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2507】2020 ASCO |连线Nadia Harbeck教授 热议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全身...

2020.06.28

连线:肿瘤
来源:肿瘤资讯

每年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ASCO)中都会涌现出大批乳腺癌相关研究,2020ASCO会议亦不例外。【肿瘤资讯】通过网络采访了德国慕尼黑大学的乳腺癌专家Nadia Harbeck教授,KAITLIN研究的主要研究者。Harbeck教授介绍了KAITLIN研究结果的意义,阐述了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治疗的未来发展趋势,最后强调了阴性研究结果对临床实践同样重要,阴性研究结果能为临床提供更充分全面的信息,从而更恰当的指导患者治疗。

               
Nadia Harbeck
Professor

德国慕尼黑大学医院乳腺中心主任
欧洲癌症研究与治疗学会(EORTC)董事会成员和转化医学研究分部主席(2009-2015年)
现代医学交流学会(GEMKOM)创始人
欧洲癌症研究与治疗学会(EORTC)董事会成员
乳腺癌的分子基础和治疗意义年会创始主席
科隆病人护理年会创始主席

KAITLIN研究结果的意义

Harbeck教授:2020ASCO会议上有关早期HER2阳性乳腺癌的治疗研究很多,如KAITLIN研究、KATHERINE研究对治疗相关标志物的探索性分析、各种抗HER2治疗的升阶和降阶治疗研究,这些研究进展对于患者而言是很好的消息。我们在2020ASCO会议上报告了KAITLIN研究结果,这是一项Ⅲ期研究,其目的是明确早期HER2阳性乳腺癌在辅助治疗方案中是否可省略紫杉醇,以减少治疗毒性。研究共纳入1846例患者,分为二组,一组的辅助治疗方案是四个周期EC方案后+紫杉醇+双抗HER2治疗,另一组是四个周期EC方案后+T-DM1+帕妥珠单抗治疗,抗体治疗均持续18个周期(1年)。KAITLIN研究结果没能显示T-DM1+帕妥珠单抗治疗优于标准治疗化疗+双抗HER2治疗,但却明确显示KAITLIN研究中二个治疗组的3年无侵袭性疾病生存(IDFS)率均达到93%,是目前高危患者治疗研究中最好的数据,该研究中30%患者超过4个淋巴结阳性,90%为淋巴结阳性。我个人认为,这个结果对于患者是极好的消息,这样在个体化治疗时会有更多方案可供选择。

有关T-DM1疗效标志物的探索

Harbeck教授:KATHERINE研究的探索性分析研究报告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结果,即PIK3CA 突变并不影响T-DM1的疗效,但我们的WSG-ADAPT研究结果与之有所不同,该研究显示PIK3CA 突变对T-DM1±内分泌新辅助治疗后患者能否获得pCR有影响。也许治疗背景的不同对结果产生了影响,因为KATHERINE研究中的患者经过了预先筛选,即术前接受了抗HER2治疗,WSG-ADAPT研究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公布其生存数据,此时可能会明确PIK3CA 突变对于初治患者的生存影响,当然还有很多细节内容需要探讨,因其均可能对结果产生影响。基因状态的改变对抗体药物偶合剂治疗作用的影响在ESMO Breast Cancer会议上也有报道,有研究显示,新辅助治疗后将non-pCR患者的手术标本重新进行免疫组化检查发现,T-DM1的治疗作用并不依赖于HER2状态,这对于临床是很有意义的结果。

T-DM1是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辅助治疗的重要选择

Harbeck教授:KAITLIN研究报告了化疗+双抗HER2标准方案与T-DM1+帕妥珠单抗方案治疗均取得了极为优异的3年IDFS率,KATHERINE研究报告了T-DM1在辅助治疗中升阶治疗有助于克服新辅助治疗中未能达pCR的疾病,这些研究充分肯定了T-DM1的治疗作用。但我有一点担心,就是约有一半的患者会发生脑部复发转移,这提示T-DM1对非中枢神经系统疾病的治疗非常有效,但不能有效预防中枢神经系统的复发转移。不过现在Tucatinib在脑转移治疗中显示了非常有希望的疗效,所以未来或许可以将类似Tucatinib的药物与抗体药物联合,从而预防早期HER2阳性乳腺癌的脑转移。需要强调一点,通过新辅助治疗筛选non-pCR患者进行术后升阶辅助治疗,这是很好的标准治疗方案,可以避免大量患者的过度治疗。

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治疗的未来发展

Harbeck教授:正如ASCO会议上所显示的趋势,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治疗的未来可能会进一步减少化疗药物的使用,蒽环类药物甚至可能不再需要使用。根据我们的研究结果,紫杉醇+双抗HER2治疗是非常具有可行性的新辅助治疗方案,即使患者没有获得pCR,亦可在后续治疗中采用升阶治疗。前面说过,化疗药物的应用会逐渐减少,那么non-pCR患者的升阶治疗强化主要体现在非化疗药物的强化上,如有研究正在探索T-DM1+Tucatinib的治疗。我个人认为,正确的降阶治疗非常有必要,对于新辅助治疗后non-pCR的患者要进行升阶治疗,这样我们依旧能够治愈大部分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               

ECOG-ACRIN 2018研究的意义

Harbeck教授:这是一项很有趣的研究,也是一项很难进行的研究,因为新发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中会有一定情绪的影响,一定有患者不愿意接受研究中提供的随机分组治疗。这项研究最后共招募了300多例患者,结果显示,新发转移性乳腺癌患者行原发肿瘤手术切除并不能改善生存,但的确可以改善局部疾病的控制。所以我们在临床工作中要告诉新发转移性乳腺癌患者,应先进行全身治疗,如果治疗反应非常好,才可能涉及局部治疗,而且在手术前还要告诉患者,局部治疗并不能改善生存,但可以减少局部复发进展,所以如果患者有意愿进行手术,则可以进行手术治疗。但我个人认为更重要的是,患者完全可以不手术,这一点有很多数据支持。

阴性结果研究对临床实践同样重要

Harbeck教授:很多临床研究都是阴性结果,阴性结果对临床实践同样重要。正如上面提到的ECOG-ACRIN 2018研究就是阴性结果,提示手术切除新发移性乳腺癌的原发灶并不能改善生存。这项研究之所以能够作为大会发言,我个人认为它提示给我们的信息在于究竟怎样治疗患者更恰当。我们的KAITLIN研究虽然也是阴性结果,但研究同时也明确显示,T-DM1治疗早期HER2阳性乳腺癌的高疗效,而且对生活质量的影响明显少于紫杉醇。我个人认为,这些信息同样重要,一项研究要报告得出的各种结果,不论是阴性还是阳性,各大期刊也绝不会仅仅发表研究的阳性结果,因为临床实践中需要各种信息,仅仅阳性结果信息是不充分的。

责任编辑:肿瘤资讯-Ervin
排版编辑:肿瘤资讯-Ervin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从APP上打开文章,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Back to ESMO】Nadia Harbeck教授: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最佳辅助治疗方案
[2017ASCO]姚和瑞教授:HER2阳性MBC研究热点之靶向优化
研究新进展将令癌症病人受益
年终盘点:HER2 阳性乳腺癌治疗新进展
ASCO2014:HER2+乳腺癌临床管理的进展
ASCO指南更新!晚期HER2 乳腺癌患者全身疗法临床指南最新版来了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