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最大的悲哀,什么是最大的耻辱;什么是一个民族最大的不幸,什么是一个国家的“国殇”——这就是一个国家的国民,上到七老八十的耄耋,中间是人口庞大的青年与成年人,下到小学生、甚至幼稚园中牙牙学语的幼儿,全民统统地学外语——英语——这,就是一个民族的最大的悲哀;这就是一个国家的国殇! 

    改革开放已三十年了,应该说,每个国民都曾经沧海了,再不是以前见着个外国人就当外星人、亦当猴儿围观的时代了;然而,全民还是上行下效地学英语;乐此不疲地学! 

    继外国的下九流者混迹于我们的大学、中学后——甚至有“从良”的妓女与“改邪归正”的皮条客,今日再爆南京一每年学费每人十二万元的一天价幼儿园的所谓英语外教教授,原来竟是几个菲律宾女佣! 

    俺不知道当老外们看到我们的午饭仅是三毛样喝瓶中浆糊的山洞小学生、危房小学生们,小瘪三儿样坐于所谓的教室中怪腔怪调、但却是一本正经是念起人家的A、B、C,人家会不会看做天底下最大的喜剧…… 

    花十几年学英语,但却一辈子都用不上;或者用上一回,也仅是洋泾浜地限于于打个招呼、说个sorry——难道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大的智力与时间浪费吗(我们人多,不差这点儿智力与时间)…… 

    ——于是弄得我们即使是美国的一个叫花子,一个妓女、一个吸毒者,一个罪犯,一个皮条客,我们也会“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地感觉“格外可亲”了…… 

    本人高自考三年拿下了中文本科;但却是花了七、八年的时间,才拿下英语四级!除了在旅游中与老外交谈过几句与在单位窗口帮一个老外办了一个业务外,至今一点没有用上!难道这便是十年英语的意义吗?!试想,如果将这耗尽脑汁的十年用在别的方面,即使铁杵,也会十年一针了吧! 

    曾有一海外归来的画家招研究生。为其看中、并准备全力培养的一个极有潜力的学生,就是因为没有英语四级证而最终被该著名大学拒绝!最终该画家坦言,我们的国家、民族木有希望了…… 

    是呵,庄子的那个没有七窍但活得挺滋润“肉球”浑沌,你一旦给他开了七窍,他也就死了!同理,怪才都是偏才;而搞艺术的尤其如此!你非用耗尽时间、精力、脑系胞的英语开这些“艺术界浑沌们”、这些特长生们的七窍,他们的创作、创造力又焉能不被消磨殆尽! 

    还有一个产业链的问题!昔日帮小日本儿的“那拔人”,今日又在帮美国人、英国人压迫、剥削、奴役国民了! 

    如果是“江郎才尽”,没有“工作报告总结”可出了,只能借此做序弄点外快,像药监局局长的那个“优雅的……”——这,可就太可悲了!因为这个“二版《英语九百句》的《领导外事用语丛书》”,你就是真的全背下来,与人家老外交谈中时不时地蹦出几句,像查维斯接受我记者采访时说句汉语你好——这,又能怎样?难道这就是抬高自己的身价与身份吗?!官员、政要最大的身价与面子,就是叫他的人民的生活有保障!用那句再秀场不过的台词就是:“让人民过上有尊严的生活”;用我们“一江带水”那边的话说就是:三年让全体国民喝上肉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