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魅力中欧行(3)—— 霍夫堡宫

2017-07-31

      看完美泉宫,自然要去看霍夫堡宫(Hofburg)。

      霍夫堡宫在市中心,与美泉宫相对应,这里曾是奥地利皇室的冬宫,说它“是奥匈帝国的统治核心,也是700年哈布斯堡王朝的驻地,是19世纪政治、文化、经济上撼动整个欧陆的焦点”一点不为过。

      我们下车后,先要穿过玛丽亚·特蕾西亚女皇广场,然后才能到与它隔路相望的霍夫堡宫 。有人戏称女皇广场为“欧洲丈母娘广场”。

      丈母娘广场是一个相当大的广场,中间树立着特雷西亚的青铜像。两边有两栋相同的建筑,是自然史博物馆和艺术史博物馆。里面建筑有恢宏的气魄,绚丽的屋顶,很多的雕塑。博物馆里除了展出皇家珍宝,还有许多历史文物与艺术珍品,可惜我们此行却无缘一见了。

      话说这位“欧洲的丈母娘”可不是一般的女人,1740年她父亲逝世时,她才23岁,就登上了哈布斯堡王朝的皇位。一生中拥有奥地利、匈牙利、波希米亚3顶王冠。她的著名格言是:“宁要中庸的和平,不要辉煌的战争。”、“让别国人都去打仗,我们结婚吧!”她不但治国有方,经济繁荣,还善于生儿育女,她一生生了13个女儿和3个儿子,而且把那些美丽的女儿都嫁给了欧洲各国王族,所以才被称为“欧洲丈母娘”,女神治国自有女神的绝活。说真的,能以柔克刚解决的,何必要大动干戈,让生灵涂炭呢?

      特蕾西亚执政时做了许多改革,不但加强了中央集权,废除了王家领地的赋税和徭役,促使出现了自耕农,还推行了义务教育,为奥地利奠定了现代化国家的基础。仅就后面这一项,就足以令人仰视,想想她普及义务教育时是18世纪,而我们则是在20世纪的50年代才开始这项工作。在那个时代就有如此高瞻远瞩的女皇,人称她为“奥地利之母”也确实让人信服。

      同样大权独揽的女人,想想100多年后,中国那个人称“老佛爷”的女人,真是相差天壤。前者把神圣罗马帝国推向鼎盛,后者却成了清王朝的掘墓人。


      离开了丈母娘广场,前面就是新霍夫堡宫的大门了,据说这座大门叫士兵门,也有人叫它英雄门的,因为里面就是英雄广场。

      进了大门,右边就是气势恢宏的新霍夫堡宫,这是弗朗茨·约瑟夫一世皇帝于1881年时建造的。半月形宫殿前是欧根亲王的青铜雕像,这也是位传奇人物。

      据说他自幼其貌不扬,身材瘦弱,有小修道士之称,其祖母也希望其进修道院,但他不为所动。 1683 年他要求从军指挥一个连,以其身材矮小为被路易十四拒绝,没想到他在19岁时遇到遇到奥皇利奥波德一世后,却有了伯乐,也有了一展雄才的机会:24岁时成了欧根中将,30岁时晋升为帝国陆军元帅,曾以5万对10万的兵力,把不可一世的奥斯曼土耳其人打得哇哇乱叫,逃了回去。后来在对法和解放东欧的战争中更是战功卓著,一跃而成为欧洲的战神。

      欧根亲王在去世之前,就已经成为欧洲第一名将,欧洲各国提起他的大名无不如雷贯耳,三代帝国皇帝都把他视为帝国支柱。所以,奥地利人在此为他立像,视为英雄,绝对实至名归。

      伫立在广场的左侧的青铜雕像是奥地利的又一位大元帅、军事家,战神卡尔大公像。他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利奥波德二世第三子。据说当年拿破仑围攻维也纳时,是他在多瑙河畔伏击了拿破仑的大军,赢得了 阿斯珀恩-埃斯灵会战,首次挫败了拿破仑一世的嚣张气焰。他训练的部队后来在莱比锡各民族大会战中击败拿破仑,杀入了 巴黎,他的长子 阿尔布雷希特·弗里德里希·鲁道夫也曾任奥地利军事委员会主席,是1866年 普奥战争中意大利战线的英雄, 德国,奥地利双重元帅。

      英国陆军元帅威灵顿认为在盟国诸将之中,只有卡尔大公水平最高。而拿破仑也曾说过,在他的对手里面,卡尔大公是最强的。

      英雄广场上除了两位器宇不凡英雄雕像和新霍夫堡宫壮美的雄姿让人瞩目外,最炫目的就是那些穿梭于人流中的马车了。呵呵,这是专供游人付费享用的噱头,喜欢的自可乘上在皇宫里兜上一圈,既感受了皇家的派头,也成了游人眼中的风景。

       穿过英雄广场,我们来到了老霍夫堡皇宫。

广场中央是弗兰茨二世皇帝的塑像。这位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的弗兰茨二世皇帝为了破灭自称为法国皇帝的拿破仑想当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梦想,于1806年在此主动解散了这个帝国,并同时成立了奥地利帝国,弗兰茨二世皇帝也就因此变成了奥地利帝国的弗兰茨一世皇帝了。

      霍夫堡宫是一处2500个房间构成的庞大宫殿群,据说里面有二十多个世界级的收藏馆,其皇家文化的珍藏,堪称欧洲之最。

      银器展馆是必去之处,其中主要展出了帝国当年奢华的餐饮文化,比如昂贵的餐具、精致的瓷器以及各种宴席装饰品无不让人啧啧称奇。

说真的,入得室内给人的第一感觉就像进了个宴会用品的仓库,陈列的物品在那时虽然可谓精美绝伦,但用今天的眼光看来,似乎也有些老旧之感。

      茜茜公主博物馆也是女性游客必去之处。这里共有六个展厅,陈列着大量来自皇后寝宫的真品和一些服饰的复制品,人们可以通过这些物件儿遐想茜茜公主生活一二。这里有奥皇弗朗茨·约瑟夫和皇后茜茜的19间工作室、起居室及客厅。

虽然看得游人目不暇接,估计出了这个大楼,能记住的也寥寥无几,何况这里不容拍照,能留下的记忆更是屈指可数。

  在霍夫堡的里面,有座皇家教堂。这座建于1634年的奥古斯丁教堂曾多次举行哈布斯堡皇室婚礼。其中包括1736年女大公玛丽亚·特蕾西亚与洛林公爵弗朗茨·斯蒂芬的婚礼,1810年女大公 Marie Louise与法国皇帝拿破仑一世的婚礼,以及1854年奥地利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与巴伐利亚茜茜公主的婚礼。这座教堂尽管外表不太醒目,但是内部则相当豪华。

教堂主祭坛右侧的洛雷托小礼拜堂的银瓮内还安放着哈布斯堡家族54位成员的心脏。哈布斯堡王朝的葬礼非常奇怪。一具尸体要分三处:埋葬心脏放在奥古斯丁教堂,其它内脏放在圣史蒂芬大教堂,而他们的尸体被保存在东面不远处卡普齐纳教堂的皇帝墓穴。

音乐家弗朗茨·舒伯特曾在此指挥他创作的弥撒曲,安东·布鲁克纳的弥撒曲也曾在此举行世界首演。

在21世纪,这座教堂以举办高品质的宗教音乐会而著称。每周的主日弥撒有完整的管弦乐队和唱诗班给人带来难以形容的圣洁感受,而作为匆匆而过的游人则很难感受这些活动。

  从哈布斯堡后门出来,要等同行的人们在此集合,顺便在附近转了一圈。发现不远处也有个蛮不错的天主教堂,而且里面的墙上还有达芬奇《最后的晚餐》油画的复制品。

  等到所有人都从霍夫堡出来,导游带我们来到老霍夫堡的前门,这个大门是个新巴洛克风格的艺术建筑,壮美的外观令人印象深刻。宫门前就是有名的圣米歇尔广场,广场中央有个罗马时代的废墟。

  这里的霍夫堡宫门建筑饰有许多精美的雕塑,让我不忍离去,可眼见“大部队”已转向克恩顿大街,只能跑步跟上。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wilianyang  > 中欧游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奥地利-维也纳之四
2015东欧旅游庆典之旅(二十六)奥地利 维也纳 霍夫堡皇宫
东西欧11国金秋游(57)——维也纳英雄广场霍夫堡皇宫
欧洲首都小型张之十三·维也纳新皇宫(续四)
维也纳之旅(3)
奥地利―维也纳(下)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