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userphoto
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经方”学者毛进军神奇的医术 神圣的追求

2013年初夏,由于饮食不当,困扰我20多年的结肠炎突然发作,每天数次腹泄,令身心疲惫不已。从附近的小诊所到市内的大医院,西医穷尽了治疗手段,两家医院的中医开的药方吃了月余,均不见疗效。在我为一个常见病却如此难治而感到困惑时,有朋友为我介绍了市第四人民医院毛进军医生。正是这个机缘,让我有幸走近了毛进军——一个特立独行、孤傲寂寞且执着坦荡、志向高远的中医学者的内心世界。

魅力“经方”

求医毛进军之前,我在一名名气很大的退休老中医那里连续吃了一月的方子。他说是为我调理结肠炎的症结所在——脾阳虚。那药方上面密密麻麻,20多味草药写满了整个处方。他每次给我号完脉便调整其中两三味药,一直调整到我没有力气再去老先生家求医为止。

那天,一大早我便挂了毛进军的专家号。还不到上班时间,他的诊室门口就已等了十多名前来就医的患者。轮到我时,毛进军医生一边号脉一边问我腹泻的症状。他问得很仔细,然后略加思考,开出一个药方。我一看那上面只有7味草药,便央求道:“我已经快拉两个月肚子了,你能不能再给我开些止泻的药?”毛进军看了我一眼,说:“这就是止泻的药,3天后止不住你再过来。”

奇迹在服药后的第二天出现了,那是近两个月没有出现过的溏便。3剂药服完,腹泻完全止住。

3天后我再次坐在毛进军面前时,已经对他充满感激与崇拜。我脱口而出说:“我遇见高人了!我想知道你到底用了啥药方,怎么这么快就治好了我的病?”毛进军平谈地说出了我闻所未闻的两个字:“经方。”

初识“经方”

毛进军毕业于河南中医学院。长期以来,中医高等学府传授中医专业人才,教授的内容以唐宋以后的医家所创制的“时方”为主,而汉代“医圣”张仲景的《伤寒论》、《金匮要略》中的“经方”,却很少有人涉及和应用。全国大多数中医高等院校中,《伤寒论》、《金匮要略》等中医经典著作,只是作为学生的选修课,没有被足够重视,以至于不少中医院校大学生毕业后,不会用《伤寒论》六经辨证和“经方”治病。

毛进军大学毕业后和绝大多数“学院派”中医师一样,坐诊时按部就班地用课堂上所学的“时方”给患者诊断治疗。但疗效有时不理想,他感到非常困惑。然而,一次他为一名重感冒患者套用《伤寒论》的“经方”治疗时,产生了意想不到的疗效,这让他蒙生了探索这门经典医学的念头。

2004年,毛进军到一家国内著名中医大学附属医院进修。一个双休日的上午,他去图书大厦看书,突然发现了一本冯世纶教授主编的《中国百年百名中医临床家丛书·中医临床家胡希恕》系列从书。翻看内容,他顿时感到书中阐释的“经方”理论独特,如获至宝,当即买回了这本对他今后的“经方”之路意义重大的启蒙之书。当天夜里,他如饥似渴地一口气把它读完。有生以来毛进军第一次失眠了,他仿佛进入了一个神奇的“经方”世界……

“经方”大家胡希恕先生独特的六经方证辨证的学术思想体系,以及方证相应、活用“经方”的学术经验,让毛进军耳目一新,茅塞顿开。工作之余,他在认真研读《伤寒论》的同时,一遍又一遍地思考分析那本《中医临床家胡希恕》,一次又一次地向有“经方”治疗经验的老师、医生请教。进修结束时,他对《伤寒论》六经方证和“经方”辨治的理论,已经有了一个系统而明晰的认识。

献身“经方”

所谓“经方”,一般是指《伤寒论》、《金匮要略》中的药方,是张仲景经过毕生临床实践总结出的济世良方,自古以来就有“一剂知,二剂已”的神奇疗效。然而,唐代著名医家孙思邈认为“经方”难以掌握,曾在《千金要方》中感叹“经方之难精,由来尚矣” 。这就要求用“经方”辨证治疗的医生首先要掌握正确的学习方法,除了下大功夫研读经典原著,拥有深厚的经典医学理论功底外,还要熟练掌握大量经典方剂,具备广博而扎实的《神农本草经》的药理知识,并且能融会贯通地应用到临床实践中。

俗话说“艺高人胆大”,那是赞美熟练掌握一门科学技术的人在处理问题时的决断力。毛进军在向“艺高”境界进军的过程中,付出的是常人不及的努力。那些年,他每天坚持研读《伤寒论》、《金匮要略》等古代经典医学理论到深夜,写下了上百万字的笔记和心得。每逢双休日,他就关掉手机,闭门不出,把自己反锁在书房里,一坐就是一天,连爱人和孩子也不能打扰。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两年后,他已经把张仲景300多个药方的辨证治疗法熟记于心。

人们常说“是药三分毒”。根据患者病情,大胆而合理地使用具有一定毒性的草药,是“经方”临床应用的一大特点。毛进军为了更加直观地了解有毒草药的药性,不惜以身试药,在不同时间分别服下不同的剂量,从而得到服药后不同反应的第一手资料。他曾试服由不同剂量的生半夏、细辛、炮附子、生附子、麻黄等毒性峻烈的草药组成的方剂,意在掌握不同剂量药物用药的度,从而对其毒性做到心中有数,尽可能地减轻毒副作用对人体的伤害。这是一般中医师很难做到的。

有一次毛进军治疗一名严重胸腔积液的病人。在让该患者服用“十枣汤”前,他先在自己身上试验用药安全,以把握方中芫花、甘遂、大戟这些峻烈药物的安全剂量及用药反应。因试验中的药量过大,他的肠胃被闹腾得翻江倒海般痛苦,并伴有腹泻,以致多日难以进食。但过后他感到十分欣慰,因为他掌握了不同患者使用不同剂量药物的安全系数。

附子在草药中是毒性较强的一味限量药,理论上每服药中最多不能超过12克,超过6克药店就拒售。然而附子具有独特的药用价值,又是“经方”治疗众多疑难重症不可或缺的良药。毛进军在运用“经方”治疗危重病人时,一次使用几十克甚至上百克附子的成功案例屡见不鲜。在这“艺高人胆大”的背后,是他以健康甚至是生命为代价换来的自信。

神奇“经方”

毛进军系统学习了胡希恕先生的三阴三阳六病及方证辨证治疗体系,将其学术思想发扬光大并多有创新。“经方”的全方位临床应用,给毛进军的医疗实践注入了强大的生命力,诊室里患者赠送的锦旗和牌匾日益增多,“毛医生看病神得很”之类的评价在百姓中不胫而走。然而,对于“经方”何以有如此“一剂知,二剂已”的疗效,作为外行人的我始终不能理解。于是,毛进军这样为我深入浅出地形象比喻“经方”和“时方”功效上的区别:“时方”药味多杂,药量较小,侧重于综合调理,像一把功能强大的霰弹枪,可以全方位地把握患者的病灶;而“经方”药味精练,药量较大,侧重临床治疗,犹如一把高性能的狙击步枪,能够精确地瞄准目标,一枪制敌。

驻马店市十大名中医、市中医院主任中医师刘天骥,听说毛进军用“经方”治疗有奇效,便慕名到第四人民医院拜访。那天下午,正赶上一名中年妇女扶着8岁的儿子前去就医。那孩子脸色蜡黄,精神萎靡,高热不退,挪一步都要花费很大气力。母亲刚坐定,便声泪俱下地哭诉着孩子在某大医院治疗十几天,花掉数千元但病情仍不见好转的经历。

毛进军一番望闻问切之后,开出一服药,并嘱母亲让患儿今天服完,第二天再诊。坐在一旁的刘天骥拿过药方一看,见上面只有简单的8味中药,却明显药量较大,便直言道出了自己的怀疑和担心。毛进军听后答道:“这个方子到底行不行,你明天再来看吧。”第二天一大早,刘天骥如约到现场“查证”。令他惊讶不已的是,昨天连路都走不成的病儿,现在却精神满满地自主走进毛进军的诊室。

我的岳父是一位抗战时期参加革命的老干部,去年因胆管结石堵塞,在一家大医院做了胆囊切除手术。由于手术前大剂量服用抗生素,手术后炎症一直不能彻底消除。国内目前最新问世的抗生素,在他身上全然不见效果,家人为此焦急万分。于是我建议岳父尝试一下毛进军的“经方”疗效。毛医生在老人家身上小试牛刀,不到半个月炎症全部消除,至今没有复发。这件在一般人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一直在岳父的老同志圈子里传为美谈。一传十,十传百。现身说法的广告效应,让更多患有疑难重症的老人走进毛进军的诊室。

传承“经方”

十几年来,毛进军用“经方”治愈无数疑难重症患者。作为一名“仁者爱人”的医生,他欣慰其结果,更享受其过程,享受祖国传统医学奇葩在他手中得以传承所带来的快乐。

毛进军的诊疗室每天都“人满为患”。每逢双休日、节假日,他还要应对众多熟识的朋友登门求医或电话咨询。

每年寒暑假,众多中医院校的在校学生,慕名前来求教实习。香港和国内的医学团体纷纷邀请他前去讲学。远在缅甸、新加坡、香港、台湾、内蒙古、黑龙江等地的病人,不远千里来到驻马店,只为谋得一剂毛进军的良方。每天通过互联网、微信、短信、电话向他寻医问药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毛进军持之以恒钻研张仲景的经典医学理论,古老的“经方”在他的医疗实践中得以继承和创新。他总结出的“《伤寒》三阴三阳六经方证病机辨治学说”,被国内著名中医专家誉为“独特的《伤寒》经方临床辨证体系”。他把多年临床实践中的典型案例,升华到学术的理论高度,先后出版了《经方活用心法》、《经方心得》、《思考经方》等经方专著,在我国中医学界引发广泛关注。其中《经方心得》、《经方活用心法》因供不应求而多次印刷。《思考经方》一经问世便好评如潮,除了在内陆热销外,还发行到香港和台湾。

2010年6月、2013年6月,毛进军作为特邀专家,两次在由中华中医药学会举办的首届全国“经方”应用论坛暨“经方”应用高级研修班、第三届国际“经方”学术会议、第四届全国“经方”论坛暨“经方”应用高级研修班上,做了“经方”专题讲座,被誉为“经方界的后起之秀”,得到与会者的一致好评。他还应“胡希恕名家研究室”的邀请,为网络“经方”传承班做了10场系列“经方”临床应用专题讲座,全国各地的学员们听后称“受益匪浅”。

为了让有志于研究“经方”的同仁有一个学习交流的阵地,他发起成立了“经典经方学习小组”,创办了与之相配套的内部学术杂志,形成了包括首都医科大学、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在读研究生在内、数十人参加的“经方”学术论坛。一些学生学习后发表的论文,屡屡见诸国内重量级中医药学术杂志。

结束语

2013年6月,毛进军应香港最大的医学团体——香港中医骨伤学会暨香港中医骨伤医学院的邀请,为香港的中医同仁做了《<伤寒论>六经方证病机辨治思路与扶阳学说的应用》专题讲座。在活动结束当天的欢送晚宴上,学会负责人对毛进军说:“你是我们所有受邀内陆专家里面最受欢迎的授课者之一。第一次来香港,印像如何?”

毛进军微笑着回答:“很好。”

“那你喜欢香港吗?”理事长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意味深长地问。

“我很喜欢香港。”毛进军听出了对方话语中的玄机,微笑而淡定地回答:“但我更喜欢我的家乡。”

就在笔者写完这篇文章的当天,毛进军刚参加完北京中医药大学特聘临床专家签约仪式回到驻马店。从2015年6月开始,北京中医药大学在海内外众多竞聘者中,经过数月的严格考核、筛选、网上公示,最后确定了48名签约专家,毛进军便是其中之一。我们在祝贺他为驻马店医疗界争得如此殊荣的同时,也祝福他在未来的医学探索领域取得更加辉煌的成就。(驻马店网)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热】打开小程序,算一算2024你的财运
经方活用心法的倾囊相授(之一)【总第226期】 作者/ 毛进军
陈雁黎经方传承班授课老师:毛进军
经典里的中医智慧(一)(养生堂笔记)
巜伤寒论》学术成就
伤寒论
六经的优先级#中医 #伤寒论 #经方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热点新闻
分享 收藏 导长图 关注 下载文章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

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