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柳永《鹤冲天·黄金榜上》赏析
《鹤冲天》柳永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这首词是柳永参与进士科考落第之后,抒发牢骚感慨之作,它表现了作者的思想性格,关系到作者的生活道路,是一篇重要的作品。南宋人吴曾的《能改斋漫录》卷十六里有一则记载,与这首词的关系最为直接,略云:仁宗留意儒雅,而柳永好为淫冶讴歌之曲,传播四方,尝有《鹤冲天》词云云,及临轩放榜,特落之,曰:“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其写作背景大致是:初考进士落第,填《鹤冲天》词以抒不平,为仁宗闻知;后再次应试,本已中式,于临发榜时,仁宗故意将其黜落,并说了那番话,于是作者便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可见这首词给他的仕途带来了很大的波折。
全词相当充分地展示了柳永的狂傲性格。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这首词的前四句是说,在金字题名的榜上,我只不过是偶然失去取得状元的机会。即使在政治清明的时代,君王也会一时错失贤能之才,我今后该怎么办呢?
考科举求功名,开口辄言“龙头”,他并不满足于登进士第,而是把夺取殿试头名状元作为目标。落榜只认作偶然,落第只说是“暂”,其自负可知。他把自己称作“明代遗贤”,这是颇有讽刺意味的。仁宗朝号称清明盛世,却不能做到“野无遗贤”,这个自相矛盾的现象就是他所要嘲讽的。但既然已经被黜落,又“如何向”呢?即走什么样的生活道路呢?
“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上片的后几句是说,既然没有得到很好的机遇,为什么不随心所欲的游乐呢!何必为功名患得患失?做一个风流才子为歌姬谱写词章,即使身着白衣,也不亚于公卿将相。
“风云际会”,施展抱负,是封建时代士子的奋斗目标,既然“未遂风云便”,理想落空了,于是他就转向了另一个极端,“争不恣狂荡”,表示要无拘无束的继续过自己那种为一般封建士人所不齿的流连坊曲的狂荡生活。“何须论得丧”,正是对登第与落第的得与丧进行掂量计较;自称“白衣卿相”,也正是不忘朱紫显达的思想流露。这是牢骚感慨的顶点,也是自我宽慰的极限。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下片这几句是说,在歌姬居住的街巷里,有摆放着丹青画屏的绣房。幸运的是那里住着我的意中人,值得我细细的追求寻访。与她们依偎,享受这风流的生活,才是我平生最大的欢乐。
“偎红倚翠”、“浅斟低唱”就是对“狂荡”的具体说明。留用这样写,是恃才负气的一种表现,也是表示抗争的一种方式。科举落第,使他产生了一种逆反心理,只有以极端对极端才能求得平衡。他毫不顾忌的把一般封建士人感到刺目的字眼写进词里,恐怕就是故意要造成惊世骇俗的效果以保持自己心理上的优势。还应看到,“烟花巷陌”在封建社会是普遍存在的,这是当时的客观事实,而涉足其间的人们却有着各自不同的情况。柳永与一般的“狎客”的不同,主要有两点:一是他保持着清醒的自我意识,只是寄情于声妓,并非沉湎于酒色,这一点,他后来登第为官的事可以证明;二是他尊重“意中人”的人格,同情他们的命运,不把她们当作玩弄的对象而是与她们结成风尘知己,这一点,《古今小说》里的《众名姬春风吊柳七》一篇,至少可以作为旁证。可见,柳永的“狂荡”之中仍然有着严肃的一面,狂荡以傲世,严肃以自律,方能不失为“才子词人”。
“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末三句是说,青春不过是片刻时间,我宁愿把功名,换成手中浅浅的一杯酒和耳畔低回婉转的歌唱。
写到最后,柳永好像得出了结论。其实这仍然是他的一时负气之言,但这两句词竟使仁宗耿耿于怀。哂斥柳永“何要浮名”(即登第为官),柳永顺势自称“奉旨填词”,其实是对皇帝的大不顺从、大不恭敬,但作为封建社会的知识分子最终还是脱离不开科举功名这条生活道路,后来他改了名字再去应考,才中了进士。

附录《鹤冲天》柳永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译文
在金字题名的榜上,我只不过是偶然失去取得状元的机会。即使在政治清明的时代,君王也会一时错失贤能之才,我今后该怎么办呢?既然没有得到好的机遇,为什么不随心所欲地游乐呢!何必为功名患得患失?做一个风流才子为歌姬谱写词章,即使身着白衣,也不亚于公卿将相。
在歌姬居住的街巷里,有摆放着丹青画屏的绣房。幸运的是那里住着我的意中人,值得我细细地追求寻访。与她们依偎,享受这风流的生活,才是我平生最大的欢乐。青春不过是片刻时间,我宁愿把功名,换成手中浅浅的一杯酒和耳畔低徊婉转的歌唱。

注释
鹤冲天:词牌名。柳永大作,调见柳永《乐章集》。双调八十四字,仄韵格。另有词牌《喜迁莺》、《风光好》的别名也叫鹤冲天,“黄金榜上”词注“正宫”。
黄金榜:指录取进士的金字题名榜。
龙头:旧时称状元为龙头。
明代:圣明的时代。一作“千古”。遗贤:抛弃了贤能之士,指自己为仕途所弃。
如何向:向何处。
风云:际会风云,指得到好的遭遇。
争不:怎不。恣:放纵,随心所欲。
得丧:得失。
白衣卿相:指自己才华出众,虽不入仕途,也有卿相一般尊贵。白衣:古代未仕之士著白衣。
烟花:指妓女。巷陌:指街巷。
丹青屏障:彩绘的屏风。丹青:绘画的颜料,这里借指画。
堪:能,可以。
恁:如此。偎红倚翠:指狎妓。宋陶谷《清异录·释族》载,南唐后主李煜微行娼家,自题为“浅斟低唱,偎红倚翠大师,鸳鸯寺主”。
平生:一生。
饷:片刻,极言青年时期的短暂。
忍:忍心,狠心。浮名:指功名。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江山携手  > 柳永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北宋 柳永《鹤冲天·黄金榜上》
鹤冲天·黄金榜上
笔墨诗抄 | 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转:每日一诗|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柳永《鹤冲天》赏析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