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边缘文学的逆袭
 1.
    最早接触“逆袭”二字,来源于网络中。尤其屡见于对影视明星的评价,比如草根形象深入骨髓的王宝强凭借多部影视作品而跃升为著名的影视红星,且最终修成正果,抱得美人归;多年闪耀暑期荧屏的《还珠格格》里楚楚可怜的小丫鬟金锁,若干年后在戛纳电影节华丽转身,成为一身霸气、震惊世界影坛的最美范爷;当年的徐峥还是顶着一撮毛满脸腮红憨气十足的春光灿烂猪八戒,谁曾想到而今凭自导自演的一部大银幕喜剧《人在囧途之泰囧》,竟然毫无征兆地把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六代知名导演全部踩在脚下,超过史上第一票房大片《泰坦尼克号》在中国的成绩,跻身于十亿票房导演行列。要知道,许多所谓优秀导演拍出来的所有电影票房加起来,都很难超过这个数字。当然,在个人风采上,也有典型的逆袭实例。比如当年的芙蓉姐姐,浮肿的身材搔首弄姿,极尽风尘女子之态,惹得网络一片咋舌谩骂,几年之后,当芙蓉姐姐再次出现网络,大家惊呼,这么玲珑毕现的漂亮身段,真的是当年一身浮肿的芙蓉姐姐吗?还有凤姐,同样的魔鬼身材,配上一副魔鬼脸蛋,却是一副天地无惧的自信样子,成功逆袭成为网络最红明星;更有后舍男生,在网络视频里极尽夸张的表情,对口型唱着谁也听不懂的中外名曲,也同样成为成为当年热门的网络表情双帝。可以说,逆袭在网络上随处可见,早已是不新鲜的现象了。
2.
    类似的逆袭,还有语言上的逆袭,如英语在华夏大地上的逆袭,汉语在世界各地的逆袭等。而今我要说的,却是文学的逆袭。文学,更多指的是小说文学,中国历史上的四大小说名著,有神怪小说《西游记》,爱情小说《红楼梦》,政治历史小说《三国演义》,农民小说《水浒传》,由此衍生的许许多多同类型小说,自然是明清史上小说的主流。在这主流小说的背后,其实还有一部著作,一度不被主流文化所接纳,这部完全可以与四大名著齐名的另类小说,就是情色小说《金瓶梅》。《金瓶梅》描写的是真实的市井生活,其艺术价值甚至被传远胜于《红楼梦》。只因其过多叙述了男女房事,而在当时被沦为禁书,不能在市面上流传,然而,尽管如此,仍挡不住市井弟子们偷偷的兴趣,故而《金瓶梅》能够完整地保留下来,成为后世研究古代小说的另一个方向。这算是文学逆袭成功最开始的典范。
    中国现代当代文学的发展,无不受到古代四大名著的影响。农民小说开始向乡土文学转化;政治历史小说开始向官场文学、历史文学转化;爱情小说开始向言情都市文学转化。这三类文化成为中国现当代主流文化。情色小说逐渐走向低俗,变成完全见不得光的黄色文化。神怪小说因中国的农村乡土特色,逐渐淡出于主流文化的洪流之外,几乎完全没落了。而在这几类主流文化大行其道的期间,另一特殊的文学流派却在悄然兴起,它避开了主流文化的锋芒,独行其是,以报刊连载发表的形式,逐渐被人们所熟悉,所认可,所接受,所喜爱,所热衷。这类文化,则是以金庸先生为代表人物的武侠文化。武侠文化出脱于唐宋传奇小说,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而最终的锋芒外显,很多人认为是金庸先生的“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十四部武侠作品的风靡流行。金庸先生是香港武侠小说的开山鼻祖,也曾经一度被误认为是中国现当代武侠小说的先行者,他开创了严肃武侠的先河,文中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套武术,都不是完全凭空捏造的,几乎都有现实可行的依据。他的小说故事中的许多人物和事件,大多取自于真实的历史。比如全真七子、康熙乾隆,比如宋金大战、靖康之耻。然而金庸先生本人,仍未能被纳入中国现当代著名作家之列,充其量只说是流行文学著名作家。流行却不是主流,这或许就是中国的特色。因其不是主流,我们称他的武侠小说为边缘文学,又因其武侠小说的大行其道,影响了中国大多数读者,因而可以说,这就是边缘文学的成功逆袭。
3.
    然而,中国现当代武侠小说的奠基人,却不是查良镛先生,而是另一位被称为“还珠楼主”的李善基先生。在金庸开始创作第一部武侠小说的时候,李善基先生就已经完成了长达五百万言的鸿篇巨著《蜀山剑侠传》,这部小说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武侠小说,因为它的特点是将神魔和武侠完美结合,构筑了一个充满奇幻色彩的武侠世界。可以说,他是中国玄幻小说第一人,而他的创作成就,如果放在网络时代的今天,其功绩成就,一定远胜于当代所有的网络作家们。解放后,楼主李善基于1956年在报上写过关于神怪荒诞小说的公开检讨。此后玄幻小说走向没落,乃至于被被金庸、古龙、卧龙生等港台小说家所构筑的持刀海角、仗剑天涯的武侠江湖世界所埋没了。玄幻小说完全成为了武侠和主流文学之外的边缘文化,似乎根本看不到光明的前途。
    直到网络的兴起,并由此涌现出一大批思维活跃、码字迅速的网络作家们,这才又将玄幻小说的地位从边缘的边缘拉回至靠近主流,成为足以与主流文化相抗衡的一个分支,而且这个分支,仍在不断壮大,以其曲折离奇的情节跳跃性和速度惊人的发表实效性,不断创造出远胜于主流文化的实际价值,令人咋舌惊叹,大呼纯文学作家难当啊!
    小说作家其实是一个很开放的行当。就像演员中分学院派和在野派,导演分专业派和跨界派,老师分职业类和专业类一样,小说作家也有明确的两大阶级:科班作家和半路作家。科班作家自不必说,也是属于专业学院派的,经过系统的中文学习,古今中外的文学作品,皆有涉猎,稍能知晓。而我们更佩服的,是那些半路成家的文学创作者,他们分属于学界各个领域,甚至没有大学经历,完全依靠自学,也能在文学领域里占有一席之地。此间的半路作家中,最著名的,当属弃医从文的鲁迅先生,与同时代的老舍、茅盾相比,鲁迅先生没有他们年轻而长寿,但鲁迅的文学成就,一度无人可以望其项背,从中学课本中鲁迅作品所占据的分量之重可见一斑。茅盾先生创设了四年一度的最高长篇小说类茅盾文学奖,鲁迅先生却在仙逝后还不忘将所有中青文人纳入鲁迅文学院进修,成为中国文学最有影响的奠基人。若干年后,文痞王朔的腾空出世,在中国文学界掀起了一场情感小说的风云变革。王朔只有高中学历,而后参军,文革后报考军校又铩羽而归,最终因发表一篇小说而在文艺社工作,与文学挂了点钩,结果,就是这样一个曾经与金庸大师隔空斗嘴的文痞,与日后的影坛大亨冯小刚的几度亲密合作,将王朔之名真正托出,影响了整个中国文坛;另有两位和鲁迅的经历相似,一位是医学和文学兼顾的作家毕淑敏女士,几部与医学相关的厚重小说一经出炉,迅速被改编拍成电视剧,让科班出身的作家们纷纷感到诧异和不解。另一位是先锋实验派小说代表人物余华,他中学毕业后从事牙医工作,此后开始文学创作,终因就读鲁迅文学院而与文学结下不解之缘。关于小说作家的学历出身问题逐渐开始被人们津津乐道,科班作家与非科班作家到底有什么差别?
    在网络时代到来之前,我以为,作家与作家的差别,并不在是否科班出身,而在于有没有浩繁的阅读量,有没有丰富的人生经历,有没有用心的思考,有没有充足的调查研究,能不能耐得住人生的寂寞,能不能经受住退稿的打击,有没有精益求精的严谨态度,有没有胜败得失的坦然情绪等等。这些,才是无论科班与非科班作家的共同之处。只有不断加大阅读量,不断体验人生,不断用心思考,不断仔细调查,不断忍耐寂寞,不断承受打击,不断严谨修改,不因成功而喜形于色,这样,才能算是一个成功的作家。
    而台湾成功大学水利工程的一位博士蔡智恒,以“痞子蔡”之名在网络上发表了一部另类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光速般蹿红,成功逆袭所有主流作家,让“网络作家”这一边缘群体逐渐浮出水面,厚积薄发地等待着属于他们的网络时代到来。
4.    
    浸淫网络多年,我注意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些白金高端网络作家们,他们几乎都不是中文科班出身,而是各个领域里的精英或者不务正业的年轻人,他们普遍在而立之年左右,他们的网络署名也是千奇百怪,以最高排名的一些网络作家为例:八零后的唐家三少张威,实际的工作领域是IT行业,最终因为行业裁员,待业在家,由此开始了网络文学的创作,不到30岁,不但以三千万的薪资荣升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榜首,而且开创了首个网络作家工作室,更在2014年入选福布斯中国名人榜,他的个人成就,让网络文学逐渐进入了主流视界,让主流作家群也对其刮目相看。另一个更加年轻的网络白金作家不得不提,他叫李虎,这个名字因俗气而无人知晓,然而另一个上接天下接地的网名“天蚕土豆”,却在网络文学界响彻云天。这位年轻人,18岁摘得网络文学新人奖,19岁凭借超高人气小说《斗破苍穹》,成为网络小说人气王。并在这一年以24岁超低年龄担任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还有血红、我吃西红柿、梦入神机等,无一例外的,他们都不属于中文专业科班作家,但都开创了属于自己的小说风格,在各自的虚拟小说世界里成就不俗霸业。这些年纪轻轻的网络文学巨鳄们,他们的诸多风靡网络的代表作品,如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天蚕土豆的《斗破苍穹》、血红的《升龙道》、我吃西红柿的《寸芒》、梦入神机的《佛本是道》等,成就他们在网络小说中不可撼动地位的作品,基本上都是神奇莫测、天马行空的玄幻小说。而他们,却都尊早年的“还珠楼主”为中国玄幻小说真正的开山鼻祖。由此可见,玄幻小说已经从见不得人的黑暗边缘向受众最多读者最广的网络世界过渡,正努力使自己与纯文学并驾齐驱了。
    时至今日,纯文学与网络文学作为主流文学和边缘文学两大流派,各自并行不悖地发展着,而边缘的网络文学更以其网络的快速便捷和读者群广泛而普遍年轻的特点,展现出比纯文学更加迅猛的发展势头,正影响着新一代的网民读者。网络是一个神奇的东西,它催生了数量难以估计的网络作家和网络作品,所以,网络文学发展的速度可以说是呈梯级增长的。网络文学也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网络文学,指的是在电脑上创作,发在网络上的文学作品,包括狭义网络文学和纯文学作品。而狭义的网络文学应该指的是网络写手们以最快的速度、最奇特的想象及时创作更新的一些玄幻、穿越、宫廷等网络快餐文学。总体来看,网络文学并不太注重作品的思想性,文学性,而是以奇特想象的建构,给读者带来阅读的快感。当然,网络世界里不乏非常优秀的网络作家,甚至不乏那些足以比肩优秀纯文学的文学作品。个人觉得,网络写作与传统写作相比具有以下几个优点:一是码字轻松简单,不会太累;二是查找资料方便快捷,在创作中遇到一些认识盲区,可以随时在网络中查询弄懂,第三,网络创作的即时性也给作品带来更多数量的读者,作者的成就感满足感可以得到极大的满足,因而更激励作者进行网络创作。当然,也有为数不少的网络写手在创作中一味拓展小说情节,使得作品的长度递增,而文学厚度却在递减,这是大多数网络作者的通病。一则公益广告说,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其实买家和卖家的影响是相互的,网络文学普遍的缺乏文学性,思想性,也衍生了一批搜怪猎奇,趣味低下的读者,而这样的读者越多,又使得一些优秀传统网络作家们为了钱途,改变创作方向,刻意媚俗地迎合读者的口味,这就造成了网络纯文学创作的江河日下。
    玄幻小说和穿越宫廷小说等被贴上了网络文学的标签,自然永远不可能成为主流文学。然而,在浩瀚如洋的网络世界里,大浪淘沙之后,也能留下许多足以流传后世的网络文学精品,这些精品小说,谁能说不是未来的《西游记》、《红楼梦》?除去小说的现实意义和政治导向,精品网络文学建构了无穷无尽的想象空间,并且将这些美轮美奂的想象世界完全具象化,真实化,其唯美文字的文学性和跌宕故事的可读性,应该都远胜于传统主流文学。
5.
    我认为,作家是有其神圣使命的,作家的思想体现在作品中,对读者有一种潜移默化的导向作用,而这种导向,本应该积极向上,传播正能量,宣扬真善美,摈弃假恶丑,所以,正确导向和影响读者,是作家的使命,也是网络作家的使命,更是每一个网络作者的使命,当然,这样说有点强人所难,网络作家们虽然无法做到在每一部作品中导人向上,也应该向着这方面努力。传统文学有其文字推敲的严谨性,思想内容的深刻性,因为需要搜集繁复的相关资料,才能构建一个宏大的故事世界,一般创作周期非常长,语言文字非常精炼,该删则删,该省则省,精益求精,毫无破绽,传统的文学创作的作品,都是在作家不厌其烦的修改提炼之后才完成的。一般网络文学更多注重的是创作时天马行空的想象,突发奇想的灵感和积淀已久的写作风格,不太注重后期的谨慎修改。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更倾向于传统文学,但是传统文学也自有其弊端,就是思想陈旧,在形式内容上缺乏创新,这是网络文学最大的优点,也是传统文学无法突破的瓶颈。
    回顾我个人的文学写作历程,虽然写过个别长篇小说,几个中短篇小说和一些散文杂谈乃至于几首诗歌,但毕竟和真正的作家还相去甚远。我的大多数文字,都是在电脑上一键一键码出来的,但我从来不承认是网络边缘文学,因为我自诩我的文章是有导向意义有社会责任的,所以力求每一个字都真实,自然,或感人肺腑,或针砭时弊。我手写我心,我从来不愿去迎合什么报刊要求,网站风格等等。所以,迄今为止,我绝少有精短的文字上报刊杂志,偶尔见圈内外文人因文章发表至主流纸质媒体而雀跃欣喜,我也毫不艳羡,只是独善其身,孤芳自赏地继续写着自己的东西,然后第一时间在网上发表,以期与同心知己一起分享写作的快乐。身边的同事朋友们知我好文,常常举荐我或者去榕树下栖居,或者去起点站待跑,或者去潇湘馆与黛玉一同赋诗,或者纵横世界,笑傲江湖。我笑笑说,这些文学网站都不适合我。其实每个地方,我都偷偷去逛过,不是它们不适合我,而是我不适合它们。我一直觉得这些经典的文学网站,而今完全被玄幻宫廷和YY自我的所谓网络文学充斥着,占据着,完全没有了文学世界的纯净,我不屑于与它们当中的他们为伍。其实我知道,这只是我阿Q式的自我安慰罢了。实际上,我写的小说根本无法跳脱自己生活的影子,我的简单思维缺乏逻辑性,缺乏想象力,更缺乏构建庞大故事体系的魄力。这或许也可以说是如我一般中文科班出身者的通病吧。当然,现今网络文学优秀作家群里,也不乏一些真正科班的中文弟子,但那些绝对是少数,因为中文的系统学习,完全束缚了人的大胆而跳跃的思维,尤其是当今的语文教育模式,一味学下去,能写的素材也只能是生活和历史,此外则一无所知,不可能有任何创新。相反的,那些理科出身的网络作家们,有着严谨的逻辑思维,思接千载的奇妙想法,驰骋于网络文学的想象世界,几乎是信马由缰,游刃有余。文字的美感是科班的长处,却非专长,这是在阅读和实战中可以积累的,而创新思维却永远是文科生最大块的软肋。
6.
    多年前的一则广告语如此说: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联想其实不够,还应该有丰富的想象,尤其是中国的影视制作,充斥着历史宫斗、抗战内战、婆媳婚姻、传统神话四大块的今天,更需要让我们的文学作品在五千年华夏文明的基础上,插上想象和联想的翅膀,以全新的视角,思考当下,展望未来。影视来源于文学,文学扎根于文化,中国的主流文化,在着眼于乡土草根、抗战历史、婆媳夫妻之外,更应该放眼于有中国特色的科技玄幻、现实未来,以这些丰富想象力的作品,刺激下一代中国孩子的创造性思维,让哈利波特和超人、雷神等类似形象,烙上华夏的印记,在中国的文学作品,影视作品中出现,让中国人拯救中国,拯救世界的梦想,不再只是个梦想。
    与传统文学相比,网络文学的创作者集体呈现年轻化,基本在80后,二三十岁的年纪,这个年龄里,年轻作家们的心智在想象力丰富,创造力繁盛之余,还是属于比较激进的,不懂得沉淀思想,不明确写作的意义,只是追求点击率和实际价值,但我想,多年以后,当这批充满年轻朝气的网络作家们到了不惑之年乃至知命之年,有了较深厚的思想积淀,当今天的莫言、贾平凹等前辈主流作家们写不动的时候,中国的主流文学世界,一定会给他们打开一扇大门,以兼容并蓄的气魄,吸纳纯正而大气磅礴的网络文学。网络文学,必将永远摆脱边缘文学的阴影,成功逆袭,真正跻身于主流文学,并书写着主流文学的新篇章。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网络文学: 可贵的是平民情感立场
网络文学的未来,就是文学的未来
我对网络文学的看法
我该怎么写
网络文学:扬帆还是归航 多元语境下的重新审视
网络文学20年:非主流“转正”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