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说打油诗(一)

混说打油诗(一)

    打油诗又称三句半,前三句为诗,后半句为谐语,称为“拖油瓶”。是唐代一米商张打油(原名不详)开创的一种诗体。张打油的第一首诗是写雪的,写雪而通篇无雪字,却让我们领略了雪后形象的情景: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于是后人就将这类出语俚俗、诙谐幽默、小巧有趣的诗体称为“打油诗”。 
    打油诗因不求平仄,不讲韵律,乡话俚语大白话和诙谐幽默的词句,嬉笑怒骂而又松散的格式而深受广大普通百姓的欢迎。
    三句半的打油体也出自这位“大师”:“六出九天雪飘飘,恰似玉女下琼瑶。有朝一日天晴了,使扫帚的使扫帚,使镐的使镐。”这是写雪的,如看前两句,还好,后一句半,能让你哭笑不得。据说一官看了此诗发狂,下令拿人,于是把张打油抓来,令,如能再写一首,免!不然,死了死了的!张打油哆哆嗦嗦又写一首:“百万贼兵困南阳,又无援军又无粮。有朝一日城破了,哭爹的哭爹,哭娘的哭娘。”那官笑抽——放人!
    传说朱元璋作的打油诗更多,据说一日早朝,新阳照在他那张凹凸不平的大脸上,由是诗性大发,和着宫外的鸡叫作诗一首:“鸡叫一声撅一撅,鸡叫两声撅两撅。”大臣们面面相觑,大气都不敢出,不知这闹的是哪一出。常遇春要没死,保准一砖拍他头上:“皇上你丫睡糊涂了吧?鸡叫撅屁股,你念叨个毛啊!”刘基倒是明白:这是他妈在作诗呢!老叫花子作诗也想着鸡屁股,倒真是富贵不能移!这一直撅下去,别把鸡的腰给闪了!这老叫花这一撅两撅的,这朝臣们是叫好不对,说孬更是万万不可,这可难办了。朱皇帝倒是不慌,瞄一眼朝下,深舒一口气道:“三声叫出扶桑日,照我楼台与宫阙。”朝下一片叫好!刘基也深舒口气,这老儿还靠点谱!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阮开智书屋  > 我的杂说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打油诗的来源
朱元璋吟诗
风趣的古代打油诗
[图文]打油诗的历史
逆挽诗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