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人物传奇|受尽磨难的项堃,写小说《毕业即失业》进监狱,忍辱22年迎春天

上海老底子每天呈送精彩文章一组

打开尘封的记忆,寻觅往昔的岁月

叙上海老底子事  忆上海老底子人

诉上海老底子情

项堃在电影《白山黑水血溅红》(1947)中的影像

2005年,在中国电影百年之际,项堃(1915-2009)曾被国家人事部和国家广电总局批准为“国家有突出贡献电影艺术家”,并入选百年百大影星之一。

他是一位具有较高的艺术修养和艺术成就的老演员,在从影70多年的的艺术生涯中,他始终坚持不懈地工作,不管是在戏剧舞台还是在电影拍摄上,他都精心塑造了许多艺术形象,特别是他所塑造的银幕形象,更为广大群众所熟知。

项堃在电影《相思债》(1948)中的影像

而多数观众则认为他是一位以扮演反派角色著称的演员,而他其实是一位戏路宽广、造诣很深、风格独特的一位演员,他在舞台和银幕上塑造了近百个不同类型和性格的人物,并在我国戏剧、电影艺术史上,写下了色彩绚丽的一页。

项堃在电影《南征北战》(1952)中的影像

【逃出冷酷的家】

项堃原名王象坤,1915年1月12日生在山东省德州附近的一个小城镇里。父亲是省城济南的商人,但由于生母早逝,继母暴虐,使他自幼便感到人生的冷漠。

他在家中的地位,远不如继母的丫环。大冷天,穿着父亲丢下的破旧单鞋,里边塞满破纸,脚还晃荡。

身上的衣服,是继母的丫环穿旧脱下的,打满了花花绿绿的补丁。

项堃在电影《白山黑水血溅红》(1947)中的影像

吃饭时,他得在边上垂手而立,管添饭加菜,最后剩饭剩菜才准他动筷。

除夕夜,父亲从济南回家团聚,祭祖时,继母故意打发他去买糖炒栗子。

他在风雪中绕街寻找,孩子们见他这身打扮,都讥笑他,最后还是空手回家,家人吃年饭,他则一边挨继母骂,一边又被父亲罚跪。

项堃在电影《白山黑水血溅红》(1947)中的影像

哥哥忍受不了虐待,从家里逃出。他也在等待时机,摆脱这个冷酷的家,寻找个人出路。这个机会后来终于来了。

北伐革命波及到山东省之后,济南的师范学校对市民开放,招收一般贫苦家庭的孩子。

在他13岁那年夏天,他跟随一个大同学跑到省城应试。那个大同学投靠一个亲戚家,而把他安排在郊外铁路边的一个秫楷窝棚里。

项堃在电影《白山黑水血溅红》(1947)中的影像

为了能考上学校,他在一盏小油灯下苦熬,足足啃了两个月书本,顾不得蚊子咬和臀部疮烂的疼痛,终于在他只上过二年私塾的底子上,大大提高了一步,考取了师范学校。

【一篇小说蹲监牢】

来到不收学费又供膳宿的师范学校,他感到走进了自由的天地,贪婪地读书,大口地吸收着新的知识。

项堃在电影《相思债》(1948)中的影像

语文教员是鲁迅先生的学生,很注意启发学生的阅读能力。项堃把图书馆里的文艺书籍几乎都读遍了,还和同学合伙订阅文艺杂志,钱是从伙食费中省出来的。

他最爱读的是蒋光慈的《少年漂泊者》、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等等。这些作品中揭露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冷漠,引起他的共鸣。

项堃在电影《相思债》(1948)中的影像

现实生活也在教育着他。他结识了一个由北京来的进步大学生,星期日两人一块去郊游,那个大学生指着监狱的高墙告诉他,里边的犯人,大多数是好人;又带他去马颊河水利工地,看民工的苦难生活。这水利工程,纯粹是韩复榘为增加税收而进行的。

血淋淋的现实对项堃触动很大,按这个素材,他在1935写了一篇鼓动民工抗挖马颊河的小说《水》。

项堃在电影《白山黑水血溅红》(1947)中的影像

写完后,在一个黑夜里,大学生带他到马颊河水利工地。

他俩先吹口琴、拉胡琴吸引了民工的注意,然后项堃用山东方言念那篇小说,引起了民工的强烈共鸣,而他俩险遭地保团丁的逮捕。

第二天报上登出消息,说“马颊河民工要暴动!”

这时,他还根据本校一个同学的事写成另一篇揭露社会黑暗的小说《毕业即失业》。

项堃在电影《白山黑水血溅红》(1947)中的影像

内容是:师范学校一个优秀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而返回农村老家。但家中哥嫂的讥讽,使他待不下去,只好又到济南,将所有书籍卖掉,寄钱回家。

不久,他的食宿更成问题,不得已,夜晚翻墙回母校厨房偷窝头吃。

不料,护校的几条狗的叫声将人们惊醒,把“贼”抓住一看,都愣住了。

这个毕业生受此刺激后得了神经病,最后自杀。

项堃在电影《白山黑水血溅红》(1947)中的影像

语文老师看后,觉得他写得太真实了,就寄给《济南日报》老舍(1899-1966)主编的副刊发表了。

从目前来看,他的这篇小说是最早反映大学生离开学校后所必须面临如何生存得“血淋淋的事实”。

这一下通了漏子,韩复榘当局以“扰乱社会治安”把他捉进监牢。

项堃在电影《白山黑水血溅红》(1947)中的影像

项堃被捕前后,还有一些进步学生被捕。此事在社会上反响很强,舆论纷纷要求释放进步学生。

项堃外逃的哥哥混得不错,这时回来通过关系将他保释出狱。

【到南洋去宣传抗日】

搞文学为当局所不容,“小玩闹”也非他的本意,他在继续寻求出路,最后转向了戏剧。

1936年,项堃到南京考取了国立剧专,从此开始了舞台生涯。曹禺(1910-1996)是他的班主任。

左起:阮斐、项堃夫妇和曹禺、李玉茹夫妇

学习的方法是排戏实践。由曹禺亲自排了两个外国戏;高尔斯华绥的《争强》和奥尼尔的《镀金》。两出戏在1937年公演,得到好评。

后来,由曹禺介绍,项堃到上海加入了中国旅行话剧团(简称“中旅”),有了更多的舞台实践机会,他的演技迅速提高。

先后在《雷雨》、《日出》和《原野》中扮演了周萍、方大生和焦大星三个性格迥然不同的角色。

他从南京来上海,是靠当了棉被作路费的。到了“中旅”后,生活仍是清苦的,只要一天不演戏,全团就没饭吃,但这丝毫未能减弱他演戏的热情。

“七七”事变后,项堃的爱国热情高涨、主张演抗日戏,还积极辅导学生的街头演剧活动。

在上海战事吃紧的时刻,他和团里的爱国演员自愿去南市演出,他们冒着街上呼啸的流弹,爬过租界的铁丝网,到蓬莱剧场演出《芦沟桥》,点燃民众抗日爱国之火。

1938年,项堃赴新加坡途中

上海沦陷后,项堃随“中旅”撒退到武汉,先后演出了田汉(1898-1968)的《回春之曲》、欧阳予倩(1889-1962)的《青纱帐里》,于伶(1907-1997)的《夜光杯》、《腐朽》等剧,又导演了《放下你的鞭子》。这些戏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

1938年10月,武汉合唱团应陈嘉庚先生的邀请,赴马来西亚、新加坡演出,项堃是该团的戏剧股长。

1938年,武汉合唱团全体团员合影——三排右二为项堃

这个组织原来是武汉业余声乐团体,以银行职员、小学教员为主,演唱了不少抗日进步歌曲,在社会有一定影响。

到马来西亚是以介绍祖国文化为名的,仍用合唱团这个名字,但仅歌唱就有局限性了,为此,增加了戏剧演出部分,专门招聘了戏剧专业人才,项堃应招参加该团。

1979年5月项堃与原武汉合唱团成员夏之秋、陈蔚合影

在整个演出期间,项堃除自己参加演出外,还兼管选剧目、打灯光、司幕,甚至教国语。

他们这个演唱团给华侨带去了祖国人民抗战的决心,从华侨那里为祖国抗战募来捐款,买成医药送回抗日前线。

华侨把合唱团成员看成是来自祖国的亲人,每到一地,都有当地华侨接送,合唱团员到华侨商店买东西,店主都不肯收钱。

项堃在电影《相思债》(1948)中的影像

这种爱国深情感染和教育了项堃。

【因戏生情而结婚】

回国后,他到了重庆加入国共合作下的中国电影制片厂(简称“中制”),拍摄时任三厅秘书长阳瀚笙(1902-1993)编剧、苏怡(1900-1985)导演的的电影《青年中国》(1942)。

这是他的银幕首秀,然而影片总也拍不出来,不是缺胶片就是没有摄影机,一直搞了两年才拍摄完成。

1942年,项堃和阮斐结婚照

在拍摄期间,他与该片女演员阮斐(1918-1990)结识,1942年元旦由阳翰笙、应云卫(1904-1967)主持成婚。

在这期间,他开始与共产党有了接触,并逐渐感到希望在中国共产党身上,开始从感情上亲近共产党。

后来,他和妻子阮斐被介绍到曾家岩50号,同周总理见面。聆听了周总理的教导,使他们对国内外的形势,对抗战前途、对中国共产党有了一定的认识。

1942年,项堃和张瑞芳合演话剧《遥望》

“皖南事变”后,项堃退出“中制”,参与组织了“中华戏剧艺术社”。

在周恩来的直接关怀下,他同白杨(1920-1996)、张瑞芳(1918-2012)、舒绣文(1915-1969)、秦怡(1922-2022)、吴茵(1909-1991)、赵慧深(1914-1967)等人一起,先后演出了数十出古今中外名剧和进步戏剧,成为大后方红极一时的名小生,并赢得了“话剧皇帝”的声誉。

阮斐在电影《白山黑水血溅红》(1947)中的影像

在这段时间里,周总理经常前来观看项堃和白杨等人的演出,并和大伙座谈到深夜。

项堃的妻子阮斐生孩子,周总理亲自派秘书,到医院看望。

“重庆谈判”时,项堃和妻子阮斐等六位进步的文艺界人士,还在曾家岩50号受到毛主席的亲切接见。

项堃在电影《白山黑水血溅红》(1947)中的影像

抗战胜利后,项堃又在北京和上海参加拍摄了一些影片,其中有与刘国权(1914-1979)、魏鹤龄(1907-1979)合拍的《白山黑水血溅红》(1947),与汤晓丹(1910-2012)合拍的《甦凤记》(1947)以及《三人行》(1948)、《相思债》(1948)、《人在屋檐下》(1949)等十几部电影。

项堃在电影《南征北战》(1952)中的影像

【拒绝去香港拍戏】

解放前夕,项堃夫妇在上海。他们坚持不参加拍摄反共影片,而放弃了15两黄金的高额工薪。

那时,十五两黄金就可以买一间大房子了。而他宁愿借住在岳父家中,七八个人挤在一间小屋里。

后来,他为了逃避去“慰劳”国民党伤兵,不得不半夜里从家中偷偷跑出。

项堃在电影《湖上的斗争》(1955)中的影像

临近解放,项堃夫妇又断然拒绝收下去香港去台湾的头等船票。

解放后,项堃成了上海电影制片厂的第一批演员,担任了演员组组长,也是“镇反”运动时上海市文艺宣传队的队长,赴朝慰问团的成员,同时还担任工会主席。

项堃和和妻子阮斐及长子王裴力

他满腔热情地投入新中国的电影事业中,先后参加拍摄了《大地重光》(1950)、《翠岗红旗》(1951)、《上饶集中营》(1951)、《南征北战》(1952)、《三年》(1954)、《湖上的斗争》(1955)、《情深谊长》(1957)等影片,成功地塑造了新四军战士、科学工作者、游击队员、医学教授和生物学家等正面形象,而对《南征北战》中张灵甫反面形象的塑造,更受到同行和观众的赞誉。

项堃在电影《情深谊长》(1957)中的影像

拍摄《南征北战》时,项堃还参加了话剧《红旗歌》、《西望长安》、《考验》和《阿Q正传》等演出和导演工作,至于配合政治运动,搞宣传、游行、演出,项堃更是积极热情地参加。

由于他在各方面工作积极努力,有好几年,他年年被评为上影和上海市级的优秀工会工作者。

左起:凌云、项堃、康泰在电影《湖上的斗争》(1955)中的影像

说实话,他们那一代演员的经历没有几个是不经过波折的,写多了是泪,忽略不计这段历史则明显“睁眼说瞎话”。

【忍辱负重的22年】

1957年在“反右运动”中,他被错划成了右派分子。而且这一当就是22年“摘帽右派”(1957-1979)。

项堃在电影《南征北战》(1952)中的影像

1959年1月举家被赶出上海,遣送到原籍济南,参加山东电影制片厂的基建劳动。

繁重的劳动和三年困难时期的养不足,使他的身体垮了。但是,他仍坚持过来了。当时项堃被内定为“六厂二校”经验中所谓的“从严典型”,准备报批后,第二天要戴上脚镣手铐送往秦城监狱的。

项堃在电影《上饶集中营》(1951)中的影像

整的重点正是他在重庆这一阶段历史。他和阮斐所生的三个孩子也受株连。

整项堃的报告送到了中南海,幸好周总理亲自过目,当时不但没有批准,相反还做了明确的具体批示。就这样,周总理在危急关头挽救了项堃全家。

1978年,项堃(左五)同妻子阮斐(左四)在山东电影洗印厂与友人合影

1987年,项堃夫妇在山东艺术学院大门与程慰世(左一)合影

1960年,他被宣布摘掉帽子。1961年安排到山东艺术专科学校(山东艺术学院的前身)任教。

1962年,在导演成荫(1917-1984)的举荐下,这个在当时全国仅有的重返银幕的“摘帽右派”,最终参加了电影《停战以后》(1962)的拍摄。

项堃在电影《停战以后》(1962)中的影像

当周总理与陈毅、贺龙、叶剑英元帅同来北影厂审查《停战以后》的样片时,才又得知了项堃的下落。

随后不久,在周总理的亲自关怀下,通过彭真亲笔致函山东省委,项堃全家于1963年迁入北京,调到了北京电影制片厂。

项堃阮斐夫妇和邓颖超在中南海

接着,他拖着伤病在水华(1916-1995)导演的《烈火中永生》(1965)中饰演了徐鹏飞。

这个角色,可以说是倾注了他无数的心血。

项堃和赵丹在电影《烈火中永生》(1965)中的影像

如果说他曾在影片《南征北成》中以饰演国民党军长张灵甫这一人物给观众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么他在《停战以后》中饰演的国民党谈判代表李国卿和在《烈火中永生》中饰演的特务头子徐鹏飞,更使观众们加深了对他的印象。

项堃在电影《烈火中永生》(1965)中的影像

他所饰演的这三个人物具有阴险狡诈、凶狠毒辣的共性,又具有鲜明的个性特征;张灵甫骄横跋扈、刚愎自用;李国卿道貌岸然,巧于诡辩;徐鹏飞则心毒手狠,色厉内荏。

项堃的全部艺术实践证明,他不但能把英雄人物演得淋漓尽致,令人折服,也能把反面人物演得活灵活现、入木三分。

项堃在电影《停战以后》(1962)中的影像

他能够从不同的角度肯定革命与进步,否定丑恶和反动,从正反两方面启示生活的真理。

【与初恋恩爱48年】

十年坎坷未平,十年内乱又起。项堃后来不愿回顾这段痛苦的往昔,只是缓慢而沉痛地说道:“比起上官云珠(1920-1968)、舒绣文(1915- 1969)等人来,我总算活了下来,这就是幸福!”

左起:刘琼、王心刚、项堃

幸好项堃迎来了艺术的春天:错划右派终于平反了!这时有一些海外亲朋劝他出国,都被他婉言谢绝了。

他认为,在自己处于逆境时尚且未想到要离开,如今自己重获新生,仅仅因为国家暂时困难一点,贫穷落后一点,就该离开她吗?

左起:项堃、刘晓庆、张国民在电影《潜网》(1981)中的影像

他以高涨的热情,积极参加拍摄影片,从不计较镜头长短和正反角色。

仅1979至1980年中,他就参加了四部影片的拍摄:《婚礼》(1979)中的罗总工程师,《生活的颤音》(1979)中的徐以祥大夫,《玉色蝴蝶》(1980)中的慕容秋桐,《山城雪》(1980)中的何应钦。

项堃和阮斐在电影《生活的颤音》(1979)中的影像

特别是在北影拍摄的《婚礼》时,西影又邀请他、他的妻子阮斐和他的二儿子项智力,参加《生活的颤音》一片的拍摄。

他扮演外科专家徐以祥,阮斐扮演徐的妻子,项智力扮演文化部副处长韦立。

电影《山城雪》(1980)外景地,左起:阮斐、项堃、项智力

从1981年开始,项堃就奔波于南京、福建、上海和北京,参加了《潜网》(1981)、《海囚》(1981)、《钟声》(1981)和《佩剑将军》(1982)四部片子的拍摄工作。

而他最后被人们所熟知的电影则是《火烧圆明园》(1983)和《垂帘听政》(1983)。

电影《火烧圆明园》(1983)外景地,项堃和刘晓庆

左起:项堃、刘晓庆、李翰祥

项堃拍这两部电影时已年近古稀,身体也不太好,每天打点滴,可是他还每天带着点滴瓶在片场给刘晓庆下跪,直到实拍才将点滴瓶拿开。

项堃的妻子阮斐也是一位资深演员,她和项堃结婚后,甘心在家做一个贤内助,渐渐离开了舞台和银幕,并为项堃生下了两子一女,专心在家相夫教子。

项堃和阮斐一家五口全家福

而在1976年后,她重新走上银幕,和项堃合作了三部电影,而他两和二儿子项智力也合作了好几部电影。

如在1980年上映的《山城雪》中,一家三口分别饰演了何应钦、日本女佣和吴上尉;在1982年上映的《佩剑将军》中,一家三口又分别饰演了严军、马夫人和副官等。

阮斐在电影《生活的颤音》(1979)中的影像

1990年,阮斐因病逝世,享年72岁。项堃十分悲痛,与相伴48年的妻子不忍分离。

他们相伴白头,中间没有任何绯闻传出,在电影界传为佳话。

2009年2月15日傍晚,项堃突发心脏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

项堃和阮斐夫妇晚年在家中合影

项堃与孙女

据项堃女儿王慧力后来透露,老人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把他一生拍摄的作品都整理出来,刻录成盘,留给儿女们当作纪念。

遗憾的是,这个心愿永远无法实现了。

项堃在电影《生活的颤音》(1979)中的影像

来源:今日头条“石坊青斜”号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她参演《玉色蝴蝶》,丈夫是项堃,演员儿子遇车祸致双目严重受伤
《生活的颤音》41年,5位老艺术家已去世,75岁史钟麒老当益壮,冷眉变化大
老电影 停战以后
怀旧老电影:停战以后
【老电影】停战以后 (1962年)
阮斐身心疗愈释放法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