眼,明月破诗魂。”(元 乔梦符《红绣鞋 书所见》)

“闲听不寐诗魂爽,净听无厌酒肺乾。”(唐 李建勋《春雪》)

“顿令衰叟诗魂爽,便觉红尘客梦赊。”(元 耶律楚材《西域从王君玉乞茶因其韵七首》之三)

由以上三例可见,在句中与“诗魂”相对的三个词“醉眼”、“酒肺”、“客梦”,其词性词义与“诗魂”一致,都是描写与人事相关的抽象意象,并无一例是用花鸟虫草等类与人的“诗魂”来对偶。

“葬诗”和“葬诗魂”二词在前人的文献中既找不到相似或相近的出处,在《红楼梦》前文中也未见铺垫。

若在中秋联句中突然用“葬诗魂”,可谓是在《红楼梦》书里书外都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显得很突兀。——这不是新奇不新奇的问题,是可能不可能的问题。

03

“诗魂”一词面临的其它问题

1,对仗不工

单是看“鹤”与“诗”对,稍有声律基础的读者都能知其不工了。

关于“鹤影”、“诗魂”的词性对仗性,学者多有阐述。

王人恩先生在《“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考论》一文中引述了较早提出这一问题的宋淇先生的的观点:

“’花’是具体的名词,’花魂’对’鹤影’,极自然而现成。’诗’是抽象的名词,’诗魂’究竟是指什么?诗的魂?还是诗灵?......’冷月葬花’是可以和上联对的,’冷月葬诗’就很难讲的通了。”(《红楼梦学刊》2006年第二辑,288页)

史湘云联出“寒塘渡鹤影”一句后,林黛玉的评论是:

“况且‘寒塘渡鹤’,何等自然,何等现成,何等有景......”(第七十六回)

这里“寒塘渡鹤”是可以做为一个独立的句式出现的,难道她竟对出“冷月葬诗”来?

2、意义不通

“诗魂”二字从字面上来看,只能是与人有关而非景物了,是指“诗人的亡魂”或“作诗的灵感”,——两个联诗的人又并未死,诗兴也正勃发,何来一“葬”字呢?

况且诗魂是谁,湘耶?黛耶?大观园中会做诗的人很多,作者又并未把林黛玉写做诗才第一。

文中林黛玉在对出下联后笑道“不如此,如何压倒你”(第七十六回),——若真是用“诗魂”来对“鹤影”的话,首先在语法上就输了,何来“压倒”一说?

3、语境不符

中秋联句是一首叙事即景联句,前半部分记叙了家宴及行酒令的热闹场景,至“吟诗序仲昆,构思时倚槛”时((第七十六回,此处不再引用全诗),黛玉笑道:

“这可以入上你我了。”

至“更残乐已谖。渐闻语笑寂,空剩雪霜痕”时,全诗已转为席终人散后寂无人暄的纯月夜景物描写。

在这幽绝的环境中,寒塘渡鹤,月照花林,全诗已入“无我”境界,“葬花魂”显然比“葬诗魂”更符合全诗意境。——既然已“语笑寂”,“空剩雪霜痕”了,就不必又出现“诗魂”字样明写人物了——就算“鹤影”隐指湘云,也只是隐指而已,用“诗魂”就过于坐实是写人了,也不符合《红楼梦》含蓄蕴藏的写作风格。

04

结论

综上,笔者认为,为了表达人物人性的自然美好一面,作者给了林黛玉一个“花”的化身,将“花”所代表的美好品质天赋于她。

“质本洁来还洁去”的“花魂”精神,既是作品中人物林黛玉的精神象征,也代表了作者的精神追求。

《桃花行》中人花对立,“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泪眼观花泪易干,泪干春尽花憔悴”(第七十回),更是将林黛玉泪尽而逝与春去花落混为一体。

《红楼梦》中诗社的几期命题诗也几乎全是以“花”为主题——柳絮也可看做柳树开的花。

书中也是用“花”暗示大观园众“薄命”女子之命运归宿——众女子美好的生命也象花儿一样,“姹紫嫣红开遍”后,或死或散,一如春去花落,最后“都付与断井颓垣”,是“群芳髓”、“千红一哭”、“万艳同悲”!

“冷月葬花魂”一句,更是作者让林黛玉继《葬花吟》、《桃花行》后,所吟出的又一终级诗谶,也是众红楼女子命运结局的悲剧写照。

可以说,“花魂”一词于主人公林黛玉、于《红楼梦》小说整体主旨来说意义都非同一般。——此意义非“诗魂”一词所能涵尽。

雅物 · 红楼梦研究

热/卖/推/荐

天然整木精雕黑檀木梳

白玉平安扣

黛玉原是草胎木质

宝玉也只是一块顽石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从APP上打开文章,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来自:土豆土匪  > 红楼诗词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红楼梦》里最凄美的一句诗,究竟透露了什么信息?
【零点读诗】: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200407赏石笔记(07)黛玉葬花
《红楼梦》经典语录30条
品读《红楼梦》:诗魂与花魂
从诗词分析宝钗 黛玉 - 舞动的色彩的日志 - 网易博客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