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养融合:乡镇卫生院开拓新蓝海
医养融合:乡镇卫生院开拓新蓝海

    新华调查

    1月25日午后,阳光把馨晴园老年护理中心的老人们拉进院子,聊天、听淮剧,其乐融融。

    房间里,呼叫系统,吸氧器、吸痰器,电视、空调,每位老人还配一把装着坐便马桶的椅子。对面的卫生间隔壁就是洗浴室,电热水器、凳子、泡脚桶一应俱全,墙壁装有扶手。

    与众多养老院不同的是,在馨晴园养老的老人还享受为他们量身定做的医护服务:滨海中医院的医生每天给老人测血压;护士送药到床,看服下肚;护工隔三差五帮老人洗澡。

    这是因为馨晴园是滨海中医院开设的养老院,这里也是我省探路医养融合较早的医院之一。医疗、护理与安养的有机结合,使这里一床难求。

    医院里养老“捡回一条命”

    卢银和韦万花坐在馨晴园的房间里,两位89岁的同龄老太相谈甚欢。

    “5个儿女工作都忙,不想增加他们负担。”卢银说,“和子女住一起,饭硬我嚼不动,软了他们吃不惯。我单住,烧个煤气他们也不放心。在这里想吃什么食堂代买,还免费烧。”

    韦万花有5儿3女,都分散在全国各地:“在家孤单,这里有人陪,饭送到床头,看病也方便,省得孩子们操心。”韦老太有糖尿病,食堂“开小灶”,每天专为她煮糁子饭。

    85岁的胡恒才是幸运者。2013年12月,他脑出血,幸亏医院抢救及时,捡回一条命。房间里,老人特地站起来走了几步:“还能将就对付几年吧。”

    “像胡爹爹这样被抢救回来的老人,有10多位。”馨晴园主任李冬梅介绍,“在园的96位老人中,最小的65岁,最大的101岁。他们的医护照料全部交给养老院。”

    “2011年,医院收入2700万元,入不敷出,员工等米下锅,这是我们办养老院的动因之一。”滨海中医院院长胡为海表示,“刚开始40张养老床位,如今100张还不够。”虽然养老院炙手可热,但胡为海表示“基本不赚钱!”虽然养老不赚钱,但养老服务赢得口碑,医疗收入却上来了,去年达8000万元!

    “儿女把爹妈送来,不知明查暗访过多少回,他们看中的不仅是养老,还有医疗,我们从医院分流出40人,为老人专业护理。”

    以“养”带“医”是条好出路

    “我们卫生院新大楼快竣工了,其中一层就用于养老。”盐都区张庄街道卫生院院长朱涛在滨海参观后,“兴奋得睡不着”。

    “老卫生院20张床位,正常用五六张就不错了。”离盐城市区仅10分钟路程,亦城亦乡让卫生院多了尴尬,朱涛坦言,“离城太近,病重一点的都进了城。另外,乡镇卫生院过去常做的胆囊切除等手术现在也被取消,能做的只有阑尾切除等小手术,一般经济困难家庭才肯来。”

    门诊量少,住院病人更少。在盐都,张庄卫生院床位利用率最低,但包袱并不轻。卫生院52名员工,每月工资加“五金”纯支出就22万元。朱涛说,“别的医院发奖金,我们账上大子儿没一个,发工资都难,总要寻个出路。以养带医、医养融合就是出路之一。”

    卫生院北侧,土建刚结束的一栋5层大楼就是新医院。“政府共投2000多万元。新院设20张医疗床位, 70张养老床位。房子还没竣工,就有人预约养老了。”朱涛很有信心。

    医疗机构参与养老,民政部门双手赞成。盐都区民政局局长杨森表示,全区共有19家乡镇养老院,1200多个五保老人,床位利用率65%。今后养老院的发展有三个方向,其中就包括与乡镇卫生院、社区医院合作,增加护理性床位。

    “过去政府养老的补贴仅限于政府投入的养老院,现在为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养老市场,民办养老机构等也纳入补贴范畴。”盐城市民政局局长谷红彬说,去年11月,盐城实施养老机构综合保险实施办法(试行),保费的70%以上由市、县两级福彩公益金承担,今年老年人参保率将达50%以上。民政部门将出台盐城市区为困难老年人购买养老服务制度,落实新增床位经费补助、养老机构运营补贴等各项优惠政策。过去财政资金对养老机构“补砖头”,现在“补床头”,一个全护理床位一次性补1万元,自理床位一次性补5000元。另外,政府还将出台文件“补人头”,给每个运营床位再补50元。

    医养融合最大市场在乡镇

    人口大市盐城目前老年人口达153万人,占全市总人口的18.6%。而全市现有各类社会养老床位53766张,平均每千名老年人拥有35张床位。目前盐城90%的老年人选择居家养老,7%在家附近的社区养老服务中心“近家养老”,3%选择机构养老。对农村老年人,特别是失能、失智者来说,医养融合无疑给他们带来福音。

    胡为海认为,“受土地资源限制,在城市办医养融合,很难放开手脚。医养融合最大的市场在乡镇卫生院。”盐城市卫生局医政处工作人员也认为,国家鼓励医疗机构办养老院,但一级医院看一级病,大医院的任务主要是“治大病、救命”。目前,大多数乡镇卫生院空置床位多,医疗资源浪费,但用于养老却有广阔市场。

    谷红彬也认为,一般的养老院不要说办护理院投入大,取得医疗资质难,就连医护人员都很难招到。所以民政与卫生两部门合作,利用闲置的医疗资源发展养老不失为好办法。

    但要广泛推开,还受到一些客观因素的制约,需要卫生、民政等多部门的融合,目前还缺乏必要的通道,资金还不能聚集。同时,上面有政策,下面有障碍,养老机构没有进入医保范围,老年人看病难报销,必须住院才能报销。医保报销范畴不够宽,老年人的康复、休养等项目无法进入医保。这些都成为医养融合的制约因素。

    本报记者 卞小燕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feng20042011  > 卫生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民办养老院的春天在哪里?
养老院不愿签约社区医院医生 医养结合须厘清分工和责任
关于加强民办养老院管理的几点思考
北京周边河北试点建设养老中心 2016年年底将建成200个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