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清朝三百年 风起辽东》(13)

(12)5.扶持

6.结束 开始

有关努尔哈赤和李成梁的关系,有着很多种说法。

在民间流传的说法,努尔哈赤在离开家的这段时间曾经频繁出入辽东总兵的府邸,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的身上看起来没有任何因素和可能与辽东总兵产生联系,然而故事告诉我们,努尔哈赤做过李成梁的侍卫甚至是侍卫长。

还有一个流传的说法,努尔哈赤是李成梁的养子,在努尔哈赤四岁的时候就被李成梁收养。

努尔哈赤十岁丧母,在被后母赶出家之前都在赫图阿拉城,四岁被李成梁收养的说法没有任何理论依据。

在此基础上还有升级版,那就是努尔哈赤和李成梁具有生理上的血缘关系,这是科学的说法,俗称父子关系。

作为后来大一统的清朝,出于维护太祖形象的考虑对于努尔哈赤和李成梁的关系并没有丝毫记载,而清入关前尤其是天命时代对史料记载的极其不重视更是直接成为历史遗留的问题,但这并非没有给后人留下思考的空间。

《清史稿》记载古勒山之战努尔哈赤和弟弟舒尔哈齐也在场,四个字:没于兵间。

这是一个很模糊的解释,因为兄弟二人在场的可能性有很多,比如是跟随觉昌安塔克世一起?比如是之后跟随觉昌安塔克世一起?比如是作为明朝的向导?再比如只是过去围观?

在“没于兵间”后有一句记载,一句看似没有关联但却十分重要的记载:

成梁妻奇其貌,阴纵之归。

成梁就是李成梁,李成梁的妻子认为努尔哈赤的相貌很奇特,私底下把努尔哈赤放了。

为什么要放努尔哈赤?因为努尔哈赤被抓了。努尔哈赤为什么被抓了?因为什么?我们不知道,但一般而言应该是做了违反国法的事情。

被抓原因不知道,但抓努尔哈赤的人知道且无比确定,那就是李成梁。

《清史稿》的记载并非孤证,在满族的历史文化中有与其相对应的故事流传。

李成梁能征惯战,四十岁出道一路开挂消灭了无数蒙古和女真的猛人牛人。为什么这么厉害?因为脚底下有三颗红色痦子,按照看相界的说法叫“三星照命”。

本来我是继续往下说的,可在查阅史料的过程中这个“三颗红色痦子”变成了“黑色痦子”,不仅颜色变了,数量也从“三颗”变成了“七颗”。

无论是三颗还是七颗,红色还是黑色,痦子还是痣,反正李成梁脚下有东西,而李成梁这么厉害就是因为脚上长了三个七个或三到七个的红色黑色也可能两色都有的痦子或痣。

当时努尔哈赤就在李成梁身边,怎么在李成梁身边呢?古勒山之战后抓住了努尔哈赤,李成梁看努尔哈赤可怜人也机敏,就把努尔哈赤留到身边,至于做侍卫还是杂役不得而知。

有一次洗脚,李成梁就说了这件事,一边的努尔哈赤告知李成梁自己脚下有七颗红痣,李成梁大惊失色一看之下果然如此,立即把努尔哈赤抓起来,因为以前看相的告诉李成梁,脚下有七颗红痣的人就是他的命中克星。

之后李成梁的小妾偷偷放走了努尔哈赤,努尔哈赤从此踏上了统一女真从而开启了明亡清兴的历史进程。

李成梁的小妾自知犯错,于是上吊自杀。暴怒的李成梁不解气,把小妾的衣服扒光了打了一百鞭子。

后来努尔哈赤为了感谢这位小妾,封她为喜利妈妈,因为其裸身所以祭拜时候不允许有明火以示尊重。这也成为了满族的文化传统。

按照故事的记载,与《清史稿》是相对应的,即李成梁小妾放走了努尔哈赤。但是,这个故事却根本不值得逻辑推敲。

努尔哈赤在古勒山之战中被李成梁抓获也好俘虏也好,史料证明努尔哈赤当时并不在古勒寨中,是在收到觉昌安塔克世死讯后赶来的,赶来干嘛?叱问明朝官吏“我祖父无罪,因何杀之?”

努尔哈赤根本就不在场,怎么会落到李成梁手上。

第二个问题,如果努尔哈赤被抓了,那么当努尔哈赤被抓期间,努尔哈赤怎么完成斥责明朝官员,接任建州左卫指挥使,其余五祖与努尔哈赤决裂,努尔哈赤十三副遗甲起兵,努尔哈赤攻打尼堪外兰这一系列的事情?史料证明,这些事情都是在同年内完成的,换句话说这些事情的发生都是很快的,从时间来说努尔哈赤不可能完成。

那努尔哈赤会不会从李成梁这逃出来再做这些事情呢?答案是否定的。“逃犯”努尔哈赤送上门去斥责明朝官员?“逃犯”努尔哈赤接任建州左卫指挥使?李成梁会允许自己的敌人当官?从逻辑而言不通。

前文我们分析了李成梁对尼堪外兰的扶持,只是一道护身符,那当李成梁敌人的努尔哈赤明目张胆攻打尼堪外兰的时候,李成梁怎么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敌人干掉了自己的男一号?

[if !supportLists]第三,[endif]努尔哈赤得罪了李成梁,纵然一时逃脱,可李成梁是谁?辽东总兵,手下有十万虎狼之师的明军,李成梁一手打造的辽东铁骑,努尔哈赤哪里跑?况且努尔哈赤还没躲藏,一点不低调,抛头露面搞个发布会宣布十三副遗甲起兵,领上人去打尼堪外兰去统一建州女真,在这个过程中李成梁随时可以发兵努尔哈赤,就像对付努尔哈赤的姥爷王杲舅舅阿台一样,怎么会任由努尔哈赤这样?

这个故事从逻辑推理充满了矛盾冲突,站不住脚,而就连故事的本身也充满了多个版本的说法,抛开李成梁脚底到底有几颗是红色还是黑色是痦子还是痣不说,有的版本说李成梁捉拿努尔哈赤是奉万历皇帝的旨意,因为万历皇帝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身穿黄袍的龙头人睡在了自己的龙床上。经过大臣分析这是取代明朝的真龙天子出现征兆,而且按卦象来自于东北,其标志就是脚底有七颗痣,看相界管其称为“北斗七星阵”。

到了另外一个版本,主人公从做梦的万历变成了万历的爷爷嘉靖皇帝,是嘉靖三十五年明朝南京紫金山观星台观测到的。

比起做梦,这是一个相对科学的手段。

观测到的现象就是紫微星下凡。紫微星,是帝星。而帝星落在了辽东。

嘉靖立即下令辽东官员予以全力追查,李成梁为首的一众辽东文武官员从此有了一个秘密任务,那就是追查辽东的“真命天子”,其体征就是脚底有七颗痣。

首先,编这个故事的一定是个社会地位比较低的人,大概就是普通百姓道听途说这类,其身份绝不可能是明朝的国家干部,他不知道一个最关键的事实,嘉靖三十五年出了这件事而李成梁嘉靖四十五年才开始走上他传奇的一生。换句话说这时候三十岁的李成梁还在学校里当着他的穷学生每天唯一的期盼就是袭职,在这条漫漫长路还有十年,这时候哪有什么辽东总兵李成梁?

以上谣言是民间广为流传的说法,其出现原因大概有清朝入关后为了神化努尔哈赤,明人愤于清朝而广为捏造诬陷,民间百姓知识水平较低的信以为然和封建社会对天命的推崇,还有就是辽事兴起后明朝官员对李成梁的不满。

那么李成梁和努尔哈赤到底有没有关系呢?

不知道,但不可能没有。

作为一名女真首领的努尔哈赤,无论怎样都要和明朝政府保持良好起码是正常的关系,这里的“明朝政府”主要指的就是辽东的明朝政府,也就是辽东巡抚和辽东总兵这两位。

努尔哈赤想要生存想要发展的底线就是没有和辽东巡抚、辽东总兵有着冲突,这种冲突主要指国家利益民族利益的冲突,比如不要让明朝官员认定有造反倾向,比如不要劫掠明朝市镇,但也包括私人的冲突,比如得罪了领导。

从这点来讲,努尔哈赤和李成梁不可能没有关系。

但这种关系是有限度的,而非某种广为流传的说法认为李成梁和努尔哈赤关系匪浅,甚至说是李成梁帮助努尔哈赤一手壮大起来,其所谓的“大发现”不过是通过筛选史料挑出符合其需要的史料然后裁剪史料断章取义,然后神秘兮兮的宣布自己读了很多很多史料经过怎样的逻辑思考然后发现二人关系匪浅。

我的英语学得不好,做完形填空错误率很高,原因我不知道,老师告诉我:

“要联系上下文和语境,不要断章取义”。

更扯的是,经过某些“专家”的考证,努尔哈赤完完全全是在李成梁的扶持下成长起来的。

这个结论背后的深意以前还年轻的我并不懂,经历了一些人情世故后我明白了,这是一句恶毒的话,李成梁是汉奸,努尔哈赤是傻瓜,没有汉奸的扶持傻瓜是不可能兴起的,合着半天不是努尔哈赤厉害,而是个“二代”啊,其意思大概等同于“谁让人家有个好x啊”这样意味深藏的话,这里的“x”可以是父母亲戚朋友老师领导等等,

在生活里,很多人看着和自己同龄的成功人士也是这样想的,凡是比自己优秀的一定靠的是关系,然后就是控诉不公抱怨自己生不逢其实,大有“既生瑜何生亮”之感。

醒醒,其实潘凤也比你强很多的。

所谓完完全全的扶持,其前提就是领导人在位置上,人走茶凉的中国官场哲学已经无数次告诉过这个残酷的道理。

万历十九年,公元1591年,李成梁卸任辽东总兵职务;万历十六年,公元1588年,努尔哈赤统一建州女真。

从时间的节点来看,此时的李成梁在任辽东总兵,与努尔哈赤统一建州女真的时间重合,那么李成梁给了努尔哈赤帮助。

可能是我的历史学的不好,看的书并不多,我狭隘的认为所谓的帮助无非就是出兵和给钱给装备给资金,可惜我没有找到相关的记载,中国的明清史学界这么多先生也没找到相关的记载甚至没有提出过相关的论断乃至连推论都没有。

我从小父母就告诉我,集体的智慧是无穷的。

如果仅以时间角度分析认为李成梁一定帮助了努尔哈赤,那么请以后做出成绩后第一个就要感谢自己的各级领导,并坚决表示没有各级领导的帮助自己决定不会做出成绩,首功一定是领导的。

所以,袁崇焕打了宁锦大捷首功是魏忠贤,前面57个各级领导哪怕是魏忠贤的侄子三岁的孙子都是有功的,这个事毫无问题,你袁崇焕闹什么情绪?没有诸位领导在北京指挥你能在关外打胜仗?没有少师(往上就是太师)魏鹏翼大人拼命吃奶你袁崇焕能打胜仗?

这种逻辑,我很认可,起码我做不到。

万历二十一年,海西女真四部联合长白山三部外带蒙古科尔沁共九个部落向努尔哈赤发起进攻,这是建州女真面对女真内部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关键性战役,关键到生死存亡。按照“努尔哈赤完完全全是在李成梁扶持下”的理论,这时候的李成梁一定是率兵支持努尔哈赤,各种帮助努尔哈赤,可惜,两年前李成梁就已经退休了。

我不否认退休的李成梁失去了在辽东的影响力,史料以及我个人的分析也认为李成梁在辽东仍然保有一定的影响力,但这种影响力有多少?是否可以帮助努尔哈赤?这种帮助体现在哪里?我保留意见。

而明清史大家清史第一人孟森先生则在其著作中认为李成梁和努尔哈赤的关系“结托极深”,努尔哈赤对于李成梁“无所不至”(太祖求媚于李成梁,自亦无所不知)。

不知是我看的孟森先生的著作有问题还是其他人的有问题,“无所不至”变成了充满现代汉语一般贬义为主的“无所不用其极”,两个看似差不多但实际意义天差地别的修辞。

而孟森先生那句“用今天来看,不是没有根据道理,然而也不能全部相信”(以今考之,不为无因,而亦不能确信)这句话不知是各位读了盗版书还是只看了哪一段“自然”的忽略了,就变成了史学家孟森先生认为努尔哈赤和李成梁有着非同寻常的密切关系堂而皇之的作为论据写入自己的作品中。

汉语的博大精深外带基本的断章取义结合春秋笔法,有板有眼,不去细细翻书,哪怕一个科班出身的也很容易被蒙骗,实在是佩服佩服。

总的总结归纳一下,张居正的死对于李成梁的三观是一个根本性的打击,李成梁一方面为求在打倒张居正运动中自保一方面为了继续荣华富贵在辽东对女真部族的打击中表现了超正常的活跃,即能杀两个绝不杀一个的原则,以此用功劳堵着悠悠众口,以此博得万历对自己的绝对信任,以此让朝野上下都知道辽东离不开李成梁。

然而这个办法李成梁深知只可一时不可一世,首先世上没有常胜将军,李成梁的光芒背后并非没有黑暗,李成梁对于战败和杀良冒功大加掩盖;其次李成梁需要一个女真内部的代理人,这个“演员”要在李成梁的指挥下配合出演,平时作为代理人稳定女真内部,作为“亲明派”,关键时刻可以成为李成梁的“白手套”做李成梁无法出面的脏活。

李成梁的这个计划主要是为自身考虑但并非完全自私,首先女真的稳定符合明朝的根本利益,李成梁的小利益和明朝的大利益是一致的;其次这种手段不是李成梁的专利而是明朝对女真部族羁索政策的缩小版,明朝官方认定的代理人是南关的海西女真哈达部,而哈达部王台死后强大的叶赫后来居上,叶赫一方面渴望吞并哈达一方面与蒙古各部联系密切,李成梁虽然数次对叶赫进行了打击,甚至雷霆手腕杀掉了叶赫的两名首领,但李成梁深深认识到哈达的衰弱已成无法挽回的必然之势,所以李成梁自己决定扶持另外一个代理人。

这是李成梁自己的决定,首先是明朝呆板僵化的体制和庞大却效率极其低下的官僚体制,明朝决定放弃哈达扶持叶赫是在努尔哈赤基本统一女真的情况下,此时已经回天乏术;其次朝中自张居正死后缺少拥有大视野大格局和敏锐判断的朝臣,他们不知道辽东也不关心辽东,李成梁只能自作主张;第三,这个代理人客观上要满足明朝利益的同时也要满足李成梁个人的利益,主观上要以服从李成梁为第一,所以这个人选是李成梁的人。

李成梁坚信背叛是因为实力不够,所以李成梁并没有选择海西四部中的乌拉、辉发两部而是转头选择了比海西女真对明朝更恭顺汉化程度文明程度相对更高的建州女真,而建州女真大大小小十几个部族也为李成梁的扶持提供了更低的成本和更大的便利,再加之王杲、王兀堂、阿台、觉昌安、塔克世这些老一代的建州女真首领或因攻击明朝或阴差阳错被误杀,建州女真旧有的秩序被全盘打乱,建州左卫建州右卫这样被明朝认可的官方法理失去了效力,程序上也提供了便利,所以李成梁选择了建州女真,所以李成梁选择了尼堪外兰,“令尔为满洲国主”打造一个强大的建州女真与海西女真抗衡,一方面建州女真的统一减少了王杲阿台这类“恐怖分子”的出现,而建州女真和海西女真的两虎相争又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女真内部不会太平还会有争斗而这种争斗又被限制在一定程度内,谁也吃不了谁,今天你打我一巴掌明天我还你一耳光,李成梁作为辽东总兵可以居中调解坐山观虎斗,即使胜利的天平发生倾斜时作用就是再把其拨回原样。

建州女真的群龙无首是李成梁扶持尼堪外兰的大好机会,同样是努尔哈赤崛起的大好机会,在此面前机会均等有能者得之,而尼堪外兰是李成梁个人扶持的而非明朝,所以李成梁实际只能给尼堪外兰一道保护符而非尚方剑,能吓唬住别人吓唬不住努尔哈赤,三下五除二被努尔哈赤消灭了。

有能力不一定会笑到最后,但没有能力一定会死的很惨,这是乱世中亘古不变的法则。

建州的混乱为努尔哈赤提供了一个安稳的环境,再加上祖、父因帮助明朝为向导有功,辽东巡抚赵辑由之前认为努尔哈赤骄傲自大到主动为努尔哈赤求封建州左卫都督,这其中的转变除了努尔哈赤个人的表现外可能还有李成梁从中的调解。

对李成梁而言,扶持谁都没有区别,只要满足条件即可。至于二人是否有进一步的联络,可能是有,但我们不知道,因为清人知道也不会说,明人大多不知道,有知道的写下的记录大都也被销毁了。

以上,就是我个人对于李成梁思维的分析和还原,作为一个外人的我自然不可能做到全部,但我并不认为李成梁不会这么想,一个20多岁的年轻尚且可以想到,一个40岁出道立下无数战功见过无数人情世故的李成梁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想法只可能比我所分析的更加深不可测。

李成梁知道作为辽东总兵的他该如何自保,该如何进退有据,但他无法预测他的命运,起码不会像他在辽东这样思虑周全滴水不漏,因为决定李成梁的这股力量来自庙堂之上。

万历十九年三月,给事中侯先春检阅辽东边防。蓟辽总督蹇达辽东总兵李成梁等为了给领导一个好印象好让工作成绩评分高一些,主动出击,然后出了岔子。

副将率军主动出击,袭击蒙古部巢穴,敌军措手不及,斩杀二百八十人,这一切都按照计划行事。

岔子就出在返回途中,遇到了蒙古部队而且应该是大部队,“死者数千人”。

杀了二百八,死了几千人,“赔本的买卖咱不干”,最少也是一比十的比例,这可是李成梁镇辽期间最大的一次失败。

按理来说,这下要朝野轰动了,然而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辽东方面压根没提,捂了盖子。

可惜,没捂住。

这下事情大了。

先是巡按御史胡克俭率先弹劾,认为李成梁“浪战”造成严重损失且欺瞒皇帝,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胡御史还找到了很多之前李成梁主动出击惨遭失败却没有上报的机密资料。

这是第一炮。

等侯先春回来,作为亲历者更有发言权,比之前胡御史说的更厉害(诋尤力),而万历的反应则变成了“帝意颇动”,也就是很是动摇。

这时候李成梁的辞职信到了,不是第一封,而是第二封,

随后上疏弹劾李成梁的折子接踵而来,史书记载为“言者皆踵至”。

让万历下决心的是不是这些人和这么多弹劾李成梁欺君罔上杀良冒功的奏疏,而是这一封。

与他们不同,这封奏疏没有谈李成梁杀良冒功违反了兵部法律,也没有谈李成梁欺君罔上。

写这封奏疏的人很清楚,杀良冒功欺君罔上是李成梁的罪状,但却不足以扳倒李成梁,主要矛盾并不在这里。

“辽东总兵李成梁年龄这么大了,血气也不如小伙子了,烈士暮年,做了这么多产生恶劣影响的事情,也和李成梁年龄有关,不如立即罢免李成梁也让李成梁安稳。”

李成梁安稳了,换一个血气方刚的将领,这样辽东才能安稳。

李成梁的价值从来只有一个那就是打胜仗,如今打了大败仗就说明李成梁已经失去了价值,这是根本也是关键。

既然李成梁不行了,那就换个年轻的来。

看完这封奏疏,万历下定决心彻底允许李成梁退休,正好也有李成梁自己主动提出,大家一拍即合都能下得了台。

万历十九年十一月,65岁的李成梁以宁远伯的身份返回朝堂,四十岁的不世出名将在辽东整整二十五年,他的人生在这里划上了一个短暂的分界线。

李成梁的离职对李成梁个人应该是愉快的,因为在此之前李成梁就已经反复多次高频率的给万历打辞职报告,其中虽然有以退为进的作秀成分,比如张居正死后,比如李成梁请求辞去宁远伯等,但这也反应了李成梁的思想,打拼了25年,戎马了25年,有史料可查的李成梁亲自率军出塞主动出击就有十多次,据李成梁自己给万历的奏疏中称一到阴雨天气就浑身疼痛不已。

弹劾李成梁的奏疏中有一个词对李成梁的描述很精准:血气已衰。

65岁的李成梁再也不是那个40岁的李成梁了,他开始打败仗,他开始杀良冒功,他开始贪污腐败,他开始和那些曾经他无比不屑乃至憎恶的同僚一样,等蒙古骑兵劫掠时拥兵观望,能打就打不能打就说自己成功击退蒙古骑兵的袭扰。

不是蒙古骑兵飘了,而是李成梁拿不动刀了。

其实李成梁真正的变化,主要不在年龄,而在他的内心,张居正和戚继光的事迹让他的内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从那其李成梁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李成梁离开了辽东,留下的是一个算不上李成梁鼎盛时期安稳如铁桶的辽东但也算不上十面透风的烂摊子辽东,这个时候说女真崛起或者说努尔哈赤崛起,在当时来看不仅毫无征兆简直就是个大笑话。

李成梁结束了,但努尔哈赤却远远谈不上开始,因为在开始前努尔哈赤还有一个最基本的条件需要完成:

活下来。

只有活下来,才有资格开始。

统一建州女真的努尔哈赤迎来了他目前人生中最大的挑战,这个挑战的目标除了活下来再无其他。

ps:李成梁算是告一段落,头是晕的,上午九点开始 中午休息 两点开始 七千字 不知道写的怎么样 距离自己完美的要求还差很多 除了史料的不足更多还是文笔的难以驾驭 其次就是人生阅历的不足 如陈寅恪先生“理解之同情,同情之理解”,站在历史人物的角度去看待和思考问题,很累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中国皇帝故事——明朝错杀谁让努尔哈赤含恨起兵致明亡清兴?
明朝错杀谁让努尔哈赤含恨起兵致明亡清兴?|尼堪|塔克世
人物||努尔哈赤青少年时期的三次磨难
明朝的名将名臣 辽东大将李成梁
从萧太后到李成梁,北镇千年历史的两个闪亮时代
为什么说清朝能建立是一个明朝女人冲动之举所“造成”的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搜索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