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userphoto
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韩雪丽:沉香(47)娶了媳妇忘了娘 |小说
userphoto

阅读量转藏数2020.11.03

关注

韩雪丽:沉香(46)母亲不能得罪,老婆也不能得罪 |小说

文/韩雪丽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沉香—随便
常子墨是那类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非常明白,一个稳定的爱他的老婆有多重要,他要忙事业,不想节外生枝,弄什么家庭大战,离婚什么的,别的不讲,这公司写字楼的产权人,可有贺宁一半。和老婆闹矛盾,那可是人财两失,可母亲也不能得罪,母亲是全天下最无私爱他的人,有母亲在,他就有个靠山,就有退路,他两边不得罪,既然哄不走母亲,就哄老婆了,破财吧。
贺宁看在钱的份上,对婆婆表现了骂不还口,讽刺当不懂,她记得舒波的话,你就装傻,讽刺全当是表扬,人家当面骂你,你当没听见,继续干自己的事,有这样的素质,是要心里真的不介意,否则就是窝火。
贺宁开始是做不到的,气冲脑门,可是后来,想想,吵一架有什么好,她总是子墨的母亲,闹翻了有什么好,最大的表现形式,就是走人,可是凭什么,婆婆一来,自己就回娘家,把领土让给她,我才是女主人,要有女主人的气度风范,你是客人,我客气三分,你是长辈,我容忍三分,有了这六分,她心平气和了些,其实还是有些委屈,委屈在于,没人可倾诉,罗婷没结婚呢,对这些没兴趣,和同事讲不合适,和老公说没有用,他一句话,看我的面子呀。
钟点工走后,贺宁也表现了她的姿态,原来钟点工干的活,不碰。人是你撵的,活你自己干吧,反正现在,她的态度是,子墨回家吃饭,她就做晚饭,子墨不回来,她也不回去,在外面找人吃饭逛街,或者回母亲那里,陪妈妈吃饭,早饭不做了,自己出去吃,常子墨到没意见,反正,晚饭要回去吃,贺宁就做,早饭贺宁不做,母亲会做,他没什么损失,反正在家,就有他爱吃的饭,香喷喷的等着他。
孙盈要是说贺宁不做早饭,常子墨就解释,上班族都如此,早上时间太紧,就是做,应付了事,没什么意义,还浪费时间,而且,一进厨房一身油烟味不好,还是出去随便买点好了,应付了事。
至于晚饭,孙盈说,你不回来,你老婆也有事,故意的吧,不想给我做饭吧,常子墨摇头,妈,你就别挑剔了,我也不可能让她做全职太太,那她说加班,我有什么办法,总不能不让她加班吧。

孙盈生气,这儿媳妇,现在目中无人,哪里像我那时候,对你奶奶,那可是恭敬着,伺候着,就怕她不高兴。哪像现在,儿媳妇一句上班,什么都不管,看看厨房的卫生,也能看得下去。
常子墨不接话了起身走了。
孙盈终于开战,贺宁,你什么意思,子墨回来吃晚饭,就两个菜呀,够吃吗。
贺宁说,妈,这菜份量大,够了,钱挣得不容易,不能浪费,吃不完了,倒掉那不好。
孙盈说,那也不能就两菜,营养够吗。
贺宁笑笑,做这两个菜,是子墨的意思,他喜欢吃。
孙盈说,不行,起码四菜一汤。
贺宁强忍,好,我拍个黄瓜,加个咸鸡蛋,这也是四个菜了。
孙盈大怒,你这是敷衍了事,糊弄我儿子。
贺宁终于不忍了,你看谁不糊弄他,你找谁吧,进了卧室,收拾了东西,走了。
她在路上,打了车,这才给常子墨打电话,你妈嫌我只做两个菜,大不满意,我要加两个凉菜,她还不满意,所以,我回娘家了,我不是厨师,伺候不了您。
常子墨头大。
他说,好吧,你先回去也好,省得气头上,你们冲突,对你们都不好。
贺宁冷笑,是对她不好吧,我告诉你,你妈来了,你天天不在家,让我面对她,你也可以呀,那是你妈,我现在声明,她不离开,我不回去,你要是半个月,解决不了问题,我们离婚。
常子墨倒没当真。
他相信这是女人的气话,不必当真,他想,只要贺宁一周不回来,母亲就无聊了。然而,一周过去了,孙盈没有低头的意思,他倒也不介意,他现在下班没事也去岳母那,周日陪贺宁逛街,一句话,他告诉母亲,我加班。
他大包小包跑杨青那里,孙盈不是傻子,现在儿子天天晚上十来点才回来,回来后,心情不错,不像是老婆不在家的样子。
她怒气冲冲,你不是去找你媳妇了吧。
常子墨点头,我媳妇我不去找,等别人找吗。

沉香—冲突
其实,后来贺宁感觉,常子墨的优点,他并不是妈宝男,而且,他并不是完全听母亲的,他有自己的判断力,这倒不是因为,他多么善解人意,是因为他利己,知道怎么对自己更好。
比如他为什么和母亲冲突,这是母子间少见的一次冲突。
孙盈恼火,儿大不由娘,本以为,在和儿媳妇的冲突中,儿子会站在自己一边,可是没有,儿子阳奉阴违的,让人生气,现在居然直接说,我就是找我媳妇怎么了,她马上恼了,又是伤心,开始诉说家史,从小到大,如何照顾常子墨,如何省吃俭用,存了钱,都贴给了儿子的房子,总之,一把鼻涕一把泪,总是一副委屈伤心至极的样子。
常子墨的优点,不慌张不混乱,他静静的让母亲一个人伤心,等孙盈发泄够了,他拿来毛巾,递给母亲,妈,我知道这是你们的付出,你们是天下最爱我的人,我们是一家人,这是不变的,就因为如此,我才要适应贺宁,她不是,她是后来的,我们不同,我们是本来天生,不需要迁就。
孙盈有些泄气,如果儿子和她吵一架,倒好了,可是他这副八风不动的样子,不急不怒,不上火的样,才让人泄气,他冷静他理智,他没有被你的情绪带入,你的招数还有什么用,可是她真的伤心,你真是长大了,翅膀硬了,先是选择在外地成家,现在,又干脆一切以老婆为中心,是不是。
常子墨点头,如果你这么讲,也可以,是这样。
我是翅膀硬了,我是不喜欢回那个小地方,你看看咱们那,几个大学毕业还回去的,现在农民还到处去挣钱,还在追梦,你让我上十几年学,就是为了让我在县城吗,不可能,妈,不可能,你看看亲戚朋友的孩子,有几个回去的。
至于这一切,和贺宁没关系,我毕业时,她还在中学呢,我不认识她,我遇见她,也不过是机缘吧。不是我年纪大了,你们逼婚,我可能不会考虑她,她不够漂亮,不够时尚,不够活泼,不过能过日子,倒有好处,她节省,她能持家,她好歹在意我爱我,所以,我才感觉,这婚事,还凑合吧。
我不是没找过漂亮的女孩子,可惜,处不长,就算了,有看不上我的,感觉我是小地方的人,没什么资本,或者脾气太坏,我受不了的,总之,贺宁是所有女人中,最迁就我的。
妈,今天,话说开了,就直说吧,贺宁是本地人,你知道好多本地人,不愿意把女儿嫁给外地人,她妈妈也是这个意思,要不是贺宁坚持,你知道吗,人家还感觉,我高攀了呢,我是买了房,可是你们不同意落她的名字,换别的姑娘,早翻脸了,可是贺宁也接受了。说的彩礼,你用一个镯子顶了一半,她也接受了,她不是不让步,为什么让步,是因为我,她在意我,在这场婚礼上,她比你们在意我的感觉,你明白吗。
包括去咱们那里办婚事,她妈开始根本不同意,也是贺宁同意,所以最后就成了,她的婚礼,她那边的朋友,没什么人参加,她不是没有传出。
常子墨说到这里,妈,你明白了,她是一个好妻子,她为我想。
至于你说的什么晚饭回来做不做,我回家的时候,她都回来了,她是我媳妇,她以我为中心,有什么不对,当然,你感觉对你不够孝顺,算了吧,我对岳母又孝顺哪里了,你们哪次来,不是她送,她接,可是落好了吗,你还是挑剔人家,你让人家怎么给你孝顺。
就说上次你来吧,走的时候,谁送的,人家大包小包买了那么多东西,你这次来,都没给她带一丁点东西,你让我说什么,你哪里对她好了。就算不管她,成,她是小辈,那她妈那里,总有个意思吧。这都是人情世故了吧。
他说完了,耸耸肩膀,妈,我一直劝你,还是回去吧,在这里,不能太挑剔,你不愿意在这里做家务,又总嫌她做的不好,她不生气,她还傻乐吗。
孙盈愣在当场。
她没想到,这是儿子的分析和答复,在这里面,完全是贺宁识大体顾大局,是她无理取闹,不过她到底是见过世面的,怎么了,做为儿媳妇,她应该的呀,你怎么对你岳母是你的事,她必须做好老常家的儿媳妇,本地的怎么了,大家平等好不好,她不愿意嫁你,会嫁你吗,证明你优秀。

沉香—伤心
孙盈有些伤心,她看着儿子,我这么大年纪,到这里图什么,不就为了你们,你结婚就太晚,现在还没孩子,你们结婚多久了,我能不急吗,我调教你媳妇,也是为了你舒服,日子是你们的,不趁现在管好你老婆,以后,你有苦受。常子墨摇头,妈,没用的,人是会变的,你这样,只能让我为难,贺宁不是你的木偶,她有她的价值观,她上班,她不是全职主妇,要看我脸色过日子,就是和我离婚了,她照样活得好好的。你以为,她真的没我不成吗。
孙盈愣了一下,她一直认为,贺宁是爱常子墨的,放不下常子墨,要不然,在婚事上,贺宁不好那么妥协,可是现在想想也有道理,有些女人,婚前爱一个人,不等于她不怕离婚,她有个老同事就是如此,当年特别迷恋前夫,结果结婚后,发现那个人太多的缺点,有了孩子,照样离婚,到底带了孩子,离婚,后来又嫁了别人。
她愣了一下,放弃这个问题,好吧,那你们什么时候要孩子。我看你们没打算,你成天抽烟喝酒,她根本也没做任何调理。
常子墨有些尴尬,是,我们想明年以后再说,我今年的业务比较紧,要趁今年打好基础,主要是我的意思,她妈其实希望她今年考虑,她今年二十七了,也不小了。
孙盈哼了一声,她倒不认为是贺宁不想生,贺宁也不小了,不是二十三四,她皱眉,你这孩子,事业重要孩子也重要,哪里就不能并存了。你太不懂事,你知道我们多在意。
常子墨心想,你在意什么,你在意我们要孩子,小的时候,又不想照看,他摇头,妈,这事不是一句话能说的清,我现在真没考虑,这样,你在这,也不起作用,我答应你,我明年,不管工作如何,我不抽烟不喝酒成了吧,你放心,我知道这是大事。不过,你不要再给我压力了。
因为是儿子坚持,孙盈不好说什么。
她叹了口气,你是想我走对不。
常子墨不好说什么了,只是说,不是这意思,只是你总和贺宁闹矛盾,我怎么办,要是这样,我结婚干什么。就是为了让妈来,把媳妇撵走吗。
孙盈瞪眼。
她生气,她委屈,儿子的心,不和他在一起,可是她想到老伴的电话,你再呆下去,你儿子都恼了你,你干嘛讨人嫌弃,又不是没家,非要投奔他们,何必给自己找气受,行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回来吧,咱家你说了算,别在那招人烦了。
她看看常子墨,行,我走,你媳妇回来,娶了媳妇忘了娘,我算是知道,养儿子就是白养。
常子墨只好堆下笑脸,妈,你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可是我单身时,你也没过来照看我呀,我结婚了,你倒来,你说,你是帮我的忙吗。
孙盈撇嘴,得了,我知道,我不惹你烦,我明天走,常子墨不肯,妈,别这样,周日我休息,我们一家出去玩会儿,周一你走,好不好。
常子墨是想要一个好的局面,他第二天做了贺宁的工作,周日一起去动物园玩,然后,周一再送妈离开,他说,总算我妈点了头,我费了好大的劲,你要体谅我。对不对,我妈到底一大把年纪了,不能让她带了一肚子的气回去吧。
孙盈到底还是伤心,这一夜睡得不好,第二天起来,有些头痛,量了一下血压,有点高,吃了降压药,才好些,倒是没和儿子讲。

拿了电话,打给一个老姐妹,老姐妹劝她,你回来吧,我们的老年舞,得了区里的重视,要参加比赛,你回来,我们拿个名次,你好日子不过,跑去那做牛做马,年轻人还烦,讲真话,现在的年轻人很务实的,你不去做活,就去当教官,哪个欢迎,除非将来,领小娃还差不多,你现在,在那里,白吃白喝的,人家哪里会欢迎。
孙盈这才想通些。
可是还是伤心,你说这儿子白养了。
老姐妹点头,不白养,怎么着,你还想怎么样,你儿子好声好气,还带你动物园玩,可以了,给你面子了,换我儿子,早嫌我多事了。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韩雪丽:沉香(40)婆媳斗法|小说
“我妈肯定不会撒谎,你去道歉!”“不吵了没意思,离婚吧”
东师分享 | “我爱你但不爱你妈”,是真爱吗?
连夜送亲家
婆婆对儿媳的态度大部分取决于儿子
“媳妇,以前是妈不对,月子仇忘了吧”“卧床不起就想到我了”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搜索
热点新闻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