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一枕黄粱:《红楼梦》中彩霞和贾环的荒唐恋情

2019-10-02

在《红楼梦》中,贾环是一个与贾宝玉对立的角色。他俩有嫡庶之别和形象差异,宝玉受到长辈疼爱,贾环却遭到了丫鬟们的嫌弃,宝玉有貌有才,贾环则猥琐粗俗。再加上贾环数次暗害贾宝玉,但凡读《红楼梦》的,恐怕没有一个不厌烦他的。

曹公为了贾环可谓是绞尽脑汁、煞费苦心。这样的一位庶出的公子哥儿,待在这么个莺莺燕燕成群的府里,不给他安排上一段恋情,似乎说不过去。只有不愿意配小厮的丫鬟,怎么能有找不着媳妇的主子?但是——让他和谁开始一段恋情呢?

他自己的丫鬟?那写起来似乎难以出彩。

老太太的丫鬟,恐怕看不上他,各个姑娘的大丫鬟,眼里更不会有他。

曹公只好从王夫人那里给他挑了一位姑娘——

(一)和贾环有情的,是彩云还是彩霞?

现在有一些《红楼梦》的读者以为贾环和两个姑娘有私情,一位是彩云,一位是彩霞。在83版电视剧《红楼梦》中,认为和贾环有情的是彩云。那么,贾环到底牵连上哪位丫鬟呢?

其实是曹公未曾写明白之处。小说里,彩霞与贾环之情见第二十五回,从侧批、眉批中能看出,彩霞和贾环之间颇有故事:

众丫鬟们素日厌恶他,都不答理。只有彩霞还和他合的来,【甲戌侧批:暗中又伏一风月之隙。】倒了一钟茶来递与他。因见王夫人和人说话儿,他便悄悄的向贾环说道:“你安些分罢,何苦讨这个厌那个厌的。”贾环道:“我也知道了,你别哄我。如今你和宝玉好,把我不答理,我也看出来了。”彩霞咬着嘴唇,向贾环头上戳了一指头,说道:“没良心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甲戌双行夹批:风月之情,皆系彼此业障所牵。虽云“惺惺惜惺惺”,但亦从业障而来。蠢妇配才郎,世间固不少,然俏女慕村夫者尤多,所谓业障牵魔,不在才貌之论。】【庚辰眉批:此等世俗之言,亦因人而用,妥极当极!壬午孟夏,雨窗。畸笏。】

但是读着读着,和贾环暗通款曲的又成了彩云。第三十回,宝玉来到王夫人上房内,金钏对宝玉说:

我倒告诉你个巧宗儿,你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儿同彩云去。

金钏的信息应该是可靠的,这句话显然王夫人也听见了,但王夫人却并没有要求彩云如何,可见她对贾环和彩云的私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小说后面的情节也说明,贾府上上下下对彩云和贾环的事都了然于心。第六十一回,王夫人的玫瑰露丢了一罐子,平儿来找袭人,晴雯就说:

太太那边的露,再无别人,分明是彩云偷了给环哥儿去了。你们可瞎乱说。”

平儿也附和说,“谁不知是这个原故”,大约彩云和贾环的这桩事也没想藏着掖着,丫鬟们全都一清二楚。

读到这里,有的读者也许会想,难道彩云和彩霞同时和贾环有牵扯?不,贾环形容猥琐,人品下作,曹公深厌之,能够“分配”给他一位已经是为了情节需要而特意开恩,是不会在他那里上演出“抢手”戏码的。

第一种观点:和贾环有情的是彩霞,她是王夫人的头号丫鬟

刘世德在1996年于《红楼梦学刊》发表《彩霞与彩云齐飞》,认为曹公对《红楼梦》没有修订完,导致彩霞、彩云的名字混乱。也就是说,当前我们所见到的《红楼梦》前八十回是未删订完成的修改稿,在彩云和彩霞中,和贾环发生恋情的只有一位。究竟是彩云还是彩霞,曹公曾有过心理斗争,确定之后,却又没有仔仔细细在前文中全部修改,所以产生了彩云和彩霞都和贾环情意牵连的错觉。

刘世德得出的结论是,彩霞是王夫人所信赖的大丫鬟,她和贾环有私情,:

“在写作中,曹雪芹半路上改变了主意。他想把彩云、彩霞二人的某些故事情节集中、合并在一个人的身上,把其中某一个人的某些故事情节转移到另一个人的身上。他想改变其中一个人的身份和地位。和贾环有风月故事的,本来是‘彩云’,他想把她改写为‘彩霞’。王夫人的‘膀臂’,本来是‘彩云’,他想把她改为‘彩霞’。”

王夫人

第二种观点:和贾环有情的是彩云,彩霞是王夫人的头号丫鬟

不过,李奎、范丽琼发表的《彩云、彩霞与贾环之关系微探》(《红楼梦研究》,2019年第2期)提出了另一种看法:王夫人的得力助手是彩霞,她和贾环没关系,和贾环有关系的是彩云,这两人名字相似,但不是嫡亲的姐妹。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贾环和彩云最后只能是一个悲剧,符合曹公的创作意图。文中认为:

金钏儿之事无疑是给彩霞的提醒,彩霞是个老实人,她会有意地避嫌,不会与宝玉走得很近,也不会与贾环走得近,更不会在赵姨娘的央求下,为了贾环去偷王夫人的玫瑰露。

李奎、范丽琼的观点虽然新出,但也有可以商榷之处。比如,金钏儿之事只是反映出王夫人特别关注宝玉,对于贾环如何,她是无可无不可、根本不在乎的。说为了避嫌而不与贾环来往,那是一厢情愿的误读。被探春评价为“老实人”的,疑为彩云,而非彩霞,这是未订正之处。因为探春是这样说的:

探春说:“可不是,外头老实,心里有数儿。太太是那么佛爷似的,事情上不留心,他都知道。凡百一应事,都是他提着太太行。连老爷在家、出外去的一应大小事,他都知道。太太忘了,他背地里告诉太太。”

第三种看法:和贾环有情的是彩霞,彩云是王夫人的头号丫鬟

这个姑娘心里有数、仔仔细细,有掌管之责,深受诸人信赖。如果王夫人的膀臂是彩霞,为何会被人发现“太太耳房里的柜子开了,少了好些零碎东西”,监守自盗还会偷完连柜子都不关么?因此,偷玫瑰露者,和王夫人的“膀臂”不应是一个人。我们可以推断出:

首先,和贾环相恋的丫鬟名叫做彩云还是彩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只有一个人和贾环相恋,而不是两个。由于有彩霞请妹妹小霞央求赵姨娘的环节,我认为,将贾环的风月之事归于彩霞较妥;

其次,如果视彩霞为贾环的情人,那么偷玫瑰露的必然也是她,她是受赵姨娘的央告而偷,并非为谋私利,因此众人没有苛责她。与贾环分崩而病、最后被发配给旺儿家小子的,也是彩霞。

再次,作为王夫人“膀臂”的,应当是彩云。彩霞被发配之后,在第七十七回里,她还替王夫人去寻人参。至于李奎、范丽琼在论文中强调的“彩云易散”,那本是给晴雯的判词。如果非要把此彩云和彼彩云等同起来,那么,贾府中莫非还有位叫“霁月”的丫鬟?

(二)彩霞:半个主子的梦想

彩霞为什么会看上贾环,这是个问题。在甲戌本、庚辰本中颇为辛辣地说:“风月之情皆系彼此业障所牵,虽云惺惺惜惺惺,但亦从业障而来,蠢妇配才郎,世间固不少,然俏女慕村夫者犹多。所谓业障牵魔,不在才貌之论。”言外之意,俏女是彩霞,村夫是贾环。

俏女配村夫,彩霞会和贾环合得来,原因是“业障牵魔”。业障是佛教用语,指妨碍修行的罪恶或恶果、祸患的根源。《红楼梦》既然声称贾府故事是由于一干风流冤家投胎入世来历劫,自然把这段感情归于玄奥神秘。但仔细分析一下,这两个人之间发生风月之事其实并非不可理解,更谈不上什么“业障所牵”——贾环虽然在小说中暴露出各种穷形尽相,但不可否认,他是贾府中的主子之一,而彩霞的年龄就要到了,即将离开贾府,她心里有严重的危机感,贾环就是她给自己找的一条后路。

对贾府的丫鬟而言,府中的锦衣玉食远胜于她们自家的生活。我们看看小说中袭人和晴雯家里的贫苦,就知道这些姑娘们一旦离开贾府就将被“打回原形”,重新成为社会底层。贾府中大大小小的丫鬟们,没有一个不怕这一天的到来。金钏犯到王夫人手里,忙跪下哭道:“我再不敢了。太太要打骂,只管发落,别叫我出去就是天恩了。我跟了太太十来年,这会子撵出去,我还见人不见人呢!”李嬷嬷骂袭人说:“这屋里你就作耗,如何使得!好不好拉出去配一个小子,看你还妖精似的哄宝玉不哄!”正中袭人心事,说得袭人“又愧又委屈,禁不住哭起来”。

宝玉和袭人

贾府的主子们也懂丫鬟们的心情,贾赦看上了老太太房里的鸳鸯,邢夫人找王熙凤商议,王熙凤不愿当面顶撞,只好迎合着说:“别说是鸳鸯,凭他是谁,那一个不想巴高望上,不想出头的?这半个主子不做,倒愿意做个丫头,将来配个小子就完了。”“撵出府”、“拉出去配一个小子”,对丫鬟们来说这是极严重的话,

第七十回里也能看出大丫鬟们不愿意离开贾府:

林之孝开了一个人名单子来,共有八个二十五岁的单身小厮应该娶妻成房,等里面有该放的丫头们好求指配。凤姐看了,先来问贾母和王夫人。大家商议,虽有几个应该发配的,奈各人皆有原故:第一个鸳鸯发誓不去。自那日之后,一向未和宝玉说话,也不盛妆浓饰。众人见他志坚,也不好相强。第二个琥珀,又有病,这次不能了。彩云因近日和贾环分崩,也染了无医之症。只有凤姐儿和李纨房中粗使的大丫鬟出去了,其余年纪未足。令他们外头自娶去了。

有身份脸面的大丫鬟,已经到了该放出府的年纪,却因为各种原因,一个都没放出去配单身小厮,只有粗使的丫鬟出去。

彩霞的目的,到这里就显得很清楚了:

第一,她努力想要摆脱“好不好拉出去配一个小子”的命运,她也想成为“半个主子”,梦寐以求就图做个姨娘。赵姨娘不是在贾府里活得滋润么?贾宝玉系嫡出,轮不到她去接近,贾环虽然是庶出,但主子的地位还在,加以竞争者少,所以就成了她的优先选择。

第二,作为王夫人的大丫头,起码在府中的时候,她的地位并不低。螃蟹宴时,湘云“令人在那边廊上摆了两桌,让鸳鸯、琥珀、彩霞、彩云、平儿去坐”。 彩霞偷了玫瑰露,事发之后自己承认,众人的反应是“他竟这样有肝胆”,宝玉连忙说她“果然是个正经人”,可见并没有为偷窃而影响对她的尊重。第六十二回里,林黛玉随口说了一句“又怕挂误着打盗窃的官司”,话已出口才想起旁边还有偷玫瑰露给贾环的彩霞,自悔失言,原是趣宝玉的,就忘了惹到彩霞,赶紧行令划拳岔开了。这样看来,虽然贾环和她的地位一主一奴,但贾环只有个名分,她还是受人待见的。会伺候的大丫鬟给少爷做姨娘,在府中常见。

第三,通常认为,曹公对现实中的人物原型有强烈的反感,赵姨娘是小说中唯一一位完全的反面人物。但由于敬重贾环和赵姨娘的丫鬟小厮太少,赵姨娘相当看重主动“投奔”过来的大丫头彩霞。这从她一再为彩霞出头就能看出来:第一次出头,是因为茉莉粉换下了蔷薇硝,赵姨娘亲自去找芳官算账,第二次出头是要贾环为彩霞说话,把她留下免得发配出去,贾环不愿,她还亲自去求贾政,只是未成功罢了。赵姨娘对彩霞可以说是有情有义,彩云在赵姨娘这里能获得一点信任和关怀。

(三)彩霞的天真与贾环的决绝

彩霞的“绑定”计划以失败告终,彩霞所托非人,最终被贾环抛弃,只能含怨出了贾府。

彩霞相当重视贾环,为了不让敏感的贾环猜忌,她刻意拒绝和贾宝玉有接触。在王夫人房里,宝玉和她说笑,她“淡淡的,不大答理,两眼睛只向贾环处看”。宝玉拉她的手,她“夺手不肯,便说:‘再闹,我就嚷了。’”

在贾府中,对宝玉如此冷淡的丫鬟,除了彩霞,并没有第二个人。但彩霞还是因为宝玉而受到猜疑,并与贾环分崩。

分崩的直接原因是彩霞受赵姨娘所求,偷了王夫人的玫瑰露,贾宝玉为家宅安宁替她承认了,这本是一件好事,不料却犯了贾环的逆鳞。贾环起了疑心,把彩霞私赠之物都拿了出来,照脸摔了去,说:

“这两面三刀的东西!我不稀罕。你不和宝玉好,他如何肯替你应。你既有担当给了我,原该不与一个人知道。如今你既然告诉他,如今我再要这个,也没趣儿。”

从此之后,两人的关系就斩断了。贾环再也没对彩霞上过心。彩霞因近日和贾环分崩,也染了无医之症,贾环倒是该吃吃,该喝喝。

彩霞的将来是怎样一个结局呢,她所嫁的旺儿家小子是怎样一个人?容颜丑陋,一技不知,就连林之孝都很不屑地说,旺儿家小子“吃酒赌钱,在外头无所不为”,“何苦来白糟踏一个人”。但这么个龌龊之人,居然看上了彩霞,他爹娘来寻王熙凤说情讨要,贾琏的反应是:“那里还给他老婆,且给他一顿棍,锁起来,再问他老子娘。”结果阴差阳错地,这件婚事在王熙凤的干预下竟然促成了。这是王熙凤的罪过之一,也成了彩霞的人生悲剧。

王熙凤

彩霞曾经努力想挽回自己的命运,她至晚间悄悄命他妹子小霞进二门来找赵姨娘。赵姨娘很喜欢彩霞,巴不得与了贾环,每唆贾环去讨,一则贾环羞口难开,二则贾环也不大甚在意,不过是个丫头,他去了,将来自然还有,遂迁延住不说,意思便丢开。赵姨娘去求贾政,未果,于是就眼睁睁地看着大好一个姑娘,嫁给了真正的浪荡废柴。

在彩霞和贾环的这段感情历程中,彩霞是主动的、付出的一方,贾环只不过是顺手应承,并没有把彩霞放在心上。他是彩霞人生悲剧的主因:

其一,贾环自恃是主子,有主子名分且拿着主子的月银,骄野蛮横、颐指气使,个把相好并不在他眼里,“将来自然还有”,说不定还能更好;

其二,在嫡庶有别的贾府,贾环的境遇和地位都比较特殊,说是主子又很边缘,王夫人骂他是“黑心不知道理下流种子”,连丫鬟们都敢轻鄙他。在狭隘愚鲁的赵姨娘教导下,继承了赵姨娘阴险冷酷的心理状况,这是封建等级制度和宗法制度所造成的精神扭曲;

其三,贾环待遇不如宝玉,才情也不如宝玉,因此从小记恨宝玉,“我拿什么比宝玉呢。你们都怕他,都和他好,都欺负我不是太太养的。”他以宝玉为假想敌,心理已经畸形,这使他难以容忍接受了宝玉帮助的彩霞,这个不正常的逆反心理,最终造成了彩霞的毁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kanglanlan  > 红楼梦谭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丫鬟看上了环哥儿?王夫人:我可不是真的佛爷!
细品《红楼》中丫鬟们的名字
红楼梦中丫鬟的名字(5)
风之子:红楼随笔续(27)
红楼——彩云易散叹-红楼书话-文化纵横-搜狐社区
彩云:为爱情付出一切的红楼丫鬟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