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捶碎红楼(28)重评《红楼梦》中的人物
四、晴雯:尖酸刻薄招人怨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 风流灵巧招人怨。 寿夭多因诽谤, 多情公子空牵念。 
这是《红楼梦》中对晴雯的判词。可以看出,作者对晴雯是非常喜爱的,也许是晴雯受了委屈后早早死去,作者心中歉疚极深的缘故吧。
在曹雪芹的笔下,明显能看出对晴雯的偏爱。后来的评论者也往往将晴雯说成是“胸怀洒落,如光风霁月般高洁”的不俗女儿,更有人评论她
是“敢与封建势力作斗争”的斗士。
其实,纵观全书中,晴雯做的好事,不过有这样三件:一、“勇补”雀金裘;二、给林黛玉送手帕;三、和宝玉保持“清白”。除了这三
件外,晴雯所作的事却实在乏善可陈。
第三十七回中,同为宝玉丫头的秋纹得了 王夫人所赏的两件衣服,遭到晴雯连讽带刺地挖苦,好多地方就断章取义,说晴雯具有反抗精
神,不希罕主子们的这些小恩小惠。但是细读这段文字,我们会发现,其实并非如此:
(秋纹):“ 太太越发喜欢了,现成的衣裳,就赏了我两件。衣裳也是小事,年年横竖也得,却不像这个彩头。” 
晴雯笑道:“呸!好没见世面的小蹄子!那是把好的给了人,挑剩下的才给你,你还充有脸呢!” 
秋纹道:“凭他给谁剩的,到底是太太的恩典。”晴雯道:“要是我,我就不要。若是给别人剩的给我也罢了,一样这屋里的人,
难道谁又比谁高贵些?把好的给他,剩的才给我,我宁可不要,冲撞了太太,我也不受这口气!”
秋纹忙问道:“给这屋里谁的?我因为前日病了几天,家去了,不知是给谁的,好姐姐,你告诉我知道。”晴雯道:“我告诉了你,
难道你这会子退还太太去不成?”秋纹笑道:“胡说!我白听了喜欢喜欢,那怕给这屋里的狗剩下的,我只领太太的恩典,也不管别的事。”
众人听了都笑道:“骂的巧,可不是给了那西洋花点子哈巴儿了!”袭人笑道:“你们这起烂了嘴的!得空儿就拿我取笑打牙儿,一个个
不知怎么死呢!”秋纹笑道:“原来姐姐得了!
我实在不知道,我陪个不是罢。”袭人笑道:“少轻狂罢!你们谁取了碟子来是正经。”
看清楚了吧,晴雯其实是在嫉妒花袭人,因为王夫人把好衣裳先赏了袭人,剩下的几件才挑了给秋纹,所以晴雯借机发作,敲打袭人,
并和众人一起骂她是“西洋花点子哈巴儿”。说白了,就是因为袭人受到王夫人的宠信,又给涨了“工资”(月钱加倍),惹起包括晴雯
在内的众人眼红罢了。晴雯和袭人的矛盾由来已久,她们都是贾母安排给宝玉的,而且贾母对晴雯尤为喜欢,晴雯也自我感觉甚好,不想
袭人却通过巴结王夫人地位骤升,晴雯自然心中不平。从书中的描写来看,她几乎找一切机会来挖苦讽刺袭人。什么“因为你伏侍的好,
为什么昨儿才挨窝心脚啊!”又是什么“连个姑娘(妾)还没挣上去”,都是她主动发难,攻击袭人的。但袭人从来没有怎么还过嘴。我
觉得也不能完全归结于袭人阴狠,袭人本身的性格也是那种“温柔和顺”的人,晴雯被赶,原因也有很多,参看后面的叙述。
晴雯在抄检大观园时的表现,也被很多人大力推许。当“王善保家的”要求她打开箱子接受搜查时,她是这样表现的: 
只见晴雯挽着头发闯进来,豁啷一声将箱子掀开,两手提着底子往地下一倒,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来。王善保家的也觉没趣儿,便
紫胀了脸,说道:“姑娘你别生气。我们并非私自就来的,原是奉太太的命来搜察,你们叫翻呢,我们就翻一翻,不叫翻,我们还许回
太太去呢。那用急的这个样子!”
晴雯听“王善保家的”说出“太太”(王夫人)这两字,“越发火上烧油”,于是又怒道:“你说你是太太打发来的,我还是老太太打
发来的呢!
……”(晴雯常觉得贾母对她比较喜欢,所以据此为倚仗,自我感觉良好)。
上世纪6070年代,常有人将晴雯在抄检大观园中的激烈举动,说成是奴婢们反对贵族主子的“革命”行为,现在看来也是刻意拔高了,
晴雯其实没有那么高的觉悟。晴雯之所以在“抄检大观园”中发这样大的火,是因王夫人事先将她训了一通,并声明要赶她走。书中曾写
道:“王善保家的因素日进园去,那些丫鬟们不大趋奉他,他心里不自在”,于是就告了状。晴雯有“爆炭脾气”之称,所以更容易得罪
人,袭人有没有背后告黑状,书中没有明写,但肯定也不会说晴雯的好话。最重要的是王夫人自己对晴雯也没有一点好感,请看书中所写:
夫人听了这话,猛然触动往事,便问凤姐道:“上次我们跟了老太太进园逛去,有一个水蛇腰,削肩膀儿,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
的,正在那里骂小丫头,我心里很看不上那狂样子。因同老太太走,我不曾说他;后来要问是谁,偏又忘了。今日对了槛儿,这丫头想必
就是他了?”凤姐道:“若论这些丫头们,共总比起来,都没晴雯长得好。论举止言语,他原轻薄些。方才太太说的倒很像他,我也忘了
那日的事,不敢混说
。”
我们看这段文字,王夫人对晴雯似乎出于本能般地反感(王熙凤倒有维护之意),这种反感并非完全来自“王善保家”的告状,或者
袭人暗进谗言。从上面可以体会到,当时王夫人并不知道晴雯的名字,但一看晴雯“水蛇腰,削肩膀儿,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这种
形貌,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这其实反映了她潜意识中是十分讨厌林黛玉的。林黛玉一时难以公然下手对付,就将邪火发在了
晴雯身上。另外,我们根据探春的形象(“削肩细腰,长挑身材”),可以推断出赵姨娘年轻时恐怕也是这等身材形貌。这二人的容貌在
王夫人脑海中,都是最最可憎的人,现在都叠加在晴雯身上,自然“数罪并罚”,晴雯的下场可想而知。于是王夫人将晴雯叫来,无缘无
故地骂了个狗血喷头,并吩咐“王善保家”的:“你们进去,好生防她几日,不许她在宝玉屋里睡觉,等我回过老太太,再处治她。”
所以,此刻的晴雯,看到“王善保家的”,自然怒火万丈,她不敢公然对着王夫人发脾气,但是却敢对着“王善保家的”“开火”,
这和是否反对“抄检大观园”,反抗封建势力,是没有多大关系的。

其实,“抄检大观园”这一事件,也并非像探春说的那样,是贾府正式被抄的前兆,是一种“自杀自灭”的行为,从而直接将贾府导入
“一败涂地”的境地。这其实都是上纲上线,言过其实。“抄检大观园”发生在探春主家一段时间后,由于贾府中出现了不少混乱和问题,
贾母首先揭起“严打”序幕,勒令查赌,处治了一批夜饮聚赌的婆子们,然后邢夫人在一些老婆子们的撺啜下,借绣春囊事件发难叫板,王
夫人也赤膊上阵,以“扫黄打非”为名,掀起这场“抄检大观园”的风暴。这其实是对探春前一段时期主政的否定。所以探春面上十分无光,
这才也大闹了一场。说实在的,“抄检大观园”虽然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但确实也起到了精简人员,净化大观园环境的作用。像司棋那样勾
引野男人到大观园里发生不正当关系的丫头,别说是旧时的贾府,就算是现在的高中学校之类的地方,对于有类似行为的学生,也是毫不含
糊地开除的。当然“抄检大观园”也有类似于“肃反扩大化”的缺点,有些过火的举动,但是也并非一无是处。和贾家最终败亡,也没有什
么因果关系。

 

说来晴雯的脾气也实在是太恶劣了一些,如果晴雯只是对主子们横眉冷目,对一般小丫头却和颜悦色,那也算和关老爷一般拥有“傲上
而不忍下,欺强而不凌弱”的好品德。但是,晴雯对待小丫头们,经常随意辱骂殴打。第二十七回中,晴雯一见身为粗使丫头的小红,就骂
道:“你只是疯罢!你只是疯罢!院子里花儿也不浇,雀儿也不喂,茶炉子也不弄,就在外头逛!” 

第七十三回中也有这样的情节:

 

(因宝玉要连夜温书)袭人等在旁剪烛斟茶,那些小的都困倦起来,前仰后合。晴雯骂道:“什么小蹄子们!一个个黑家白日挺尸挺不够,
偶然一次睡迟了些,就装出这个腔调儿来了。再这么着,我拿针扎你们两下子!”

晴雯经常骂小丫头成了习惯,终于触到了“高压线”,被王夫人瞧在眼中,成为日后她被撵走的重要原因之一。晴雯的性格,也确实太过
刻薄凶恶了一些,上面文中晴雯口称的“拿针扎”,并非空言恐吓,实际中,她来得更狠,非但是拿针扎,而且用更长更粗更尖锐锋利的“一
丈青”(发簪)来扎小丫头们。

第五十二回中,小丫头坠儿偷了镯子,这事本来是平儿告诉麝月的,宝玉也知道了,说是“过后再打发她(坠儿)出去”,但晴雯却趁宝
玉、袭人等不在,就发作起来:

 

晴雯又骂小丫头子们:“那里攒沙去了!瞅着我病了,都大胆子走了。明儿我好了,一个个的才揭了你们的皮!”唬的小丫头子定儿忙进
来问:“姑娘做什么?”晴雯道:“别人都死了,就剩了你不成?”说着,只见坠儿也蹭进来了。

晴雯道:“你瞧瞧这小蹄子,不问他还不来呢。这里又放月钱了,又散果子了,你该跑在头里了。你往前些!我是老虎,吃了你?”坠儿
只得往前凑了几步。晴雯便冷不防欠身,一把将她的手抓住,向枕边拿起一丈青来,向她手上乱戳,又骂道:“要这爪子做什么?拈不动针,
拿不动线,只会偷嘴吃!眼皮子又浅,爪子又轻,打嘴现世的,不如戳烂了!”坠儿疼的乱喊。麝月忙拉开,按着晴雯躺下,道:“你才出了
汗,又作死!等你好了,要打多少打不得?这会子闹什么。”

晴雯便命人叫宋嬷嬷进来,说道:“宝二爷才告诉了我,叫我告诉你们,坠儿很懒,宝二爷当面使她,她拨嘴儿不动,连袭人使她,她
也背地里骂。今儿务必打发她出去,明儿宝二爷亲自回太太就是了。”

 

我们看晴雯作威作福,胡乱骂小丫头,那派头比主子还主子。虽说坠儿偷东西也有过错,撵她也应该。但轮不上她来处治,而且晴雯撵
坠儿的行为,也太凶恶了,《红楼梦》一书中,打小丫头的情节并不多,印象比较深的也就是王夫人打了金钏一巴掌,王熙凤打给贾琏偷情
时望风的小丫头。相比之下,晴雯这出也算比较狠的了。我们看晴雯现在只是个丫头身份,就这么凶,要是以后成了宝玉的妾室,当上了半
拉主子,指不定多么凶恶呢。有人说晴雯长大了,恐怕活脱脱又是一个赵姨娘。这倒也很有道理,依晴雯的脾气,恐怕比赵姨娘更变本加厉。
别看晴雯对赵姨娘嗤之以鼻,对她的态度也很恶劣,但事实上晴雯应该对赵姨娘说:“长大了,我就成了你。”

晴雯确实有不少缺点,“轻狂”一词加在她身上,也并非完全冤枉。第三十一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中,晴雯的表现就很不像话:

 

宝玉笑道:“你爱砸就砸。这些东西,原不过是借人所用,你爱这样,我爱那样,各有性情。比如那扇子,原是的,你要撕着玩儿也
可以使得,只是别生气时拿他出气;就如杯盘,原是盛东西的,你喜欢听那一声响,就故意砸了也是使得的,只别在气头儿上拿他出气。这
就是爱物了。”

晴雯听了,笑道:“既这么说,你就拿了扇子来我撕。我最喜欢听撕的声儿。”宝玉听了,便笑着递给她。晴雯果然接过来,“嗤”的
一声,撕了两半。接着又听“嗤”“嗤”几声。宝玉在旁笑着说:“撕的好!再撕响些!”

正说着,只见麝月走过来,瞪了一眼,啐道:“少作点孽儿罢!”宝玉赶上来,一把将他手里的扇子也夺了,递给晴雯,晴雯接了,也
撕作几半子,二人都大笑起来。麝月道:“这是怎么说?拿我的东西开心儿!”宝玉笑道:“你打开扇子匣子拣去,什么好东西!”麝月
道:“既这么说,就把扇子搬出来,让她尽力撕不好吗?”宝玉笑道:“你就搬去。”麝月道:“我可不造这样孽。她没折了手,叫她自己
搬去。”晴雯笑着,便倚在床上,说道:“我也乏了!明儿再撕罢。”宝玉笑道:“古人云:‘千金难买一笑。’几把扇子,能值几何?”

 

熟知历史的人,读到此处,不禁都会联想起这样一个典故:以“烽火戏诸侯”闻名的褒姒,还有一个癖好,就是喜欢听撕裂丝绸的声音。
于是周幽王就每日令人裂帛,以讨她的欢心。我们看晴雯的行为,和旧时被公认为“红颜祸水”的褒姒是何等的相似!当然,将周朝灭亡完全
归罪于褒姒这样一个女人,是不合理的,但是就算是现在也有这样的说法:“一个女人就是一所学校,一个好的女人,能让一个男人更成功,
一个坏的女人,能让一个男人更堕落”。晴雯的所作所为,不但在旧时算不上端正贤淑,就算是现在,假如某女孩经常和他男朋友一起疯狂,
砸毁东西,浪费钱财,用百元票子点烟玩,热恋中的男孩子可能不觉得怎么样,但其家长肯定也会对这个女孩很有看法吧。所以,对于晴雯
来说,也难怪别人说她“轻狂”。 恐怕单是“撕扇子”一事让王夫人知道,她就难以在怡红院呆下去了。其实晴雯属于那种只凭自己长得好,
就恃宠而娇,目空一切的女孩,她的自我感觉太好了。以至于最终招来灭顶之灾。

别看不少美眉看《红楼梦》时,非常同情晴雯,甚至还为其流过眼泪。但是,假使你身边有个晴雯型的女同事,你恐怕会天天在心里骂她。
试想一下,她自认为美貌过人,能得老板欢心,就张狂得不得了,公司里的谁她也不放在眼中,不是她管的事,她却越俎代庖,随意发落。地
位低于她的人更是被她呼来唤去,骂个不停。和你说话时,时不时地夹枪带棒地讽刺。有这样的同事在身边,你会气得疯掉。而与袭人、麝月
这两个表面上“笨笨的”人相处,倒还好过一点。虽然“袭人”有可能背后说你的坏话,但“袭人”也是在你威胁到她的地位时,她才会动心
眼暗中排挤你,这也是人之常情。而“晴雯”却浑身带刺,和她相处,就如天天怀中抱着仙人球,尽“享”芒刺在身的感觉。

当然,晴雯身上有她的优点,她娇媚灵巧,活泼顽皮,另外心思单纯,并没有多少坏心眼,也天真到没有多少心机。但是,《红楼梦》书
中和大多数人的评论中,都把晴雯说得太好了,实际上晴雯远没有那么好。晴雯不像袭人一样催促宝玉做学问,也未必就是她和宝玉志同道合,
对《四书五经》之类的封建腐朽思想深恶痛绝。她只是采取和袭人不一样的态度,来迎合满足宝玉喜欢玩闹的性格罢了。芳官性情和她一样,
经常和宝玉玩闹,但是晴雯和芳官的关系也不好,两人经常掐。如果用理性的眼光来看晴雯的话,其实她并没有“光风霁月”般的广阔胸怀,
她 “招人怨”的原因也并非完全来源于“风流灵巧”,她的缺点是很明显的,大致可以归纳为如下几条:恃宠而娇,不自量力,尖酸刻薄,
头脑简单。

也许这并不妨碍有些人继续喜欢晴雯,正所谓“人无疵,不可与之交”,缺点有时也是可爱的。或许没有了这些性格特点,也就不再是
晴雯。然而,这些缺点很大程度上正是晴雯拥有悲剧性一生的根源。我们还是不要学晴雯这些毛病才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晴雯,你为啥不好好说话 l 苗连贵
《红楼梦》人物赏析——晴雯
捶碎红楼(29)重评《红楼梦》中的人物--晴雯(2)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晴雯论
是谁制造了红楼梦里风流灵巧晴雯的悲剧?
红楼梦晴雯怎么死的?晴雯生平简介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