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情种”贾宝玉最终败于情敌之手

(2018-11-20)

提出贾宝玉最终败于情敌之手命题,众多读者不以为然。贾宝玉有情敌吗?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不仅有,而且大大的有;不仅大大的有,而且最终败于情敌之手。

《红楼梦曲.引子》云:“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试遣愚衷。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谁为情种?”虽然有作者的影子,但肯定不是作者。那是谁?下界的神瑛侍者和石头的统一体是也。神瑛侍者因“凡心偶炽”,“下凡造历幻缘”;石头亦因“不觉打动凡心,也想要到人间去享一享这荣华富贵。”他们来到人间“都只为风月情浓。”二者合为一体是为贾宝玉,理所当然充当“情种”。贾宝玉既为“情种”,必有众多情敌。因为情敌众多,贾宝玉最终削发为僧,“怀金悼玉”,于是有了《红楼梦》。

下面,拟将贾宝玉的情敌,择其要者浅析之。

贾宝玉的情敌之一:贾珍

读众都相信贾珍对儿媳秦可卿“扒灰”,其实,贾宝玉和侄媳秦可卿的情人关系更加明确。

“梦同谁诉离愁恨?千古情人独我知”,这是红楼梦第五回的回末题诗。可卿之小名在贾府无人知晓,贾宝玉居然在梦中能叫唤出秦氏的可卿小名!贾宝玉是在秦可卿的床上有了第一次性爱,做了那样的一个红楼之“梦”。贾宝玉第一次性爱的对象,写得明明白白,名字就叫“可卿”。这当然是暗示了贾宝玉和秦可卿的情人关系。说可卿是警幻仙子之妹等于是说警幻仙子就是可卿的化身。警幻仙子也好,警幻之妹也好,实实在在的,就只有一个秦可卿。说秦可卿在门外叫丫头们好生看猫儿狗儿打架,说秦可卿疑惑贾宝玉怎么会在梦中呼唤出她无人知晓的小名,这只是作者的障眼之法,迷惑愚者,其时秦可卿贾宝玉早已“打完了架”了。

贾珍和可卿的暧昧关系在贾府是人人皆知的,连老仆焦大都知道了,还有谁不知呢?!公公和儿媳有暧昧关系,这种现象世俗社会多得很,今日社会也层出不穷。虽然败坏伦理,但不至于置可卿于死地。而宝玉和可卿的情爱关系是叔叔和侄儿媳妇的关系,是世俗社会绝对不容的,就象那个老妈子说的:“哪有叔叔睡侄儿媳妇床上的理”?社会可能容得下公公和儿媳有暧昧,但绝对容不下叔叔和侄儿媳妇上床!贾珍和可卿关系暧昧,羞耻的是贾珍,宝玉和可卿偷情,羞耻的是可卿。贾珍和可卿的暧昧关系不足以让可卿去死,而宝玉和可卿偷情的事败露了,秦可卿只有死路一条,可以认为可卿是为贾宝玉而死的。所以,贾宝玉闻得秦可卿死讯后,“只觉心中似戮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血来。”贾宝玉立马去见可卿,就连贾府最高权威贾母也没能拦得住!贾宝玉到了宁国府,“忙忙奔至停灵之室,痛哭一番。”

贾珍和贾宝玉,一个是贾府玉字辈爷们的大哥,一个是公子哥第一,可卿还会有方向么?

贾宝玉的情敌之二:薛蟠

红楼梦第九回,“恋风流情友入家塾 起嫌疑顽童闹学堂”,学堂中“香怜”、“玉爱”水性杨花,招蜂惹蝶,处处留情,为了此 “香怜”、“玉爱”两娈童,贾宝玉和薛蟠两帮人马大打出手,弄得学堂里鸡飞蛋打,一片狼藉。金荣是薛蟠之人,茗烟是贾宝玉之人,名义上是金荣和茗烟相打,其实是贾宝玉和薛蟠为“香怜”、“玉爱”的龙阳之争也。此是贾宝玉和薛蟠做情敌之第一回合。

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薛蟠为了优伶蒋玉函和贾宝玉争风吃醋是显而易见的。——第三十四回,“情中情因情感妹妹 错里错以错劝哥哥”,薛蟠道:“你只会怨我顾前不顾后,你怎么不怨宝玉外头招风惹草的那个样子!别说多的,只拿前儿琪官的事比给你们听:那琪官,我们见过十来次的,我并未和他说一句亲热话;怎么前儿他见了,连姓名还不知道,就把汗巾子给他了?难道这也是我说的不成?”为此,贾宝玉还挨了父亲贾政的一顿“笞挞”。此是贾宝玉和薛蟠做情敌之第二回合。

四十七回,“呆霸王调情遭苦打 冷郎君惧祸走他乡”,为了和贾宝玉争夺柳湘莲的垂青,薛蟠挨了柳湘莲一顿暴打,薛蟠因此而迁怒于香菱,也暴打了香菱一顿。此是贾宝玉和薛蟠做情敌之第三回合。

最致命的是贾宝玉“往虎口里探牙”去了,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裀 呆香菱情解石榴裙”,薛蟠出远差时,香菱一度入住了大观园,在大观园春天的花丛中,香菱和贾宝玉玩起了“并蒂菱”和“夫妻蕙”游戏,香菱在和贾宝玉单独相处时还情解了石榴裙! “夫妻蕙”也好,“并蒂莲”也好,“情解石榴裙”也好,是完全可以理解为贾宝玉和香菱之间有情人关系的。香菱是薛蟠强占的妾,但二十八回末黛玉葬花时,贾宝玉想到的一辈子长相厮守之人中却有香菱之名。红楼梦金陵十二钗第一个出场的人是香菱,八十回末也说的是香菱的故事,香菱的故事是贯穿了红楼梦八十回始终的。八十回“美香菱屈受贪夫棒 王道士胡诌妒妇方”,贾宝玉为了香菱受欺在天齐庙问王一贴讨“妒妇方”,也说明了贾宝玉对香菱的情爱至真。这里,贾宝玉和薛蟠的情敌关系是实实在在的了。

虽然,“情解石榴裙”的故事各人理解不同,但是,贾宝玉和香菱的特殊关系,贾宝玉和薛蟠的情敌关系是无容置疑的。读众不要忽略了,贾宝玉去天齐庙还愿的特殊背景:“自此以后,香菱果跟随宝钗去了,把前面路径竟一心断绝。”——香菱不再是薛蟠之妾,而是宝钗的贴身丫环了。贾宝玉通过王道士的膏药,治癒了香菱的“干血之症”。“梨花满地不闻莺”,宝玉同宝钗成亲之时,香菱乃陪嫁丫环,为宝玉生下遗腹子贾桂,故而金陵十二钗副册判词中只有香菱一人!

贾宝玉的情敌之三:贾蔷

第三十六回“绣鸳鸯梦兆绛芸轩,识分定情悟梨香院”有这样一节故事:贾宝玉去梨香院黏龄官,龄官却抬身起来躲避,不理睬他,让贾宝玉郁闷至极。原来龄官喜欢的是那个贾蔷。

贾蔷何许人也?第九回“恋风流情友入家塾 起嫌疑顽童闹学堂”中这样描写:“原来这一个名唤贾蔷,亦系宁府中之正派玄孙,父母早亡,从小儿跟贾珍过活,如今长了十六岁,比贾蓉生的还风流俊俏。他兄弟二人最相亲厚,常相共处。宁府人多口杂,那些不得志的奴仆们,专能造言诽谤主人,因此不知又有了什么小人诟谇谣诼之辞。贾珍想亦风闻得些口声不大好,自己也要避些嫌疑,如今竟分与房舍,命贾蔷搬出宁府,自去立门户过活去了。这贾蔷外相既美,内性又聪明…, 上有贾珍溺爱,下有贾蓉匡助,因此族中人谁敢来触逆于他”。贾蔷是宁府中之正派玄孙,外相既美,内性又聪明,又深受贾珍贾蓉欢喜,说“族中人谁敢来触逆于他”,说明了他在贾府中的地位。

梨香院十二个女孩来自人文思想发达、有六朝遗风的的江南风流之地,豆蔻年华的她们,并没有把贾家的富贵势利放在心上,她们在贾府从来就没有把自己当作奴才。所以,贾宝玉以贵公子身份向龄官们求欢时,理所当然的遭受了白眼。而贾蔷呢,却是放下了一百个主子的架子,情愿做龄官的奴仆,不管龄官怎么“作”,仍一味百般委曲求全,以此取得了龄官的欢心。“情悟梨香院”,可谓是贾宝玉一生中情感生活上最挫败的一件事了,如果说,在和薛蟠的情感之争中,贾宝玉是大大的获胜了,那么,在和贾蔷的情感之争中,贾宝玉得到的却是一个完败。梨香院十二个女孩分配到大观园之后,贾宝玉对芳官宠爱有加,宠爱的原因之一,就是贾宝玉吸取了在梨香院龄官处碰了一鼻子灰的教训了吧。

贾宝玉的情敌之四:贾雨村

第一回中秋佳节之夜,姓贾名化,表字时飞,别号雨村的曾高吟一联曰:玉在匮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这“钗于奁内待时飞”的隐义之一,明显有待字闺中的薛宝钗等待贾雨村之意。当然了,这并不等于说薛宝钗最后嫁给了贾雨村。这一副对联,确凿无误地证明了贾宝玉和贾雨村是情敌。

贾宝玉的情敌之五:忠顺亲王

因为优伶蒋玉函(琪官),贾宝玉和薛蟠做了情敌;同样因为优伶蒋玉函,贾宝玉又和忠顺亲王做了情敌。

第三十三回,“手足耽耽小动唇舌 不肖种种大遭笞挞”,文本写道:贾政方欲说话,忽有回事人来回:“忠顺亲王府里有人来,要见老爷。”贾政听了,心下疑惑,暗暗思忖道:“素日并不和忠顺府来往,为什么今日打发人来?”一面想,一面令“快请”,急走出来看时,却是忠顺府长史官,忙接进厅上坐了献茶。未及叙谈,那长史官先就说道:“下官此来,并非擅造潭府,皆因奉王命而来,有一件事相求。看王爷面上,敢烦老大人作主,不但王爷知情,且连下官辈亦感谢不尽。”贾政听了这话,抓不住头脑,忙陪笑起身问道:“大人既奉王命而来,不知有何见谕,望大人宣明,学生好遵谕承办。”那长史官便冷笑道:“也不必承办,只用大人一句话就完了。我们府里有一个做小旦的琪官,一向好好在府里,如今竟三五日不见回去,各处去找,又摸不着他的道路,因此各处访察。这一城内,十停人倒有八停人都说,他近日和衔玉的那位令郎相与甚厚。下官辈等听了,尊府不比别家,可以擅入索取,因此启明王爷。王爷亦云:‘若是别的戏子呢,一百个也罢了;只是这琪官随机应答,谨慎老诚,甚合我老人家的心,竟断断少不得此人。’故此求老大人转谕令郎,请将琪官放回,一则可慰王爷谆谆奉恳,二则下官辈也可免操劳求觅之苦。”说毕,忙打一躬。

文本接着写道:那长史官冷笑道:“现有据证,何必还赖?必定当着老大人说了出来,公子岂不吃亏?既云不知此人,那红汗巾子怎么到了公子腰里?”宝玉听了这话,不觉轰去魂魄,目瞪口呆,心下自思:“这话他如何得知!他既连这样机密事都知道了,大约别的瞒他不过,不如打发他去了,免的再说出别的事来。”因说道:“大人既知他的底细,如何连他置买房舍这样大事倒不晓得了?听得说他如今在东郊离城二十里有个什么紫檀堡,他在那里置了几亩田地几间房舍。想是在那里也未可知。”那长史官听了,笑道:“这样说,一定是在那里。我且去找一回,若有了便罢,若没有,还要来请教。”说着,便忙忙的走了。

太可怕了,贾宝玉竟敢与忠顺亲王争夺情人!这不是找死吗?

果然,贾宝玉的这些情敌沆瀣一气,参与荣国府二房的夺嫡斗争,制造“通灵宝玉案”,使“家富人宁”的贾府“家亡人散各奔腾”,贾宝玉出家当了和尚,林黛玉、薛宝钗先后自杀,“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贾宝玉的这些情敌沆瀣一气有文本支撑吗?当然有。第七十二回 “王熙凤恃强羞说病 来旺妇倚势霸成亲”,林之孝说道:“方才听得雨村降了,却不知因何事,只怕未必真。”贾琏道:“真不真,他那官儿也未必保得长。将来有事,只怕未必不连累咱们,宁可疏远着他好。”林之孝道:“何尝不是,只是一时难以疏远。如今东府大爷和他更好,老爷又喜欢他,时常来往,那个不知。”第七十五回“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赏中秋新词得佳谶”,文本说“原来贾珍近因居丧,每不得游顽旷荡,又不得观优闻乐作遣。无聊之极,便生了个破闷之法。日间以习射为由,请了各世家弟兄及诸富贵亲友来较射。”“贾珍之志不在此,再过一二日便渐次以歇臂养力为由,晚间或抹抹骨牌,赌个酒东而已,至后渐次至钱。如今三四月的光景,竟一日一日赌胜于射了,公然斗叶掷骰,放头开局,夜赌起来。家下人借此各有些进益,巴不得的如此,所以竟成了势了。外人皆不知一字。近日邢夫人之胞弟邢德全也酷好如此,故也在其中。又有薛蟠,头一个惯喜送钱与人的,见此岂不快乐。邢德全虽系邢夫人之胞弟,却居心行事大不相同。这个邢德全只知吃酒赌钱,眠花宿柳为乐,手中滥漫使钱,待人无二心,好酒者喜之,不饮者则不去亲近,无论上下主仆皆出自一意,并无贵贱之分,因此都唤他‘傻大舅’。薛蟠早已出名的呆大爷。今日二人皆凑在一处,都爱‘抢新快’爽利,便又会了两家,在外间炕上‘抢新快’。”

“通灵宝玉案”有文本依据吗?当然有。第十八回“皇恩重元妃省父母 天伦乐宝玉呈才藻”,元妃所点第一出戏《豪宴》便是文本依据。脂砚斋庚辰双行夹批云:“《一捧雪》中伏贾家之败。”《一捧雪》中有个中山狼汤勤,《红楼梦》则有个中山狼贾雨村;汤勤制造“一捧雪案”是为了谋占莫怀古的爱妾雪艳,贾雨村制造“通灵宝玉案”是为了升官和谋占薛宝钗;《红楼梦》中的“通灵宝玉”的诱惑力远超《一捧雪》中的“一捧雪”;《一捧雪》中有个奸相严嵩及其子严世蕃,《红楼梦》中则有个贾府的政敌、贾宝玉的情敌忠顺亲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87版红楼梦 情榜及金陵十二钗全册对应人物美图
情敌变闺蜜,一句诗就够了
贾宝玉和薛宝钗结婚后的生活什么样?有孩子么?
红楼梦
红楼梦里的一个丫鬟,只因探望了林黛玉的一个情敌,便被宝玉撵走
《红楼梦》中宝钗和黛玉是挚友还是情敌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