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红楼梦性爱揭秘-赵姨娘“有奇趣”【40】

 

                                                                         贾府的妾


    在旧时代,有权有势有钱的男子,在拥有正室之外,还会在一些光彩的名义下拥有副室——妾,贾府的大老爷们自然不会逸出此例。

 

    妾的作用无非有两条:第一,正室年岁渐大,需要有另外的年轻女性来侍奉他,供他玩乐;第二,子息单薄,正室又再不可生育,娶妾以继繁衍后代的事业。

 

    贾政的正室为王夫人,妾有两个:周姨娘、赵姨娘。

 

    书中对周姨娘没有什么过多的描写,只知她没有生过一子半女。赵姨娘为第二个妾,生有女儿探春和儿子贾环。

 

    作为正室的王夫人,曾有过很辉煌的“业绩”,她一下子给贾政生了两个儿子,可惜十分温驯且发愤读书的长子贾珠,在婚后留下一子后便早逝了;她的小儿子宝玉,虽聪颖俊俏,却心不在仕途经济上,很令其忧心忡仲。她既要承奉婆婆贾母的声息,小心谨慎,不敢多言;又要对贾政逆来顺受,不能有半点违拗;还需管理一些家政(尽管凤姐是她的得力助手),可说是疲惫不堪。书中描写的她,庸庸碌碌,毫无生气,如贾母所言,像根“木头”一的。

 

    在这种情势下,贾政自然是要娶妾的了,为了公务之余的消遣,为了过于单薄的子息。

 

    周姨娘在书中不见她的音容笑貌,但可以推测,一定是个美人胚子,因为贾政的正室已有子息,生育问题还不会放到头等重要的位置,关键是悦其容貌,获得性生活的调节与享受。当然,也希望留下“性”的产品——子和女。

 

    但后来的情况起了变化,长子贾珠逝去,剩下的宝玉又整日疯疯傻傻,一味的柔情私意,不肯留心于孔孟之间,以博取功名利禄;而周姨娘又无生育,贾府的这一支的延续,处于一种岌岌可危之中,这才有了贾政娶赵姨娘之举。

 

    从书中看,赵姨娘地位很低贱,属于“家生子儿,,即世代在贾府为奴,她的哥哥赵国基在她成了贾政的妾后,依旧是个家奴,当他外甥贾环的差仆,死了的安葬费和一般“家生子儿”相等,不过二十两银子;赵姨娘的相貌十分鄙俗不堪,又无半点文化教养,心地里一片邪毒。那么,贾政为什么要选她为妾?

 

    我们猜测不外乎这几点:

 

    她曾是个丫头,很懂得一些权术,能讨贾政的欢心,身体壮实,是一个很具备生育潜力的胚子;生辰八字及命相,与贾政相合;最后一点,虽容貌卑俗,但如多姑娘、鲍二媳妇那一流人,即在性关系中,“有奇趣”,使贾政另眼相看。

 

    她果然不负众望,为贾政生得一女一子。

 

    但这并不能使她在贾府蠃得什么尊荣的地位,妾还是妾,在王夫人、凤姐、宝玉乃至她的女儿探春和儿子贾环面前,依旧是奴才的身份,受到种种的鄙夷和挟制,只能夹起尾巴做人。

 

    在贾政同王夫人一起吃饭时,赵姨娘是不能同桌的;贾府的大小宴会,自然也没有她的席位;她的“月钱”为二两银子,不过和探春、迎春等相同,但她的丫头的数量和丫头的“月钱”则不能和正经主子相比,可见其地位之寒酸。

 

    身为贾政之妾的赵姨娘,如此的被人轻视,如此的处境窘迫,字里行间,随处可见。

 

    凤姐听见赵姨娘啐骂贾环,便说:“凭他怎么去,还有太太老爷管他呢,就大口啐他!他现是主子,不好,横竖有教导他的人,与你什么相干!环兄弟,出来,跟我顽去。”贾环“忙唯唯的出来”,“赵姨娘也不敢则声”。接着,凤姐便开始“啐骂”贾环。(第20回)贾环是庶出,作为主子的凤姐是可以“教导”他的,而作为母亲的赵姨娘则不可,因为她是妾。

 

    赵姨娘的地位低下,连她的子女也深感自卑。贾环说:“我拿什么比宝玉,你们怕他,都和他好,都欺负我不是太太养的。”(第20回)探春也不喜欢这个庶出的生母,只认嫡母,她说:“我只管认得老爷、太太两个人,别的我一概不管……什么偏的、庶的我也不知道。”(第27回)当探春的舅舅死了,刚上任管理家政的她,照样只给二十两银子,赵姨娘借故来闹,说是你舅舅死了,多给二三十两银子,难道太太就不依你?探春气白了一张脸,问道,“谁是我舅舅?我舅舅年下才升了九省检点,哪里又跑出一个舅舅来?……既这么说,环儿出去为什么赵国基又站起来,又跟他上学?为什么不拿出舅舅的款来?”(第55回)这说明,在当时的大家庭中,子女往往以庶出为耻;同时,又看出赵姨娘的经济困顿,自己的弟弟死了,若有钱,拿去就是,何苦来受此奚落。

 

    这并非夸张,赵姨娘是很“穷”的。马道婆想问她要点“零碎绸子缎子”做“鞋面子”,她居然就拿不出来。为了让马道婆施魔法,以置宝玉、凤姐于死地,她拿不出谢礼,就只好寻了自己的衣服、首饰和散碎银子并写了一张五十两银子的“借契”。(第25回)

 

    赵姨娘要改变这种地位,出路只有两条:一是正室亡故,倚着有子,恩许取而代之;二是正室的儿子出个意外,她的儿子便成为独一无二的继承人。第一个法子还行不通,第二个法子则可一试。

 

    于是,贾环故意推倒烛台,烫伤了贾宝玉的脸,这件事引起贾母、王夫人的公愤,其责任一古脑儿落在赵姨娘身上,“纵子行凶”,这个罪名可了不得!王夫人叱骂赵姨娘“养出这样黑心不知道理下流种子来,也不管管”。接着,赵姨娘清马道婆施妖法,把宝玉凤姐弄得“不省人事”,赵姨娘希望宝玉速死之心何等急迫,“哥儿是不中用了,不如把哥儿的衣服穿好,让他早些回去”,话没说完,“被贾母照脸啐了一口唾沫”,好好地骂了一顿。最终,赵姨娘的计划还是没有实现,因此,她的地位也就永远无法改变。

 

    贾琏之妾平儿。

 

    平儿是凤姐带过来的贴身丫头,生得又漂亮,性子更是出奇的好,种种委屈都能承受,在贾府上上下下中口碑甚佳。她的妾的身份,似乎并不明显,看样子是凤姐和贾琏的某种暗中达成的契约。

 

    凤姐一向争强好胜,嫉妒心又重,“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但她的这种安排,恰可见她的匠心独运。一是落个“贤良”的名声,宽容大度,主动为丈夫选妾;二是平儿听话,可任其调理,不致有什么野心,篡她正室的位子。

 

    但平儿的处境则难矣。

 

    贾宝玉曾慨叹:贾琏惟知淫乐悦己,并不会真心作养脂粉。平儿无父无母无兄弟姊妹,独自侍奉贾琏夫妇二人,凤姐之威,贾琏之俗,都要照顾周全,真是苦命得很了。

 

    贾琏这个登徒子,放着一个平儿在身边,岂有不嘴馋的?但在凤姐的严密监视和盘查中,他很少有得手的机会。即使在凤姐“斋戒”的日子里,也一点不肯放轻。也有恩准贾琏和平儿亲近的机会,但一年之中难有二三回,这使贾琏非常痛恨。平儿就生活在这种婚姻的夹缝中,既要满足贾琏的轻薄之举,又要谨防凤姐的“泼醋”,否则自身的地位就非常危险。甚至,还要为贾琏的“滥淫”,藏匿“把柄”,遮掩过去,以讨贾琏的欢心。

 

    贾琏与多姑娘私通,多姑娘赠贾琏一绺头发以为留念。“次日早起,凤姐往上屋去后,平儿收拾贾琏在外的衣服铺盖,不承望枕套中抖出一绺青丝来。平儿会意,忙拽在袖里……”(第21回)这使贾琏十分感激。可凤姐却对贾琏疑窦丛生,“这半个月难保干净”,又是平儿为贾琏敷衍过去。当贾琏说出对凤姐的恼恨之语,平儿又得维护风姐的利益,“贾琏道:你两个一口贼气,都是你们行的是,我凡行动都有坏心。多早晚都死在我手里!”“一语未了,凤姐走进院来,因见平儿在窗外,就问道:要说话两个人不在屋里说,怎么跑出一个来,隔着窗子,是什么意思?”(第21回)

 

    猜忌也好,讥讽也好,甚至打骂,平儿都得承受下来。当贾琏与鲍二媳妇私通,被凤姐逮住,凤姐竟一腔怒火发泄在平儿身上,“回身把平儿先打两下”,平儿“便跑出去找刀子要寻死”。但毕竟凤姐是主子,打骂平儿又能怎么样,无非在众人的不平中,装模作样地自责几句,平儿还得说“奶奶的千秋,是我惹的奶奶生气,是我该死”(第44回)。

 

    作为袭人,虽内定为宝玉的侍妾,地位也是很可怜的。当宝玉欲与其“初试云雨情”,袭人岂敢拒绝,“素知贾母已将自己与了宝玉的,今便如此,亦不为越礼,遂和宝玉偷试一番,幸得无人撞见。”(第6回)她挨过宝玉的“窝心脚”,导致吐血服药;她希望能拢住宝玉的心,不惜用尽机关。作为侍妾,她还要考虑与主妇将来的相处问题,这是一点也马虎不得的,主妇一言,便可断送她的前程。因此,在黛玉和宝钗之间,她心中早忖度宝玉的妻子最好是宝钗。

 

    袭人不是“家生子儿”,是贾府买来的丫头,而且是“活契”——当家中有经济能力时,可以再赎买回去。但自从进入贾府,她就没有再出去的想法,出去无非嫁一个小户人家的男子作妻,摆脱不了穷困的胁迫,哪里比得了当妾的身份呢?当她母亲和哥哥要赎她出去,“就说至死也不回去的”,“又说:……如今幸而卖到这个地方,吃穿和主人一样,又不朝打暮骂……这会子又来赎我作什么?权当我死了,再不必起赎我的念头!因此哭闹了一阵”(第19回)。

 

    她的作妾的梦,终究没有作圆。

 

    宝玉一头撞进了佛门。

 

    她只得去嫁一个与她身份相等的男人!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尘锁红楼:妻妾相争,赵姨娘才是最大赢家
尘锁红楼:尤二姐的身份,才是凤姐下毒手的根源
幸运的赵姨娘
王熙凤与赵姨娘有恩怨吗?她为什么比王夫人还厌恶赵姨娘?
揭秘红楼梦中贾府妾的“性奇趣”
红楼梦:无儿无女的悲惨小妾周姨娘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