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联系客服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连载丨陪父亲走完最后的日子

陪父亲走完最后的日子2

 文 | 梅山  主编 | 小北


       今天是父亲检查出食道癌的第二天,二哥家的侄子、侄媳妇和侄女都从老家赶了过来,妹妹和妹夫也改变了约定的日期,丢下手头日进千金的生意,早早地坐班车赶了过来。

      上午给上医学院大二的大女儿打电话,孩子没接。郁闷了一会,就给孩子发了个短信:你爷爷已于昨天检查确定为食道癌,有时间回你大爷家看看你爷爷,多看以眼算一眼吧。短信发完,泪水浸满了眼眶。很快,女儿回了短信:在上课。放学就乘车赶回来。心里略感宽慰:大女儿生下来就被送往老家,三岁前一直由父母给带着,给老人的感情很深厚。每次回老家,都嚷嚷着看望爷爷奶奶。遗憾的是在孩子中考前夕,母亲离开了我们。孩子只是匆匆忙忙地看了一眼母亲,就哭着被同学接走了。唉!那离开母亲遗体前深望着母亲的眼眸里透漏出来的绝望和悲痛,那失声痛哭几乎晕倒的身影,给我们所有的人情感震撼。而这次,是眼睁睁地要看着爷爷因患食道癌饿死而无能为力,自己所学的那点医学知识无法拯救爷爷的生命。

    下楼到父亲的住处,询问了一下早上吃东西没有?想吃什么?父亲沙哑着嗓子应付着,早已经没有了当年叱咤风云的气力。不忍心再唠叨父亲,就心酸地转身到外边拿了拖把,把父亲住的房子的地拖干净,马桶清唰洁净,并把被子拿出去晒。

      上午十一点多,大家陆续从外面赶回家,只有春节或婚丧嫁娶的日子才能见到的面孔立刻聚齐在眼前。十几口子,饭自然要做。和妹妹一起在厨房里做饭,一向开朗的妹妹脸色凝重,把要烹调煮炒的菜洗好陶净装盘,在一旁抹着眼泪,等我来下厨。

      大家只是寒暄着,我和妹妹低头做饭。空气凝重压抑得令人窒息。为了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我招呼着给每个孩子分工做点零碎的家务,大家编好瞎话来应付盘问的父亲,一个人一个人地去见父亲,陪他说说话,安慰安慰他。

      其实这是很残酷的,生人做死别

      父亲只是谁给钱都要,不论多少。我知道这是他心里想吃东西,可又吃不进去肚子里的反应,并不是他的贪婪和一味地索取。

     “唉!哥,父亲还有什么办法救治吗?”

     “没有!”

      “那……”

       知道妹妹欲言又止的话意。并不是妹妹愚钝,昨天电话里已经给她讲得很明白,只是不甘心眼巴巴地看着父亲受罪而饿死。

      默默地调凉菜,默默地炒菜,默默地烧菜,没有心情去烹制拿手的菜。虽然没学过厨技,但当年学做饭还是父亲的那句话:咱门的男人都要学做饭,免得今后饿肚子。知道父亲的话外音。我们兄弟四个,都能做一桌风格不同、口味各异的菜,从凉调到炒菜、烧菜以及汤。不过每次大家聚集在一起吃饭,都大呼小叫地发话:“小四,当大厨!”“四叔,做饭!”因此,也习惯于到家就下厨,把平时下馆子看到的、听到的各种菜的做法一一拿出来,费尽心思地让大家吃到色、形、味兼具的菜以饱口福。偶尔,大家也各自拿出绝活,烧、调、烹、煮、蒸、炒出一道菜来分享。

      记得初中时,第一次搅面疙瘩,结果是外熟内生,可父亲吃得津津有味。父亲的鼓励和包容,让我领会到了亲情。可今天,我纵然是能做出满汉全席,可父亲是点滴都吃不下,还有何意义呢。

      随手调制和烧炒了十来个菜,大家到齐后,给父亲请了安,就坐下来吃饭。没有了以往的吵闹和喧笑,大家只是默默地吃饭。

     “开瓶酒吧!”一向反对我们多喝酒的大嫂把家里收藏的最好的酒拿了出来,一向反对抽烟的大女儿也没有反对制止我们抽烟,一向倒酒都是大手笔的二侄子却每人倒了一小杯,一向嗜酒的三哥和大侄子并没有发话多倒,一向不喝酒的妹夫却接过来倒上酒的酒杯。

      总要有人打破这沉寂。大嫂不说话,三哥不说话,只有我说了:“情况大家都知道了,大家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大家今后的任务就是多抽出点时间来看看老人家。说白了,就是多看一眼赚一眼,多陪一会是一会,尽自己一些想要尽的孝心,陪老爷子幸福快乐地走完最后的日子,让老人家安心离去。”

     哽咽。沉静。抽泣。

    “唻!喝点酒吧。”二侄子打破沉默。酒杯无声地碰在一起,大家随便喝起酒来。饭很快吃完,大家收拾残局。

    “老四!你上楼来,我搜索到一条信息。”三哥在二楼喊道。

    “噔噔噔噔!”大家挤着奔向二楼,聚集在电脑旁。

     原来是三哥与专家的质询对话,大意就是关于食道癌的中药治疗方法。好像是救命稻草,大家都想把最后的一点孝心与愿望表达出来。

     “打电话联系!”大家异口同声。

      三哥早与专家所在的城市的朋友联系上,三哥恳求朋友去实地考查一下,等三天后的病理分析报告出来再做决定。

      其实,对于85岁高龄的父亲来说,手术、理疗、化疗都已经失去意义,唯一可指望的也是雾里看花般的中药调理,即便能有作用,最终的结果是延长生命,自己还是要被饿死。这就是食道癌的残酷。对于高龄癌症患者来说,活着就是受罪。对于这点,大家都有清晰理智的认识,只是感情上不愿意接受罢了。

温馨提示:

温馨提示:《爱北文学》推广的原创内容,经作者授权发布并表明原创保护,如需发布其他公众平台,请联系我们授权!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新用户69695342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送父亲回家
父亲
阿黑,二叔和父亲三兄弟!
平凡往事文集卷二部分文章(2)
写给我的哥哥
我的老父亲(散文)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右上角三个点联系客服!