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userphoto
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对联漫谈(9--10)

对联漫谈(9):枯荣不敢乱折腰

(无穷江月)

 

母校教学楼外有棵铁树,我上学的四年里常能见到它。父亲在老家也种了一棵铁树,我回家也见过。但我从没见过铁树开花。看来,铁树开花真是非常罕见的事。要不,怎么有俗话说千年的铁树开了花呢?我突发奇想:或许铁树是有意不开花,它是在等待着什么机缘,等到了才肯开花。我为等待的铁树写了一联:

 

万紫千红皆不是;天荒地老只依然。(咏铁树;作者:无穷江月)


这是一副咏物联。咏物联的意象是一种特殊的意象。意象是心灵融入客观事物而构成的艺术创造。它可以理解为融入心灵的事物,也可以理解为承载于事物中的心灵,是心与物在文字中的融合。咏物联的特殊之处在于同一段文字(文本)包含两个意象。

 

  道是无根游四海;实则着意洗长天。(咏云;作者:仄仄平平)

  苍天俯就;倦日归依。(咏海;作者:无穷江月)

  着人青眼;衣我白裳。(咏昙花;作者:丢了闲山静水)

  天上风云常放眼;人间冷暖早关心。(咏气象站;作者:试剑)

  于山净气;入世涤尘。(咏水;作者:闹红一舸)

 

咏云的联写上联无根游四海,给人一种轻飘的感觉,切合云。下联笔调一转,点出着意洗长天的气派。白云一过,蓝天澄清,能洗长天的,数数也只有云了。此联先抑后扬,赋予浮云一种全新的使命,负有全新使命的又不是单纯的云了。

 

咏海的联不直接写海,而是选取了两个和海可以相提并论的物:天和日。天该比海更宽大了吧?可天还要俯就于海。日似乎主宰着天上的一切,可日走了一天,疲倦了,要休息的时候,来归依海。通过天和日的行为,海的包容性和亲和力就突显出来了。有了包容性和亲和力的意象已经超出海了。

 

其他咏昙花、咏气象站、咏水的意象也都超出昙花、气象站、水原来的范畴了。所以,意象中含有两个在客观世界中并没有必然联系的物;由两个物构成的两个意象因为拥有共同的特征而重叠融合。

 

  始于纷乱;终作清白。(咏雪;作者:怀抱昆仑)

  苦苦纠缠,当年着相;轻轻一放,此日破空。(咏蚕;作者:开胃有黄瓜)

  诚无羽翼;别有云天。(咏风筝;作者:怀抱昆仑)

  生死无非一转眼;枯荣不敢乱折腰。(咏枯荷;作者:无穷江月)

 

在咏雪联中,纷乱、清白是下雪过程的两个特征。从纷乱到清白,是下雪的过程。从这个意义上讲,这是关于雪的意象。同时,意象也可以被想象为社会发展由纷乱到清静的过程,或者个人感情、个人成长中从迷惘到觉悟的过程。

 

从这个意义上讲,第二个意象又完全独立于第一个意象而存在。第二个意象可能对应着人,也可能对应着事物,虽然没必要一定要认定是哪一个,但可以完全独立于对应着雪的第一意象而对应着另一事物。所谓独立于第一意象,意味着如果把这副对联中雪的成分抛开,完全可以理解为另一事物(人或事物)。这类独立的第二意象,还可以从咏蚕、咏风筝、咏枯荷的对联中看到。第二意象常常具有人的生命、性格、灵魂特征,即人的特征,也是咏物联的意旨所在。

 

《对联漫谈》为美国《侨报》文学时代版连载系列文章。本文刊载于2013226日《侨报》。

 

 

对联漫谈(10):大跌落后从容

(无穷江月)

 

上文《枯荣不敢乱折腰》提到咏物联有两个意象。如果问咏物联的两个意象哪个更可能打动人心、引起共鸣,答案应当是第二意象了,因为它对应着与人生密切相关的社会事物。

 

风筝和诚无羽翼、别有云天的人相比,当然是人更能引发情感、打动人心了。海和让苍天俯就、倦日归依的具有生命活力的意象相比,当然是后者更能引发情感、打动人心了。

 

那么,为什么不直接构造第二意象而要把两个独立的意象重叠在一起呢?两个意象代表不同的事物,却有共同的特征。读者的意识在不知不觉中由第一意象转向第二意象,等到发觉到心灵已指向另一意象时,便惊讶这看似无关的事物,怎么就变成一体了。这种转换是出乎意料的惊奇的感觉。惊奇有别于习以为常的感觉,能在心里留下深刻的记号,因此为打动心灵创造了很好的生理条件。引起惊奇的事物具有激发力,使心灵偏离迟钝休憩状态而变得易感,更容易被打动。因此,咏物联的意象很有艺术力度。

 

创作咏物联的关键是让自己的心灵底蕴引导,从自身的人生经历中找借鉴,不生造,也不照搬现成的比喻和说法,去挖掘新特征,构造新颖的艺术形象。

 

我因为尝试过咏物联创作而有些体会,现在挑选两联,把创作过程回顾说明一下。

 

  未沸扬时原腆静;大跌落后转从容。(咏瀑布;作者:无穷江月)

 

古人写诗写联咏瀑布,多将视角对准瀑布本身,即李白诗中的飞流直下三千尺这个角度。我这副对联换了另一个角度,写瀑布前后的河水水流,从未沸扬时的腆静,到大跌落后的从容。因此,这个意象是创新。至于意象对应着人还是事物,创造时并不刻意去规定。有几个因素影响我的创作,包括对从新角度对物象的观察、人生积累的引导、求新的创作愿望。我参观了位于美加交界的知名的尼亚瓜拉大瀑布。除了那汹涌澎湃的飞流和那如雷贯耳的轰鸣,我特意看了瀑布的上游和下游。原来瀑布只是河流中的一段奇观。上游平静如潭,下游温文如池。这是我对物象的亲身观察。构思时并没有把它和人生的经历紧密联系在一起。不过现在回想起来,这个意象中确实有我自身的影子,我的人生经历(如跌落)在无形中引导我的创作。对物象的了解、自己人生经历的加入和心灵底蕴的积累,在创作时把两者有意无意中联系起来,便产生了这个咏物联意象。 

 

劫梦几经,醒来不惯繁华事;壮心未已,老去犹擎半坠天。(咏春花中老树;作者:无穷江月)

 

有张美丽鲜花的图片。我发现花中有个黑树干,放在鲜花中似乎不太相配。于是就有了灵感,设想它为一棵老树的一部分,并写下这副对联。类似春花中老树的物象我应当见过很多次,只是没有刻意记录下来而已。创作的时候,存在于心灵底蕴中的老树形象就从沉积中上升到意识中。这是创作时心灵活动的一方面。另外,我的一生虽不能说是苦难深重,但不如意事还是经历过几次。这些经历都成为心灵底蕴的一部分。心灵底蕴与物的结合,便转化为意象。意象中的老树,既有物的特征,又有心灵的痕迹,两者有机地结合为一体。

 

《对联漫谈》为美国《侨报》文学时代版连载系列文章。本文刊载于2013227日《侨报》。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热】打开小程序,算一算2024你的财运
咏物联的神与形
中国文化之——敬辞、谦辞、婉辞、客套语(摘自耕斋艺站)作者:绿岛小夜曲
智灵诗话 ‖女子智灵性诗歌漫谈(248-254)
每日分享:幽默,是生活的调味剂,更是一种智慧。对于孩子而言,幽默,要蹲下来,俯就孩子的角度,用贴近孩子的方式,表现事物的趣味,着重体态去表现.
对联格律与对联创作漫谈(之五)
我见青山多妩媚——任贵书山水画艺术漫谈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热点新闻
分享 收藏 导长图 关注 下载文章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