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一声叹息看司马紫烟|夫子书话

2011-11-14

声叹息看司马紫烟

八十年代中后期,古龙作品在国内大行其道时,司马紫烟也挟《荒野游龙》(又名《无影
神捕》1968台湾经济日报初载)进军内陆引起“武侠迷”的重视,该书文理清晰,对白生
动,情节流畅。前半部大捕头谢文龙,接案办案,抽丝拨茧;后半部偏向传统武侠描写,
比武场上群雄分争,文采武功,斗智斗勇,精彩非常。其中,宾中之主高人凤,指挥若定
,运筹帷幄,贯穿全书,风头之劲将作者原本想塑造的谢文龙的风采都掩盖了下去。十几
年来,我对这个人物不能忘怀,一直和朋友们说,大多数人只对金庸笔下人物一味推重,
其实其它名家笔下的人物之精彩亦不遑多让。

只可惜,司马紫烟的作品那时很少用本名出版。有,大多数也是伪作,内容庸俗。几部相
近“新派风格“的小说,当然都以古龙大侠的名义发行。

我当年看《南明潜龙传》也是冲着倪匡的名字,这部小说写得极好,好到什么程度,可以
化成一篇论文,这不是慕云我的中文水平所能负担的,但我仍极其热诚的向大家推荐这部
小说。这部作品在紫烟先生的作品中没有占主要位子,但这并不重要,紫烟先生的遗作中
本就多“叫好不叫座”的作品。《南疆潜龙传》可以当作梁羽生似的“历史武侠小说”来
欣赏。紫烟先生的文笔在某些地方真的和倪匡先生很相似。《南明潜龙传》中有一段写“
一个人如何可以进入权力机构”的文字。活脱脱就是倪匡一贯的口吻。《南明潜龙传》在
万盛和春秋出版时都冠以倪匡的名字,我收藏的澳门毅力版才署名司马紫烟。我了解了一
些紫烟先生作品出版的时间,却没有找到《南明潜龙传》这部的信息,估计不会是早期的
。也一直怀疑这是紫烟先生与倪匡合著的,但也无法考证。

有一点很有趣, 南明应该指公元1645-1655,已离洪武皇帝至少有243年了,早没有郑和
、建文帝他们这些人了,我到现在还弄不懂,这或许是我不了解历史的原因,还望高手指
点。

关于司马紫烟先生的生平,我唯一看过倪匡说到紫烟的文字是在1980年四大名家合著的《
龙虎风云》写的评论中说,“卧龙、诸葛于我有二十多年的交情了,司马紫烟在多年前见
过一面。” 及“风,或轻拂人面,或呼啸大地,来去无踪,缥缈人间,或如烟如幻。司
马紫烟,紫烟二字,暗扣风字,天衣无缝。” 这两句而已。

1965年,司马紫烟先生在台湾自立晚报连载了三年《金仆姑》这部小说,这部小说也称《
金蒲孤》后来风云出版时又改为《玄弓幻箭录》,在这部小说中,司马紫烟先生创作出了
一个极其出色的反面人物——刘素客。他不会武功,却心智高超,博学多才,是个非常厉
害的角色。我不知道是否影响到了,诸葛青云《梅花血》(1967) 中的万无极,司马翎19
81《强人》中的陶正直。

相比,诸葛先生笔下的万无极、刘素客创造的更成功,其人个性更有深度,他安排的机关
妙谋,深思熟虑,会让读者觉得自己是个笨蛋。

我不知道司马翎先生是否看过司马紫烟先生笔下的“刘素客”,但在司马翎先生晚期创造
的“陶正直”身上可以看出“刘素客”的影子,也许是两司马,“英雄所思略同”吧。司
马翎先生为“陶正直”加上了非常变态的震惑元素,及高超武功,使“陶正直”,在“能
力”上更超过了“刘素客”。

刘素客为本小说添色极大,一部好作品,写好正派人物易,写好反派人物难,世人都以为
只有金庸、古龙、温瑞安等诸子有此功力,却无识紫烟之才也!(注:卧龙生在1958年创造
出陶玉这个“人魔”,其人极其鄙劣、残酷,但其心智尚比不上刘素客、万无极、陶正直
)

书中主角金蒲孤也是个有趣的人物,他应该是属于“玉娇龙”、“李寻欢”这类的“病侠
”。甫一上场,就打赌,撕去了耳朵,(有些像《新独臂刀》中的雷力),却血流不止,原
来,他有家传的怪病,只要流血,就不止,按现在的医学来讲好像称之为“坏血病”,印
象中“糖尿病”也有这种现象。

书中出现了一个人物“崇明散人”,住的地方竟也可对号入座,就是“上海的崇明岛”,
写金蒲孤用“回旋箭法”大战鲨鱼这一段也是精彩绝伦,地点也可以“对号”普陀山、舟
山群岛这一块。在台湾武侠作家中着力将地点设在“中国东方海域”的描写,这是绝无仅
见的。(“崇明、普陀、舟山、嵊泗”是“华东海域有名的风景线”)

《金仆姑》据了解在自立晚报连载完后,先交于南琪出版,后春秋也出版过,我们国内那
个较好的版本是依风云编排的,分成好几个系列。本来,这部作品,虽然在格局上不如《
南明潜龙传》大,气势也不够磅礴,但胜在情节诡异,特别是前半部可用八字形容——“
峰回路转,奇招迭出”,仍是属于传统武侠的范畴。后半部却加入太多的“玄思妙想”,
比方那件宝衣,穿上就能隐形,就进入玄幻、剑仙的范围了。结尾处,刘素客输的也窝蘘
,于此前的运筹帷握有云泥之别。总之,本作品后半部,过于散漫,人物出场众多,渐渐
不受作者控制,其实按紫烟先生的功力是绝对能够控制人物和情节的发展,然而为何紫烟
先生和其他许多名家一样往往在结尾处草率行事呢?

也许,是受到连载报刊的压力,必须提早结束。

也许,稿约太多,力不从心,心怀傍骛,开篇新作。

也许,身体抱恙,人生意外,无可奈何。

反正,有太多也许,而留给世人的只是遗憾。

紫烟先生1961年以《环剑争辉》起家,1991年过世,创作时间其实并不满三十年,却横跨
“武侠、动作、历史”小说三大区域,实为港台名家中所罕见,更令后辈敬佩的是,紫烟
先生也是台湾武侠作家中少有的对武侠作品怀有远大抱负的作家之一。这在其作品的几篇
后记中能看出来,据《台湾武侠发展史》记载:1966年司马紫烟受邀与诸葛青云、卧龙生
、司马翎、古龙、司马中原、高阳、胡正群、楚戈、候健等一齐参加“文协”举办的一场
座谈会,会中发表讲话,“我们每个武侠作家都以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心情来认识自已
的责任……传统中的忠孝节义,只有在武侠小说中能够获得鲜明的刻画于深入的表扬,多
多少少也会在读者心中起影响的……”

慕云虽然在众多名家中偏爱诸葛青云,但就事论事,诸葛青云的创作态度是比不上司马紫
烟的。观诸葛青云六十年代中期的作品从《书剑春秋》(1965)开始,就多自我重复,虽然
有《百劫孤星》(1970)、《石头大侠》(1976以台湾本土为背景)、《美人如玉剑如虹》(
1977)等名作出现,但都给人熟口熟面之感,而一些短篇也都纵容代笔,给老读者除了在
字里行间还能领略诸葛文采风流外,其他的确乏善可陈。

另一位,诸葛青云的分身独孤红,也是慕云喜欢的作家,看他的作品节奏感极强,可以一
泻到底,淋漓畅快。1992年从烟台乘火车回上海,一个晚上看完他的《铁血·柔情·泪》
(1977),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买了非常多的独孤红作品来看,国内早期出版的《绝代天
香》就是独孤红两部姊妹作的合集。《侠宗》(1968)也曾改名为《玉龙美豪客》出版。其
他如《满江红》(1967)、《雪魄梅魂》(1970)、《孤骑》(1975)等作品也先后用独孤红之
名登入国内武侠市场,特别《孤骑》国内出版时,第一次为独孤红做了一次介绍,并附诸
葛青云咏独孤红诗一首,使大家了解独孤红除了写武侠外还编剧,稍后,独孤红编剧的《
一代女皇》在上海播出,很多朋友都说这部戏好看得不得了,我知道他们是在气我,当年
放这部戏的时候我又到了国外,到今天还没看过。据说独孤红还有历史与散文,可惜未曾
拜读。成铁吾的名作《年羹尧新传》曾在1995年代用独孤红的名以《新血滴子》为书名共
分三个系列十本出版,有趣的是出版社为了弥虚盖影,在出到第三个系列时声明,原作者
不是独孤红,而是台湾名家“孤独红”!

独孤红作品到1967年的《满江红》之后,也像诸葛一样多自我重复,虽说独孤注重明清历
史,但在他作品中这些背景只用于点缀,并未着重突出历史武侠的特色,说句公道话,6
0年代末期开始,独孤红的小说有没有历史背景,已经和其他小说家一样,不重要了,读
者不会从他的小说中再得到一定的历史知识了,期间,慕云认为《血花·血花》(1971)写
传统武侠颇有创意,《龙争虎斗》(1978)写抗战时代的英雄有其特色外,大多作品真像诸
葛青云和东方玉一样,在抄自已的冷饭。

唯有,同期的紫烟先生,除了不断有传统新作推出外,也尝试过用新派的笔法推出过为古
龙代笔的《圆月弯刀》(1977)。《圆月弯刀》曾经不断的搬上过银幕,名艺人汪明荃说,
她这一生中只拍过一部电影,就是《圆月弯刀》,还和罗文合唱了该片的主题曲,罗文2
002年过世后,此歌重新作为纪念碟推出。《圆月弯刀》从代笔的角度来看,可以算为成
功之作,虽有人诟病,此书“怪力乱神,色情大胆”,实也是职业作家之无奈,需一些性
的刺激销路,非古龙、司马紫烟二位之过。而在《圆月弯刀》中的所为色情描写,只是“
官能”之皮毛而已。

《台湾武侠小说史》中对易容代笔卧龙小说大书特书,而未提《圆月》代笔成功只字,对
喜欢紫烟先生的朋友来说也是件憾事。

印象中除了《圆月弯刀》是用新派的笔法完成的外,其它紫烟先生还继续套用古龙的笔法
完成过《六月飞霜》、《鹫与鹰》(1982)。《鹫与鹰》曾在《武侠春秋》和台湾时报上连
载过,澳门毅力也盗版过,该书以大漠部落为背景,可我个人认为,该作品格局不大,人
物性格也不突出,在紫烟先生的晚期作品中只算二流。倒是以“预让击衣”这个战国有名
刺客的元素才创作的《悲歌》绝对是紫烟先生晚期作品中能代表个人成就的经典。

《悲歌》这部作品,从中华武侠网上记载:“86年4月4日台湾日报连载,1997年4月4日出
版。”估计有误,林教授、叶先生编的目录,一般将连载的日期写民国年份,出版日期写
公元。那么,民国86年,就是1997,香港回归那年,离紫烟先生过世约有六年了。如果民
国86始连载的话,那是连载紫烟先生的遗著,当然也未尝不可。

所谓1997年4月4日出版,不知是按哪个版本下的结论,慕云我在1995年秋在香港北角购得
台湾汉麟版《悲歌》,而汉麟已在八十年代初就开始传让经营权了(见《台湾武侠小说史
》),所以可以肯定,这部小说,写在其作品中或末期,约于《潇湘月》等历史小说同时
。也是司马紫烟小说,从武入史,融史入武的典型。

倪匡曾称赞高阳的《荆珂》,“明明知道结果是什么,仍能让人追读下去”,这句话用在
《悲歌》上毫不以为过,稍对战国刺客传奇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预让刺杀战国公子三次
,结果并没有成功,最后自杀前,击公子衣为刺杀不成功的终结,文中需反应出公子之霸
才,预让之义烈,二人之间的惺惺相惜,暗扣战国局势之震荡,才能让读者最后能了解倒
,为何预让在失败后,还能让公子脱衣,让其击衣,代替刺杀,最后了结自已的生命,使
战国局势得到平衡,体现出预让这个传奇刺客的伟大。该作品,亦着重描绘了武技、剑术
,是一部不多得的历史武侠小说,比黄易同样写战国的《寻秦记》早约二十多年,而用战
国题材作为背景,在武侠全盛期的台湾,甚或当今武坛亦不多见。

然而,《悲歌》固不如二十年后的《寻秦记》享有声誉,(《悲歌》写大时代中的一个小
插曲,《寻秦记》写大时代的大霸主,本身的气势,格局都有限制), 在紫烟先生本身的
作品中也很少有人谈及这部小说,以后看这部小说的朋友也不会太多。或有太多的机会去
接触这部小说,也许若干年后,这部小说,将匿末不彰,沉入历史的大海。说可惜,但人
生中可惜之事其之多,慕云有幸拜读此著,愿发“潜德之光”也!

对紫烟先生的作品喜欢的朋友,绝不会漏看他的历史小说,第一次知道紫烟先生还会写历
史小说,是在胡正群先生主编的《台港武侠小说大展》的文字中。

从一个武侠小说家改写纯历史小说的大概只有紫烟先生一个人了吧,一点都不了解他写历
史小说的动机,也许紫烟先生本就喜欢写历史,但怕自已声望不够,或历史小说卖不了钱
,故此等到自己名成功就后,才写自已喜欢的东西。

司马中原也有过表示“最喜欢写散文,但卖钱的是小说,所以要多写小说,才能使散文顺
利的出版……”

如果真是这样,常言道:“著书只为稻梁谋”,而紫烟先生却是“写武只为历史谋了”。

紫烟先生的历史小说,或者历史武侠小说颇多,大多数都已作成了电子版在网上供大家阅
读,但慕云我还是老派人,最不愿意在互联网上看长篇小说。所以,至今只拜读过《潇湘
月》、《紫玉钗》两部,但仅仅凭这两部作品,紫烟先生绝对可在历史小说文坛上占一席
之地,功力可于南宫搏相颉颃。

《潇湘月》据中华武侠网记载:曾于1978年5月1日汉麟出版,之前是否在某报上有过连载
,已无可查。

《潇湘月》其实是篇小长篇结构,写宋代名妓“谭意哥”之韵事,穿插和张玉朗之情海波
涛,历经传奇,终于得尝所愿,与爱郎归隐江湖。书中其他人物亦可圈可点,如一手将谭
意哥培养大的丁婉卿,将一身本事传与谭意哥的医博士、老先生,特别是心地善良的皇亲
湘如,湘如虽薄名,却一生得皇后的关爱、皇上的眷怜、张玉朗的爱情、谭意哥的友情。
临死之前的一段文字,令人泪下:

“湘如笑了,伸出软弱的手来,想摸摸婴儿,可是却使不出力气,谭意哥明白她的意思,
忙把她的手搬到婴儿的身上,她终于接触到孩子柔软的头发,柔软的小脸以及润湿柔软的
小嘴。

孩子出乎本能的,就着她的手指吮吸起来,那种酥酥的、痒痒的感觉,使湘如得到了无限
的母性的满足!稚子的亲情,谭意哥的友情。张玉朗的爱情,以及她的父母、姊妹、兄长
等无数人的关切,终于产生了奇迹,使湘如的生命居然又延续了两天。

在这两天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她抖开自己的胸膛,喂了她的儿子一次奶。

那是仅有的一次,因为她的血水损耗过多,根本就没有奶。那次却奇迹似的疾如潮涌,使
她真正地履行了为人母的责任,也享受了为人母的乐趣。”

这几年,特别是国内的评论者对金庸的小说阿谀之极,金庸小说写的当然好,但也不必如
此奉承,而置其他名家与不顾,单如以上这段文字,换作金庸来写也不会再出色了。

潇湘,一般指今湖南北中南这一段,我们看地图的话,上从岳阳洞庭,中至长沙岳麓,下
到衡阳南岳,都是风光秀丽,人文鼎盛之地,几千年的文化下来,为我们这一代留下不少
历史遗产,名士名将。而湘女也是有名的多情。

谭意哥这个名妓的小传流传不广,有过一本台湾邹律写的《历代名媛轶事》,写了大多数
“名妓”的故事,有空再去查查,不知有没有“谭意哥”的故事。但在网上找到两首她写
的词,《潇湘月》中的谭意哥诗词双全,而且词中提到湘东,禊饮笙歌,字眼均可对好入
座,相信是同一个人。现转贴入下:

极相思令

湘东最是得春先。和气暖如绵。清明过了,残花巷陌,犹见秋千。

对景感时情绪乱,这密意、翠羽空传。风前月下,花时永画,洒泪何言。

长相思令

旧燕初归,梨花满院,迤逦天气融和。新晴巷陌,是处轻车骏马,禊饮笙歌。旧赏人非,
对佳时、一向乐少愁多。远意沉沉,幽闺独自颦蛾。

正消黯、无言自感,凭高远意,空寄烟波。从来美事,因甚天教,两处多磨。开怀强笑,
向新来、宽却衣罗。似恁他、人怪憔悴,甘心总为伊呵。

司马紫烟的长篇历史小说中最著名的就是曾连载五年的:《紫玉钗》(又名《玉钗寒》
)。《紫玉钗》的典故在民间流传颇广,改编成戏剧无数,九十年代郑少秋、汪明荃演过
无线剧《紫玉钗》,不知是否采用了紫烟先生的版本。总之那首《紫玉钗》的主题歌成了
郑、汪的名曲。

1995香港艺文出版了一本高阳的短篇《紫玉钗》(与另一名姬柳青青的《章台柳》和集)篇
幅很短,可以说成是司马紫烟版的缩本,从李益入京,结识霍小玉,山盟海誓,功成名就
后,却背信弃义,黄衫客狭李益再见小玉一面,小玉痛诉其鄙劣,而死,李益从此有了“
厉鬼击脑”之病。

看过紫烟先生的《紫玉钗》,可以发现高阳写的《紫玉钗》之主脉与紫烟版并无分别,相
同类型的短篇还有邹律的《霍小玉》(国内80年代末出版)。

李益作为历史上的文人成就高位,却在情场上颇有“陈世美之讥”,单从这三部历史小说
中,已可盖棺论定,当然小说家言,并不影响李益作为有为高官的形象。李益(748-829)
,作为中唐边塞诗人,历经九朝,终拜礼部尚书,其边塞之诗,多豪情之作。查看史料,
李益与边塞官兵相处二十多年之久,同食同寝。慕云想,这样的一个人应该是豪迈之辈,
为何对小玉等人却无情如此,大概只能说是小说家言了。

《紫玉钗》这部小说是我最喜欢的作品,他对人性的交错、人生的无奈、人心的渴望、人
情的痴缠、人道的冷漠,在文中一次次的撞击我的心灵,文从心生,相信紫烟先生的一生
也一定经过颠沛流离,否则写不出这类“放诸当今社会而皆准”的历史小说。

看过不少对这部书的评价文章,慕云一直想写些关与紫烟版《紫玉钗》的感想,但每每落
不了笔,此书太过于浩瀚,绝对能于《鹿鼎记》媲美。《鹿鼎记》有杜撰人物入史,暗嵌
人生之离奇,《紫玉钗》用真实人物、事件为主,写人力争上游之艰辛,作品沉重之处尚
重于金庸的《鹿鼎记》。

很愿意为还没有看过这部书的朋友推荐, 本书虽然篇幅很长,但文笔生动,写当时社会
人情,可与如今社会遥相呼应;写历史掌故,让人神游其中;写边塞风光,体现作者四裔之
学。计擒鱼朝恩、箭射双圣,有是武侠之笔。写儿女情长,述英雄气短,不一而足。使看
惯现代小说的朋友不会有节奏缓慢之感,而会有意想不到之获。

《紫玉钗》美中不足处,在于《紫玉钗》的下半部,开始有些“快笔龙蛇”之感,结尾处
草草了事,更使读者纳闷,也许是报刊连载太长,急需结尾之故,而紫烟先生也没金庸那
么好命可以一改再改自已的作品。

每看一部司马紫烟的作品都要叹息,叹息命运对其之不公,这么多的作品流传下来。却得
不到应有的肯定,其身前死后之声望,尚不如陈青云、李凉之流也。

紫烟先生的动作武侠作品《血雁盟》原来的名字是《北雁飞》,又作《北雁南飞》,新生
报八十年代初连载(据中华武侠网书目),汉麟最早在1978年就出版了该作品,(见汉麟版
“八绝”书目),到底这部小说在何时完成,确切的就不知道了,但可以排在七十年代末
这段时间内。这段时间里动作小说盛行,连古龙也凭《绝不低头》(1975)来凑热闹。但这
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动作小说。

1966年文协理事长陈纪滢提出过:“以现代背景做为武侠小说的素材”但无人响应(见台
湾武侠小说史)。到了七十年代,风起云涌出现了朱羽等专攻动作小说的作家。柳湖侠隐
说:“鲁帝的小说冠以民初乡野侠情粗旷小说,是台湾哲志出版社1978、1979年出版的,
还有戴尚美的《刺客》,标明是侠情粗旷小说,也是同时期出版的。”其他名家如独孤红
1978年的《龙争虎斗》、《十里莲花湖》、萧逸的《搏命扬子江》都是此一时代的动作小
说。

慕云认为写动作小说要比写传统武侠更要贴近真实社会。一般动作小说时代最早不会早过
清末民初,晚也不能晚过现在,“将来”不属于动作小说范围,严格的说动作小说中的另
一个特点就是,武技的描写更加写实,多了实质。

《北雁飞》体现了紫烟先生的不断自我进步的反思。书中将正与邪、强与弱、新与旧、爱
与恨、甚至新武器与国术一齐拿出来讨论。最后作者本身也无奈,知道,就是最好的旧东
西也会被实用的新物品取代,但学会一种旧本领(如武术),却可以将新物品(如武器)发挥
出更大的能力。故而突出了宗旨:不断的学习新事物,不断的改进老传统,保护一定的老
文化,新旧结合,摩擦火花。(新世纪里全世界都在申报世界遗产,已知老文化之重要,
而紫烟先生早在七十年代就在武侠小说中呼吁过)

《北雁飞》中有几个人物非常鲜明,如雷青虹,当她知道一直暗恋她的卢安平为了她而死
与她族兄之手时,只是淡淡的整了衣服,抱了头巾,念了一首小诗:“生感君情,死感君
义,幽明异途,此身唯一。”然后,声明为卢安平的未亡人,并展开报复。作者挟雷霆笔
力,写卢雷氏悲烈侠情,读之使人热血沸腾。

特别这首小诗将人生悲情发挥的淋漓尽致。

“生感君情”——多少人活着的时候会明白,别人对他(她)的好

“死感君义”——人死了,再大的后悔,悲伤,其实都没用了。但一个人死了,有人感恩
与他总也算是对他的认可。

“幽明异途”——从今以后,再无相见之日,死也许是一种解脱,但活着的人更痛苦。

“此身唯一”——夫妻本是同林鸟,问世间有多少人真能做到持子之手,与子皆老?

雷青虹有太多的后悔,但都迟了。

书中其他人物,如白雁飞(暗嵌北雁飞),师父薛孤鸿(暗指江湖上最后的一个绝世高手),
张若云(少年公子,进步人士),索伦洛(蒙古贵族,白雁飞好友)还有林玉清(可怜的女人
,伤了白雁飞的心,却有了好归宿)其他如刁四蛮子等江湖人物亦多可圈可点。

想必司马紫烟懂英文:《北雁飞》中穿插了一段趣事,白雁飞为了参加一个外国人的聚会
,张若云的妹妹给他一个洋名——名:搏特福来,姓:怀特。这是作者的幽默处,明眼人
一看就知,这是英文写中文的白色的飞鸟,当然是指白雁飞。类似的幽默司马紫烟还用在
七十年代在香港出版的“东方四女侠系列”的《粉红色的色狼》之中。

“东方四女侠系列”有很多部,如《迷中迷》、《沙滩上的凶手》等十数个故事,背景和
倪匡的“女飞侠木兰花”有些相似,但声誉不如倪匡之隆,而作品本身,是紫烟先生尝试
写现代动作小说的成功力作。

司马紫烟先生写武侠不让金梁古温专美与前,写历史可与高阳、南宫搏试比肩,写民初动
作,朱羽等也要避其锋芒,写现代动作尚胜冯嘉一筹。

但紫烟先生身前死后,可谓默默无闻,身前就算写武侠时风光过一段时间,也不会太长,
江湖上关于紫烟先生的消息少之又少,就连《台湾武侠小说发展史》中对他的生平也只有
寥寥几笔。

九十年代,看过一篇文章提到他,说是去了多米尼加,并于1991年过世。不知道紫烟先生
为何去了那里,当然,只要太阳照得到的地方都有中国人。

只可惜,和鬼才古龙一样,紫烟先生去得太早,作品都没整理完,不知他是否有家人后辈
,能为他整理。

司马紫烟才气纵横,文史凌云,傲笑文坛,独树一帜,却不为世人所重,看司马绝不止一
声叹息!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caodaye  > 文学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用诗句作为书名的4本武侠小说,文采飞扬,让人念念不忘
黄易:我是怎样写小说的?(《寻秦记》作者亲述创作经验)
讲讲当年与金庸古龙齐名的武侠名家柳残阳,以及其代表作《断刃》
金庸武侠“剑魔”独孤求败到底是谁?答案其实只一个,是他!
为何《鹿鼎记》是金庸武侠小说的最高峰?
还记得我们的武侠梦么?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