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职场红楼梦:晴雯很优秀,后果很严重

文/宝木笑

红楼梦是一个宏大的世界,出挑的人物很多,但若说起晴雯,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贾氏集团贵胄贾宝玉身边,除了联姻对象林黛玉和薛宝钗,丫鬟里就是袭人和晴雯了。

在红楼梦的职场中,在大观园的格子间里,晴雯绝对是相当抢眼的角色,地位也相当高,且深受领导赏识——贾宝玉对晴雯是极为爱护的。

曹雪芹也给予这个角色极高的位置,红楼梦第五回贾总梦游“太虚幻境”,在薄命司看到了绝密文件《金陵十二钗又副册》,其中晴雯竟是位列榜首。

然而,晴雯的结局实在让人唏嘘。书上说王夫人带了李嬷嬷进大观园清人,晴雯恹恹弱息,被人从炕上拉了下来,蓬头垢面,两个女人架起来撵出贾府。晚间,宝玉独自偷偷出后角门去看望晴雯,晴雯将左手上两根葱管一般的指甲齐根铰下,给宝玉珍藏,二人互换贴身旧袄。三更时分,晴雯托梦与宝玉,次日未正二刻,晴雯夭亡。

可以说晴雯是被集团最高层“定点清除”了,在这次行动中,王夫人亲自坐镇指挥,可见除掉晴雯之决心坚决。但为何一个子公司里的优秀主管竟招来这样的“特殊照顾”?这恐怕就得从“职场白骨精”晴雯的一路走来慢慢说起了。


职场“白骨精”的杰出代表

前些年流行一种说法叫“职场白骨精”,这里面没有任何的贬义,指的是职场中最厉害的那部分女性朋友。

职场“白骨精”三个字是拆开讲的。“白”指的是白领,更多指的是颜值,这部分职场女孩子属于那种仅凭颜值就光芒万丈的类型。晴雯当然是这方面的代表,整整一部红楼梦,论颜值,晴雯怕过谁?

本身就是美女,又见多识广的王熙凤曾经有过一个结论:“若论这些丫头,总共比起来,都没有晴雯生得好。”要知道协理过宁国府集团,本身又管着荣国府的王熙凤,对整个贾氏集团的丫鬟们是有发言权的,能得到心高气傲的王总这样评价,足见晴雯的颜值无敌。

即使是对晴雯恨之入骨的王善保家的也不得不承认:“那个丫头(晴雯)仗着比别人标致些”——让你的敌人都看着你的脸发呆,晴雯的颜值确实犀利了。红楼梦一直以来都是以袭人为宝钗之影,晴雯为黛玉之影来谋篇的。书里写晴雯长得像林黛玉,不仅是身量,而且眉眼也像林黛玉。足以与女一号匹敌的颜值,这就是宝玉怡红院办公室二把手晴雯姐了。

“职场白骨精”的“骨”字,指的是骨干,是在领导心中的位置。晴雯在贾氏集团子公司怡红院那是绝对的骨干,是老总贾宝玉心尖儿上的人。虽然袭人才是真正的公司当家人,但晴雯绝对是可以与之抗衡的叱咤红人,唯一的不同是晴雯不管什么具体业务。某种程度上说,即使袭人和贾宝玉有了实际上的关系,贾总依然在心里更亲近晴雯,他对袭人是敬重,对晴雯就是宠溺了。

“职场白骨精”的“精”字,指的是精英,是个人的业务能力和水平。用现在的话说,“职场白骨精”都是那些“明明可以靠颜值,却偏偏要拼才华”的实力派美女。在红楼梦里,丫鬟这个范围内的核心业务能力,主要还是指那个时代的女红啊什么的。这方面晴雯姐就更凶悍了,连集团董事长贾母都认为丫头们的言谈针线多不及晴雯。

书中第五十二回专门写“勇晴雯病补雀金裘”。这雀金裘来头甚大,乃是贾母给宝玉的,是俄罗斯的孔雀毛做的。结果贾总不小心将雀金裘烧了个洞,晚上回家之后,一向心大的贾总也不免唉声叹气,担心被贾母知道。麝月悄悄拿到外面找人织补,没想到纵然是那些能干的织补匠人、缝绣匠们都束手无策。最终,还是晴雯姐一晚上就搞定了。晴雯姐这种类型绝对是每个公司里那种业务大拿,别看她们平时喜欢在公司里晃荡,到了关键时刻还是得找人家。

综上所述,晴雯确实是贾氏集团所有子公司里最出挑的员工,是“职场白骨精”的突出代表。这样的晴雯原本是应该一飞冲天的,但最终却很遗憾地遭遇了职场滑铁卢,这种神转折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规矩”≠“犬儒”:晴雯姐的“越位之失”

“晴雯很优秀,后果很严重。”这话并不是咱们故弄玄虚。“优秀”和“才华”都是双刃剑,耍的好了是平步青云,弄得差了就是当场自刎。“晴雯很优秀”在逻辑上当然不会直接导致“后果很严重”,但过于优秀这件事不但引起众人嫉妒,更重要的是让晴雯的认知出现了某种偏差,比如职场规矩这种事儿。

规矩不同于纪律,纪律大多白纸黑字写的很明白,而规矩更多是一种不留痕迹的规则。举个例子,纪律上大多写你要如何认真完成工作,但却不会把服从老板指挥,给老板留出面子,不要打着领导旗号狐假虎威这些事儿写出来,这些东西是约定俗成的,是多年以来形成的职场规矩。

“晴雯撕扇”,红楼名段。贾总一把很不错的扇子让晴雯姐给跌折了。领导当然不高兴了,于是贾总一着急就没太注意礼貌用语,说了个“蠢材”。这确实不对,就算你是领导你也不能骂人啊?但咱们不能把红楼梦当成小时代,作品所处的年代实在相差太远。在封建社会,等级森严,贾总的表现其实并不出格,你看看宝钗他哥薛蟠就知道了。

而且,平时领导对你怎么样,你不知道么?平时贾宝玉是怎样的人,你不了解么?或许,是晴雯姐太了解自己的领导了,所以,直接就炸了,反过来把贾宝玉怼得直赔不是。这样还不行,还得乖乖拿出其他好扇子让晴雯姐撕,还得为晴雯姐叫好……

规矩破坏起来确实很爽的,领导宠着确实很甜的。但时间长了,就像郭德纲老师相声里说的:“周围人惯着您不是什么好事儿,那是等着您自个儿碰硬茬儿呢”。

也许,大家在公司里都曾遇到过这样的人:他们每天总是打着领导旗号,趾高气扬,总是借领导的口,方便自己做事,好像他们就是领导本尊似的,搞得大家都敢怒不敢言。很遗憾,我们非常喜欢的晴雯姐,一直就是这个套路。

五十二回,晴雯姐听说宝玉房里的坠儿偷了平儿的镯子,又直接炸了。原本这个事儿,宝玉作为主要领导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这也是他的性格。更重要的是,怡红院的规矩在那里摆着,袭人才是主持日常工作的负责人,晴雯姐并没有这方面的权限。

结果,我们晴雯姐直接把坠儿叫来,将坠儿的手抓住,枕边取了一丈青,向小姑娘手上乱戳,嘴里骂道:“要这爪子作什么?拈不得针,拿不动线,只会偷嘴吃。眼皮子又浅,爪子又轻,打嘴现世的,不如戳烂了!”

这个“一丈青”我查了一下,按照周汝昌老先生主编的《红楼梦大辞典》的解释是:“一丈青是指带挖耳杓的细长簪子,一头尖细,一头较粗,顶端作小杓状。”这东西就像超大号的针,扎到手上能不疼么?上纲上线来说,晴雯姐这是动了私行啊,而且还打着宝玉旗号,自己做主把坠儿赶走了。

看不见的东西,往往更具杀伤力。我们可以努力去做制定规则的人,去反抗不公的待遇,但我们必须辩证地看待规矩。守规矩不是让大家做犬儒,而是为了让自己明白,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规矩有的时候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然而,晴雯的致命伤却正在这里。


“刚强”≠“跋扈”,晴雯姐的“性格之失”

近些年和很多朋友一样写过不少文痛斥“犬儒主义”,十年饮冰血仍未冷,至今依然觉得“犬儒主义”可耻,“愤青精神”光荣。但随着上班年头的加长,阅历的不断丰富,逐渐觉得凡事都没有绝对,像性格这种事儿确实得辩证地看。在职场,你不能软,软了就完了,但如果走到另一个极端,却可能完的更快,比如咱们的晴雯姐。

当然,职场不是过家家,“职场白骨精”没有性格不强势的,不然也混不出来,但晴雯姐最大的问题是做得有点儿太过了。贾氏集团谁人不识黛玉和宝钗,黛玉多感,宝钗心深,各子公司的丫鬟婆子们都加着小心应对。唯独咱们晴雯姐根本不把上级当干粮,书中二十六回,晴雯姐和碧痕拌了嘴,有气没处发,结果宝钗来了,我们晴雯姐直接就在院里抱怨:“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叫我们三更半夜的不得睡觉!”

后来,就是有名的车祸现场了。偏巧黛玉又来了,晴雯姐越发动气了,也并不问是谁,便说:“都睡下了,明儿再来罢!”黛玉素知丫头们的情性,以为彼此顽耍惯了,恐怕院内的丫头没听真是她的声音,只当是别的丫头们来了,所以不开门,因而又高声说道:“是我,还不开么?”晴雯姐直接秒回:“凭你是谁,二爷吩咐的,一概不许放人进来呢!”结果让黛玉哭着就走了,还和宝玉闹了一大顿。

咱们说句公道话,职场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岗位和职责,不管是宝钗还是黛玉,人家来找的是宝玉。换算成今天的职场场景应该就是,人家几位老总要晚上在公司谈点儿事儿,你作为老总的贴身秘书能对自己老总的至交说“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叫我们三更半夜的不得睡觉!”“凭你是谁,二爷吩咐的,一概不许放人进来呢!”么?

晴雯姐太刚了,甚至连颜值控贾宝玉贾总有时候都有些受不了,贾总就曾经被晴雯姐“气黄了脸”,最终被噎得“浑身乱颤”。多亏贾总年纪轻,这要是领导是个上年纪的,估计在晴雯姐面前根本活不过两集。而对待老总级以下的同事特别是下属,“职场白骨精”晴雯姐确实有些跋扈甚至严苛了。

前面拿簪子扎小姑娘坠儿的事儿就不重复说了。书中七十三回,贾总熬夜加班,小丫头们困得打盹,晴雯姐又炸了,这就要拿针扎她们。有个细节曹雪芹先生设计的很巧妙,他说外边一个小丫头打盹儿,一头撞到墙疼醒了,结果以为是晴雯姐来了,眼睛都没张开呢,就哭着央求:“好姐姐,我再不敢了”。这平时得多大的威慑力才能有这样的效果啊,书中用了五个字来形容地位低下的小丫头们对晴雯姐的怕——“畏之如畏虎”。

性格刚强绝对是好事儿,但却不是一个人凌驾于职责和岗位之上的理由,更不是凌驾于领导和同事们之上的借口,晴雯姐走得太远了。


“口才”≠“口德”,晴雯姐的“言语之失”

人民公敌王善保家的是个大大的坏人,这厮到处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就是她向王夫人告了我们美丽出众的晴雯姐的刁状。这厮说:

“别的都还罢了。太太不知道,一个宝玉屋里的晴雯,那丫头仗着她生的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又生了一张巧嘴,天天打扮的像个西施的样子,在人跟前能说惯道,掐尖要强。一句话不投机,她就立起两个骚眼睛骂人,妖妖趫趫,大不成个体统。”

咱们晴雯姐确实“生了一张巧嘴”,这么说吧,整个集团能在嘴上占晴雯姐便宜的人恐怕还没进府呢。晴雯姐的口才绝对能排进集团前五,公司年会主持啊,重大项目推介啊,重要客人来访介绍啊,都是咱们晴雯姐大放异彩的时候。想象一下颜值逆天的晴雯姐一席职业套装,流利地用中英法德西等好几国语言侃侃而谈,贾总倍儿有面子啊。

然而……

二十七回,晴雯姐碰上正在因为为凤姐办事而兴奋的小红,我们姐迎头就上去抢白:

“难怪呢!原来爬上高枝儿去了,把我们不放在眼里。不知说了一句半句话,名儿姓儿知道了不曾呢,就把他兴的这样!这一遭半遭儿的算不得什么,过了后儿还得听啊!有本事从今儿出了这园子,长长远远的在高枝儿上才算得。”

小红同学当场冷水灌顶,吐血倒地,小红是集团办公室主任林之孝的女儿……

三十一回撕扇子,晴雯姐正冲着贾总发作,办公室主任袭人其实是想息事宁人,怕晴雯嘴上不饶人把贾总再次KO,也怕自己的副手晴雯姐吃亏,于是好心劝解:“好妹妹,你出去逛逛,原是我们的不是。”哪知道咱们晴雯姐直接冲着自己的正职领导就去了:

“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叫我替你们害臊了!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些事,也瞒不过我去。不是我说,正经明公正道的,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也不过和我似的,那里就称起‘我们’来了!”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总经理和办公室主任初试云雨情这种事儿是职场最大的八卦,当然也是最大的忌讳,别人躲还躲不开呢,咱们晴雯姐信手拈来,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三十七回,同事秋纹说起自己替老板给贾母和王夫人送鲜花,得到了贾母的小费和王夫人赏的衣裳,结果咱们晴雯姐再次秒回:

“呸!好没见世面的小蹄子!那是把好的给了人,挑剩下的才给你,你还充有脸呢……要是我,我就不要。若是给别人剩的给我也罢了,一样这屋里的人,难道谁又比谁高贵些?把好的给他,剩的才给我,我宁可不要,冲撞了太太,我也不受这口气!”

没错,人生而平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国启蒙运动里伏尔泰、卢梭、孟德斯鸠那些老爷子们早就说过,可是红楼梦的时代不对啊,晴雯姐这就相当于在打自己同事和自己老板们的脸啊。

晴雯姐这样的直播还有不少,每次都能实现“定点清除”和“地毯轰炸”的完美结合,得罪的领导和同事海了去了。口才确实是“职场白骨精”晴雯姐的强项,但凡事都有个度,过犹不及。职场讲究的是做长线,搞运营,嘴上占的便宜早晚要从别处还,广结善缘不是期望友遍四海,而是为了多一分职场的平安。

…… ……

在贾氏集团,特别是宝玉的怡红院分公司,晴雯姐确实不同于一般的员工,不只是因为晴雯姐“职场白骨精”的个人素质和能力,更是因为晴雯姐的另一重身份。晴雯姐是集团董事长贾母老太太看好的人,当年袭人和晴雯其实都是带着“通房丫头”的另一重身份交给宝玉的。

阅人无数的贾母认为袭人“心地纯良,恪尽职任”,晴雯虽然不能指望操持家里,但好在“样貌出众,风流灵巧”。即便袭人和晴雯注定不可能成为正室,但贾母对袭人和晴雯的安排也暗含着“贤妻美妾”的良苦用心。所以,即使王夫人以雷霆手段“定点清除”了晴雯姐,也要专程向贾母进行事后的专题汇报进行补救,只是可怜了我们晴雯姐就这样遭遇了职场滑铁卢,香消玉殒。

晴雯呜咽道:“有什么可说的!不过是挨一刻是一刻,挨一日是一日。我已知横竖不过三五日的光景,我就好回去了,只是一件,我死也不甘心:我虽生得比别人好些,并没有私情勾引你,怎么一口死咬定了我是个‘狐狸精’!我今儿既担了虚名,况且没了远限,不是我说一句后悔的话:早知如此,我当日……”说到这里,气往上咽,便说不出来,两手已经冰凉。

——《红楼梦》第七十七回 “俏丫鬟抱屈夭风流,美优伶斩情归水月”

书痴曰:晴雯身死固有其因,然人品才具皆无可指摘。公子泛情,佳人完璧,世人附势,美人傲霜,足见晴雯根骨之刚,心地之洁,思虑之纯。正由此,而为类晴雯者戒,惟愿天下晴雯者不以丽质而蒙冤,不以微瑕而玉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自石湾泿花飞舞  > 红楼梦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红楼梦》5个大丫鬟告诉你:5条女性职场潜规则
再读红楼,五个大丫鬟告诉你,那些职场中,你不知道的潜规则
跳槽成功的小红为何要感谢晴雯的职场补刀?
细品《红楼梦》之七十七
谁是《红楼梦》里情商最高的女子?
红楼的丫鬟们陪主子们做什么?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