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玲珑品评《红楼梦》32:平儿的智慧

2017-09-12

NO°/32

玲珑品评《红楼梦》

平儿


平儿的智慧在于,她情、法、理三样兼顾,运用平和的手段,巧妙平衡荣国府内各方的势力。

《红楼梦》行文至五十八回,发生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宫里的老太妃薨了,凡是有爵的人家,一年之内不得摆席和音乐。

荣国府本来不是养着十二个学戏的女孩子吗?

因为如今府里不能唱戏了,所以王夫人将这些女孩子放入大观园,分给宝玉和众姐妹当丫鬟使用。

这十二个学戏的女孩子因从小不是丫鬟,不太懂得守丫鬟的本分,且“或心性高傲,或依势凌下,或挑衣拣食,或口角锋芒”,没一个是好缠的,且这十二人本来就是一个团结的小团体,进了大观园之后,便又在各处扎根,互相联络,不久之后,便生出许多大大小小的风波来。

第一件事就是“芳官洗头”。

这件事充分暴露了荣国府的老妈妈们和大观园丫鬟之间的矛盾。

芳官的干娘拿着芳官的月钱却想占便宜,不肯给芳官先洗,非要等自己亲生女儿洗了之后才让芳官洗。芳官岂是好欺负的软柿子?前面说的“或心性高傲,或依势凌下,或挑衣拣食,或口角锋芒”这十六字的评语,我觉得芳官一个人全占全了。当袭人想要息事宁人,单独给芳官拿了洗头的东西的时候,芳官就做鬼脸来臊她的干娘。芳官的干娘本来就是唯利是图的糊涂人,又不懂大观园里面的规矩,当下给了芳官两个耳光,她觉得她是芳官的监护人,有权力打她。

但是芳官的干娘这么做,就犯了袭人、晴雯、麝月这些大丫鬟的忌了。老妈妈们和大观园丫鬟之间的矛盾,其实就是势力范围之争。芳官的干娘觉得芳官既然是我的干女儿,那我就对她有所有权,想怎样就怎样。但是按照麝月的逻辑,这里是大观园,你的女儿既然分到这里,就不再是你的“女儿”,而是主子的“丫鬟”,只有主人和大丫鬟对你的女儿才有所有权,不许老子娘半当中管闲事,所以将芳官的干娘狠狠地痛骂一顿。

大家要知道,后来的“抄检大观园”其实并不是一个突发事件,也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那件事其实有众多的导火索。

其中之一的导火索就是大观园里面的大小丫鬟抱团自成一党,与老妈妈们的矛盾愈演愈烈,但是按照贾府的规矩,公子小姐身边的丫鬟在权力和地位上,都比老妈妈们要尊贵一些。那些老妈妈们平时受了太多的气无处宣泄,一有机会(绣春囊事件),报复心理便如狂风暴雨席卷而来。

通过莺儿编柳篮子玩这件事,探春改革的弊端很快就显现出来。

湘云的脸上犯春藓了,宝钗让莺儿去黛玉那边拿点蔷薇硝。

莺儿天性爱美又好玩,心灵手巧,看见柳堤边的柳树叶才浅碧,丝若垂金,所以要编几个柳篮子大家玩。

这本是一件极美好的事情,但是这块地现在承包给了怡红院的小丫鬟春燕的姑妈照看,莺儿采的每一根柳枝,摘的每一朵鲜花,对于春燕的姑妈来说,都是在浪费白花花的银子。当探春决定把大观园的一草一木统统分包出去卖钱的时候,大观园的女儿们其实就失去了自由自在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权力。即使莺儿的主人宝钗从来没有要过一次自己的份例,今天她掐一点鲜花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在唯利是图的老妈妈眼中,这些地既然分给了我,就是我的禁脔,挡我财路就是跟我过不去,我不骂你骂谁呀?

春燕的亲娘原本就是一个昏聩愚昧的人,意气用事,莺儿是二等大丫鬟,她不敢骂,芳官是干女儿,又有袭人麝月晴雯等一干大丫鬟撑腰,她也不敢再打。但她觉得春燕是她的亲生女儿,自己受了气,自然可以那自己的亲生女儿去出气,便一路追打春燕到怡红院来。

谁知碰上宝玉,宝玉便说了一通著名的“女孩未出嫁是颗无价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不好的毛病儿来,再老了,更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

小时候看这句,只觉得骂的痛快。

但是年纪越大,再看到这句,只觉得一种刻骨的悲凉。

宝玉这个人,不仅有性别歧视,容貌歧视,他还有年龄歧视。

但是春燕的娘在春燕这个年纪的时候,难道不是宝玉口中的“无价之宝”吗?

只是生活的磨砺,折损了她的容貌,磨灭了她的心智,使她变得庸俗不堪,唯利是图。

大观园女儿之所以可以保持如此的美好与纯洁,皆是因为她们被保护地太好,还未承担过任何生活的重压,一旦生活露出它本来的面目,这些女孩儿不能留在如人间乐园一般的大观园中,被赶出去随便配个小子,天天为柴米油盐的生计发愁,她们也会如春燕的娘一般,从无价宝珠渐渐沦落成鱼眼睛的。

当然,春燕她娘老是在大观园里打了干的打亲的,也着实不成体统,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所以麝月派人去请平儿,让她管一管。

平儿就说将春燕她娘撵出贾府去,然后让林大娘在角门外打她四十板子。

这时候春燕她娘才明白,像平儿这种一等一的大丫鬟,对于她这种老妈子具有生杀予夺的大权,随时都可以将她们这种人赶出贾府。

在春燕她娘向宝玉求情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她在贾府外的艰难处境。她身为一个寡妇,一个人在贾府外面拉扯春燕这个女孩子长大,实属不易,所以才把钱看得那么重要,如今能在贾府当差,她经济上宽裕了不少,怎么舍得出去呢?

面对春燕她娘的央告,我们来看晴雯是怎么说的:“理她呢,打发出去是正经,别和她对嘴对舌的。”

晴雯这个人,对别人缺乏同情心,在她看来,这些老妈妈们就是玷污大观园的污点,需要趁早清理掉的,也难怪她后来成为“老妈妈帮”的头号公敌。

倒是宝玉心软,说春燕她娘只要不再胡闹,就可以继续留在大观园中,只是要去给莺儿道歉,毕竟亲戚不是随便可以得罪的。

当春燕她娘领着春燕去向莺儿道歉的时候,又发生了第二件大事“茉莉粉替代蔷薇硝”。

这蔷薇硝原本是黛玉的,宝钗让莺儿拿点过来给湘云使用,蕊官现在是宝钗的小丫鬟,也许经手的时候分到一点,蕊官又与芳官感情特别好,所以托着怡红院的春燕给芳官送点去。

没想到,春燕带回去的时候正好给贾环看见,贾环便吵着宝玉要分他一半。

这件事真的可以看出贾环猥琐上不来台面,他问芳官讨蔷薇硝是为了送给他的情人彩云的。

但是彩云是王夫人身边一等一的大丫鬟,什么好东西没见过,怎么还会稀罕你从小丫鬟那里讨来的蔷薇硝呢?

再说,芳官给贾环的根本就不是蔷薇硝,而是茉莉粉。

因为芳官觉得这蔷薇硝是自己感情特别好的闺蜜蕊官送的,所以不肯给贾环,另外包了一包茉莉粉糊弄贾环。

你们有没有发现,其实芳官的性格挺像晴雯的,同样是千伶百俐,嘴尖性大,同样是感觉不到阶级差异,对周遭险恶的环境浑然不觉。

贾环再怎么不得宠,他也是贾府的正经公子,芳官作为一个小丫鬟就随随便便敢去糊弄他,引出了后面一连串的风波。

赵姨娘骂芳官的话虽然难听,但是也不是没有事实依据的。

在当时那个社会环境之下,戏子的社会地位的确是极为低下的,娼妇粉头还在九流之内,戏子索性是下九流,不入流的存在。

而芳官骂赵姨娘,说她“梅香拜把子——都是奴才!”

其实言过其实,赵姨娘的社会地位虽然不能和王夫人相提并论,但是也不算低的。

大家想过没有,为何赵姨娘这样整天不懂规矩的大吵大闹,这么多年都屁事没有?

因为她毕竟生下了探春和贾环两个孩子,为贾家继承了香火,如果不是因为她为人太不尊重,她的社会地位还能再高一些。

但是,芳官、藕官、蕊官等几个小丫鬟,为了讲义气,为了争口气,为了不被别人看不起,就和贾政的侧室赵姨娘撕打在一起,她们把大观园完全看做法外之地了。

这件事如果不是因为老太太、太太不在家,又被探春及时制止,芳官、藕官、蕊官等几个小丫鬟当场被撵出去都有可能。

而且探春说的很清楚,像这些小丫鬟,对于正经主子来说,就是“猫儿狗儿般的玩意”(不能算人),根本不需要动气,真有什么事,直接叫管家媳妇责罚就可以了。这些人在探春看来是如此,在王夫人看来更是如此。王夫人后来抄检大观园,撵逐丫鬟们,丝毫不会考虑被撵出的人以后的生活会怎么样,对于王夫人来说,这些人都是“猫狗”一般的玩意,撵走就撵走了,不值得费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接着又发生了第三件大事“玫瑰露事件”。

柳嫂子她是大观园内大厨房的主事,她有一个女儿名叫柳五儿,生的美貌异常。

柳嫂子一直听说怡红院里面的丫鬟做事比较轻松,而且宝玉大了,会把丫鬟都放出去做“自由人”,所以她才央求芳官,为柳五儿在怡红院谋一个差事。

然后芳官就直接去求宝玉,宝玉也答应了,但是因为最近是探春理家,一直想拿宝玉“做筏子”震慑众人,所以宝玉不敢轻举妄动,想等过了一阵,就把柳五儿弄进去。

看出这件事的关窍了吗?

芳官作为一个下九流出身的戏子,一个刚刚入大观园根基未稳的小丫鬟,仗着宝玉的宠爱,就要干涉怡红院的人事权,将自己感情好的闺蜜弄进怡红院。

怡红院的人事权可一直都在袭人的掌握之下,而袭人是王夫人的亲信。

虽然这件事,袭人从头至尾都没有表过态,后来也因为五儿病重而不了了之。

但是在赶走芳官的时候,这可是芳官的一大罪状。

简直细思极恐。

迎春的大丫鬟司棋派小丫鬟莲花儿来找柳嫂,说要吃一碗蒸鸡蛋,被柳嫂讽刺了一顿,说没有鸡蛋。

柳嫂说的有道理吗?

有道理!

小厨房每日的饭菜都是有一定份例的,如果谁想要额外吃一些东西,是需要自己拿出钱来贴补柳嫂,否则的话,就需要柳嫂自掏腰包倒贴。

但是柳嫂话虽然说的有理,但是她讽刺莲花儿的话,难逃趋炎附势的嫌疑。

怡红院也经常问柳嫂要额外的东西吃,柳嫂不仅不埋怨,还伺候的特别勤快。归根到底,因为宝玉是贾府的宠儿,而且柳嫂想把女儿弄进怡红院,所以当然会小心奉承宝玉和他周遭的丫鬟。

但是司棋是迎春的丫鬟,迎春性格软弱,又不像探春现在有理家的权力,所以奴仆多不把紫菱洲的人放在眼中。

没想到迎春虽然软弱,迎春的大丫鬟司棋却是一个极其泼辣的主,一听说厨房的柳嫂竟然小瞧她,便杀到小厨房来,将鸡鸭鱼肉全部糟蹋了个遍。

而迎春和柳嫂的梁子也就这么结下了。

莲花在跟着司棋大闹小厨房的时候,看到了一瓶玫瑰清露,而真巧太太房里最近正是丢失了一瓶玫瑰露,莲花儿就以为是五儿将太太房里的玫瑰露偷了出来。

晚上,莲花就带着林之孝家的来查赃证。

不仅说五儿偷了太太屋里的玫瑰露,还说她偷了广东的官儿孝敬的老太太和太太的茯苓霜。

其实这桩盗窃案疑点甚大,稍微想一想就知道不是五儿干的。

五儿是小厨房柳嫂的女儿,她哪里有这手眼通天的本事,可以跑到王夫人那里去偷这珍贵的玫瑰清露。

而那茯苓霜,是广东的官儿送礼的时候额外贿赂守门的,碾转又送到五儿手里的,孝敬给老太太和太太的两篓茯苓霜,好端端的从来没有开封过,怎么会是五儿偷的呢?

是林之孝家的失则和贪欲导致了五儿被冤枉的命运,一来太太屋里丢了东西,几个大丫鬟对赖,林之孝谁也不想得罪,就想找一个顶缸的。二来,柳嫂的小厨房主厨可是一个肥差,这个位置空出来,可以卖个好价钱。

所以林之孝家的根本无所谓五儿冤枉不冤枉,她就想找个软柿子捏捏,把这件事蒙混过去,然后再给自己捞点好处。

是平儿的善良,救了五儿一条命。

在平儿理妆那一章中,宝玉曾经这样评价平儿:平儿独自一人,供奉贾琏夫妇二人,以贾琏之俗,凤姐之威,她竟能周全妥帖,今日还遭荼毒,想此人薄命,比黛玉犹甚。

但就是这个比黛玉更为薄命的人儿,有着一颗善良且乐于助人的心灵,平儿自己身处不幸之中,但是她不仅从未把她的不幸转嫁给他人,反而尽可能地帮助别人。平儿的同理心与同情心,不仅用在比她弱势很多的柳五儿身上,即使强势如探春,她也能理解她的不易,不想为了揭穿赵姨娘而打击到探春。

这才是真正的善良与慈悲心。

赵姨娘央告彩云去偷王夫人房里的东西贴补贾环,平儿是知道内情的。

彩云和平儿是好朋友,这件事平儿若是有一点私心,她大可以装个糊涂,就拿柳五儿去顶缸,反正柳五儿无权无势,冤枉了她,她也不能怎么样。

若平儿有一点私欲,她也可以按时林之孝家的,将小厨房主厨的位置卖个好价钱,然后自己分个好处什么的。

若平儿像探春一样一切以法理为先,不顾私情的,也可以秉公办理,处罚彩云,揭发赵姨娘,连带也伤了探春的脸面。

但是平儿以她独有的智慧,情、法、理三样兼顾,既还了柳五儿一个公道,也保护了彩云,更顾及了探春的体面。

在这件事里,她保全了所有人,单单她自己,没有借此捞半点好处。

当平儿还在尽力为素不相识的五儿洗刷冤屈的时候,林之孝家的已经等不及了。

她利用五儿偷盗这件事,将柳嫂子赶出了荣国府,然后将小厨房主厨的这个肥差,标了一个好价钱,卖给了司棋的亲戚秦显家的。

看见没有,整件事情其实就是司棋给柳嫂和五儿下的套,以报复她们不把自己看在眼里,顺便抬举一下自己的亲戚。

如果秦显家的真的当了小厨房的主厨,那么以后司棋在小厨房想吃什么新奇的食物都可以,还有谁敢怠慢她?

只可惜柳嫂和五儿,无意中成为了林之孝家以权谋私的牺牲品,在贾府无权无势的她们,若没有平儿的仗义直言,也只能无端承受这样的诬陷。

虽然平儿为了平衡各方势力,决定与宝玉共同隐瞒此事,但是为了给彩云一个教训,还是要当面警醒她一下,否则让她以为没人降服的了她,以后更放心大胆地偷了。

所以当平儿说:不要慌,贼已经有了的时候,其实话语暗含机锋。

真正的贼其实我知道是谁,只是她是我的好姐妹,其中又伤了一个好人的体面,所以不得不投鼠忌器。

我想,彩云应该是一个特别正直的好女儿,作为太太的大丫鬟,她本也不会稀罕什么玫瑰露,只是赵姨娘央告再三,她才拿去给环儿的。原本以为抵赖几天,就会风平浪静,没想到竟然会冤枉别人。那一句“死活我该去受”就说明她胆色非常,这也是平儿一力想要维护她的原因吧。

林之孝家哪知道平儿的兰心蕙质和巧妙安排,还以为柳嫂子完了,连忙把小厨房主厨的位置卖给了秦显家的,而这秦显家的就是司棋的亲戚。你们看林之孝家的报告完这件事与司棋的外婆王善宝家的握手的这个小细节,就说明这两人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而平儿端坐在正中央,眼光犀利地看着林之孝家的,对于林之孝家的与王善宝家的两人心中的小九九,平儿心里是门清的,这也正是平儿一心要为五儿讨个公道的原因。平儿心灵的天平,一直是向无辜的弱者倾斜的,只不过她也会为强者留点颜面,行为做事有分寸有余地,不会撕破脸。

凤姐知道这件事以后,发落的特别干脆。

太太房里的丫鬟,凡是有嫌疑的丫鬟全都垫着瓷瓦子跪在太阳底下,一日不说跪一日,便是铁打的,跪上几日也召了。

这就是凤辣子的手段,干脆利落,不讲情面,虽然有效,还是有损阴鸷。

如果说凤姐是光芒四射,望之刺眼的太阳,平儿就是柔和清雅,观之可亲的月亮。

对于凤姐,平儿是真的关心她的身体。

劝她平时就三灾八难的,又刚刚掉了哥儿,现在多一事不如省一事。

凡事想开点,保养身子要紧。

不过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彩云偷了玫瑰露这件事连凤姐都不知道(所以凤姐才会说大家一起跪着受罚)。

平儿对彩云真是极讲义气的,答应了隐瞒真相,连和她关系最亲密的凤姐都守口如瓶。

秦显家的还真高兴呢!

打发小厮去送林之孝家的谢礼。

谁知道平儿已经为柳嫂和五儿洗净了冤屈,秦显家空忙一场,到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平儿说的最后一段话,就是她为人处世的核心智慧。

这场闹剧,宝玉、芳官、柳嫂和五儿为第一方势力,赵姨娘、贾环、彩云为第二方势力,林之孝家的、王善宝家的、秦显家和司棋为第三方势力,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折腾的不亦乐乎,而只有平儿,巧妙周旋在这三方势力之间,上不辜负天地良心,下不辜负凤姐嘱托,情、法、理三样兼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此平息了一场杂乱的利益风波。


苹果IOS读者请长按小程序赞赏玲珑

这样我就可以看到大家萌萌哒头像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从APP上打开文章,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来自:小拉面2  > 影视品评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品读【红楼梦】大观园的硝烟
红楼梦:说说大观园里各个主子的日常管理
《红楼梦》读书笔记 第六十回至六十一回
《红楼梦》(51
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稳定收入
【影视书评】品读红楼--贾府中的媳妇婆子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