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摇”个人来陪?小心染艾滋

2012-12-03

“摇”个人来陪?小心染艾滋





  ■新快报记者 余锦境 通讯员 谭俊

  专访专家: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科副主任医师    陈劲峰

  广东省疾控中心艾滋病预防控制所副所长  李  艳

  “人欲”难灭……如果说,你确实需要人来陪,那么,请给自己一份安全的“性”。预防艾滋传染,要守好以下三道屏障。

  尽管疾控部门一直在加强艾滋病防控的宣教力度,但“铤而走险”的人还在不断增加。感染科医生指出,到门诊咨询检测的人,多数在发生性行为时都没有使用安全套这种简单有效的防护措施。其实,艾滋病是通过被感染的细胞传染,单纯的病毒几乎不具备传染能力。如果身体皮肤、黏膜没有炎症,艾滋病毒即便进入身体,也会很快降解掉。怕就怕身体皮肤已出现了炎症或疾病,大大提高了艾滋病毒传播的可能性。

  “人欲”难灭……如果说,你确实需要人来陪,那么,请给自己一份安全的“性”。预防艾滋传染,要守好以下三道屏障。

  典型案例

  微信“摇”来“一夜情”后中招

  海玲(化名)至今为止还不能接受自己已经成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这样一个现实,更不敢将这个消息告诉她的家人。

  海玲今年27岁,今年年初,她和相恋2年的男友分手了,分手后近一个月的时间,她相当失落,每次寂寞时,她打开手机微信“摇一摇”,很快就在手机里找到一排跟她一样寂寞的“朋友”,相约去“泡吧”,试图通过灯红酒绿的夜生活来“麻醉”自己治疗情伤。有一天晚上,她和一名男网友相聊甚欢,醉后迷迷糊糊地和这名陌生男子到酒店开房并发生了性行为。

  第二天早晨她醒来的时候,男子离去了,在床头柜上留下了一张字条,上面有一个QQ号码,后来两人还会有一搭没一搭地在QQ上聊几句。几个月前,男子突然在QQ上跟海玲说,让她去做一下艾滋病检测。海玲吓了一大跳,赶紧到医院去做检查,结果发现,她已经感染上了艾滋病病毒。

  赶潮流玩“男同” 医学院学生染上艾滋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同性恋在大学校园里竟成为一种流行风气。几个月前,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科副主任医师陈劲峰接诊了一名刚从医学院毕业的男学生小安。小安说,他身体向来很好,也没有不适症状。临毕业时,他花了很大力气获得了在某大医院工作的机会,但在单位入职体检时,竟查出了艾滋病病毒。在医生追问下,小安才坦言,有一段时间,学校里很流行男男同性相处,他也心痒跟风,虽然是学医学的,但当时他并不知道会因此感染艾滋。“辛苦学习了这么多年,工作也泡汤了。”从一个医生,变成一个艾滋病人,小安感到非常失落。

  预防艾滋病:

  必须守好3道屏障

  

  “人的行为是很难干预的。现代都市人很忙,也很空虚,性行为被当成了很好的减压办法。当人与人的沟通更有目的,性行为变得简单化,我们最紧要的,就是要减少传染跟被传染的可能性。”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感染科副主任医师陈劲峰告诉新快报记者,门诊中,很多艾滋病感染者都很年轻,问他们怎么传染上,由于这方面他们比较“顺意任性”,所以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专家倡议都市人,要给自己一份安全的“性”。防艾滋病感染关键要守好三道屏障。

  

  屏障1

  安全套、抗病毒药物

  陈劲峰向新快报记者介绍说,到门诊咨询检测的人,大多数在发生性行为时都没有使用安全套这种简单有效的防护措施。“有的人是因为一时性起,事发突然,但更多人的人则是对安全套等防护用品使用不习惯。如果能正确使用安全套,几乎是不可能感染上的”。

  安全套是很好的预防艾滋病的屏障,一对异性夫妻,一方是HIV感染者,一方是健康人,如果发生性行为时,每次都使用安全套,那么,十年感染的机会小于10%,不能每次都使用的话,传染的几率接近80%。“如果男方不肯用套,女方也可用女用安全套,采取措施尽量保护自己”。陈劲峰说,如果能够预测到高危行为,最好提前服用抗病毒药物;如果已经发生了高危行为,短时间内服用抗病毒药物的阻断作用也非常明显。

  

  屏障2

  积极治疗性病

  专家指出,艾滋病是通过被感染的细胞传染,单纯的病毒几乎不具备传染能力。如果身体皮肤、黏膜没有炎症,艾滋病毒即便进入身体,也会很快降解掉。怕就怕身体皮肤已出现了炎症或疾病,大大提高了艾滋病毒传播的可能性。“一个人如果得了性病,意味着他皮肤黏膜发生了炎症,病毒就能更容易穿过黏膜找到激活的CD4淋巴细胞,顺利进入体内并繁殖。”陈劲峰说。

  男性同性恋者、静脉吸毒者、与艾滋病毒携带者经常有性接触者、经常输血及血制品者和艾滋病毒感染母亲所生婴儿,都是艾滋高危人群,这类人应该定期检测HIV抗体。

  

  屏障3

  高危行为后及时验血,3个月后复查

  近期有媒体曝光,部分的士、公园座椅等地方出现带有艾滋病病毒的针头,并有市民不小心被扎到,疑似感染艾滋病的事件。陈劲峰也曾接诊过一名初中学生,地铁上感觉被针器扎到后,一扭头看见有人从他身边走开,但也不敢确定是不是那个人行凶。

  对此,广东省疾控中心艾滋病预防控制所副所长李艳表示,市民万一被带有艾滋病毒的针头扎伤,是有可能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但艾滋病毒本身比较脆弱,如果离开了血液,生存时间非常短,针头扎伤感染的概率并不高。市民一方面要提高警惕,防止被扎伤,一旦被扎伤,要立即咨询当地疾控中心或治疗医院,进行暴露后预防的处理。如有可能,要保留好伤人的针头或其他器械,以备化验之需。

  此外,文眉、扎耳洞、修脚等日常行为,也可能因为器械消毒不当导致感染艾滋病毒。市民应避免到不正规的场所进行创伤性的医疗操作。如果自己曾经有过有可能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危险行为,建议到医疗卫生机构或疾控中心接受艾滋病的咨询检测。

  “最后一次高危行为后,及时检测艾滋病、肝炎、梅毒病毒抗体,3个月以后再复查一次。”陈劲峰说。

  艾滋病5种检测方法

  ①HIV抗体初筛试验(ELISA):

  敏感性高,可有假阳性出现。对于初筛阳性的患者,应经确证试验确证。

  ②HIV抗体确证试验(WB):

  WHO规定,只要出现2个env条带即可判定为阳性。

  ③HIV-RNA:

  敏感性为100%,但偶尔会出现假阳性,但假阳性结果通常低于2000cp/ml,而急性感染期病毒载量通常很高,平均在106cp/ml。

  ④p24抗原:有助于早期诊断,灵敏性及特异性均较高。

  ⑤快速检测试验:可采集全血或毛细血管的血液,一般15-30分钟可出结果。但假阳性及假阴性率均较高,不作为常规检测。

  艾滋病分三期:

  急性期、无症状期和艾滋病期

  “艾滋病最可怕的不是它有什么危害,而是它的症状不典型。特别是艾滋病急性感染期,传染性最强,但症状就像感冒,很容易被忽略。”陈劲峰指出,机体感染艾滋病毒后,一般经历急性期、无症状期和艾滋病期3个时期。

  急性期———通常发生在初次感染HIV后2-4周,临床症状与感冒类似,主要表现为发热、咽痛、盗汗、恶心、呕吐、腹泻、皮疹、关节痛、淋巴结肿大及神经系统症状。多数患者临床症状轻微,持续1-3周后缓解。此期在血液中可检出HIV-RNA和P24抗原,而HIV抗体则在感染后数周才出现。

  无症状期———可从急性期进入此期,或无明显的急性期症状而直接进入此期。此期持续时间一般为6-8年。但也有快速进展和长期不进展者。此期的长短与感染病毒的数量、型别,感染途径,机体免疫状况等多种因素有关。

  艾滋病期———感染HIV后的最终阶段。此期主要临床表现为HIV相关症状、各种机会性感染及肿瘤。

  “如果在急性期及时筛查出感染,并在这时候干预,及时进行抗病毒治疗,很可能会延缓病人发病和延长无症状期,也有利于公共安全。”陈劲峰表示。

  艾滋病治疗方法:鸡尾酒疗法最为推崇

  “随着医疗水平的进步,艾滋病已变成慢性病。”陈劲峰告诉记者,人体感染艾滋病毒后,会有三种可能:1.无症状长期稳定:见于及时进行抗病毒治疗,服药依从性好,且未出现病毒耐药及严重药物不良反应者。也见于感染后长期不进展者。2.致残:部分患者因并发症未能治愈,可能导致失明或其它器官功能障碍。3.死亡:见于晚期患者,未及时抗病毒治疗,常死于并发症或药物的副反应。

  高效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是艾滋病的最根本的治疗方法,而且需要终生服药。以最大限度抑制病毒的复制,保存和恢复免疫功能,降低病死率和HIV相关性疾病的发病率,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减少艾滋病的传播。

  美籍华裔科学家何大一在1996年提出了“鸡尾酒疗法”,通过联合应用3种或更多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遏制住对艾滋病毒的复制起关键作用的逆转录酶,同时针对病毒复制周期内的多个时间点展开治疗。坚持使用鸡尾酒疗法,艾滋病人可以重建其免疫功能,能像健康人一样长期生存。

  美国最早接受鸡尾酒疗法的病人中,最出名的是篮球明星约翰逊,他在感染HIV近20年后的今天依然健在。有研究显示,鸡尾酒疗法自应用以来,HIV携带者和AIDS患者的预期寿命已平均延长13.8年,AIDS的死亡率则大幅下降近40%。

  艾滋病可以治愈?可能性很小!

  不久前,一名幸运的43岁的美国人布朗,在德国治好了他的艾滋病。更为滑稽的是,他的艾滋病之所以能被治愈,其实是因祸得福,因为他同时身患要命的白血病。据了解,艾滋病毒进入免疫系统,必须同时结合免疫细胞表面的两种物质CD4和CCR5,就像一把钥匙,必须同时具有两个孔,才能打开免疫细胞的大门。不感染艾滋病的人群幸运之处,就是缺失CCR5基因。少了一个孔,钥匙自然无法打开大门。缺失这种基因的人属北欧人居多,但也只占整个北欧人的8%。在所有适合为布朗提供骨髓捐献的志愿者中,就恰好有一位缺失CCR5基因的人!

  我能有幸成为第二个布朗吗?这是艾滋病人最关心的问题。

  “‘布朗’第二绝非易事。”陈劲峰告诉记者,“因为他同时是一个白血病患者,而且非常幸运地找到了对艾滋病毒有先天免疫力的骨髓捐献者。对于一个只感染了艾滋病而没有白血病的患者,进行骨髓移植治疗不太现实。因为骨髓移植需要用药物摧毁人体原有的免疫系统,然后移植入捐献者的骨髓建立起新的免疫系统,这个过程本身就非常危险,而且存在不可预测的排异反应,在抗病毒治疗就能把艾滋病控制住的情况下,并不值得冒这么大风险。而且,能不能找到合适的骨髓捐献者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余锦境、谭俊
(版权归"金羊网-新快报"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或致电020-87133589。)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从APP上打开文章,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来自:weijian   > 卫生健康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防治艾滋病,我们还有哪些误区?
中国大学生患HIV病毒的人数逐年递增,这到底是为何?
可怕,我们忽略了孩子——校园艾滋病正在蔓延
艾滋病活疫苗内陷——阴滋病
52岁大叔跳广场舞,交往50多人染艾滋!你懂“艾”吗?
感染艾滋24小时内,几乎可以100%自救!这篇文章能救很多人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