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椿,香椿辣子

2014-09-23

   那天去菜市场,发现香椿已经上市,一溜儿摆在那里,非常好认。香椿树刚发的嫩芽,在四川叫椿芽,我们那就叫香椿,黄绿色,嫩的部分呈紫色。掐下嫩芽,剁碎了,放红辣椒面、盐、味精,用滚油泼,拌香油搅,成一道菜——香椿辣子,入口脆香,味道鲜美,用热馒头夹上,吃起来味更绝,这是我们那的吃法。四川这边多用来跟肉、蛋一起炒。我还未曾试过这种吃法。

   我最后一次吃香椿辣子,是高三的时候,七年前,记得还是爸爸出去吃席,打包带回来的,据说二十多块钱一盘。热乎乎的椽头蒸馍,一掰两半,左手拿着盛在盘子边边上,右手抄起筷子,把香椿辣子拨拉到馒头中间,完了一合,夹起来,红辣辣的油迅速渗进馒头。外边买的椽头蒸馍都很小,茶碗口大小,两三口解决一个,美得很。

   香椿树以前多长在农村,所谓“村上椿树”。也有臭椿,味道要比香椿浓烈,用来驱虫倒是可以,但也有飞虫喜爱臭椿。香椿因为能食用,所以很多时候是被栽种在自家后院或者果园里,开春发芽,掐去嫩头,做菜自己吃。后来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人搬进了城市(写这句话我自己都觉得怪异),突然没有了后院,没有了果园,见不到香椿和野菜,站在小于一百平方米的钢筋水泥楼里,突然想去摘野菜掐香椿芽,一打开门,是邻居紧锁的大门,一推开窗,是林立的高楼,哪里还寻得见自家那片自留地。

   感谢改革开放,中国人有了商业头脑,知道了什么叫市场。计划经济时期过来的人知道了什么叫需求,知道了有需求必有供应。他们把自家香椿树上的嫩芽摘下来,拿到城里面去卖,开始想着赚得的钱可以补贴家用,为小孩积攒学费,后来发现供不应求,赚得钱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于是,他们需要开动脑筋,创新,开始知道什么叫生意。

   在大棚种植蔬菜已经不是什么新鲜技术的时候,有人想到了用大棚来种植“野”菜,培育那些季节性的餐桌不常见的菜,比如香椿、荠菜(周作人好像写过一篇关于荠菜的散文),最终形成规模,冬季去北方,会看到成片成片的白色塑料大棚,给灰黄的北方冬季地貌增添一些亮点,春季,就开始收获,以前讲秋季是收获的季节,但在这个技术不断革新的时代,一年四季都是收获的好时节。

   城里人再也不必为了吃香椿,托农村亲戚带送,下楼到菜市场,超市,随心挑。肯定会有人挑剔,不是田间地头生的菜,不是后院果园长的香椿,吃着总觉得不对味。没办法,想图便利,想图省心,有些东西,就必须舍掉,得到的,是心里的满足感,毕竟,很多东西,是回不去了。

   我小的时候是不吃香椿辣子的,因为觉得味道太冲,现在的人讲味太重。那时候看奶奶、父母他们吃的香,自己闻都闻不得,心想他们还真是什么都能吃(现在讲口太重),经历过“饥饿时期”的他们,似乎能咽下所有能用来充饥的东西。

   是什么时候我开始愿意把香椿辣子放在自己口里嚼的呢,我记不清了,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次的香椿辣子也是从外面饭店里打包带回来的,是的,我以前性格非常古怪,有点孤僻,不愿去参加任何群体活动,包括吃席、赶集等等,谁家过红白喜事,我从不去吃席。所以爸爸妈妈,还有奶奶,去吃席时,总会挑好吃的,打包给我带回来,没出息的我,总是一个人把它们消灭,干干净净。

   同事从家里带了香椿,她们叫椿芽,送了我一些。她用开水烫过椿芽,包在塑料袋里,味道依然很大,飘散在办公室里,其他同事闻到了,都说不好闻。呵呵,他们跟我以前一样。很想做一盘香椿辣子,给他们尝,看看能不能改变他们的看法。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蘇程  > 美食文章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春季吃香椿的那些好处
大棚香椿效益高
巧育香椿芽正月尝新鲜
香椿的营养价值与做法
谷雨美食——香椿
香椿可食也可敷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