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出处

鹤冲天·黄金榜上


宋·柳永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游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译注

我宁愿把功名利禄,换成手中浅浅的一杯酒和耳畔低徊婉转的歌唱。

①黄金榜:指录取进士的金字题名榜。

②龙头:旧时称状元为龙头。

③明代:圣明的时代。一作“千古”。遗贤:抛弃了贤能之士,指自己为仕途所弃。

④争不:怎不。恣:放纵,随心所欲。

⑤白衣:古代未仕之士着白衣。

⑥丹青屏障:彩绘的屏风。丹青:绘画的颜料,这里借指画。

⑦恁:如此。偎红倚翠:指狎妓。

⑧饷:片刻,极言青年时期的短暂。

⑨忍:忍心,狠心。浮名:指功名。


说明

《鹤冲天·黄金榜上》是宋代词人柳永早期的作品,是一纸牢骚之言,但在当时有着极大的反响。上阕写词人落榜后心中极度愤懑,表示要与仕途决裂,去过那种“恣游狂荡”的生活。下阕承上,具体描写“偎红倚翠”的风流生活,表现出对功名利禄的鄙薄。全词正面鼓吹文人莫要沉溺官宦生活,以至在尘网中劳形伤神;而要不拘形迹,潇洒走一回。这种思想在当时具有一定的进步性,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



赏析

柳永初次考进士,失意落第,填了这首词以抒不平之气。据说,后来柳永再次应试,本已中榜,但宋仁宗放榜时突然想起柳永那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就说道:“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就这样,柳永被黜落。从此,柳永便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而长期地流连于花街柳巷。可以说,这首词给柳永带来了人生道路上的一大波折。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几句,称自己落榜只是一个“偶然”,可见柳永狂傲自负的性格。他自称“明代遗贤”,讽刺仁宗朝虽号称清明盛世,却还是不能做到“野无遗贤”。“未遂风云便,争不恣游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几句写词人理想落空后,产生逆反心理,表示非要过那种为封建士子所不齿的放荡生活,而不去计较什么名利得失。其实,这是柳永恃才负气的表现,也是表示抗议的一种方式。他认为自己做一个风流才子谱写词章,即使身着白衣,也不亚于公卿将相。词人特意拈出“白衣卿相”一词,表现得极其清高自傲、目空一切。实际上,他终究是苦恼的,对功名利禄的追寻,仍旧占据着他的内心。


以上几句是词人故意说出的负气的话,以求心理平衡。事实证明,柳永最后的确成了一个“白衣卿相”——他流连于烟花巷,为那些歌妓填词,达到了“凡有饮水处,皆能歌柳词”的境地;他同情歌妓的身世遭遇,与之成了患难知己,有着极高的地位,至“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柳永死后,歌妓们合金将其营葬,每逢其忌日和清明节,歌妓相约祭扫,称之“吊柳七”或“吊柳会”。


下阕前半部分是对“恣游狂荡”生活的描述,他要在烟花巷里与意中人肆意享乐,说这样才是他最畅快的生活。“青春都一饷”,人生如白驹过隙,倏忽而已,青春更是极其短暂。既然这样,与其奔波在功名利禄之中,还不如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为赏心乐事而抛却“浮名”,才是无怨无悔的。这几句表现出词人对功名的蔑视,对卿相的鄙薄。


但是,无论如何,这首词只是作者发泄牢骚表达不满情绪所作,并不是真的鄙夷功名。柳永出身在一个深奉儒家思想的官宦世家,年少时便有考取功名、积极用世的志向。虽然仕途不顺,但他并没有忘记功名。直到四次落榜之后,他才愤而离京,践行了“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的誓言,最后成为中国词史上具有转折意义和具有深远影响的大词家。


(*朗读:陈昊,青年朗读者,北京市青年朗诵大赛冠军获得者。有兴趣朗读的诗友也可以积极参与哦,小编邮箱1096252150@qq.com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大大的书包64  >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北宋 柳永《鹤冲天·黄金榜上》
柳永《鹤冲天》赏析
白衣卿相柳永及其作品欣赏
《一场寂寞凭谁诉.叹柳永》
“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的柳永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