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userphoto
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美文殿丨还君一张朋友卡 文/七宸

还君一张朋友卡 

/七宸

还君一张朋友 卡

他们明明只是老友相会,全天下人却都以为他们在谈恋爱。

当宋青书来找她时,周芷若还不知道他俩的八卦早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武当峨眉上上下下。只见宋青书一脸忧郁:“吾友,吾最近十分惆怅,汝知道不知道为什么?”

周芷若心平气和地回答:“因为你今天又忘了吃药了。”

宋青书破天荒地竟然没有反驳她,他游魂一样幽怨道:“我前几天参加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回峨眉的路上遇见张无忌了。”

周芷若悚然一惊:为什么,这一世她明明在千方百计地避开张无忌了,我只想当一个安安静静的佛门弟子,为什么就这么难?

如你所见,此周芷若并非原装版本,她只记得自己醒来时是汉江上的一叶扁舟里,一个白眉白胡子的老道人神神叨叨地说:“周姑娘,我们马上就要到峨眉山了,灭绝师太已答允我,她会收你为徒。”

周芷若:“?!”

弄清楚自己是周芷若之后,她恨不得闭上眼睛再晕一次——被灭绝师太收为徒弟已经够悲惨了,将来还要和张无忌赵敏纠缠不清,简直是惨绝人寰。

从第一天起她就下定决心,珍爱生命远离主角,为此周芷若连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这种重要剧情都忍住没去凑热闹,而是坚决向灭绝师太要求留守峨眉山,以免门派空虚,被敌人趁虚而入。

见周芷若如此为峨眉着想,灭绝师太十分感动,便将绝世神兵倚天剑留给宝贝徒儿防身。

没想到她躲开了张无忌一时,却躲不开张无忌一世。周芷若心急火燎地冲回自己房间就要卷起铺盖逃亡,却被尾随而来的宋青书扑倒在床上,她不幸撞到了小蛮腰,痛得差点晕厥。

 “你要挺住!要勇敢面对更大的噩耗!”宋青书拼死拼活按住她,颤巍巍地说:“你知道在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之后,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吗?”

周芷若努力回忆了一下原著剧情,脸色渐渐绿了。

“你师父灭绝师太在回来的路上被赵敏劫持,连同其他门派一起被关在了万安寺。因为灭绝她交不出倚天剑,所以赵敏打算杀她立威,要想救她,除非你带着倚天剑赶过去……芷若你一定要坚强!你还不能死!”

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竟会有人挟持灭绝师太来威胁我。

周芷若心如死灰地想:我的心充满惆怅,不为那弯弯的月亮。

 

周芷若是怎么和宋青书一见如故的,这一直是一个谜。

本来武当峨眉两派经常互相走动,不可避免的会有人拿周芷若和宋青书比较。周芷若小小年纪就少年老成,也不太和师姐妹打交道,灭绝师太为此颇为忧虑,张三丰一拍大腿,相见恨晚地说:我家宋青书也是这样的!

双方长辈都觉得他俩真是天生一对,奈何周芷若闭门不出,宋青书又神龙见首不见尾,绯闻炒了几年也没能炒起来,只好不了了之。

曾经有一段时间,周芷若出门练武时,总是会感觉有人在她背后偷偷摸摸地尾随她。但她那时候才不过八九岁,什么人能丧心病狂到偷窥幼女?所以周芷若只能安慰自己,那一定只是幻觉。

然而很快,周芷若某次在金顶瀑布处练习峨眉剑法,不小心脚下一滑,眼看就要从三千尺高的峨眉金顶摔得粉身碎骨,这时斜地里却突然伸出一只手,牢牢地抓住了她。

周芷若惊魂未定,抬头一看,顿时内心惊涛骇浪——灭绝什么时候背着我收了男弟子?!

那是一个剑眉星目的少年,眉宇间略微有些阴郁。他一言不发地将周芷若救了上来,周芷若本来还打算向人家道谢,但对方看了她一眼后突然变得面红耳赤,见了鬼一样头也不回的逃走了,离开时还险些左脚绊右脚摔了一跤。

周芷若:“……”

她疑惑地打量自己身上:“难道我脸上沾了酱油吗……等等!”

她这才发现,刚才坠崖的时候她的腰带不幸被树枝勾住,导致露出了下面的红色……秋裤。

周芷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从悬崖上再跳下去一次。

这真是她有生以来最耻辱的瞬间。

然而很快周芷若就发现,她真是太傻太天真了。

某一次她在外面练武完毕,一头钻进茅厕,结果却发现里面没有手纸。周芷若捂着脸,禁不住悲从中来不可断绝,万万没想到自己最耻辱的瞬间这么快就更新了。

她摆出一个思考者一样深邃的表情,琢磨着:

要不叫师姐来送纸?——问题是自己闻鸡起舞惯了,其他弟子这会儿还在和周公相会,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她的。

那叫灭绝来送纸?——难道我周芷若就找不出比这更好的作死方式了吗?

她绝望中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那天在峨眉金顶救下她的少年。

怪不得她之前总觉得身后有人跟着她——芝兰玉树、轻功绝佳、又是穿着武当道袍的年轻弟子,那么人选只剩下了一个。

武当,宋青书。

历史上多少英雄好汉都是被这种绝境生生逼死的,万幸周芷若在这样的山穷水尽中,急中生智或者说狗急跳墙,气沉丹田大喊一声:“宋青书!”

她也不知道宋青书在不在近旁、能否理解她尴尬的处境,然而只见一袭道袍一闪而过,伴随着一沓草纸从她面前飘飘悠悠落下。至于那袭道袍的主人,早就红着脸有多远逃了多远。

反正最尴尬的时候都被对方撞见过了,周芷若索性破罐子破摔,也不在意宋青书之前跟踪自己的那点小事。很快她就发现,宋青书比阿拉丁神灯还要有求必应。

她跟随众人上早课时忘了吃早餐,只需要对着窗外小声喊一声“宋青书”,下课时窗外必然放着一个荷叶包,里面是两个热气腾腾的素包子。

习武之人经常会出现生长痛的情况,那是因为骨骼被强行拉伸开导致全身疼痛。生长痛时周芷若整晚整晚睡不好觉,然而某一次睡梦中有手抵在了她的后背,随即暖洋洋的内力在她四肢百骸游走,带来一夜好眠。

那天周芷若做了一个梦,梦里有女子斩钉截铁地对着武林众人说:“他宋青书即使会背叛天下人,也绝不会背叛我周芷若!”

第二天醒来,周芷若抱着被子,有点发愣。

老实说,她在没有来这里之前,也经常做这种武侠梦,而且那时她的名字凑巧也叫周芷若,甚至她认识的人里还有人叫张无忌和赵敏,经常有人开玩笑说你是不是那个周芷若投胎转世的啊?

现在好了,她真的变成“那个”周芷若了。

宋青书在某一天清晨突然消失,早课时周芷若对着窗外喊了二百五十遍宋青书,最终只能惆怅地啃着师姐带来的冷馒头。

她隐隐约约能猜出宋青书去了哪里——江湖传言纷纷,说是武当派后起之秀宋青书学成下山,前脚挑战某某前辈成功,后脚又从马贼手中解救了一批商贩,声名鹊起。

当时年少春衫薄,一朝仗剑成名早。他去的就是她经常在梦里梦见的那个江湖。

宋青书突然得出现,就和他之前的消失来得一样猝不及防。

那时周芷若照旧在峨眉金顶练功,猛然听见后山传来猴子的尖叫声。峨眉山上金丝猴极多,原本是养着当吉祥物顺带镇山用的,周芷若是在赶走猴群后,才在枯枝败叶中发现了宋青书——大概是他之前在江湖行侠仗义受了重伤,现在奄奄一息。

如果一定要说宋青书和以前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大概就是他看起来更帅了。可惜周芷若对容貌美丑全无概念,她毫无同情心地把宋青书拖拽了回去,并且,脸是朝下的。

周芷若高贵冷艳地想:我还有一个深埋心底的问题想要问你,所以你暂时先别死。

宋青书醒来以后,面对的就是这么副场景。

“你为什么经常来峨眉,还对我这么好?”周芷若低头作娇羞状:因为爱慕我吗?可我从汉江直接来峨眉,之前明明没有见过他啊。

“不,”宋青书诚恳地说:“因为我是个路痴。”

周芷若仿佛听懂又仿佛没听懂:“所以?”

“我以前经常奉命下山完成任务,第一次回武当时迷了路,上错了山,再加上不小心把你的宿舍当成了我的,多睡了几天。所以跟在你身后保护你,就当是给你的房租。”

周芷若:“……那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你?”

“因为我做任务时习惯晚上出门办事,白天蒙头大睡。和你的作息时间正好颠倒……”

周芷若在一种零下极寒中深沉地想:宋青书,你是金丝猴派来的逗比吗?

 

周芷若后来才发现,宋青书的路痴已然病入膏肓,无药可医。

每次他都是从武当领到任务下山,完成之后自然而然就回了峨眉,然后再由周芷若好心指点他回武当的路。偶尔宋青书伤重,不得不留在峨眉养伤时,周芷若就一边照顾他,顺便给他讲点猎奇小说,诸如后羿填海、夸父奔月、红孩儿劈山救母、韦小宝倚天屠龙记等等。宋青书听得简直对周芷若五体投地,两个人因此迅速混成了死党。

外界都传言宋青书少年老成,周芷若独来独往,实际上周芷若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我是灭绝的关门弟子,比其他师姐小了十来岁……这还怎么愉快的玩耍?”

其实武当山上也只有宋青书一个年轻弟子,经常形单影只,他颇为理解地看了周芷若一眼,内心知己之感油然而生。

大概就是因此,宋青书经常有事没事就会来峨眉山造访,和周芷若两个人私底下嘀嘀咕咕地交流着最近彼此的生活,偶尔他们两个也会搭档做任务,配合堪称天衣无缝。周芷若简直为这种亲密无间的友情感动,但全天下人却都以为他们是在谈恋爱。

绯闻传得轰轰烈烈,以至于周芷若在和宋青书去万安寺救人的路上,都经常路遇不明真相的江湖子弟含泪祝福“你们一定要幸福啊”,周芷若烦不胜烦,不得不在最后提出和宋青书分道扬镳。他们两人争吵了很久,最后决定由周芷若去汝阳王府缠住赵敏及其手下武林高手,宋青书武功更高,由他趁乱偷偷跑去万安寺解救六大门派,成功的几率也就更高。

宋青书本来坚决不肯同意,他担忧汝阳王府那一群武林高手不好对付,然而当周芷若问他“为什么”时,他咽下了肚子里的话,口不择言道:“万一万安寺里你师父不肯信任我怎么办?”

周芷若一脸奔赴刑场的壮烈,将自己随身不离的倚天剑解了下来:“要是我不幸在汝阳王府阵亡了……你就把这个拿给我师父看,她会信任你的。”

果然,万安寺里,灭绝师太在看到宋青书手里的倚天剑时,只是叹息了一声:“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

等等师太!您好像误会了什么!

宋青书满心复杂,但话到嘴边,却突然发现,他似乎……也并不想解释什么。

突然,塔下传来一声惨叫:“不好了,有人放火烧塔啦!”

宋青书倏地抬头,只见塔下火把摇曳,赵敏左手牵着玄冥二老,右手抓着周芷若,那架势简直雄赳赳气昂昂左牵黄右擎苍。

“灭绝师太!”赵敏喊:“你若交出倚天剑,我就命人灭火。若是不肯,我只好在你徒弟娇滴滴的脸蛋上划上那么几刀了!”

匕首在周芷若的脖颈上,眼看着就要逐渐刺入——

“慢着!”宋青书情急之下脱口而出:“你放开芷若,大不了我来替换她!”

灭绝师太跟着沉声道:“芷若,你上来!为师有几句话想对你说。”

赵敏一脸叹为观止:“我听说武当派有一位宋少侠,和这位周姑娘青梅竹马两情相悦……果然闻名不如见面。”

周芷若突然很想自挂东南枝——她久不下山,原来自己和宋青书的绯闻都传到这种地步了吗?

其实她在上塔之前便已经和宋青书隐秘的交换过眼神,他们俩人混得太久了,以至于目光交错间就能明白彼此的心思,一切都和他们之前计划得一模一样——变故就发生在宋青书下塔的一瞬间。

只见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塔下的弓兵杀得一干二净,然后朗声对塔上说:“师太!你带着芷若跳下来,我接住你们!”

灭绝敏锐察觉出了“芷若”这个称呼中隐藏的亲昵,她深深地看了宋青书一眼,抱住周芷若,纵身从塔上跳下。

宋青书抢身去接,却看到玄冥二老阴测测一笑,一掌向灭绝师太打来,就要杀人夺剑,却不料周芷若半空中狠狠一个拧身,以后背护着灭绝,那玄冥神掌便结结实实地拍在了周芷若的身上。

寒毒的内力霎时透进五脏六腑,周芷若噗的喷出一大口血,她拼尽最后的力气,将灭绝推给宋青书,自己却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急速坠落。

也许宋青书将来会在她的墓碑上写,周芷若,女,享年十八岁,死因居然是为救灭绝而死。

——这真是滑稽。

但臆想中的剧痛并没有袭来,周芷若最后的印象,就是自己被一个人接住,轻飘飘落在了地上,而对面的宋青书黑着一张脸,用一种恨不得吃人的目光盯着她。

咦,宋青书站在她对面,那抱着她平安着陆的人又是谁?

她眼前一黑,终于彻底晕死过去。

 

“在下明教教主,张无忌。”

一醒来就听到这样一个晴天霹雳,周芷若想:我宁可选择死亡。

“不就是张无忌么,他又不会吃了你。”宋青书漫不经心道:“那时候我接住了你师父,张无忌及时赶到接住了你。他手下的明教人马也到了,把六大门派全救了出来,除了你好不容易作一次死之外,没有一个人伤亡。”

周芷若这时终于察觉,宋青书这阴阳怪气的语调,似乎……是在生气?

“你……你害怕我会死?”

“以防万一而已,”宋青书没好气道:“不然你以为,张无忌是谁叫来万安寺的?”

“谢谢你啦。”周芷若粲然一笑,宋青书盯着她看了很久,久到周芷若都以为自己是不是秋裤又掉了,他才开口,声音低沉道:“芷若,你为什么总是让我这么操心。”

周芷若笑脸一凝,心脏漏跳了几拍。等宋青书离开后,她的脸色才渐渐暗淡下来。

她解开自己的衣服,看到肩头呈现黑紫色的掌印——那是玄冥神掌留下的痕迹。

被玄冥神掌打中的,除了张无忌自带主角光环外,她还没见过谁能活下来的。

能解玄冥神掌寒毒的除了九阳神功,就只剩下以毒攻毒的九阴真经。问题是九阳神功在张无忌那里,而她周芷若这辈子都不想和张无忌有什么牵扯。

那她的选择就只剩下九阴真经了。

周芷若拿定主意,刚想下楼找宋青书商议,结果却看到了天雷滚滚的一幕。

宋青书和赵敏坐在楼下,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两人眉来眼去相谈甚欢。

周芷若差点呕血三升当场阵亡——宋青书勾搭上了赵敏,这个世界简直不要太疯狂!

这时宋青书听到她下楼的脚步声,抬头看了周芷若一眼,突然皱起了眉头,就像是……就像是周芷若打搅了他什么好事一样。

周芷若面无表情地扭头就走,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然而她才走没两步,就被后面追上来的宋青书抓住了袖子,紧跟着抬手抚上她脸道:“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周芷若自己还没反应过来:“我……”

她话音未落,一阵刺骨的寒冷忽然席卷了她的全身。

周芷若终于意识到,这是玄冥神掌上的寒毒发作了。

那天周芷若把整个医馆搅得鸡飞狗跳,她脸上青气时现时隐,宋青书寸步不离的守着她,只是无论他给她输送多少真气也无济于事。宋青书能感觉到怀里的小姑娘冷得就像一块坚冰,仿佛随时会停止呼吸。

而他对此无能为力——有时他真是痛恨这种感觉。

我大概所剩的时间不多了吧。

周芷若冷静下来,决定去找宋青书商量一下后事。

那时宋青书正在给她晾衣服——周芷若卧病在床这几天,洗衣做饭甚至穿衣喂饭这种琐碎小事全是由宋青书一手包揽的。周芷若开始还觉得这真是对一个女孩子毁灭性的打击,但谁让那个人是宋青书呢?

她跟他从小混到大,在他面前压根就没有节操可言了。

这次来找宋青书,周芷若开门见山道:“你以前不是一直奇怪,为什么我肚子里会装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故事吗?”

的确,之前周芷若给他讲猎奇小说时他就察觉到,里面一些故事似乎在影射当下的武林,不过宋青书毕竟名门出身,周芷若既然不愿意说他也不会去问。

秘密隐藏得太久了,终于有重见天日的时候。周芷若滔滔不绝地从自己上一世开始讲起,她说得凌乱且毫无章法,就像是那些东西在她心底压抑久了,她现在只想一股脑儿倾泻出来一样。

“如果你真的喜欢赵敏的话,那作为朋友我只能提醒你,别陷得太深。”周芷若苦笑道:“赵敏她……还真是幸运。”

宋青书持续震惊中。

周芷若看到他的表情,终于万念俱灰,转身拄着倚天剑就要离开。

不!等等!你给我站住!

宋青书着急想要说点什么,但周芷若压根不肯回头,他情急之下,不假思索地就把手里晾晒的衣服朝周芷若扔了出去,那红色的秋裤划过优美的抛物线,直接砸到了周芷若的脸上,再缓缓落下,露出下面生无可恋的一张脸。

苍天!

动作危险,请勿模仿。

 

“你不是喜欢张无忌吗?”宋青书的眼底闪过一丝黯淡:“我要是缠住赵敏郡主,你应该就更有机会了吧?”

“……”周芷若说:“所以你把秋裤都脱下来了,就为了跟我说这句话?”

没有了宋青书在一旁瞎起哄之后,赵敏顺利地和张无忌走到了一起,并决定出海寻找金毛狮王谢逊。周芷若听说这个消息时,眼睛都亮了。

谢逊手里有屠龙刀,只要找到屠龙刀,她就可以砍断倚天剑并从中取出九阴真经了!

问题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周芷若身中寒毒,即使跟着他们出海,她似乎也只能起一个吉祥物的象征作用。

所以,只能由宋青书代劳了。

只是让宋青书这个路痴掌舵,真的没有问题吗?

周芷若满怀忧虑地来给宋青书送别,这还是他们自上次的秋裤事件之后第一次搭话,宋青书想要说什么,可惜这时一个大浪打来,周芷若什么也没听清,就看到他动了动嘴,然后问她:“你知道了吧?”

周芷若:“……知道了什么?”

“我的秘密,”宋青书失魂落魄的说:“我真傻……真的……”

周芷若决定坦白:“宋少侠,你真傻这事儿,其实不是个秘密。”

其实,宋青书说的是,“你穿越来的也没有关系,因为我是个重生的。”

周芷若目瞪口呆。

重生这种事情,一回生二回熟。宋青书也说不清自己重生了多少次,他大概是陷在了这一段轮回里,即使这一世死亡,对他来说不过是又一次人生的从头开始。如果说刚开始重生那几次,他还像周芷若似的,抱着“珍爱生命远离主角”的信条,那么习惯之后,他也开始逐渐接触张无忌赵敏等一干人。

但他重生了许多次,却并没有哪一次能够见到周芷若。他都快忘了她的性情长相,除了这一次,师祖张三丰跟他说峨眉派出了一个叫周芷若的小姑娘,长相性情和你很相配。他小心翼翼瞻前顾后,为了这一次相遇设想了无数桥段,结果却没一个能派的上用场。

他一直默默地跟在周芷若的身后,看她寒来暑往,秋收冬藏,却并没有哪一次敢真的在她面前现身,也许只是因为……在她面前,他就不由自主变得很卑微。

当宋青书自重伤后醒来,一眼就看着周芷若披着白色的外衫,正把一碗汤药端在他的面前。见他醒了,她扬眉笑道:“自己来?我喂你?”

宋青书浑浑噩噩地灌了下去,就如她端着一杯潋滟艳酒。

如果说他原先还想着消除执念,对周芷若放手,那么那一刻宋青书心底反反复复只有一句话:

江湖上最俗套的流言是救命之恩以身相许,我愿意许,你肯不肯要?

“如果我能找到屠龙刀回来……”宋青书斟酌着词句:“你是不是就能治好身上的寒毒,不会再同张无忌有任何瓜葛?”

“就算你们没有拿回屠龙刀,我也不想和张无忌有牵扯。”周芷若说的是实话,原著里跟张无忌牵扯的姑娘没一个有好下场:蛛儿毁容,小昭远走波斯,赵敏与父兄决裂……

相比起来,死于寒毒简直算是上天眷顾了。

宋青书心花怒放,周芷若莫名其妙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在高兴些什么。

宋青书笑道:“没什么,幸好你笨。”

“我才不笨,”周芷若皱眉道:“就算你找不到谢逊也没有关系,古墓派里不是还有王重阳刻下的一套九阴真经吗?”

她说这话时绝没想到,自己最后居然一语成谶。

宋青书这一行出海,真的没有找到谢逊。周芷若毒发垂危,宋青书绝望之下,便去闯了古墓派,导致被古墓传人扣留达一年之久。

 

要是等宋青书被放出古墓,周芷若坟头的草都得有三尺高了。

宝贝徒弟都快吹灯拔蜡了,灭绝师太不得不拉下脸面向张无忌求援。明教中人不满灭绝师太作风已久,便趁机提出要求,九阳神功这种秘籍本不外传,周芷若想学,除非嫁入明教。

明教众人本来只是口头开玩笑,只想强迫灭绝师太服软认输,没想当真。谁料灭绝性情耿直,竟然真的把周芷若送了过来!

由此可见明教真是闷声作大死的典范——因为在周芷若的婚礼上,发生了一起惨案。

周芷若依稀记得自己被抬上了光明顶,明教教徒倒也真不敢把她怎么样,张无忌倒是把九阳神功倾囊相授,解了她身上的寒毒,但周芷若始终挂念着:

那个只身前去古墓、为她盗取九阴真经的宋青书,现在怎么样了呢?

她很快就知道了。

那是明教和峨眉约定结亲的下午,门外忽然一阵嘈杂,像是有人杀上山来。周芷若刚打开门,忽然一记凌厉的手刀劈下,她连挣扎也没有,就直接昏了过去。

昏过去之前,她觉得自己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怎么好像看到了……宋青书?

再次醒来时,周芷若惊悚地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密室之中,手腕脚踝都被系上了镣铐,为了防止她被擦伤,镣铐内甚至细细的垫了绒布。

她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就听到宋青书温柔的声音:“芷若,你醒了?”

不,也许那不是她认识的宋青书。

他的眼睛不知何时已变作淡红,一眼望去让人毛骨悚然。周芷若忍不住问:“你、你眼睛怎么了?”

“我已经学会了九阴真经,”宋青书却像是根本没听到她的话,自顾自道:“然而等我好不容易从古墓逃出来时……为什么听到的却是你要嫁人的消息呢,周芷若?”

周芷若微弱道:“你先放开我……”

宋青书完全隔绝在自己的世界里:“我已经花了二十多年去喜欢你,很难再花二十年去喜欢别人了……就算我花得起那个时间,我也不会再有第一次喜欢人时的勇气了。”

他微微喟叹:“周芷若,你不能堂而皇之的霸占了我二十年的生命,然后突然不要我了。”

“我接受不了的。”

他情深如许,周芷若却有一刹那的怔忡。她自己没心没肺惯了,觉得自己是第一次遇见宋青书,和他交好全靠缘分,但她忘了……宋青书在遇见她之前,早已独自一人,背负着相思苦苦煎熬了无数个轮回。

也许他只是在她身上,找曾经那个周芷若的影子呢?

她摇头道:“我不是那个周芷若,你找错人了。”

宋青书的眼神有刹那的迷蒙,随即坚定道:“你就是那个周芷若。”

周芷若完全没听懂他是什么意思,她只是忧心:一年不见,宋青书身上到底起了什么变故?

以前宋青书举手投足都带着武当山清风朗月般的气息,现在那种令人如醉春风的气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阴冷、漠然甚至……暴戾。

周芷若很长一段时间都被关在密室不见天日,每一次宋青书回来看她,她都能察觉到他身上无法遮掩的血气。

她一刻也没有放弃逃离的想法,然而宋青书看她看得很紧,有事没事就坐在她的床前,他说起峨眉山上的初遇,那时周芷若以为他是真的路痴,其实他只是单纯想跟在她身后,看看她而已。直到被她发现,才慌不择路地编了个路痴的借口骗人。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宋青书离开时,也会记得点上迷香,让她在梦境中沉浮。那段时间周芷若迷迷糊糊,梦见了很多破碎的片段,梦境中的她似乎还在倚天屠龙记的江湖中,那时她选择的人是张无忌。

一切都在按照原著剧情发展,在梦境的终了,周芷若看见自己在峨眉山青灯古佛了此一生,临终时对上天许愿,只愿来世再不要生在江湖。

直到那一天,迷香燃尽,周芷若从梦中醒来,宋青书却没有如往常一样站在她的床头。

她敏锐地察觉到:宋青书可能出了什么事情。

这个念头简直让她不寒而栗。倚天剑就在墙角摆着,周芷若艰难地挪动过去,背过身用手铐来回的蹭着那把剑,她的手在发抖,锋利的剑刃很快割破了她的血肉,血细细地流了下来。

就像她心里那根细细的弦,越崩越紧。

逃出生天之后,周芷若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宋青书之前为了救她的命,修炼九阴真经时急于求成,反而走火入魔,逐渐丧失了神智,以至于六亲不认。

他在江湖上掀起了新一轮的腥风血雨,而这一次就是武林人士召开武林大会,决定共同诛杀这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大魔头。

 

武林大会上,宋青书双目猩红,简直杀得人胆寒,只听他朗声问道:“还有谁敢来应战?”

其他人远远地看着,窃窃私语道:“宋青书已经练成了绝世武功,他还会怕什么?”

这时突然有一个声音清清淡淡地插了进来:“还有……我!”

武林大会上至少有一千余人在吵吵闹闹,可这样不轻不重的一句话,也没用多大力气,就将这一千人的嘈杂生生压了下去。

宋青书慢慢地转过身,看向来人。

那人穿着淡青色的外袍——是他的外套,倚天剑斜指向地,那是周芷若。

宋青书忽然露出了一个飘渺的笑意:“芷若,你不在家等我,怎么过来了?”

周芷若定定的看着他,这武林大会上尸横遍野血流遍地,宋青书一袭青衫被血染成了妖异的红——她突然就想起当年峨眉金顶那个穿着武当道袍的少年,仙风道骨丰神俊朗,莫名让人联想起风中染雪的松涛,和山间冰冷的流泉。

世人都说他走火入魔丧失神智,以至于六亲不认——但他还记挂着我。

可他们到底是怎么走到如今这一步,这样隔江对垒,兵刃相向?

在倚天剑刺穿宋青书肩膀的一瞬间,周芷若这样想。

其实论内力,她的九阳和宋青书的九阴应该不相上下,然而周芷若清楚地知道,眼前这人就算与天下人为敌,他也绝对不会伤害周芷若。

她实在胜之不武,然而宋青书却一点也不介意似的,他跪倒在地,半靠在周芷若身上,笑道:“你是来……带我回家的吗?”

他体内的九阴真气早已失去控制,不出片刻他就会因为真气反噬而亡,然而宋青书在剧痛中反而恢复了些许神智似的,含笑道:“芷若,带我走吧……我实在,太累了。”

他原本就是为了解开周芷若身上的寒毒,才擅自闯入古墓派偷学九阴真经。没有想到命运阴差阳错,最后唯一能伤他的,是他最想救的那个人。

然而宋青书说这些话时一点儿也没有怨恨,只余满身疲惫,眼神在将死之际终于恢复了清明,就像是他们第一次相遇时的少年。

周芷若不答,只是狠狠地抱紧了宋青书,从侧面看这真是一个缠绵悱恻的拥抱,然而在谁也看不见的地方,周芷若掌心抵在宋青书后背,九阳真气源源不断地流向宋青书体内。

宋青书终于震惊了:“住手!没了九阳真气,你会死的!”

周芷若没有回答,只是催动内力更加汹涌地流入他体内,强行抚平他受创的经脉,镇压那些走火入魔的真气。极阴与极阳两股内力在宋青书体内激荡交错,最后缓缓融为一体。

宋青书逐渐从走火入魔的境地中脱险,然而周芷若却几近油尽灯枯,她咬紧牙关,偏执似的说,宋青书,我不会让你死的。

我曾经跟你说过,我不是那个周芷若,我后来想起来了,你是对的。

在我很久之前的某一世,我们确实曾经相遇过。

只是那一世结束后,我曾佛前许愿,要离这片江湖远远的,你们这些人永生永世也不要来打搅我。也许是誓言应验,我生在一个全新的时代,在那个时代我生活得很好,没有一点遗憾,我一点也不怀念这个江湖世界……可为什么我还会回来?

“现在我知道了,”她伏在他的肩头,微微一笑,大口大口的鲜血不受控制地从嘴里溢出:“因为你还在这里。”

因为你还一个人陷在这样一段永无休止的轮回里。

我回来找你了。她慢慢闭上了双眼,在彻底沉入黑暗的前一刻,一滴眼泪缓缓从她眼角落下。

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我才明白,我的眼泪只会为你而流。

 

尾声

门被敲响的那一刻,周芷若还没有从梦境里挣脱。

她怔忪了片刻,才渐渐想起,原来那些江湖轮回惊心动魄,都只是自己一场黄粱大梦,梦醒了,她也该回来了。

在这里她认识了很多人,甚至有从小跟她一起长大的张无忌、赵敏……可是唯独没有宋青书。

她把他一个人扔在了原地,一次又一次。

周芷若把脸埋进掌心,无声的抽泣起来。

站在门口的男生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她自顾自流泪,半晌才道:“对不起,请问一下,从窗台掉下去的这条……秋裤,是你的吗?”

周芷若抬眼去看,只见那个年轻人微微一笑:“初次见面,我叫宋青书。”

她突然泪流满面,哽咽着微笑道:“这么巧,我叫周芷若。”

本来结局应该到此为止,周芷若和宋青书从此过上了混吃等死的幸福生活。后来赵敏携张无忌前来拜访,数次夸张地表示自己已被闪瞎,不是很懂你们的秋裤情缘。

宋青书丝毫不理会赵敏的挑拨,他一边剥葡萄,一边温温柔柔地问周芷若,明天七夕,你想要什么礼物?

周芷若轻描淡写地说:“天亮了,让明教集团破产吧。”

【转自《微古风》07期】

【END】



>如果紫弹们喜欢,请点屏幕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热】打开小程序,算一算2024你的财运
武侠|《倚天屠龙记》中,周芷若是如何变坏的?
周芷若:被高估的继承者
如果《倚天屠龙记》没有灭绝师太,会多两位绝世女子,和完美结局
仅次于张无忌的武林新星,因她叛离师门,九阴初成依旧不敌俞莲舟
《倚天屠龙记》中,哪句话出卖了周芷若的秘密?
金庸先生三改《倚天屠龙记》,各处不同和结局你知道吗?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热点新闻
分享 收藏 导长图 关注 下载文章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